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捅了马蜂窝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呵呵,到底是谁嚣张?”我站起身,冷笑道:“飙车撞伤人,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还他麻的牛逼到不行。好端端一个家庭就这样被你们毁了,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做人的良心?我表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腿被撞断了,能不能醒过来还是未知数,二十万?二十万顶多只能付医疗费,你让他们孤儿寡母今后怎么生活?今天我把话撂这儿了,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你们一家子都别想消停下去。”

    中年男人抓在手中的电话,被握得“吱吱”作响,却一直没有拨打出去。

    我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啪”的一声,将一条项链扔在他的办公桌上。

    中年男人在带血的项链上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大变,十分愤怒地说道:“你,你们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没死呢。”我淡淡地回了一句,与他暴怒咆哮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但是过了一会就不敢保证了,一百万,换你儿子一条腿,你觉得划算吗?”

    中年男人身体剧烈地颤抖了几下,然后颓废地跌坐在了老板椅上。

    良好的涵养在这一刻得到了体现,愤怒和恐惧之后,他很快又镇定下来。

    撞伤人本就应该陪钱,虽然我们狮子大张嘴,要的多了点,但于情于理,错的一方还是他儿子。

    中年男人沉吟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道:“好吧,我再加三十万。双方都退一步吧。”

    我也是知道对方做出了最大的退步,自己也不能得理不绕人。

    况且这家人在吴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真的惊动了警察,事情就很难收场了。

    五十万,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只要不是大手大脚,足够那对母子衣食无忧地过半辈子了。

    沉吟了片刻,我终于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马上从抽屉里取出支票簿,“刷刷”签好自己的大名。黑皮刚要去接,他马上问道:“我儿子呢?”

    “就在你们厂门卫室!”我丢下一句,从沙发上了起来。

    黑皮接过支票,看了看上面银行和公司的钢印,确定无误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当我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突然一个穿金戴银的妇人推门而入。

    她盯着我看了两眼,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是你们?保安,保安……”

    叫声惊动了各个办公室的人员,很多人都推开门走了出来。

    “住嘴!”

    中年男人立即呵斥了一声,从办公桌后面跑了出来,一把将大嚎大叫的老婆拉进了办公室。

    我和黑皮在办公室人员狐疑的眼神中,目不斜视地出了办公楼——

    “老公,他们又来干什么?”贵妇人怒气未消地看着自己老公问道。

    “钱我已经给他们了,五十万。”中年男人像斗败的公鸡般,十分颓废地说道。

    “什么?”妇人像踩了狗屎一样,一蹦三尺高:“你疯了,竟然给他们这么多,不行,我去要回来。”

    “站住!”中年男人喝住自己的老婆后,目光如炬地盯着她,用不可违抗的命令口吻说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谁也不许再提。还有,让你那个败家子儿子给我安生点,再出去惹是生非,老子就亲自己打断他的腿。”

    贵妇人见老公动了真怒,也不敢再撒泼下去,唯唯诺诺地应承下来。

    就在我和黑皮开车前往银行取钱的同时,李大婶已经苏醒过来。常师傅和那对爷孙正在病房里陪着她。

    李大婶很坚强,当听到自己的右腿要终生残废之后,只是悲痛地流了会眼泪,便坦然地接受了这个残酷的命运。

    看着儿子哭肿的眼睛,李大婶心疼地将他搂在怀里,泣不成声地说:“阳阳,妈妈没用,还没等供你读完大学,就出了这种事……”

    他们这个家本就到了崩溃的边缘,自己现在又成了残废,以后更没一点生活来源,儿子的前程算是彻底断送了。

    “妈,你别哭了。实在不行我就去打工,赚钱养活妈!”小男生很懂事地擦着母亲脸上的泪水。

    “大妹子,你要坚强啊。等身体养好了,我帮你去找工作。”常师傅也跟着安抚道。

    “常师傅,谢谢你。”李大婶凄惨一笑,摸了摸仍然打着石膏的右腿,再一次泪如雨下:“可是我的腿……”

    正在这时,一个下巴上长着颗大瘊子的女护士推门走了过来,横眉冷目地说道:“李红霞,你的手术费该交了啊,再不交,医院只能把你赶出去了。”

    “姑娘,再宽限一会儿吧,我这就去取钱,一定把手术费交上。”老人扶着拐杖,向这位护士陪着脸说好话。

    “还等?”女护士两眼一瞪,朝满头白发的老人训斥道:“你们交的那点钱连床位费都不够,没钱就别生病,你以为医院是福利社啊?”

    “小姑娘,你怎么说话的,正常人谁还想生病啊!”常师傅听不下去了,插嘴说道。

    “我才懒得跟你们说费话!再给你们一个小时,钱再交不上,我就过来赶人,现在床位那么紧张,可由不得你们占着茅坑不拉屎。”女护士说完,扭动着水桶腰,趾高气昂地出去了。

    “爹,咱们还是回家吧,俺不在这里住了。”李大婶说着,便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

    “闺女,你的腿还没好,怎么能回去呢?”老人叹了口气,脸上的泪珠“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俺是穷命,身子骨可没这么娇贵,医院本就不是俺住的地方。还是回吧。”李大婶对六神无主的小男生说:“阳阳,快来搀着妈妈下来。咱们回家。”

    小男生看了看外公,又看了看坚持固执的母亲,一时间没了主见。

    正在这时,我和黑皮推开门走了进来,笑着说道:“大姐,人命可没有贵贱之分。”

    在我们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

    “荣乐,你可过来了。”常师傅如释重负地说道。

    我将营养品放在桌子上,看着已经醒过来的李大婶,笑道:“大婶,好好在这里养伤吧,钱的问题我们已经帮你们解决了。”

    黑皮马上将一只黑色的公文包放在了床上,拉开拉链,里面露出十捆扎得整整齐齐的钞票。

    一捆一万,刚好十万块。

    “这里是十万块现金,另外还有四十万的支票,等大婶身体康复了,可以去银行办个存折。”我将支票放进了表情痴呆的李大婶手中。

    李大婶已经完全蒙了,根本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床上包里那厚厚的钞票,简直像在做梦一样。

    常师傅在旁边解释道:“大妹子,你们是碰上贵人了,是荣乐找到了肇事司机,给你们要回来五十万的赔偿款,快谢谢人家吧。”

    一语提醒梦中人,李大婶激动的都不知道说话什么好,一个劲地向我道谢道:“荣乐大兄弟,你可是我一家的救命恩人,谢谢,谢谢你们。我给你们磕头了。”说着,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要给我跪下磕头。

    慌的我赶紧扶住了她:“大婶,严重了,这些钱是你应得的,我只是跑跑腿而已。算不上什么救命之恩。”

    李大婶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咬着嘴唇,感动的一句也说不出来。

    “两位大哥,你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我给你们磕头了。”小男生很机灵,马上跪倒在地,对着我和黑皮“咚咚”就是几个响头。

    我这次没拦住他,生受了他这几个大拜,等他磕完后,这才笑着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大婶,你好好养伤吧。我们回去了。”我和黑皮正准备出去,突然又想到一件事,回头道:“对了,等大婶养好了身体,如果还想继续上班,就去精达电子,我会让人事给您安排一份工作的。”

    “大兄弟!我……”李大婶张了张嘴,却被我摆摆手打断了。

    李大婶子咬着嘴唇,重重地点了点头,也是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感谢的话都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但让我和黑皮怎么也没料到的是,刚走出住院大楼,两名警察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并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李荣乐,我们怀疑你涉嫌一起故意伤人案,请跟我们走一趟吧!”一名年轻的警官动作熟练地将手铐卡在了我的手腕上。

    “咔嚓”一声,手铐卡的十分结实,嘞的我手腕生疼。

    黑皮一看可不干了,健硕的身躯将警察撞在一边,护在我跟前,大声喊道:“乐哥,快跑。”

    “黑皮,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不要以身试法。”一位很老成的警察走出来,看着急红了眼的黑皮,呵斥道。

    “去他娘的后果!”黑皮拔出手中的砍刀,怒目狰狞地说:“谁敢动乐哥,老子拼了命也要弄死他。”

    此时诊治大楼门口围聚着许多病人,看到这警匪互相对持的画面,吓得他们大气也不敢出。

    我拍了拍黑皮的肩膀,说道:“小黑,你让开,咱们是良好公民,又没做什么违法犯纪的事,或许周警官对我有什么误会吧。”说完,我便推开黑皮,老实地跟在周世录的身后,上了停在对面的警车。

    那名年轻警察一直握着手枪,如临大敌地盯着后面的黑皮,生怕这家伙一个冲动之下,再来个暴力抗法。

    一直等我坐上了警车,年轻警察才缓缓后退,而后迅速钻进了车里。

    黑皮眼睁睁地看着警车拉着红蓝爆闪开出了医院,愤怒地将砍刀拍在路边台阶上。

    “当!”

    火星四射中,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门,迅速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对方一接通,就声色惧厉地吼道:“集结全部的兄弟,让他们在派出所门口候命。”

    打完电话,他立即钻进了马六,踩下油门冲出了医院……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