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午夜招魂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李荣乐杀了铁面人,你知道那家伙极度危险,所以不敢紧追,却装模作样的在这里搜索水草丛,最讨厌你这种虚伪狡诈的家伙。”邢风说着,握着刀柄的手猛然旋转了一圈,稠红的血顺着刀柄,大量地涌出体外。

    我趴在山头,看得心惊肉跳。

    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竟然对自己的手下都如此心狠手辣。

    “好了,你们两个都回去吧,想办法前往缅中交界,我会在那边找人接应你们。”邢风大声喝训,拔出被血染红的军刀,掐住秃头咽喉的左手往上一提,抬起右腿猛得踹飞了尸体。

    “哗!”

    一声巨响,秃头沉重的身体,砸进了奔流的河水中。

    两个手下吓得战战兢兢,面向着邢风缓慢后退,三四米之后,才敢转身逃窜。

    但是邢风自己,却依然矗立在原地,被长发遮掩的目光,阴鸷地盯着我用来制作假象的衣服。

    我透过树枝,静静地盯着他。

    如果邢风并没有完全相信手下的鬼话,不去河对岸搜索,迟早会发现自己。

    就在我忧心重重之际,邢风却一步步走向河岸,拿起我的衣服看了几眼,然后将狙击步枪顶在头顶,跳进了并不冰冷的湖水中,很快便泅水到了对岸。

    他像追踪猎物似的,蹲下身子检查河岸的脚印,以及被踩伤的草木。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趁机逃跑的机会,以邢风的警觉性和枪法,肯定会在自己跳下山的同时,用手中的阻击枪,打爆我的脑袋。

    但问题是,我又不可能一直躲在这里。因为邢风迟早会发现我并没有泅到河岸,到那时,他如果选择一个制高点架起狙击步枪,守株待兔,就是我的末日。

    当然,如果熬不住,我悄悄地靠到河边偷喝几口水,脑壳立马开花。

    面对邢风,这名出色的国际佣兵,我必须万分警惕,稍微一个疏忽大意,这辈子就算过到头了。

    火红的太阳渐渐沉进身后的山头下,晴朗的天空中,已经开始出现星光。

    没有了太阳的辐射,山中温度正在急速下降。

    僵持数个小时不动的我,由于血液的缓慢流动,身上的热量正在急速的消退。

    邢风早已泅到了河岸,那家伙非常狡猾,一渡过河水,便立刻贴靠到丘陵山脚根儿下,猫腰在草丛里绕爬,悄悄到达视野良好的高处。

    我在等着天黑,靠着夜幕的掩护,我就可以偷偷地摸到山头上,趁机夺走邢风手中的枪械,趁机杀死他。

    这条疯狗,如果今天不解决掉,以后自己将会永无宁日。

    时间一点点流逝,在夜幕逐渐笼罩山谷的时候,我才敢伸展四肢,缓解身上的酸痛感。

    远处的河水在月下反射着波光,犹如一块镶嵌在夜幕下的璀璨明珠。

    可是在如诗似画的原始风景中,一场血腥的杀戮,即将展开。

    我拽了几把干枯的树叶,拼命咀嚼,补充着体内缺失的水份。

    当身体机能恢复到可以格斗的状态时,我才小心谨慎地从缝隙中钻出,顺着缓坡,缓缓滑落下来,一步步朝邢风最可能守杀的狙击位匍匐而去。

    这个过程,我必须非常小心。

    如果我猫腰小跑,或直起身子逼近,对战邢风这样的国际杀手,几乎等同于送死。

    河岸对头,是两座连在一起的山头,犹如骆驼背上的两座驼峰,从上面可以俯览整个山谷和河面,是附近最好的阻击位。

    我猜测,邢风应该就躲在其中一个山头上监视着这片区域。

    丘陵的山体,比起我方才藏身的缓坡更加陡立,石头表面长满了矮短的小草,非常柔顺滑溜。

    我像大蛇一样,以接近爬行的姿势,一点点向山上攀爬,没多久便上到了半山腰。

    山头上的风极大,犹如架着风车呼啸而过的厉鬼,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

    而这种声音却对我的潜伏接近非常有利。

    很快,我便爬到了丘陵的顶部,山顶上长满了稀稀拉拉的野槐树,并不繁密,幸好有些齐腰深的蒿草,使我能够潜伏在里面。

    山体顶部最高处,形状酷似一只金元宝,那里长着一棵大树,边上还横着一块石头,白色的石头表皮,在四周阴郁光线和杂草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的突兀。

    我的心跳陡然加快,直觉告诉我,石头后面,应该就是邢风的藏身之处。

    我缓缓地拽出腰间的军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那块石头。

    生长在石头附近的蒿草丛,时不时有几根晃动一下,看起来,就像有一只老鼠出来觅食。

    不过那动静极有可能是邢风弄出来的,或许他在吃喝东西,或者挠痒痒。

    我稳了稳有些剧烈的心跳,必须俏无生息的接近,任何一个轻微的响动,都会引起邢风这种侦查高手的警觉。

    我就像一只缓慢爬行的蜗牛,每当山风呼啸而过的时候,才慢慢爬行几厘米,这个过程实在是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两个多小时,我才挪动出十米,距离邢风已经不足二十米远。

    能否能为一名出色的狙击手,最重要的参考标准,他是否有着超越常人的忍耐力。我坚信,邢风此时一定保持着绝对高的警惕。

    黑夜变得更浓,月亮隐藏乌云中,阴云过滤下来的细密月光,反而使周围有了些微弱视觉。

    巨石后面的浓密杂草丛,依旧有几根野草不时摇动两下。

    我知道,敌人就在眼前了,惨烈的厮杀一触即发。

    随着双方距离的逐渐接近,一条趴伏在地上的身体轮廓,渐渐在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只见邢风头上顶着一只绿色的帆布包,那条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狙击步枪,正将枪口对准前面的河面。

    镜片在月色下,闪动着蓝色的幽光。

    邢风的下颚在微微的蠕动,想必嘴里面正在咀嚼吃的东西,脸上露出很轻松的表情。

    看到这里,我反而产生了极大的信心,也许对邢风这样的国际佣兵高手而言,杀死我这样一个普通的民间武者,只是一场狩猎游戏而已。

    他越是骄傲大意,我取胜的希望也就越大。

    此时邢风的手指正轻轻地耷在扳机上,一只眼柱子盯着镜孔。

    看得出来,他已经在这里保持同一个姿势很久了,身体有些酸痛,因为他的右胳膊在微微地晃动,似乎在缓解酸痛感。

    对我而言,这是一个极好的猎杀机会。

    腰间的军刀,被我闪电般拽出,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双腿猛的用力后蹬,从细密的蒿草窜起,持刀扑上邢风的后颈。

    哪知就在这时,一条细软的丝线撞在到我的胸口上。

    “叮铃,叮铃……”

    随即,一串悦耳的铜铃,在空旷的山头上响起。

    我大吃了一惊,邢风竟然这样狡猾。他用鱼线以狙击位置为圆点,拉起了一条半径三米的圆圈。

    在光线暗淡的夜幕中,无论我从哪个方向悄悄逼近他,在视野极差的环境下,都会触动这根警报丝线。

    而邢风的头部左侧,还插了一截树枝,三颗眼球般大的铃铛,此时正挂在上面。

    这突如其来的响声,仿佛午夜招魂的风铃,令我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但此时此刻,我扑在半空的身子已经无法抽回,于是攥紧手里的军刀,刃尖朝下,狠狠地扎向邢风的后颈下方。

    邢风的实力和速度,完全不是一般的特种兵可以比拟,他猛得翻转身体,横握在双手中的狙击步枪,顿时格挡住了我握刀的手腕。

    于此同时,脚上一招兔子蹬鹰,踢中在了我的小腹上。

    “蓬!”

    如潮水般的剧痛,令我眼前一阵眩晕,五脏六腹似乎都在断裂抽搐。

    身体被踹飞的瞬间,我强忍着剧痛,左手一把抄住狙击步枪的枪管儿。

    邢风的屁股后面,还插两把手枪,和一柄锋利匕首。

    我死死握紧枪管儿,同时抬起左手的军刀,狠刺向他的胸口。

    谁知邢风突然撤手松开枪托,顺势拔出腰后的军刀,右腿狠狠地踢在我的左肩膀。

    “啪!”

    邢风的身材并不是特别高大,人也略显得瘦削,但四肢硬如钢铁,肌肉爆发力惊人,打在人身上,犹如铁锤猛砸一下。

    我的身体被他踢离了地面,左肩瞬间脱臼,身体也重重地撞在树干上。

    邢风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大头军靴,十分凶猛地踹向我的肚子。

    我正欲闪躲,却突然发现他的右手同时伸在身后,分明是想拔出手枪。

    电光火石间,我马上放弃了闪躲的机会,舌尖一顶上牙膛,腹部顿时鼓起一块突起。

    “彭!”

    邢风的大脚,结结实实地踢在我的胸口上。

    刹那间,胸口的肋骨上,便传来一声“咔嚓”的断裂声。

    那感觉,就好像被一团侵水的棉花突然堵塞了呼吸道,已经吸入我喉间的空气,连同一口浓血,全都喷了出来。

    于此同时,我眼前出现刹那间的黑暗,胸口就像被插入了两根烧红的铁棍,疼得几乎要眩晕过去。

    邢风翻转手中匕首,狠狠地插向我的左胸处。

    凭着本能,我忙举起手中军刀,正好与下砍的匕首撞击在一起。

    “当!”火光四射。

    这种激烈的贴身近战,如同盛在碗里的水,只要漏出一滴,胜负便可分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