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文修武修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可是当他的手掌举到半空中时,身体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脸上的肌肉也开始痉挛变形。

    那模样,似乎有一头巨兽,正在他体内破体而出一般。

    “滚!”

    中年男人突然咆哮一声,将李幼鱼狠狠地摔出去之后,拉开了房门,然后披头散发地冲了出去。

    随着他的消失,一直在屋盘旋打转的阴风,也立即消失不见了。

    “师姐,他怎么了?”

    李幼鱼从地上爬起来,怔怔地望着门口,奇怪地问道。

    “他走火入魔了,我们快点离开。”李仙机将软剑插入腰间,看了我一眼,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你身体要不要紧?”

    “没事。”

    我摇摇头,反而扶住了李幼鱼摇摇欲坠的身体。

    虽然刚才看起来撞的极重,但并没有伤到我的五脏六腑,况且形意拳也不是白练的,这点抗打击能力还是有的。

    李仙机快速地收拾了一下东西,三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房间。

    一路之上,三人都神色凝重,连最喜欢说话的李幼鱼也闭上嘴没说话。

    很快,车子便到了小区的门口。

    三人下了车,我将她们带到了自己住的那层楼房。

    来到门外,刚把钥匙掏出外,只能房门“啪嗒”一声,竟然被人从里面给拉开了。

    “李荣乐,你这个大坏蛋,这么久不回来,连手机也不带,想饿死我啊……”只见洪菲菲骂骂咧咧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抬头,表情顿时僵呆在了那里:“乐哥哥,她们是……”

    “你要回去吗?正好!”

    我伸手将堵在门口的洪菲菲拉了出来,扶着李幼鱼走了进去。

    “李荣乐!”洪菲菲叉腰大叫一声,便要追进去和我理论。

    哪知我突然转过身,朝她咧嘴一笑:“有空再过来玩啊,拜拜!”

    “什么——”

    “彭——”

    洪菲菲一楞神,房门就被我给关上了。

    “李荣乐,快给姑奶奶把门打开……”

    反应过来的洪菲菲,可是气坏了,伸出绣花小拳头,将房门捶得“当当”作响。

    我没理她,将李仙机扶进了自己的卧室,脱掉鞋子将她抱在了床上,接着又跑到厨房,倒了一盆热水。

    “幼鱼,给你。”我把毛巾递给李幼鱼,示意她给自己的大师姐擦擦嘴上的血迹。

    此时李仙机正盘腿坐在床上,手掐子午诀,闭着眼睛在调息。

    李幼鱼边小心翼翼地擦她嘴上的血,边默默地流眼泪。

    擦好之后,我向李幼鱼做了个手势,二人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卧室。

    “幼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我刚才憋了一路,一直忍着没问,到了此刻,再也忍不住了。

    李幼鱼用手背蹭掉了脸上的泪水,恨恨地说:“他是我师傅的师弟,也就是我们的师叔。”

    “既然是你们的师叔,为什么会对你们下此毒手?还有,那个五行雷到底是什么功夫。”

    “这些问题,还是让我回答你吧。”身后传来李仙机虚弱的声音。

    我转过头,就看到李仙机依偎在门框上,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

    “师姐,你不在疗伤,怎么出来了?”李幼鱼赶紧跑过去,扶住了她的身体。

    “我没事,这些伤还要不了我的命。”李仙机摇摇头,在师妹的搀扶下,坐在了大厅里的沙发上。

    闭着眼睛,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抬起头,对我说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师叔为了修练,不小心被一股邪气侵入了气海,从此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修行近一个甲子的修为,也几乎付之一炬。想要化解体内的煞气,只有找到千年冰蚕。但那个东西一直由青行兽守护,而世间可以对付它的东西,只有我们的镇派之宝——五行雷。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不择手段,抢夺它的原因。”

    李仙机这些玄之又玄的话,听得我头大如斗。

    做为普通人的我,虽然并不排斥鬼力乱神的存在,但这些像是玄幻里才有的东西,突然之间真切地跑进我的世界里,还是让我一时间难以消化接受。

    “青行兽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李仙机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异物志里记载,他是人首蛇身的怪物,能吞云吐雾,力大无穷,但这只是传说。”

    我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说,你们的师叔已经……”

    李仙机接口道:“他原本已经修出阴神离体,这在近几百年的修行界,已经是绝无仅有的成就。可是他却不知满足,妄想一步登天,练成不死之身……哼哼!逆天而行,必将遭受天谴。人的身体有生到死,这是自然法则,任你有再大的神通,也不可能凌驾在这个法则之上。我们修行的目地,是为了明心见性,而不是修什么长生之术。”

    “长生之术?”

    我很好奇地问了她一句:“那个老家伙到底多大岁数?”

    李仙机瞪了我一眼,那寒煞的表情吓得我不禁缩了缩舌头。

    旁边的李幼鱼却笑着鼓掌道:“对,以后就叫他做老家伙。那老家伙已经八十岁高龄了,却保养的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看起来,可比我们师傅还年轻呢。”

    “什么,八十岁?”我顿时瞪大了眼珠子。

    据我观察,那中年男人的肌肤,还有凌厉的动作,看上去顶多只有四十来岁,怎么也无法跟一个老态龙钟的糟老头子联系在一起啊?

    难道他们教派有什么养生秘籍,可以使人还老还童?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打量了一下李仙机和李幼鱼。

    不知为何,一看到她们娇嫩欲滴的肌肤,我总是会把她们跟四五十岁的老太婆联系在一起。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啊?”李幼鱼貌似傻乎乎的,眼光倒是挺毒,发现我总是往她脸上瞅,似乎明白我在想什么似的,马上瞪眼怒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也是老太婆啊?”

    “哪,哪有。”我马上矢口否认,赶紧转开了视线。

    “对了,李荣乐,我们给你的那本五行雷你到底练了没有啊?”李仙机急丛丛地问道。

    “什么?哦,我……我正准备练呢,就是没时间。”我记得把那本五行雷塞枕头底下去了,可是这几天却怎么也找不到了,难道是弄丢了?

    看着李仙机期待的眼神,我不禁有些心虚。

    如果这两个丫头知道她们用生命守护的宝贝,被我当成垃圾丢了,不知道会不会当场翻脸,把我给活活吃了?

    “你快点练嘛,那个老不死的肯定不会死心,还会过来找我们麻烦的,以我们现的实力又打不过他,现在就全指着你呢。你怎么还是这么拖拖拉拉啊?”李幼鱼很是不满地说道。

    “是是,我马上就去练。”我做贼心虚,乖乖地承认了错误。

    李仙机突然说道:“算了,就算要练也不急于一时。况且——”

    说到这里,她看了我一眼,有些失望道:“况且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达不到修练五行雷的条件。”

    “师姐,什么意思啊?”李幼鱼盯着我,很仔细地观察了一会,不解地问道:“我觉得他没有问题啊,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为什么不能修练?”

    我也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继而又疑惑地望着李仙机。

    “想要修练五行雷,必须打通中脉才行。这也是修练各种法门的基础。”李仙机看着自己的师妹,很是遗憾地说:“不然的话,我们山上那么修行法门,为什么师傅不让我们去修练?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中脉不通,练了也是白练。“

    “怎么样才能打通中脉?”我忍不住问道。

    以前我在练习形意拳的时候,对人体内的脉络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一直认为最重要的是任督二脉,却还没听过中脉一说。

    “练武的人都知道任督二脉是人体元气上下运行的通道,却很少人知道,中脉却比这两脉更为重要。中脉一通,才能修习一些奇门异术,也就是世人所谓的异能。”

    李仙机看着我反问了一句:“刚才在见到我师叔的时候,你是否已经察觉到他与普通不太一样?”

    不等我回答,她便自己解释道:“他的身上已经开始产生异香,而且还有白光萦绕,这就是他的中脉已通、体质与普通人不太一样的标记,想要修出中脉,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文修,一种是武修。”

    李幼鱼快嘴快舌地问道:“师姐,你就别卖关子了,什么叫文修,什么又叫武修?”

    “文修就是先打通任督二脉,通过常年不间断的呼吸吐呐,盗取天地之机,在气海之中修出先天之气,再利用意念的力量,借着这股气打通中脉。当然,这个过程需要常年累月的修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一些气功大师,穷其一生的时间,也仅仅能修出气感而已。可想而知,想要打通中脉是多么困难。”李仙机看了看我说道。

    我微微点头,气功的修炼,需要几十年的时间用来打坐吐纳,而且还要心如止水,像苦行僧一样,这对刚满二十岁的我来说,实在很难办到。

    “武修,顾名思义,就是一种比较猛烈的方法,也是修练中脉的捷径。通过聚灵法,可以在很段的时间内,便能取得效果。”李仙机看着我,却又很担忧地说:“但是这种办法有一定的凶险,稍有不甚,便有可能走火入魔。”

    我本极听说有捷径可走,倒是挺开心的。可是一听说这么练有可能要走火入魔,便马上打了退堂鼓。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谁走火入魔过,但这些年铺天盖地的武侠电影中,那些情景已经泛滥成灾了。

    那些人要么就是练着练着练成了疯子,要么就是筋脉尽断,直接成了废人。

    当然,这些都是不懂武术的编剧们瞎编乱造的,但今天所见到的那中年男人,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如果运气不好,最后练成他那副鬼样,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看着我患得患失的模样,李仙机似乎知道我的担忧,反而开导道:“急于求成,对修行的人来说,本身就是大忌,所以我也不建议你走武修这条路。”

    李幼鱼一听,马上急道:“师叔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咱们,万一他再找上门来,咱们怎么办?”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