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少妇凶猛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原来赵婉君此时竟然就站在我们前面,那张秀而不媚的俏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李厂长,你过来一下行吗。”她抬起皓腕,朝我招了招手。

    虽然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却充满了优雅迷人的气质。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妩媚俏丽的脸颊,让在场的男人都不禁有些心神荡漾。

    “什么叫美女?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勾人,这辈子能娶到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死也值了。”杨森低声感叹道。

    “在你眼里,母猪都是双眼皮的。”我瞪了他一眼,马上朝赵婉君走了过去。

    赵婉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眼中的柔情几乎能将我融化了:“刚才那些人都是你带过来的?”

    我点了点头,道:“上次听你说公司缺人,我就联系了苏城开中介的朋友,拉了批人过来。呵呵,你不用谢我,做为公司的员工,为老板排忧解难,那是份内之事。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请我吃顿饭意思下吧。”

    赵婉君春意盎然地看着我,一抹嫣红爬上了脸颊:“好,等你什么时候有空,我随时都可以请你。”

    “我只想吃肉包子!”我盯着她饱满的胸口,话里带话地说道。

    赵婉君眼中的春意更浓了,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好,晚上我等你。”

    我克制住了将她搂在怀里的冲动,淡淡一笑,便转身回到了厂区里。

    夜幕渐渐降临,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下班之后,我跟着员工走出车间,来到停车区,就看到赵婉君仪态万千地从办公楼走了过来。

    “赵总好!”路边的员工,纷纷和她打着招呼。

    “你们好……”赵婉君回应着,迈着轻盈的步子,向自己的沃尔沃走去。

    我盯着她丰盈迷人的身段,会心一笑,马上跟在了她的身后。

    看到我出现之后,赵婉君的脸色顿时变得红润起来,眉宇间春色荡漾,好像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

    “赵总!正好咱们顺路,载我一程吧。”我嘴里说着,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赵婉君媚眼如丝地睇了我一眼,接着迅速发动起了车子,缓缓地开离了厂区。

    一路之上,虽然她聚精会神地开着车,可眼角的余光,却不断观察着我。

    我低下头,看着她那两条包裹在黑色打底裤的修长美腿,豪不客气地把手放了上去,很爽地摸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赵婉君有些受不住了,转过红通通的俏脸,嘟嘴撒娇道:“规矩点,姐在开车呢,一会回到家,你想怎么摸怎么摸。”

    “嘿嘿,好吧。”我过了会瘾之后,便听话地把手缩了回来。

    哪知就在这时,赵婉君突然“啊”的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我马上问道。

    赵婉君小脸吓得煞白,狠狠地踩着刹车:“刹车坏了!怎么办?”

    我心里一跳,当机立断道:“快挂空档,用手刹。”

    可是赵婉君都快被吓瘫了,惊恐不安地看着我,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

    此时车子正行驶在吴县最繁华的路段,而且正值下班时间,路上全是拥挤不堪的车辆,这要是出点差错,后果让人不寒而栗。

    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许多了,马上伸手挂到空档位,等车子滑行一段距离之后,瞅准机会,立即猛拉手刹。

    只听“哧”的一声,伴随着赵婉君恐惧的尖叫声,车头猛的向前俯冲,撞在了路边的护栏上。

    与此同时,我也迅速地压在她身上。

    接下来的五六分钟里,赵婉君都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坐椅上,美目大睁,衣服已经被汗水整个给浇透了。

    “啪嗒——”

    我推开车门,一道寒风灌入了车内。

    赵婉君呆滞地望着我,许久之后,才突然抱紧我,道:“太危险了,刚才我都快吓死了。”

    “呵呵,你这不是还好好活着么?”我朝她眨了眨眼睛:“快要死了,最后发现自己还活着。这种感觉怎么样?”

    赵婉君不禁怔住了,的确,刚才的数分钟时里的每一秒钟,她都感觉到死亡就在眼前。

    她知道在那种时速下,只要一点点意外,所谓的安全气囊顶多是给她留个全尸而已。

    一生顺顺利利、无惊无险的生命中,从来没有那一刻,让她如此真实地呼吸到死亡的气息。

    “姜伟业摆明了是想至你于死地啊。”我叹了口气道。

    “荣乐,你什么意思?”赵婉君怔了怔,疑惑不解地望着我。

    我点了根烟,一五一十地将那天上班时看到的一幕,告诉了她。

    “什么,姜伟业他竟敢……”赵婉君做梦也想不到,她的小叔子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看着她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我吐出一口烟雾,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不幸出了意外,谁会得到最大的好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如果这件事真是他干的,我……我绝不会放过他。”赵婉君头脑一热,拿出手机便准备打电话。

    “你冷静一点。”

    我阻止了她的动作,摇摇头道:“你根本没有抓到姜伟业做案的证据,这个电话打过去,他肯定会矢口否认。你又能拿怎么办?”

    “你不是亲眼见他弄坏我的车子吗?如果你出面做证……”赵婉君不解地望着我。

    我摇摇头道:“就算我亲眼所见,又能怎么样呢?以咱们两个眼下的关系,就算将来上了法庭,姜伟业也可以反咬一口,说我在诬陷他。”

    “难道就任由他逍遥法外吗?”赵婉君闭上眼睛,十分难受过地说道。

    “静观其变,他终有一天会露出狐狸尾巴的。”我拍了拍她瑟瑟发抖的肩膀说。

    赵婉君心头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哽咽着点了点头。

    我捡起掉在地上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肩头上。看着侧翻的车子,苦笑道:“恭喜你啊,今天可算中了大奖了,不仅赔了辆车,恐怕也是你人生中第一次违章超速吧,明天就等着收罚单吧。”

    赵婉君苦涩地笑了笑:“这车也开了好多年了,正要换一辆呢。”

    这个时候她也看开了。能活着比什么都强,损失一辆车又算得了什么?

    “果然是白富美啊,财大气粗,要是换做我这个穷**丝,肯定会心疼死的。”我无不调侃地笑了起来。

    赵婉君脸上一热,娇羞地看了我一眼,脱口而出道:“说的这么可怜,你要是想要车,我给你配一辆就是。”

    “哈哈。”

    二人彼此对望一眼,都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压抑的心情,也变得豁然开朗。

    或许是大难不死,让浴火重生的赵婉君变得格外兴奋疯狂,晚上恩爱的时候,从来都是被动承受的她,像头可怕的母老虎一样,疯狂地索取着我。

    我们两个从客厅玩到卧室,又从卧室厮杀到卫生间,足足折腾了大半夜。

    由于体力消耗严重,第二天我赖在床上,死活不愿意去上班了。

    反观赵婉君,就像受到雨水滋润的禾苗一样,从里到外透着精气神,似乎连眼角的鱼尾纹都消失了。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怪不得人人都说,天下只有累死的老牛,没有耕坏的地。

    一大清早,赵婉君就在厨房叮叮当当地忙乎起来,寄着围裙,给我做了顿丰盛的早餐。

    吃完饭之后,她对我说:“小冤家,今天好好休息吧,晚上等姐回来,再给你做顿好吃的补补……”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穿戴整齐之后,便神采奕奕出了家门。

    “少妇凶猛啊!”

    我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后腰,无奈地苦笑一声。

    由于车子撞坏了,赵婉君只好打地去了公司。

    看到她出现之后,姜伟业的眉头赫然皱了起来,快速地扫了一眼空档档的停车区。

    很明显,昨天自己的工作已经收到了成效,否则以赵婉君保守稳重的性格,绝不会突然兴致大发、有车不用而打的士过来。

    可是令他想不通的是,既然刹车坏了,这个女人怎么还活呢?

    “我还以为你心虚,今天不敢来上班了呢!”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回头一看,只见赵婉君正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神色不善地盯着他。

    “嫂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赵婉君逼视的眼眸中,见过大风大浪的姜伟业,十分平淡地笑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赵婉君的脸上浮着一层冰冷的煞气,十分生气地说道:“我今天还能活着过来上班,姜总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哦,不,应该是很失望,对吧。”

    “哈哈!”

    出乎赵婉君的意聊,姜伟业竟然主动承认了:“嫂子,你想从我嘴里听到什么?没错,你的车子是我搞坏的,我也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我这么做,就是想让你死……你能把我怎么样?这次你很走运,不代表你会一直走运下去,如果你还想安安稳稳的活下半生,就乖乖地把我大哥的股权交出来,否则的话……”

    “姜伟业,你,你……”赵婉君气得嘴唇发青,怒视着他:“你竟然狼心对我下这种毒手,我……我可是你的嫂子。”

    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一直生活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竟是如此的狼心狗肺,简直和畜生无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