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装什么正人君子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别烦我,我要睡觉……”赵婉君迷迷糊糊地推开我,身子翻转过来,很快又陷入了熟睡之中。

    我默默地看了她一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奇怪,她今天怎么会喝这么酒?而且还三更半夜在天桥上溜达,难道受了什么刺激?

    此时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了,冷冷清清的大街上已经看不到一个行人。

    我心里不禁有些后怕起来,如果不是自己一时脾气发作上了桥,最后她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呢。

    看赵婉君刚才的架势,似乎有要轻生的念头。

    就算她不是想自杀,醉成这副样子,万一碰到心怀不轨的男人,后果也不堪设想啊。

    借着微弱的星光,我发现她脸上还挂着几道湿漉漉的泪痕,两眼也有些肿胀,肯定是哭过了呀。

    “可怜的女人。”我将赵婉君从冰冷的地面上扶了起来,然后抱起她,蹬蹬蹬地下了天桥。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竟然把我累出了一身汗。

    赵婉君看着不胖,其实身材非常丰满,此时我体内的酒劲还没下去,精神实在疲惫不堪,将她抱到城中村之后,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用钥匙打开门之后,我连灯也来不及开,直接把赵婉君扔在了床上。

    “娘的,可累死我了!”

    将赵婉君在床上放好之后,我一屁股坐在床头边,粗重地喘着粗气。

    赵婉君“咕噜”一声翻了个身,崛着屁股侧爬在床上,连眼睛都没睁一下。

    “先洗个澡再说!”

    当着赵婉君的面,我将身上的衣服拔了个精光,然后光着身子,走进了旁边的卫生间里。

    “真舒服!”被温热的水流一刺激,我身上的疲惫一扫而光,十分舒爽地哼起了小调。

    哪知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彭”的一声闷响。

    我赶紧擦干身体,跑出了卫生间。

    来到门外一看,不禁有些哑口无言,赵婉君竟然从床上滚了下来,摔得这么狠,却连睁睛都没睁开。

    “这么大人了,睡觉还这么不老实,唉。”我见她并没有惊醒,又把她从地上抱到了床上。

    “嗡嗡——”

    正在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

    我赶紧掏出来,一看是周冰燕打来的:“燕子!我现在……”话还没说完,话筒里突然没了动静,我拿起来一看,手机屏幕竟然黑掉了。

    我将手机在床头上“砰砰”拍了两下,奶奶的,杂牌手机果然伤不起啊。

    记得在买这部手机时,那个模样俊俏的女销售员一再保证说,这款手机最大的特点就是待机时间够长。

    可是买过来之后,我却发现,自己做了件很傻x的事。

    这两个月里,我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给这台老祖宗冲电。

    可是一到关键时刻,还总是罢工关机,气得我连吃了它的心都有了。

    看着地上被摔成两半的手机,我倒是有种解脱的感觉。

    不过一想到周冰燕还在家里望眼欲穿地等着自己,心里不禁又有些焦急起来。

    虽然眼前有个熟透的大美女,但还是陪自己的娇妻要紧。

    想到这里,我便帮赵婉君盖好被子,急急忙忙穿起了衣服。

    可是刚把裤头提上一半,床上的赵婉君突然叫了起来:“水,水,好渴……”

    被子里的胳膊也不安份地挥来挥去,刚盖好的被子又被她给推开了。

    她这么一叫,我嘴里也觉得渴的难受,记得楼梯口似乎摆着几个热水瓶,估计里面有开水。

    我也顾不上再穿衣服了,只套了条小裤头,便慌忙拉开门跑了出去。

    “水,好渴……”

    当我拎着水壶回到房间的时候,赵婉君已经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马上就好了,你再等一会。”

    “荣乐,怎么是你啊?我……我这是在哪里?”赵婉君睁开眼睛,迷茫地望着四周。

    “你喝多了,一个人跑到天桥上,要不是遇到我,估计现在已经在天桥上睡着了。”我把她的身体扶好,在后面给她垫了一只枕头,接着将水杯拿过来:“来,张嘴,水有点烫,慢点喝。”

    “天桥?”赵婉君皱着秀眉,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等水的温度降下来之后,她便自己捧住水杯,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看着她一张一合的诱人嘴唇,我禁不住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角。

    喝完水之后,赵婉君突然把脸埋进臂弯中,嘤嘤地抽泣起来。

    “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十分担心地问道。

    赵婉君抬起布满泪痕地脸庞,凄凄惨惨地说:“我和小欢吵架了,他不要我这个妈妈了,呜呜……”说话间,泪珠如断线的珍珠般从她脸颊上滑落。

    小欢是她的儿子,平时都住在学校里,我也只见过他两次面。那个男生平时不爱说话,有点内向,不过看着挺乖巧的。

    “哪有儿子不要妈妈的道理,他怎么这么不懂事?”我也有些生气地说。

    “我不怪他,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赵婉君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好了,不哭,不哭了。”我马上拍打着她的后背。

    平时和小姑娘打情骂俏时,我嘴里的词溜的很,可是安慰女人,却一点也不擅长。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姐,你也别太伤心了,像小欢这么大年纪的男生,正处于叛逆期,和父母顶嘴是正常的,等他年纪再大些,就会懂事了。”我笨嘴结舌地安慰道。

    “我已经没有了老公,如果连儿子都失去,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呜呜……”赵婉君默默地爬在我怀里,轻轻地抽泣道。

    听到这里,我也不禁叹了口气。

    女人对孩子的感情,是男人无法理解的。

    “荣乐,你……你怎么没穿衣服啊?”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怀中的赵婉君突然羞涩地说道。

    “没穿衣服?”我奇怪地低下头。

    原来刚才洗好澡之后,我一直没顾得上穿裤子,此时全身上只包裹着一条裤头。

    我马上尴尬地松开了她的身子,接着将床上的衣服拉了过来。

    赵婉君在我的敏感部位睇了一眼,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姐,我该走了。你在这里睡吧,晚安……啊,不对,明天见。”我手忙脚乱地穿上裤子,便要起身告辞。

    “喂,你就这么走啦?”赵婉君又叫住了我。

    待得我尴尬地转过身之后,她轻轻咬着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羞涩地看着我说道:“你忍心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啊?”

    “那……”看着她脸上娇羞妩媚的表情,我心中一阵激动,暗想,难道她想留我在这里过夜?

    虽然我们两个已经上过了床,但彼此之间,还是有些放不开。内心里,我还是拿她当干姐姐看待。

    “我心里难受,想找个人说会话,你在这里陪陪我好吗?”赵婉君美丽的眸子里,流露出十分期待的神色。

    “你就不怕我晚上对你干坏事?”我故意作出色眯眯的表情笑道。

    赵婉君羞嗔地瞪了我一眼:“你又不是没干过,现在装什么正人君子?”

    额!我尴尬地笑了笑,心里暗骂自己无耻,人家都伤心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还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荣乐,留下来陪陪姐好吗,我心里真的很难受。”赵婉君一脸哀求地望着我。

    我心里十分清楚,如果今晚自己留下来,肯定会有美妙的事情发生。

    从心底来讲,睡掉赵婉君,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因为赵婉君守寡这么多年,对那方面的需求十分旺盛,恐怕几天不做,心里就痒痒吧。

    “好,我今晚留下来陪你!”我又重回走到床边,挨着她坐了下来。

    要说这江南的冬季也不算太冷,可是晚上凉气却极重,刚才在屋里站了半天,我身上早就起了鸡皮疙瘩。

    “为什么我的命就这么苦呢?”赵婉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又露出十分凄凉的表情。

    我默默地望着她,专心地做起了倾听者。

    “荣乐,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赵婉君咬着嘴唇,十分伤心地说道:“在小欢六岁的时候,他爸爸就去世了。这些年,我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真的好辛苦。做梦都盼着小欢快点长大。谁知等他长大之后,却越来越叛逆,还在外面学了很不好的东西……身为母亲,我觉得自己好失败,如果今天不是碰巧遇到你,也许现在我已经从桥上跳下去了……”

    “姐,你千万不要这么想。”看着她凄凄惨惨的模样,我马上开导道:“人活在世上,难道只是为了养育孩子吗?你难道没有父母,没有家人吗?为了他们,你也应该振作起来啊。”

    “家人?呵呵。”赵婉君苦涩地笑了笑:“其实我是一个孤儿。亲生父母是谁,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五岁之前,我都是在孤儿院长大了……这些事,我连自己的老公都没说起过,就是怕他看不起我……”

    说到这里,她痛苦地闭上眼睛,下嘴唇已经被她的贝齿,咬出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丝。

    “你是孤儿?”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痛。

    真没想到,这个外表靓丽、看似生活十分优越的姐姐,竟然有如此可怜的身世。

    “我现在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连儿子也不要我了。你说,像我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真的很可怜?”赵婉君默默地将俏脸靠在我的肩膀上,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不,姐,你还有我。”我脱口而出说道。

    赵婉君抬起脸,十分感动地说道:“荣乐,谢谢你。如果我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亲弟弟该有多好。”

    “以后就让我这个弟弟来照顾你吧,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我看着她哭红的眼睛,发自肺腑地保证道。

    “可是我不能连累你,因为……我是一个不祥的女人。”

    “乱讲。”我马上扶正她的肩膀,十分严肃道:“以后不许再有这种作践自己的想法,当寡妇的女人多了,也没见人家要死要活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