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两头母老虎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李行长又递出一份材料,正色道:“对于两位地疑虑。我深表理解。因为之前我们工作上的失误,以至于误会了贵公司在商业上的诚信,所以才会在银根方面紧缩。而在赵总今天离开之后。我已经通过一些特殊渠道了解到贵公司所遭遇的困境,只是受奸人陷害,是针对贵公司的一个阴谋。老实说,在这之前,贵公司的姜伟业董事长曾找过我……唉!话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以赵总的魄力与能力,在未来的数年间,贵公司将跨入世界一流企业行列。所以,对于我们银行对贵公司之前错误的评估,那些减免利息等条款,只是对贵公司造成的名誉损失做一些补偿而已。此外,我行也希望在未来数十年内,可以承担起贵公司的主要资金支持者。”

    一口气说完,两个女人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赵婉君多少也能猜到一些,凭姜伟业的人际关系,肯定是跟这位李行长耷上了线,从而为难自己。

    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坦诚地说了出来,由此来看,这次李行长是真的想帮自己了。

    不过鉴于李行长的人品,赵婉君又仔细看了看合同条款,确实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后,才在合同上面签下了字,并且盖上了公章。

    今天,对于赵婉君来讲,还真是特别刺激的一天。一会身处天堂,一会又处于地狱,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李行长,谢谢贵长对我们公司的支持和信任,为了表示感谢,今晚我想请你吃顿饭——”虽然赵婉君心里极其厌恶李行长这个人,但对方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请他吃顿饭,也是出于礼节性的考虑。

    “不,不用了,只是小事一件,赵董事长不用客气!”李行长几乎连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并飞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奇怪,这个李行长怎么突然变了态度呢?”正在二女疑神疑鬼之际,赵婉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她脸上的表情顿时阴沉下来。

    “姜伟业,你的钱我今天就会打到你卡上,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我错了,嫂子,我真的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话筒里传来姜伟业剧烈颤抖的声音。

    赵婉君怔了怔,拿起电话看了一眼,似乎在怀疑电话那头是不是姜伟业本人了。

    “再怎么说你曾经也是我的嫂子,即使为了我死去的哥哥,那些钱我也是一分也不会再要了,就留给嫂子买衣服吧……哦,还有,被康经理带走的那些订单,我也会一个不少的还给你的公司,希望嫂子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就这样吧,我以后不会再在嫂子面前出现了。再见……”

    不等赵婉君说上一句话,姜伟业便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好半天,赵婉君才回过味来。

    “赵总,怎么了?”看着她失神的模样,王悦婷忍不住问道。

    赵婉君摇摇头,有些匪夷所思地说道:“是姜伟业,真是奇怪,他不仅归还了我们的订单,连自己的股本都不要了。”

    王悦婷听完,自己也有些难以置信。

    她可是知道,姜伟业这人是属于毒蛇的,阴狠狡诈、六亲不认,一门心思想霸占赵婉君的家业。

    这种冷血动物,想让他将到嘴的肥肉吐出来,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我想让荣乐做公司的董事长,你觉得呢?”赵婉君突然看着她说道。

    王悦婷楞了一下,不过赵婉君这种说话的口吻让她破为受用,似乎是在征求家里人的意思。

    “他?还是算了吧,那家伙根本不是当董事长的料,工作散漫、无组织无纪律,每天晃晃悠悠的,哪里有一点在上班的样子?我看啊,给他个副厂长干干,已经算是抬举他了。”

    王悦婷尖酸刻薄的评价,让赵婉君微微蹙起秀眉,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我总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做董事长,要不,婷妹,还是你来做吧,我给你打下手。”赵婉君看着王悦婷,十分真诚地说道。

    自从经历了那两次生死考验后,她是真的完全放开了,什么身份地位,什么金财权势?在她眼里,已经豪无份量。

    王悦婷十分惶恐道:“婉君姐,你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念头?唉!不就是公司遇到点挫折吗?人生哪有一帆风顺的啊,你可不能因为这一点打击,就一蹶不振、失去了奋斗的动力啊。”

    原来在王悦婷心中,还以为赵婉君是因为受了打击,才心灰意懒呢。

    “婷妹你说的对,可能是我太悲观了。不过,我还是希望由荣乐来做这个位置,等他回来,问问他的想法吧。”

    “呵呵,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说什么了,不过,我相信他是不会做的。”

    其实在二女对话的时候,我就站在办公室门外,听王悦婷这么一说,马上笑着走了进去:“还是婷姐了解我,这个董事长的位置,我是不会做的。”

    说完,我将两朵野生的小菊花,分别插在了二女的发髪间。

    王悦婷皱了皱秀鼻,道:“真小气,哪有送花送这么小的?还是野花。”

    赵婉君却一点也不嫌弃,放在鼻下闻了闻,柔情似水地看了我一眼,满脸都是小幸福的模样。

    “野花总比家花香嘛!”我后退一步,仔细端详着二女,啧啧称赞道:“鲜花美人,真是相得益彰。”

    “油嘴滑舌,我才不要戴。”王悦婷伸手便将菊花摘掉。可是摘下之后,却又舍不得扔掉,拈在手中玩弄起来。

    我转脸对赵婉君说:“董事长还是你来做吧,我对经营企业可没什么兴趣,要是让我做,不出半年,这个厂就要倒闭了。”

    赵婉君沉吟了一会,点点头,也没有再勉强我。

    “对了,荣乐,你实话告诉我们,你是不是去找了李行长了,还有姜伟业……”王悦婷斟酌了一下用词,最后还是直白地问我道:“你是不是去威胁了他们?不然,这两个家伙怎么猫哭耗子,假惺惺的慈悲起来?”

    “有这事?”我摸摸鼻子,装傻冲楞道:“我是老实人,哪能干这能缺德事?”

    “真的不是你?”王悦婷冷笑了两声。

    赵婉君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般,用那种闪烁着小星星的目光看着我,就像在看一位神勇无比的白马王子。

    我被她看得浑身有些恶寒,苦笑道:“我说,你们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感觉怪怪的。”

    “荣乐,真的不是你?”王悦婷又不死心地问道。

    “当然不是,再说了,就算我威胁,他们能听我的吗?我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要不我威胁你个试试?”

    说着,我脸一绷,故意恶狠狠地盯着她道:“小妞,晚上陪大爷乐一乐,否则的庆,嘿嘿……”

    王悦婷俏脸一红,偷瞄了下旁边的赵婉君,娇嗔道:“说话注意点场合好不好?也不怕让人笑话。”

    “谁会笑话,这里又没有外人。”我同时将二女往怀里一拉。嘿嘿笑道:“我的身体已经好了,要不,晚上去我那里睡?”

    “睡你个大头鬼啊。”王悦婷从我怀中挣脱,并狠狠地啐了我一口:“你把我们两个当什么了?从今往后,你一个手指头都别想碰我。”说完之后,又看着赵婉君道:“婉君姐,你也是,不能惯着这家伙,他把咱们两个当成什么了?真是气死我了。”

    “婷妹说的对。”赵婉君双臂环抱着胸口,也瞪着我道:“你这个坏家伙,给点阳光就灿烂,还真以为我们是街头小姐啊?”

    那怒火腾腾地眼神,把我唬得不敢说话了,赶紧陪起笑脸道:“我错了,我说错话了还不成吗?”

    边说,边往房间门口退。

    见我要溜,王悦婷眼急手快,一把揪住我的耳朵:“不许跑,把话说清楚,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你哪儿也别想去。”

    于此同时,赵婉君也突然间将门关上,后背抵着门,看着我“咯咯”奸笑不止。

    王悦婷纤手在我耳朵上一拧,我马上弯下腰,连连痛呼道:“松手,快松手。”

    “婉君姐,要不今天咱们两个,就好好收拾他一下?看他以后还敢小看咱们,嘻嘻。”王悦婷朝赵婉君使了个眼色,说道。

    “好啊。”赵婉君马上撸起袖子,兴致勃勃地冲了过来。

    二女将我逼到墙角,像两个女流氓一样,开始对我动手动脚起来。

    因为画面太过小儿不宜,具体画面就不多做描述了。

    反正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的两条腿都是软的,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甚至还被指甲抓出几条触目惊心的血琳子。

    三十少妇如饿虎,何况还是两头?能活着从这里离开,已经算很不错了。

    从公司里出来,已经过了下午一点多。

    由于早上起的太早,加上刚才被那两个女人一阵死命折腾,困得我眼皮子直打架。

    我决定不再回公司上班,而是回家睡个午觉去。

    刚走到厂区门口,一副很反常的画面,马上引起了我的注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