第三十二章 最毒妇人心

    第二页倒是正常多了,密密麻麻地写满了黑体小字,记录的都是王悦婷每天的生活琐事和心情,其中也提到了工作中的情景。

    我看了下记录的时间,2010年3月21号……

    2010年?那不是王悦婷刚进公司的时候吗?

    “史玉强,这个无耻淫!邪的败类,他毁了我的一生……我好恨,好恨,我发誓要报复,要让他家破人亡……”

    看到这里,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原来王悦婷接近史玉强,根本不是真心喜欢他,而是,为了报复他?

    史玉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竟然让王悦婷做出这么极端的事?为了报复他,不惜以身饲虎,甘愿陪他睡觉?

    “你在找什么?”一个愤怒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我慌忙将笔记本扔进抽屉里。回头一看,只见王悦婷站在门口,眼神阴森地瞪着我,手里还拎着把锋利的水果刀。

    一看到她手里的刀,我吓得魂都快出来了,结结巴巴道:“婷……婷……婷姐,有,有话好好说,你,你这是干啥啊?”

    “我问你,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王悦婷紧紧攥着手中的水果刀,柳眉倒竖地瞪着我。

    “我,我……我看看你房间里有没有脏衣服,想,想帮你洗洗。”边回着她的话,我边偷偷地将身后的抽屉合上。

    王悦婷在我身后的抽屉上扫了一眼,眉头顿时狞了起来。

    我吓得赶紧后退一步,随手拎起床上的枕头,护在胸前,冷汗直流道:“婷姐,有话好话,千万别动刀子啊。”

    “哼!”

    王悦婷冷笑一声,不屑地看着我道:“杀你?我还怕脏了自己的手,一个男人胆子这么小,以后能有什么出息?”说完,她就把水果刀扔在了梳妆台上。

    我见她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才暗松了口气,奶奶的,小心肝都被她吓出来了。

    本来我就有点怕她,刚才看了她的日记本之后,那种恐惧感就更强了。

    这个女人,绝对不像外表那么简单。

    为了报复史玉强,她竟然可以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心机之深,真是细思极恐。

    “李荣乐,你在找这个东西对不对?”王悦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纸条,在我面前晃了晃,一脸嘲笑地说。

    我定睛一看,心情顿时激动起来。没想到她一直把那张欠条带在身上,靠,怪不得我上次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

    “李荣乐,收起你那点破心思吧,这张欠条,我是不可能还给你的,想都别想。”王悦婷勾起嘴角,目光阴毒地盯着我,就像一头残忍的猫。

    事以至此,我也没什么好掩饰了,索性承认道:“对,我就是想找张欠条。婷姐,你上次已经说过,我现在已经不欠你钱了,按理说,这张欠条,你也该还给我了吧。”

    哪知我话音一落,王悦婷突然“咯咯”怪笑了起来:“按理?抱歉,女人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讲理这个词。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我气得咬了咬牙:“婷姐,你……”

    “出去!”王悦婷突然大吼了一声。

    我用力握紧拳头,二话不说,就转身出去了。

    不是我没骨气,俗话说的好,打女人的不是爷们……额,不对,是好男不跟女斗,何况她手里还有刀子。

    要真惹恼了她,在我身上捅一刀,都没地方讲理去。

    灰头土脸地离开家,我便去了公司。

    走在路上,我越想越觉得郁闷,看来王悦婷是铁了心不把欠条还给我了,这可怎么办,难道这辈子,都要被她牵着鼻子走?

    快走到厂区门口的时候,我无意中一抬头,马上就不敢再往前走了。

    只见在厂区的门口,七八个小痞子围在那里,不断扫视着路过员工,似乎在找什么人。

    领头的是一名身高马大的平头男人,上身穿着一件紧身黑体系,被硕大的肌肉撑得紧绷绷的,个头至少有一米八多,胳膊上还纹着两条青龙,一张麻子脸,黝黑的皮肤,看起来十分凶恶。

    这个男人我认识,有个外号叫“九纹龙”,是这片开发区有名的大混子。

    而且他还是马栓子的拜把兄弟,抢劫勒索,打架斗殴,几乎无恶不作。

    看他们的样子,分明就是想教训什么人,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招惹他了,等会肯定要打架啊。

    我低下头,跟在几名女员工后面,有些心虚地朝公司大门走去。

    哪知在经过九纹龙身边时,他突然喊了一声:“站住。”

    我吓得一哆嗦,抬脸一看,发现九纹龙正斜着一双三角眼,恶狠狠地瞪着我。

    于此同时,那几个小痞子,已经团团将我围在了中间。

    其他员工一看,全都哗啦一声,从我身边躲开了,好像离我近点,就要倒大霉似的。

    “看什么看,叫的就是你,滚过来。”其中一名小黄毛突然走过来,粗鲁地勾住了我的脖子。

    我被他拉了一个趔趄,马上挣扎道:“这位大哥,你们搞错了吧,我,我不认识你们啊。”

    老实说,心里确实非常害怕。

    因为这伙人都是职业流氓,打架特别狠,听说他们手里还有枪。已经是黑瑟会的雏形了,根本不是我这种打工仔可以招惹的。

    “你小子行啊,连我的马子都敢欺负,是不是不想活了?”九纹龙嘴里叼着烟走到我面前,凶神恶煞地盯着我,,说完,还将一口烟雾吐到我的脸上。

    我忍不住咳嗽了两下,心里更加奇怪了,九纹龙的马子?

    靠,我一个老实八角的打工仔,怎么可能欺负他的马子?

    “大哥,你是不是误会了?”我看着九纹龙,满脸委屈地说道。

    哪知话音一落,后脑勺突然被人敲了个脑瓜崩,随即后面传来几个痞子的大笑声。

    我草,这王八蛋练过一阳指吧,手劲怎么这么大?

    弹我脑袋的是,是刚才拽我胳膊的小平头,虽然只是被他用指头弹了一下,却疼得我眼泪差点流出来。

    “王晓丽认识吗?”九纹龙冷冷地瞪着我问道。

    我不禁垂下头。心中却暗吞苦水,原来是王晓丽那个死三八。

    其实我早该想到,整个公司的女同事中,唯一和我有过矛盾的,就是王晓丽。

    而且她交际广泛,经常和社会上的流氓痞子厮混在一起,也只有她,才有“能奈”把九纹龙这种狠人请过来。

    肯定是那天公司聚餐的时候,我说了不该说的话,让王晓丽记恨上了。

    不过这女人也太小心眼了吧,不就是说错了话吗,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地找人教训我?

    “这位大哥,我和王晓丽只是拌了几句嘴,当时就是开玩笑的,而且我也不知道她是你的马子啊,不然借我两个胆子,也不敢招招她啊。”我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一脸哀求地看着九纹龙,希望他能网开一面放过我。

    “草,开玩笑?我的马子,也是你能随便挑戏的?”九纹龙突然举起了胳膊,似乎想抽我的脸。

    我下意识地缩了下脖子,知道这顿打是免不了了。心里后悔得半死。早知道王晓丽这么犯贱,当初干嘛要招惹她啊。

    从九纹龙替她出头就可以看出来,二人之间绝对有一腿。

    没想到王晓丽还挺有些道行的,屁股都翘到九纹龙的床上去了,不知道和他睡过几次?

    “打你,老子还丢不起那人,以后眼睛给我放亮点。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九纹龙并没有打我,只是挥了挥胳膊,十分猖狂地说道。

    听到这里,我不禁松了口。

    哪知事情没这么简单,九纹龙嘿嘿怪笑一阵,又看着我说道:“老子不打你,那就让别人打。”

    说完,他就转过身,朝前面的马路上走去。

    我正纳闷间,屁股后面突然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傻逼,还楞着干嘛,走啊。”

    “大哥,我……”

    “去你麻的,谁是你大哥。赶紧走。“那个小平头,一下抓住我的衣领子,提溜着我朝前面走去。

    我心里暗叫糟糕,这是要到没人的地方,再向我下手啊。

    在厂区门口中,他们还有所顾忌,等到了没人的地方,还不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靠,他们不会要我的命吧?

    小平头的手劲非常大,根本由不得我反抗。

    即使能反抗,我也不敢,如果听话些,估计他们还能打得轻点,越反抗,死的越惨。

    几个痞子一路嘻嘻哈哈的,路过的行人,都敬畏地看着他们。

    我被小平头拽着衣领子,身不由已地朝前面走着,感觉自己特别狼狈,什么叫万众瞩目?现在我就是了。

    顺着马路往前走了二百米远,前面出现了一片小树林,九纹龙率先走了进去,七八痞子陆续跟在后面。

    估计觉得我比较听话,那个一直拽着我的小平头,此时已经把手松开了。

    “要不要逃?”

    我见他们没人留意我,心中不禁动了逃跑的念头。不然等会进了树林,再想跑就来不及了。

    这样想着,我便故意放慢脚步,眼角溜向四周,筹划着逃跑的路线。

    可是看过之后,我却有点担心起来

    因为从小到大,我的体质都不太好,高中时上体育课,每次长短跑都不及格,不论是爆发力还是持久力,都是大弱逼一个。而这几名痞子,个个身高腿长的,而且身体又那么强壮,我肯定跑不过他们啊。

    “李荣乐,还真是个废物啊。”这下,连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打不过有情可愿,连跑都跑不过,这不废物是什么啊?

    经过今天的事,我已经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事实,自己真的太弱了。

    以后就算和周冰燕去了苏城,也照样会被当地的流氓欺负,我感到一阵绝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