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流氓学生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刚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处,就看到陈喜儿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杯热水走了上来。

    陈家富像看到财神爷一样,马上嘻皮笑脸地迎了上去:“妹妹,我来,我来端吧。”

    “不用了,哥……”

    陈家富不由分说,便把陈喜儿手中的水杯抢了过来,顺势递给了身后的矮子,拉着她的手说:“妹妹,哥问你点事,来,到这边聊聊。”

    说着,把她拉到了比较偏僻的楼梯口。

    “哥,什么事啊?”陈喜儿紧张不安地看着他。

    “喜儿,听说你挣了一千块钱?能不能先借给哥哥。”陈家富把她堵在墙角处,一脸讨好地说道。

    “哥,这可是给爸治病的钱,我不能给你。”陈喜儿愤怒地推开他,转身要走,却被陈家富粗鲁地拉了回来,把她挤在墙角,说道:“少他麻的骗我,爸已经不打算再开刀了,还留着钱干嘛?快给我。”

    说着,直接把手伸进妹妹衣服的几个口袋里,胡乱翻找起来。

    “哥,你太不要脸了。”陈喜儿死死地捂着裤子后面的口袋,害怕地大叫道:“这可是我卖血换来的钱,我是不会让你拿去赌钱的。”

    “卖血的钱?哈哈,你骗谁呢。”陈家富摆出一副无赖流氓的模样,说道:“这种鬼话骗骗老头子还行,我看你卖血是假,卖身是真吧?不愧是我的妹妹,连这种招术都想的出来,以前还真小看你了。”

    “哥,你……你真无耻。”陈喜儿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行了,别装了。”

    陈家富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别忘了你哥我是干嘛的,你早就不是处了,对吧?放心,你哥我不像老头子那么死脑筋,只要你把钱给我,我是不会揭发你的。而且,我还能给你介绍几个有钱的客户,你看怎么样?”

    “滚!”

    陈喜儿愤怒地尖叫了一声,根本想不到,会从哥哥嘴里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陈家富顿时凶相毕露,一把掌抽在她的脸上:“去你麻的,给脸不要脸。”

    说完,伸手将她的胳膊按在墙壁上,用身体死死地挤着她,右手则在她屁股后面的口袋里乱找起来。

    “不要拿我的钱,这是我的学费——”

    陈喜儿剧烈地挣扎着,无奈身体被他死死地挤在墙壁上,根本无法动弹,眼睁睁地看着他把钱全掏了出来。

    “没想到我妹妹的身体还挺值钱啊,以前怎么没想到呢?你还上个屁学呀,以后就干这一行得了。你哥负责给你联系客户,保证让你赚得盆满钵满,哈哈!”陈家富粗鲁地将她推倒在地,拿着钱得意扬扬地走了。

    “你这个混蛋,混蛋……”陈喜儿爬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

    叮铃铃,下课铃声在子弟中学的上空响起。

    十几间教室陆续打开,清冷的校园顿时成了一片快乐的海洋。

    苏姗姗今天的最后一堂课也结束了,但由于晚上还要带晚自习,从教室走出来后,她没有立即回校外租的公寓,而是夹着教课书,准备去学校的教师寝室楼做晚餐。

    “苏老师,请等一等。”

    没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呼喊声。

    苏姗姗回过头,就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老师追了过来,笑着对她说:“梁校长让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好像有什么事,你去看看吧。”

    “哦,谢谢了。王老师。”苏姗姗道了声谢,转身便朝校长办公室走去。

    来到门外,苏姗姗伸手敲了敲门。

    听到一声“请进”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苏老师,你来了?快进来。”梁校长客气地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摘掉了脸上的老花镜,亲切地招呼她坐在了一张沙发上。

    苏姗姗犹豫着坐了下来,将教科书轻轻地放在身边。

    满头白花的梁校长从办公桌后面转了出来,竟然亲自为她倒了一杯茶水:“苏老师,还没有结婚吧?”

    “没,还没有。”苏姗姗疑惑不解地望着他,心里猜测着梁校长要找自己谈什么事?

    “苏老师年纪不大,却是我校最杰出的教务人员,这在我们学校可是有口皆碑的。在你担任初三三班班主任的两年中,这个班的升学率也是有着明显的提高,这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劳啊。”梁校长说完,故意停顿了一下。

    “梁校长过誉了。”

    苏姗姗俏脸微红,有些惶恐地道:“这是所有老师和同学们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份功劳我不敢自居。”

    梁校长摆了摆手,笑道:“这次找你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当然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不会勉强你。”

    “校长,您有什么吩咐就请直说吧,能做的我一定尽去做。”苏姗姗神色也开始凝重起来。

    梁校长很欣慰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在这里任职这么长时间,也应该看出来了,初二五班,一直是我们学校的一个毒瘤。纪律松散、早恋、涉黑、沉迷网络等问题都很突出,以前一直是由王老师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但她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所以……”

    说到这里,他故意咳嗽了一声,查看了一下苏姗姗的反应。

    苏姗姗却没有立即答复,而是垂下头,似乎在犹豫。

    梁校长也没有催促她,两个人都心照不宣地沉默下来。

    梁校长的话其实还是很含蓄的,据苏姗姗所知,整个子弟中学,最捣蛋、最目无尊长的学生,都集中在初二五班。打架斗殴、拉帮结派,恐吓老师,俨然已经成了整个学校令人谈之变色的一个班级。

    就在五个月前,还发生过一起学生拿着砍刀追着老师砍的事件。

    更加让人气愤的是,发生这么严重的伤人事件,那个流氓学生竟然没有被开除。

    后来才知道,那个学生的父亲本身就是当地一个老混混,在十几年前就横行一方、为祸乡邻,后来年纪大了,就在子弟中学对面开了家饭店,但依然恶行不改,曾经多次威胁学生购买他们饭店的饭票,逼着学生在他们那里就餐等等。

    在学校决定开除他儿子的当天,这个男人还带着一伙人,亲自找到梁校长,提了两把菜刀威胁说:如果学校敢开除他的儿子,你就把我砍死。要么我把你砍死,你自己看着办吧——

    有这样一个恶棍老爸言传身教,他的儿子还能好到哪里去?

    像这种流氓班级,哪个老师敢带?

    半年以来,已经有三个老师不堪忍受学生的威胁,跳槽出去了其他学校。有的干脆就做推销员去了。

    老实说,苏姗姗一听说要让自己带那个班,第一反应就在心里拒绝了。

    可是面对梁校长殷切的期盼,她到嘴边的话却总是吐不出来。

    考虑了一会,苏姗姗终于抬起头道:“梁校长,我服从学校的安排,只是,您也知道,我代课的初三三班,明年就要中考,学习任务非常繁重,这个时候换老师,会不会对学生的学习有影响?”

    “这个你不用担心!”

    一听到她答应下来,梁校长就像卸下一付重担子似的,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笑道:“三年级的课程已经全部结束了,这个时候上课无非就是温习一下以前学过的知识,而且他们也知道要中考,即使不催,学习的劲头也不敢有丝豪松懈,换谁教都一样。”

    “但是二年级的学生就不一样了,他们还有近两年的时间去改造,我们当老师的,不仅仅是传播知识的工具,同样要肩负起挽救失足少年的重任啊。他们都是祖国的未来,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误入歧途、将来走向社会,成为社会的人渣、蛀虫吧?”

    “校长说的对,我知道了。”

    苏姗姗也听出了这件事已经无可挽回,虽然心中有委屈,却也只能无奈地接受,强装笑脸问道:“那我什么时候开始去五班任课?”

    “就选择明天吧,你今晚也回去准备一下教材。王老师会配合你的,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请教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梁校长站起身,在她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我相信,你一定会不负学校众望的。五班就拜托你了。”

    “嗯,谢谢校长的信任。”

    苏姗姗苦涩一笑,何尝不知道梁校长这么恭维自己,也是有讨好的意思在内。

    走出校长办公室,苏姗姗整个人都显得萎靡不少。

    低落的心情就如同这阴霾的天空,似乎看不到一丝的希望。

    摇头叹息一声,她有些颓然地走出了学校校园。

    与此同时,我正迎着满天风雨,走进了一家大型超市里。

    哪知刚出来,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李荣乐,真的是你呀,我可算找到你了。”

    我吓了一跳,马上听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那天救了我一命的小道姑。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说呢,我都找了你好多天了。”李幼鱼那对漂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怀中抱着的零食,忍不住咽了几口唾沫。

    “还没吃饭吧?”我也是突然想起,这丫头曾经为了给我治伤,把道观里的积蓄都花得差不多了,甚至连双鞋子都买不起。

    “嗯,我好饿,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李幼鱼小鸡点米似的点了点俏首。

    我叹了口气,把准备买给洪菲菲的旺旺雪饼递了过去,说道:“先垫垫肚子吧,一会我请你去吃饭。”

    李幼鱼接过饼干,却不急于去吃,而是怔怔地望着我,问道:“李荣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我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这丫头还真奇怪,仅送一包饼干就能感动成这个样子?

    要是请她吃顿大餐,且不是要以身相许了?

    “你给我买衣服,买鞋子,还请我吃饼干……”李幼鱼掰着手指头,郑重其事地说:“长这么大,除了师姐和师傅,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我哈哈一笑,在她小脑袋瓜上轻轻地拍了拍:“我这条命都是你救的,为你买点东西算得了什么?走,我请你吃饭去。”

    “好哇!”李幼鱼一听说有吃的,马上欢呼一声,挽着我的胳膊催促道:“快走,快走,我的肚子都快饿扁,再找不到你,我只能去讨饭了。”

    “你找我就是为了吃饭?”我苦笑不跌地看着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