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阁楼论武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老子可没功夫在这里陪你们磨牙。”

    我把手机扔在洪菲菲的肚皮上,瞪着三女恐吓道:“你们再敢胡闹下去,别怕我辣手催花,做出连我自己都害怕的事来。”

    “哼!你以为本小姐是被吓大的?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随便你。”洪菲菲破罐子破摔地说。

    “对,我们不怕,你有胆子就来吧。”陈圆圆也挺着小胸脯,做出一副“放马过来,本小姐我不怕你”的勇敢表情。

    “还有我……”史静雅也站起来说。

    面对这三只小妖精,我是彻底没辙了,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怕了,我怕了你们行不?”

    “不行,男子汗说话要算话,本小姐今天还真豁出去了。”洪菲菲说着,突然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还没等我明白过来她要干什么,这丫头便直接脱起了身上的衣服,大义凌然地说:“你不是想非礼我吗?那还等什么,有种过来啊……”

    “神啊,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让你派这三个小妖精来折磨我?”我这次真的要崩溃了。

    看着如狼似虎扑过来的三女,我吓得撒腿便溜。在三女的呼喊声中,拉开了房门,直接冲进了楼道中。

    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以后再碰到这三个丫头绝对绕道走。

    “李荣乐,你给我站住。”洪菲菲站在门口,气极败坏地大喊道。

    我一听这句,跑得更快了,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小区里。

    夜幕渐渐降临,不同的地域环境,造就了不同的作息习惯。

    深夜十点,开发区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而远在百里之外的苏城,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三村的街道两边,摆满了一眼望不到头的地摊排挡。

    空气中飘荡着令人食指大动的菜香气,醉汗们的吆五喝六声也是此起彼伏。

    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的小姑娘们,不论本身姿色如何,在街道两边靡丽灯光的映射下,看起来都漂亮的不像话……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些世外高人,都喜欢在这种闹中取静的城中村隐居了。”在一栋临街的二楼上,一位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者,望着街上的景色地说道。

    在他身边的坐着一位年纪相仿,但微微有些发富的老人。

    或者善于保养的缘故,已经六十岁出头的老人,皮肤仍然红润有光,微微眯起的双眼中,闪烁着骇人的精光。

    这人名叫叶天伦,是苏城武术协会的主席,一双八卦掌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老陈,我看你最近的感慨是越来越多了,呵呵!”

    说话间,叶天伦端起八仙桌上的古朴茶杯,咕嘟咕嘟灌了一大口,砸了半天嘴,赞叹道:“好茶,好茶,轻轻咽下,自然味纯、色净香幽,直达心田,真乃茶不醉人人自醉,好茶好茶!果然不愧是西湖龙井,千古名茶!”

    叶天伦的精彩品评却换来对方的一顿白眼:“我这是云雾山的极品毛尖,你这么牛饮,真是糟蹋了。早知道你这么不懂茶,我也不拿出来显摆了。可惜,可惜。”

    “啊?哈哈,我说怎么和我家的龙井味道有点不一样呢,原来是毛尖来着,呵呵。”叶天伦挠挠头,或许为了掩饰尴尬,顿了顿问道:“我说老陈啊,你大半夜的把我约出来,还请我喝你珍藏多年的好茶叶,到底是什么事?快点说吧。我可没你修身养性的好脾气。再不说,我可要走了哈。”

    此时二人的位置在三村临街的一栋二层阁楼上,下面便是那间“陈氏祖传针灸”的药铺。

    屋里摆放的每一件家具,都是有着百年历史的老物件儿。

    就像他们身前的这张红木八仙桌,就是从清朝末年流存下来的。

    置身在这间带着古代气息的小阁楼里,仿佛能嗅到来自百年之前的悠久岁月。

    “人老了,总是喜欢回忆往事。”

    陈老收回望向街道上的目光,表情有些落寞道:“就像我这座小房子,也到了风烛残年的地步,恐怕再过几年,也要面临被拆除的尴尬境地。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可是谁又能看得明白,世人所追求的不过是过眼云烟,弹指间便灯枯油灭,可悲可叹。”

    说着,他竟眯起眼帘,伸出手指敲打着桌面呤道:“人情俗念一刀割,清风明月本是我……”

    看着陈百川脸上的神往和凄然之色,叶天伦感慨道:“以咱们这种年纪,还有什么好追求的?没事带带孙子,打打太级拳,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等他话音落下,陈百川突然正色道:“你是八卦掌的嫡系传人,对点穴法,你了解有多少?”

    听到这里,叶天伦微微楞了下,苦笑道:“自古医武不分家,你是这方面的专家,难道还需要问我吗?”

    “我只知道理论,我是想问,你现在的火候到了什么境界?”说到这里,陈百川伸出手比划了下:“在实战搏击当中,能不能准确地击打对方的穴道位置?”

    “我发现,你是越来越喜欢开玩笑了,你认为可能吗?”

    叶天伦轻轻地抿了一口茶,微微地闭上眼,似乎已经沉侵在茶香的韵味当中,而他的声音也变得慵懒起来:“要想把点穴术运用到搏击之中,作为“杀招”使用,精气神必须处于完美的统一。别说是普通人,就是在当今的武学名家中,也是万中无一的。”

    听到这里,陈百川却兴奋地一拍大腿:“也许你不信,我就碰到一个。”

    “真的?是谁?在什么地方?”

    本来有些无精打采的叶天伦听到这里,眼睛陡然间睁开了,急切地问道。

    陈百川狡黠地微微一笑,把那天两个小混混被人点中穴道、求他帮忙解穴的事说了一遍。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叶天伦刚欲反驳,陈百川却摆摆手说:“从清末开始,世间已经没有多少真正的武学高手了。最近几十年,真正将传统武学中的点穴手练出火候的,也只有大成拳的创始人王芗斋先生。1928年在海州他曾用“少林一指禅点穴法”击败当时的世界轻量级拳击冠军英格,这件事想必你也是有所耳闻的。但他的功力也只能让对手产生轻微的麻痹感,如你说的全身一动不能动,已经达到了“劫气”的境界。要达到这种境界,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是何等的困难。”

    说着,却又苦笑一声:“不过理论上,是可以做到的。

    叶天伦也听懂了他的意思,理论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不是吗?

    “我只是听说,各国培养的一些精锐特种兵,掌握着一般武学家不知道的秘密杀招,或许那个人……”

    不等叶天伦再接着说下去,陈百川便耻鼻笑道:“所谓的特种兵以一挡百,也只不过是将身体潜能发挥到了极致,但在击打的技巧方面,可就差的远了。他们是不是会花大把的时间去练“气功”的,所谓的刀枪不入,也只不过是不入流的硬气功罢了。”

    “老陈啊,我看你是练武练得走火入魔了,都一把大年纪的人了,还这么喜欢讲笑话,难不成你还想成为武林高手?“

    “呵呵!”

    二个都年入古稀的老人俱是相视一笑。

    “如果你真以为我在开玩笑,那就算了。当我没说。”陈百川好整以暇地躺在椅背上,抿着茶也不说话了。

    叶天伦身体往前倾了倾,忍不住问道:“老陈,你说的是真的?

    “骗你我这是个。”

    陈百川伸出小拇指在他眼前晃了晃。神态却说不出的严肃。

    “呼!”

    叶天伦长长地出了口气,跌坐在椅子上,说道:“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一个年轻人竟然……竟然……”

    陈百川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倒觉得没什么稀奇的,只要懂得人体经络穴位,并控制好击打的力度,点穴术其实并不复杂神秘……只是现代人过于心浮气躁,一心只向钱看,已经没有多少学武之人,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去钻研这些学问了……”

    正在此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吵杂的喧哗声。

    正陷入沉思当中的二位老人,惧是回头望去。

    只见在楼下的巷子对面,十几个青年男子,拎着钢管之类的家伙,气势汹汹的将一家新开的店面给围了起来。

    “彭!”

    其中一个男人,抬腿在卷帘门上踹了一脚,接着几只钢管在上面剧烈地敲打起来:“开门,快开门——”

    夜深人静之中,他们嚣张的叫喊声,听起来格外的刺耳。从这里经过的行人,都远远避开了,以免殃及池鱼。

    经常住在这里的人都清楚,这是又要打群架了啊。

    “这些人渣蛀虫,又在欺负老百姓了……”叶天伦摇摇头,脸上带着一丝厌恶和气愤的表情。

    或许被他们破坏了聊天的兴致,他站起来说:“好了,陈叶,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嗯,走吧。”

    二人站起身,兴致索然地下了楼。

    来到下面的门口,叶天伦和陈百川告辞后,便一个人向街道上走去。

    哪知刚走到这群男人的身后,就听到“呼啦”一声,那道紧闭的卷帘门,一下子被人从里面掀开了。

    只见一个瘦弱的年青人,拎着条凳子满脸怒气地跳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砸在一个家伙的脑门上。

    “啊!”

    那家伙杀猪般的惨叫一声,捂着脑袋坐在地上,血当场就下来了。

    “砍死他。”

    “上啊!”

    十几个男人全都冲了过去,顿时将杨森围在中间。

    面对这群人的围攻,杨森竟然不退反进,大吼一声,疯了一般冲进了人群里。手里的凳子也是左劈右砸,在一片惊呼声中,眨眼间就撂翻了两个,看起来破为凶猛。

    叶天伦在旁边看得赞叹不已,脚步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王八蛋,老子跟你们拼了!”杨森暴吼一声,手中的凳子也不要了,扑过去直接把一个黄毛小子按倒在地上,拳头狠狠地砸向他的脸。

    余下那些打手们围过来,对着杨林的身体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看到这里,叶天伦暗暗握紧了拳头,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救救这小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