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活着真好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可已经晚了,一根坚硬冰冷的东西,已经用力顶在了他的后腰上。

    麻的,是枪!

    “姜总,咱们找个地方去聊聊吧?”我摇下奥迪车的车窗,朝他灿烂地笑道。

    姜伟业当场就傻了,傻呆呆地看着我,好半天没有说话。

    我一摆手,两个青年立即挟持着他,绑进了奥迪车里。

    此时前面绿灯亮了,车流开始慢慢启动。

    “兄弟,有话好说,动刀动枪的多不好看。”坐上车之后,姜伟业努力保持着镇静,看着我说道。

    我冷笑一声,根本没有搭理他。

    往前开了几百米,又遇到了红绿灯,正巧路边前面有辆警车,警灯无声的闪耀着,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靠在车边说着话,姜伟业眼珠子一阵转动,似乎在打什么注意。

    我朝旁边的黑皮示意了一下,黑皮马上掏出一柄大折刀,抖开后,顶住了姜伟业的腰眼。

    姜伟业马上打了一个激灵,很识相地闭上了嘴。

    因为他已经明白,如果自己不喊,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真喊了,小命儿立刻就要玩完。

    汽车继续向前开,路上的车流越来越少,奥迪车下了大马路,向着偏僻的江边开去。

    姜伟业开始脸色发寒,颤声问道:“李荣乐,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别说话,老实坐着。”我恶狠狠地说道。

    汽车沿着江边的土路开了半个小时,终于抵达一处荒凉的江滩。

    江边的芦苇非常茂盛,一阵风吹过,芦苇丛如同波浪一般起伏。

    非汛期的大浦河,水位很低,露出大片的褐色江滩,一艘废弃的小渔船歪在滩上,显得荒凉无比。

    然而在河滩边上,已经有三个男人站在那里,其中两名是我们帮会中的小弟,另外一个则是史玉强。

    此时那货已经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头上、身上全是血,整个脑袋肿得像个血葫芦似的。

    黑皮将车子停下,然后将姜伟业从车里推了出来。

    我也紧跟着下车,朝江边走了过去。

    “老大,黑哥,你们来了?”那两名小弟立即丢下史玉强,朝我们跑过来。

    我点上一支烟,吐出口烟雾,看了一眼跪在河边满身是血的史玉强,问道:“死了没有?”

    “没有,还剩下一口气呢。”其中一名小弟立即回道。

    “恩!”我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几个兄弟,来到了史玉强的身边。

    此时史玉强正虚弱地趴在江边的淤泥里,睁着一对核桃似红肿眼睛,恐惧欲死地望着我。

    看到我走来之后,他脸上马上露出惊恐不安的神色,浑身哆嗦地说道:“李荣乐,我,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到底想……想干什么?”

    “无冤无仇?”我厌恶地盯着他,骂道:“史玉强,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心理清楚,得到今天的结果,也是自已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话音一落,我马上朝旁边那两个马仔使了个眼色。二人会意,立即拿过来一条大麻袋,将史玉强硬按了进去。

    史玉强杀猪似的嚎叫挣扎着,但根本无济于事。

    那两个小弟动作麻利地扎好口袋,然后一脚将他踹翻在了地上。袋子里传来史玉强哭爹喊娘的惨叫声:“李荣乐,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不该强女干你表姐,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晚了,史玉强,早有今日,何必当初。带走!”我挥了一下手,两名小弟立即扛起麻袋,鼗史玉强扔进了一辆面包车里拉走了。

    被黑皮压过来的姜伟业,看到史玉强的下场之后,整个人都吓瘫住了。

    我指着他大喝道:“给我架起来!”

    两个穿着迷彩服、带着白手套的小伙子,立即冲上去,将姜伟业的两条胳膊按住,将他摆成一个喷气式的姿势,向前推着走,一直走到江边。

    姜伟业不愧是干大事的人,虽然到了生死关头,依然镇定道:“李荣乐,我虽然得罪过你,但也不致死吧?”

    其中一名小弟往他的膝盖窝踢了一脚,姜伟业当场一个狗啃屎栽倒在地,马上又被另一个人抓着发根拽了起来。

    那人手劲极大,疼得姜伟业哇哇大叫起来:“李荣乐,你想干什么?有话好说嘛!”

    我和黑皮谈笑风声地抽着烟,等烟抽完了,才用皮靴踩灭烟头,从裤腰后抽出一柄黑沉沉的铁家伙走了过来。

    姜伟业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救命啊!杀人啊!”

    他努力想跑,可是两腿如同筛糠一般,根本就站不起来了。

    “哗啦”一声,我推子弹上膛,将枪口顶到了他的后脑勺上。

    姜伟业的声音都变调了:“哥,你是我亲哥哥,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我冷笑道:“你个王八蛋的,两次三翻地欺负我老婆,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是吧?”

    说着,一枪柄砸在姜伟业的脑袋上。

    “什么,你老婆?”姜伟业哭丧着脸,回头道:“爷,爷,放了我吧,我真不知道赵婉君是您的女人,不然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以后我就是您孙子,亲孙子,这还不行么?”

    “别怕,一会就好。”我很冷静的说道。

    姜伟业万念俱灰,知道这次真的是碰上硬茬了,千不该、万不该非要财迷心敲,妄想霸占赵婉君的身体和家业,终于误了自己的卿卿小命。

    只听到“啪”的一声,姜伟业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屎尿齐流,人直接瘫倒在地上。

    “妈的,居然哑火了。”我甩了甩枪管子,骂道。

    姜伟业睁开眼,想哭都哭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我把手枪打开,取出一枚哑火的子弹。

    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这货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但是我并不准备放过他,又对黑皮喊道:“把你的家伙借我用用。”

    黑皮从怀里掏出一把仿五四枪抛过来,我接过之后,再次将姜伟业踹倒,抵着他的后脑勺开枪。

    姜伟业已经傻了,连喊都喊不出来了,脸上全是泪水和鼻涕。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总在鬼门关打转。

    第一枪没响是子弹哑火,这种巧合不会再有第二次。

    姜伟业知道是躲不过去了,紧皱着眉头,似乎在等着自己的死亡——

    “啪”的一声,枪声再次响起。姜伟业一个踉跄,身体栽倒在江滩上。

    我吹吹枪口,潇洒的一挥手:“闪!”

    半小时后,姜伟业终于被江风吹醒。他摸摸后脑勺,被火焰烧焦了一大块,头发都秃了,原来……原来只是用打火机在吓唬自己啊。

    回过味来的姜伟业并没有暴怒,而是感到深深的恐惧。

    摸摸身上,钱包不在了,一个子儿都没有,裤子里臭哄哄的。脸上的泪水和鼻涕被风干了,身上满是污泥,简直狼狈到了极点。

    但是,活着的感觉真好。

    …………

    “叮铃铃!”

    正愁眉不展的赵婉君,听到办公室的电话铃声,拿起来道:“我是赵婉君,请问您是?”

    “赵,赵总。”对面的声音有些颤抖,干巴巴的笑着:“我,我是李行长。”

    “李行长,很抱歉,我现在不想听你电话。”赵婉君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愤怒:“还有事吗,我要挂了。”

    “不不,赵总您听我说。我看我们之间有些误会。”电话那头的李行长,额头上冒着大颗大颗的汗水:“请,请听我解释。”

    赵婉君有些愕然,今天下午刚刚见这个李行长的时候,他还那样的气定神闲。怎么才过了几个小时,就有些分寸大乱了呢?

    这种变化实在有些不合情理,莫非,又是给自己下了一个套?

    “赵总,总之,请您务必见我一次。我此时此刻,就在贵公司的楼下。”李行长十分紧张地说。

    赵婉君抱着万分的疑惑,终于答应了下来。

    为了安全起见,在李行长没来之前,她还通知了王悦婷,并且简短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很快,李行长便在秘书的陪同下,气喘吁吁地进了办公室。

    “李行长,请您长话短些吧。如果你再对赵总抱有不切实际的想法,你可以立即滚了。”王悦婷可不同赵婉君,豪不给面子地说。

    “这位小姐是?”李行长有些心虚地看着气势汹汹的王悦婷。

    “我姓王。”王悦婷冷冷地说道,

    “王小姐可以全权代表我说话。”赵婉君厌恶地看着李行长说道。

    李行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陪着笑脸道:“王小姐。是这样的。前面因为赵总对我们银行。呃,对我本人有一定程度地误会。对此,我深表歉意。”

    “请明确说出来意,如果只是道歉,那么你可以走了。”王悦婷对这个长相猥琐的老男人是半点好感也没有,环抱着胸口,冷冷的瞪着他。

    倒是赵婉君,却有些奇怪。这李行长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对自己如此前倨后恭?

    “是,是。”李行长急忙打开公文包,掏出一叠资料递给了王悦婷:“请王小姐过目一下,为了表示我们工作上失误的歉意。决定将贵公司在我行之前贷款的一部分利息免除。并且,贵公司可以随时将还款日期往后延期。利息方面,将享受我行最优惠待遇。”

    赵婉君和王悦婷一听,脸上全都露出疑惑之色。

    国内银行的作风,她们也不是第一天领教了。只有他们吃人不吐骨头的时候,什么时候还会主动让利给别人了?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