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流落凡间的天使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抛开黑大个感激涕零的心态不提,其实这个时候,我心里还是挺紧张的。

    因为对方人数太多了,而且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一看就是专业打手。虽然我有形意拳在身,但双拳毕竟难敌四手,今天估计还有点悬。

    但不管怎么样,我都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这对兄妹被打死,而无动于衷。

    “操!那你就跟他们一块去死吧!”长毛怪大吼一声:“砍他!”

    话音一落,立马有五名小弟,挥舞着钢管,张牙舞爪地朝我冲了过去。

    “忽!”

    一只铁棍横着向我的脖根砸来。

    我身子一矮,举棍去挡。

    只听到“当啷!”一声,两只钢管互劈在一起,在空中爆出了一道火星。

    我被对方的力气震得虎口一麻,铁棍显些把握不住从手里摔飞出去。但对方比我更惨,直接惨叫一声,扔掉铁棍,接连退了好几步。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在那人肚皮上补了一脚,将他踹了个屁股蹲。

    接下来,我手中的铁棍上下翻飞,只见半空中不断暴起一片火花。

    在接连响起的“当啷”撞击声中,那几个小弟,就像在练习大合唱一样,不是你发出一声嘿,就是我叫一声嗨,而且身体上窜下跳,鬼叫个不停。

    这边在激烈地打斗,那边的众人却全都看傻住了。

    我的打法十分奇特,不去攻击对方的身体,专往他们手中的凶器上招呼。

    但这一招十分奏效,对方一接触到我手中的铁棍,强大的暗劲也随之袭来。

    “我擦,真他娘的见鬼了!”

    “这小子到底拿的是啥玩意!不会是电棍吧?”

    冲过来的那五名小弟,转眼间,就被我干倒下三个。

    另外一个家伙像见了鬼似的,捂着发麻的胳膊,怎么也不敢靠过来了。

    有个小黄毛被我戳翻在地上,拿着铁棍在他肚皮上一阵猛砸。

    这家伙疼得像死了亲妈一样,咧着大嘴叫的那真是一个凄惨。

    我如此优待他的原因,是因为这家伙在我后背上砸了一棍子,恼恨之中,也就对他不客气了。

    “住手!”

    长毛怪见我这么能打,赶紧大喊了一声。

    我收回铁棍,喘了几口粗气后,冷笑道:“还想打吗?有种的就过来!”

    此话一出,那些流氓集体退了三大步。

    “废物!”

    长毛怪见他们这么脓包,狠狠地朝他们骂了一句,可是他本人却也不敢朝我走过去。

    “哥,你在哪里啊?你有没有受伤啊……”就在这时,黑大个的妹妹站在护栏后面,朝这边担心地呼喊起来。

    “小倩,哥没事,你别动啊,我一会抱你出来!”此时大敌当前,黑大个也不敢跑过去,只能大声地安抚了她几声。

    那女孩子听到这里,重重地点点头,脸上的担忧之色减轻了不少。

    虽然她眼睛看不见,但听觉很是灵敏,刚才那阵激烈的打斗声,肯定把她吓得不轻。

    长毛怪很不甘心地看了傻大个一眼,然后面向我,狠狠地一咬牙,挥手对小弟叫道:“我们走!”

    看着他们走远之后,黑大个才感激地对我说:“大哥,这次多亏你了!”

    “应该的!”我笑着点了点头。

    黑大个冲我憨厚一笑,迅速跳进公园,扶着他的妹妹,慢慢地走了出来。

    在走到半路的时候,黑大个从马路上捡起她的鞋子,给她穿好之后,这才来到了我的跟前。

    如果不看这个女孩子走路时的姿势,光从她的脸上,很难看出对方是个瞎子。

    因为她的眼睛很大很迷人,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就好像有很多心事要对人倾述一样。

    而且她的皮肤特别白,白得近乎透明,让我不由得想起一句诗: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

    “哥,那位先生还在吗?”女孩子脆生生地问道。

    “在,就在你面前!”黑大个笑呵呵地说。

    “先生!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和我哥!”女孩子面向我,十分感激地说道。

    她的声音十分清新悦耳,如同珠落玉盘,黄鹂出谷,听到耳朵里,连汗毛孔都是舒服的。

    “不用谢,我跟黑……你哥是好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跟她对话,我的声音也情不自禁地柔和了许多,好像声音稍微大点,就会吓坏这个姑娘一样。直到此时,我才真正理解了李大伟临前说的那些话的含义,原来,这个女孩子,根本不是他包养的小三,而且,还是个非常可怜的瞎子。

    从黑大个浑身脏兮兮的穿着来看,这对兄妹的家境很不好。

    “大哥,您受伤没有?”黑大个关心地问道。

    我的后背被抽了两棍,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时间一长,就感觉又酸又涨,稍微一扭身,就痛入骨髓。

    “还好!”我呲牙咧嘴地说道。

    “大哥,您受伤了吗?”那女孩子听到我的吸气声,猜出我肯定受伤不轻,很担心地对黑大个说道:“哥,让这位大哥去咱家吧,我用药酒给他擦一擦!”

    “不用了,不用了!”我连连摆手道:“我休息两天都好了!”

    “大哥,您就别客气了!跟我走吧!”黑大个今天死里逃生,心情非常好,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嘿嘿笑道:“我妹妹的手法很专业的,让她给您按一按,保管让您舒服的飞到天上去!”

    我听得心里很是别扭,这家伙的口吻怎么像拉皮条的?

    那个女孩子脸上微微有些泛红,但嘴上却坚持道:“大哥,您就别客气了,如果不及时化瘀,身上的伤会越来越疼,还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呢!”

    “那……好吧!”见这对兄妹的态度这么诚恳,我也不好再推辞了。

    在去往黑大个的路上,我们三人边走边聊,很快就知道了他们兄妹的名字。

    傻大个名叫吴铁柱,人如其名,老家来自农村,这些年,一直跟着同乡的几个村民在这里的一个工地当搬砖工。

    而他的妹妹,名叫吴晓倩,从小就是个瞎子。

    因为父母早亡,她和哥哥一直相依为命,哥哥去哪工作,她也就跟到哪儿,现在在本地一家按摩店做按摩女。

    围攻他们兄妹的是一个叫野狼帮的组织,和洪天浩那伙人一向井水不犯河水。

    有天野狼帮的老大长毛怪,去吴晓倩工作的盲人按摩店去消费,就相中了这个长相水灵的小丫头,接二连三地去店里骚扰她,有一次还强行把她拉进包间,要拔她的衣服。

    如果不是店老板死命拦着,那一天吴晓倩就会贞洁不保。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吴铁柱怒向胆边生,找到长毛怪,直接把他给暴打了一顿。

    哪知这一打就捅了马蜂窝,长毛怪立即纠集了十几个痞子,要给吴铁柱点颜色瞅瞅。

    如果不是今天碰巧遇到了我,就算不死,吴铁柱也肯定会被他们打残了。

    听完这些,我真是火冒三仗,这对兄妹本身就够可怜了,而且吴晓倩还是个瞎子,长毛怪竟然还想着欺负她,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了。

    不知不觉中,我们三人便来到了吴铁柱的家。

    他们两个不是本地人,租住在离开发区不远一片住宅区里。

    这个小区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外表已经破败不堪,到处都是黑灯瞎火的,只有几间房子里透出半死不活的晕黄灯光。

    吴铁柱住在最顶端的阁楼里,当他拿出钥匙把门打开的时候,一股令人窒息的闷热之气扑面而来。

    “乐哥,请进吧!地方有点小,您别见外!”吴铁柱说着,伸手把门后的灯关打开了。

    我嘴里客气了一声,开始打量这间房子。

    没想到这对兄妹住的房间这么简陋,这个阁楼只有一间,空间非常小。

    房间的正中间用布帘子隔开,左右两边都各摆着一张木板床。

    吴铁柱明显住在左边,因为上面的被褥枕头扔的乱七八糟,内裤袜子什么的应有尽有,被子下面还堆着好几本地摊上卖的那种武功秘籍,感觉就像有头猪的上面打过滚似的。

    而右边那张却十分干净,被子叠放的整整齐齐,一只憨态可掬的毛毛熊,正躺在被子上对着房门傻笑。

    而在墙角处,还摆着一只炭火盆,烧得屋里乌烟瘴气的,空气显得十分的刺鼻难闻。

    房间里的摆设很少,除了衣橱,和几张凳子之外,几乎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了。

    “乐哥,你先坐一会吧!”吴铁柱拉了一把凳子过来,很客气地对我说完,又转头看着吴晓倩说道:“妹妹,你快去准备一下,让乐哥试试你的手艺!”

    “不,不用麻烦了!”听得吴铁柱说的这么郑重,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吴晓倩脆脆地答应一声,轻车熟路地来到自己的床边,然后顿下身子,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开始在里面摸索起来。

    “乐哥,就当这里是你家一样,千万别拘谨!”吴铁柱看出我有些不自在,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很恭敬地给我让了一根:“乐哥,抽枝烟,不是我老王卖瓜吹牛皮,我妹妹的手艺真的很好,以前在外面打架,受伤之后,都是妹妹帮我按摩的。爽的很,你试过就知道了!”

    吴铁柱从椅子上起身,用打火机给我点着后,又坐回了椅子上。

    二人边抽边聊,基本上都是吴铁柱一个人在说,说的还全都是关于她妹妹的话题。

    一般都是夸他妹妹多聪明啦,人长得多漂亮啦,还说她不仅按摩手艺好,唱歌还非常好听,如果不是眼睛有问题,都可以去当歌星了……

    “哥,哪有在外人面前这样夸妹妹的,人家都该笑话了!”吴晓倩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脸色绯红地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