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逼债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天的时候,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在一家证券公司的网络平台上开通了股票账户。

    由于股市买卖的最低限度是100股,我身上只有几百块钱,所以只能看,而没有办法真金白银地操作。

    结合雷爷爷的理论,我从几十只股中精挑细选了两只具有上升潜力的股票,放进了自选股里,每天雷打不动地盯着。

    这两只股票,一个是旅游股,而另一只则属于贵金属。

    虽然板块不同,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前期已经下跌了二到三个月的时间,最近正处于缓慢爬升、横盘震荡的阶段。

    因为性格的原因,我选股比较趋于稳妥保守。

    虽然知道这样的股票,只能拿中长线,短期内基本上没什么挣头。但好在这样的股没有什么风险,只会小赚,但不会大亏。

    没想到股市这么给面子,选好股之后的第二天,就迎来了开门红。

    下午二点半左右的时候,那只旅游股突然暴力拉升了六个点,如果我昨天投入一万块的话,现在已经足足挣了六百多,那可是我每天工资的近十倍。

    虽然这点钱对很多老股民来说不值一提,可我心里还是非常激动,这给了我极大的信心。

    再有五天就要发工资了,我望眼欲穿地等待着这个日子。

    等发了工资,我就能实盘操作了,虽然工资只有两千多,刨除用来生活的五六块,最多只能往股市投两千块。

    因为资金量太小,到时候就不能再玩长线了,必须靠打短差来积累原始资本,像滚雪球一样,利用复利的原理,使本钱越滚越大。

    虽然这样做风险很大,不过富贵险中求,利益永远是和风险成正比的。

    从雷爷爷的记笔薄里,我不仅学到了炒股的知识,也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任何行业要想取得成绩,都必须钻研,磨练心性和技术,当你在某个行业成为专家的时候,想不挣大钱都不可能。

    玩股票,其实玩的就是人性。

    雷爷爷从一个只有十万块本金的人,短短十年,就炒到了几个亿的资本,用的就是复利的滚雪球原理。

    我当然不敢不奢望那么多,只要前期能挣出比工资高的钱,就已经非常心满意足了。

    “李荣乐,你不是要辞职吗,怎么,又舍不得走了?”这天早上上班,王悦婷破天慌地坐在我的岗位旁边,笑着问我道。

    自从那次出差之后,我们两个几乎没说过什么话,我以为又要把她得罪了,没想到她竟然主动向我示好。

    “恩,最近我考虑了一下,发现你说的对,现在外面的工作那么难找,还是在这里呆着比较好。”我看了她一眼,话里带话地说,眼神显得十分真诚。

    “既然你明白这个道理,那就在这里好好干吧。”王悦婷听了我的话,心情似乎很不错的样子,笑了笑,便站起身离开了。

    其实这些天,我心里也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办理辞职手续。

    从现实情况来考虑,现在辞职,是件非常不理智的事。

    因为我现在身上根本没钱,从厂里出来之后,如果一时半会找不到工作的话,生活将会变得一团糟。

    况且王悦婷已经答应过我,从这个月开始,以后工资都会如数交给我,再也不用苦哈哈的生活下去了。

    更重要的是,此时我已经有了精神寄托,对未来的生活也有了明确的奋斗目标,那就是学会雷爷爷的股技,在股市里挣大钱。

    直觉告诉我,股场将为成为我这辈子,能否逆袭成功的唯一途径。

    但前提条件是,我必须得有份稳定的工作,即便刚开始炒股亏了钱,也能保证在半年之间不被饿死。

    所以答案是,我现在还不能离职,最起码要等到在股市赚到第一桶金再说。

    至于周冰燕,她已经找到了新的归宿,当初和我的海誓山盟,估计也早就不放在心上了吧?

    当然,最让我感到头疼的还是自九纹龙。那家伙现在正在四处派人寻找我,万一被在他的小弟见到,肯定会找人打我的。

    这些天,我除了上下班之外,其他时间,基本上连厂区大门都不敢出,活得像个下水道的老鼠一样。

    “要不,再找找浩哥,看他能不能帮我度过这一劫?”我又想到了洪天浩,不过要想让他替我出头摆平这件事,必须得拿出相应的筹码才行。

    记得洪天浩那天说过,让我在厂里帮忙他找“小妞”的事,眼睛不禁朝生产线的几个女孩子望去。

    我们线上的漂亮姑娘还是挺多的,只不过我和她们并没什么交情。

    而且把她们介绍给洪天浩这样的混混人渣,心里也有些不忍心。

    “李荣乐,你眼睛瞎了,没看到键盘已经堆了这么多?赶紧工作,一会领班要过来找麻烦了。”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骄横的训斥声。

    我抬起头,见坐在对面的王晓丽,正柳眉倒竖的地瞪着我,脸上一副刻薄尖酸的表情。

    一看到这个女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麻的!要不是这个死三八,我怎么可能落得这步田地?天天像个耗子一样,躲在厂里连大门都不敢出,而且那天还被她踹了几脚,想想都觉得郁闷恼火。

    “看什么看,是不是上次没被打够啊?我可提醒你,龙哥最近可在找你的,那五千块钱到底筹到没有?再拿不出来钱,可不止挨打那么简单了,哼哼。”王晓丽撇着嘴角,阴阳怪气地说。

    我盯着她浓妆艳抹的脸蛋,拳头用力捏起来,真想狠狠地抽她一个耳光。

    看来这死三八真是被九纹龙给搞了,小小年纪就打扮得这么风搔,真是个不要逼脸的贱!货。

    不过我深吸了几口之后,还是强行忍下了心头的怒气,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出来。

    “王晓丽,上次我还请你吃饭呢,看在这么多年同事的份上,你能不能替我在龙哥面前说几句好话?”我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道:“这几个月发的工资,我都寄回老家了,现在身上只有三百块钱,吃饭都成问题了,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啊。”

    王晓丽见我服了软,十分得意地挑了挑眉毛,冷笑着挖苦道:“哟,现在知道说软话了,早干嘛去了?请本姑娘吃饭的人多了,你拿不拿得出钱,关我什么事?”

    我忍着心中的愤怒和厌恶,继续陪着笑脸道:“王晓丽,我承认错了还不行吗?大家都是同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少来这一套,五千块钱,最迟今天下午必须拿出来,不然你就等着挨揍吧。”王晓丽十分刻薄地说道。

    我见这搔货软硬不吃,气得咬了咬牙龈,实在拿她没辙了。

    下午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我见王晓丽带着两个平头青年走进了食堂,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我赶紧把脑袋缩进人群中,打好饭之后,刻意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生被王晓丽他们发现。

    幸好食堂人多,三人搜寻了一圈,没看到我之后,便立即离开了。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看来这顿打是躲不掉了,唉。”我迅速吃完饭,离开食堂之后,连烟也没心情抽了,马上朝车间走去。

    只要进了车间,量那些王八蛋太嚣张,也不敢在车间打我。

    哪知走到一半路的时候,肩膀后面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我刚一回头,脖子就被一条粗壮的胳膊给用力搂住了,于此同时,一个阴沉的声音说道:“李荣乐,你小子欠龙哥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啊?”说话的是一个留着小平头,脑袋横着一条长长刀疤的中年男人。

    在他身边,还站着一男一女,女的正是王晓丽。

    此时她正满脸冷笑地看着我,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麻的,你以为躲起来,我们就找不到你了?赶紧拿钱,不然你小子就等死吧。”另一个穿花衬衣的青年,也恶狠狠地威胁我道。

    我见今天躲不过去了,只好说道:“两位大哥,我前几天出差去了,不是故意躲龙哥的。”

    “我管你是不是出差,麻的,钱呢?”小平头用胳膊勒着我的脖子,凶神恶煞地问道。

    “我……我上个月工资还没发呢,现在根本拿不出五千块啊,身上只有三百,要不先给你们?”我把口袋里仅剩的三百块钱,全都拿了现来。

    小平头朝我手里望了一眼,马上大怒道:“草你妈的,才三百块,打发要饭的呢?”

    王晓丽捂着樱桃小口,搔里搔气地娇笑道:“李荣乐,你别装可怜了,在厂里上了这么多年班,你不会连五千块钱都没有?哄谁呢。”

    我愤怒地瞪了她一眼,死三八,等着瞅吧,迟早有一天,老子要草了你。

    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下,我只能继续装孙子,可怜巴巴地说道:“我爸身体有病,每个月都要很多医疗费,我现在真没钱啊,要不……要不这样吧,等这个月发资,我全给你们,剩下的,我再慢慢还,行不行?”

    “靠,你说的轻巧,谁知道你拿了工资,会不会他麻的跑掉。”花衬衣青年冷笑道。

    “可你们现在就算打死我,我也拿不出来啊。”我无奈地说道。

    刀疤头狠狠地瞪了我几眼,然后说道:“这样吧,你写个字据,就说借了龙哥五千块,利息按三十算,限期两个月,再拿不出来,利息就翻倍,听懂了吗?”

    百分之三十?我吓了一跳,这些王八蛋也太黑了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