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王晓丽的报复

    看来自己必须要锻炼身体才行,不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当什么男人。

    当然,前提条件是,自己今天不会被九纹龙打死。

    正想着,前面那个平头青年突然转过身,威胁我道:“小子,给我他麻的老实点,敢跑?老子就把你的腿打断,你可以试试。”

    我叹了口气,只好乖乖地跟着他们去了小树林。

    进了小树林后,马上就看到了王晓丽。

    只见她背靠在一堵围墙上,双手环抱着胸口,嘴里还叼着一根长长的女式烟。

    此时的她,和在厂里时文文静静静的模样完全不同,吞云吐雾间,有点像电影里的女古惑仔。

    看到我们进来之后,她马上扔掉烟头,十分高兴地挽住了九纹龙的胳膊,嗲声嗲气地说:“龙哥,你们来啦?”说完,又转过脸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带着得意之色。

    九纹龙搂住她的腰枝,还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拍了一小把,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讨厌呐,很疼的。”王晓丽很风搔地叫了两声,脸上一副贱!逼!样。

    我咬牙切齿地盯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王晓丽已经变成一堆烂肉了。

    九纹龙转过身,指着我骂道:“小子,哪只手摸我女朋友的,伸出来。”

    什么,我一下子抬起脸,又害怕又愤怒地看着他说道:“龙哥,我没有,根本没摸过她。”

    “他麻的,还敢狡辩。”九纹龙眼珠子一瞪,随手从墙头上扣下块砖头来。

    看着他一脸蛮横的模样,我真的要吓尿了。

    那块砖头足足有二斤重,是那种很老式的大青砖,这要拍我脑门上,这辈子估计只能在在病床上度过了。

    以九纹龙的狠劲,这家伙肯定不怕打死人。

    “龙哥,算了,这家伙胆子小的很,别再把他吓死。”哪知关键时刻,王晓丽竟然开口替我求情了,但说话的语气,却带着一股子尖酸刻薄味,再配上那副嘲笑奚落的嘴脸,真是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我见九纹龙拎着砖头朝我走来,真担心这狗日的会拍我一下,马上说道:“王晓丽,我承认,那天说话的口吻确实不好听,但你也不能诬赖我啊,我啥时候摸你了?”

    “放屁,你怎么没摸我?不仅摸了我,还想非礼我呢。”王晓丽破口大骂道。

    “什么?我非礼你?”听到这里,我真的要气死了,感觉自己比窦娥都冤。

    这三八说瞎话真是连眼睛都不眨,我吃饱了撑的,会去非礼你?

    “我连你的手都没碰过,怎么可能非礼你?”我气极败坏地对她说道。

    哪知我话音一落,王晓丽突然冷笑起来,表情有些得意地看着我。

    我心里一咯噔,突然有种落入圈套的感觉。

    果然,王晓丽笑了两声之后,马上对我说道:“李荣乐,你敢说那天吃饭的时候,没摸我的屁股?”

    我皱起眉头回忆了一下,身上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悔得抽想抽自己一个耳光。

    那天我请王晓丽吃过饭,在走出饭馆的时候,不知道哪根脑筋搭错了,就趁机把在王晓丽的后背上摸了一把。

    其实也不算摸,就是顺势蹭了她一下而已。

    当时我本以为王晓玉根本没在意,哪知这三竟然记恨在了心里,还因为这个理由找人找我。

    “王晓丽,我,我那天只是无意中碰了一下,根本不算摸,你别血口喷人。”

    “胆小鬼,摸了还不敢承认!”王晓丽表情狰狞地说道:“李荣乐,你那天不仅摸了我,还想着睡我呢,是不是?”不等我开口反驳,她马上又鄙夷地冷笑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我会喜欢你这种大废物吗?真是笑话,也就周冰燕那种白痴才会看上你,白张了个漂亮脸蛋,她脑子有病。”

    听到这里,我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回骂道:“对,我是废物,但你是鸡,是个男人都能睡。你连鸡都不如。”

    “草你麻。”

    九纹龙突然飞起一脚,踹在了我肚皮上。

    那一脚直接把我踹飞了出去,在地上连翻了个好几个滚,我觉得自己的肠子都被他给踹断了,疼得直往外掉眼泪。

    可九纹龙依然没有罢手,转头对身后的小弟道:“给我打。”

    话音一落,那七八个痞子便一涌而上,对着我拳打脚踢起来。

    我已经懒得再去反抗了,身体蜷缩在地上,用双手死死地抱着脑袋。

    那十几只大脚,不断落在我的肩膀,后背上,只听“碰碰”声不绝于耳。

    我疼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觉得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一个遍。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的意识开始有些迷糊时,那七八痞子才停了下来。

    当时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脸上黏糊糊的,嘴也肿了,身上全是灰尘和大大小小的脚印。

    但九纹龙依然没有放过我,大声吼道:“把这小子给我叉起来,麻的,活得不耐烦了,敢动我的马子,今天就让他长长记性。”

    其中一个黄毛走过来,伸手抓住了我的头皮,吼道:“起来。”

    说完,十分粗暴地将我从地上提溜了起来。

    “说吧,这件事怎么办?”九纹龙用一根手指头戳着我的胸口,凶神恶煞地问道。

    “龙哥,你就放过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艰难地睁开一只眼睛,小声哀求道。再被他们打下去,我今天估计真要挂了。

    王晓丽走到我面前,用很嚣张的嘴脸说:“李荣乐,你不是挺有骨气吗?那天还敢骂我,现在怎么不硬气了?哼哼。”

    “王晓丽,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现在真有点怕她了。

    “跪下来,向我说声对不起。”王晓丽挺着胸脯说道。

    “什么?”我一听,脸就涨得通红。母亲一直教导我,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宁流血不流泪,她竟然让我下跪?

    “大家都是同事,王晓丽,你可别欺人太甚了。”我十分愤怒地说道。哪怕真被他们打死,我也不可能下跪,而且还是向一个黑木耳下跪。

    九纹龙使了个眼色,其中一名黄毛小子绕到我后面,突然对我的后小腿踢了一脚。

    我疼得大叫一声,身不由已地单膝跪在了地上。

    “向我磕头,说对不起,快点。”王晓丽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说。

    “我——不——磕。”我恶狠狠地瞪着我,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

    王晓丽突然抬起腿,对着我的左肩膀狠踹了起来。

    由于她脚上穿的是软底的运动鞋,加上女生力气比较小,所以我并觉得身体有多疼。或许是刚才疼麻木了,感觉不出来了。

    但由于我单膝跪着,又被身后的黄毛抓着皮头,缺少身体支撑,还是被王晓丽几脚给踹坐在了地上。

    王晓丽身上并没有换衣服,还是那条连膝盖都遮不住的粉色迷你裙。

    在她抬起大腿的时候,裙底的雪白大腿、还有那条粉嫩的河沟,十分清晰地落进了我的视线里。

    没想到三八连内裤都没穿,完全是真空上阵,刚才我骂她是鸡,还真是没有委屈她,鸡出来卖还是为了生活,她呢,就是白让人家玩,这不犯贱是什么?

    虽然我当时心里很害怕,可还是忍不住在王晓丽裙底多看了几眼,就觉得她那里特别黑,就像荒芜了几百年的野草地似的。

    十六七岁就黑成这样,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了?

    王晓丽一连揣了我三四脚才停了下来,说道:“李荣乐,今天就给你个教训,以后在厂里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就叫龙哥打断你的腿。”

    说完,她便气喘吁吁地后退了两步,伸手挽住了九纹龙的胳膊。

    “王晓丽,你给老子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连本带利地还给你。”我低下头,用力咬着牙龈,心里疯狂地闪动着报仇的念头。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不仅是王晓丽,还有这个九纹龙。麻的,你兄弟多又怎么样,打架狠又怎么样?老子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就不信你没有点背的时候。

    就在这时,你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洪天浩。

    那天他差点被马栓子的人给砍死,肯定对这伙人恨得牙根痒痒的。

    而九纹龙又是马栓子的拜把兄弟,如果我找洪天浩帮忙对付他……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激动起来,但问题是,洪天浩会帮我吗?

    毕竟我们两个没什么交情,虽然洪天浩曾说过要“罩”着我,但像这种混社会的家伙,根本没什么情意可言。没好处的事,他肯定不会干的。也就是说,我必须拿出足够的筹码,能够打动他才行。

    比如,钱!

    可郁闷的是,我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临走前,九纹龙又对我威胁道:“今天的事不算完,明天带五千块钱来,不然我还找人揍你。”说完,他就搂着王晓丽的细腰,带着那群帮凶,嘻嘻哈哈地走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被他们打完之后,全身上下哪里都疼。

    幸好脸上没受什么伤,就是眼睛肿了些。

    我拖着酸痛的身体,一瘸一拐地去了公司。

    进大门的时候,那几个保安,都阴阳怪气地看着我,脸上还带着一种嘲笑和幸灾乐祸的表情。

    刚才我被九纹龙拉走的时候,这几个保安都看在了眼里,却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拦。

    其实我知道根本指望不上他们,因为公司的保安,很多以前都是社会上的混混,来这里上班,纯粹就是混吃等死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