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看场子

    为了一本破书,得罪这么强大的敌人,有点得不偿失。

    现在好了,这只烫手山芋终于扔了出去,我不仅没有丝豪的遗憾,反而像卸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

    “对对,给那个老不死的抢走最好。”李幼鱼笑嘻嘻地说道:“等他练成五行雷之后,肯定要去寻找千年冰蚕,到时候跟青行兽一定有场恶斗,最后打得两败惧伤才好呢。”

    我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个傻丫头竟然学会动脑筋了,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等回到自己的卧室后,我立即给苏姗姗打了个电话。

    “喂,是荣乐吗?”电话一通,苏姗姗便惊喜地叫了起来。

    “姗姗,不好意思,本来说好去学校接你的,后来公司遇到点事……”我十分抱歉地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以为你给忘了呢。”苏姗姗十分高兴地回道:“还有十分钟就放学了,你现在过来吧。”

    “行,我马上去。”

    挂了电话,我进屋换了一套衣服,然后来到小区外,拦住一辆出租车,去了子弟中学。

    很快,太阳便沉进了地平线,两边的街灯也依次亮了起来。

    一直等到学生走的差不多了,苏姗姗才出现在校门口。

    “荣乐!”苏姗姗朝我招了招手,十分开心地跑了过来:“你吃过饭了吗?我今天又去菜市场买了好多菜。”

    “不是吧,你还真打算让我下厨?”我苦笑道:“老实说,我做的饭真不怎么样,恐怕会让浪费你的菜啊。”

    “嘻嘻,当然是我做了!”苏姗姗柔情似水地看了我一眼,喃喃道:“等以后咱们结婚了,不管再忙再累,我也不会让你下厨的。我要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阵感动,却不知该如何接口。

    “荣乐,我想回家了。”苏姗姗抬起小脸,十分认真地看着我道:“跟我回家结婚吧,好吗?”

    “那你学校的工作怎么办?”我试图转移话题。

    苏姗姗垂下脸,有些低落地说道:“我爸已经催了我好多次,想让我回老家工作,我正在考虑。”

    看着她心事重重的模样,我关心地问道:“是不是学校的工作不顺心?出什么事了吗?”

    苏姗姗依偎在我胸前,小手紧紧地攥着衣服的下摆,垂着脸不说话。

    我清楚她的个性,有心事只会藏在心底,她不想说,再怎么问也没用。

    过了一会,苏姗姗又抬起头,一脸羞涩地说道:“我已经跟家里人说过了,爸爸还找算命先生给咱们算了一卦,说咱们两个八字适合今年结婚的。”

    我瞠目结舌地望着她,尴尬道:“你也太心急了吧,我,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呢。”

    “反正都要结嘛,早点不更好吗?”苏姗姗拉起我的手,一脸憧憬地说道。

    “额!”我的表情有些僵硬下来,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

    老实说,以苏姗姗的各方面条件,都是做老婆的最佳人选。

    她个头高挑、长得漂亮,人又贤惠能干,几乎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媳妇。

    “荣乐,如果你觉得现在结婚太早的话,那我再等一等也没关系的。”苏姗姗十分通情打理地说道。

    “其实也不是为难,只是我已经有女……”我刚说到这里,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流里流气的叫嚣声:“哟呵,这不是咱们班的苏老师吗?干嘛呢这是?吊凯子啊,哈哈。”

    我转过头,就看到在路边的一个大排档,坐着七八个少男少女。

    板鞋、喇叭裤,头发个个像被雷劈了似的,一看这些人就是社会不良青年。

    “荣乐,咱们走吧,别理他们。”苏姗姗脸色有些难看,拉着我的手便要离开。

    我站着没动,目光盯着那群学生问道:“刚才那句话是谁说的?给我站出来。”

    “哟呵,苏老师的凯子还挺嚣张啊。”一个戴着大耳环的男生,十分骄横地斜视着我道:“是我说的,怎么滴?还想打我不成?哈哈!”

    随着他的大笑声,另外几个男孩子也全都站了起来。

    其中一个还把桌上的啤酒瓶拎在了手中,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一副要动手揍人的架势。

    “苏老师,你找的凯子也不怎么样嘛,像个小屁孩似的。”一个浓妆艳抹的小姑娘看了看我,然后对同伴们取笑道:“原来苏老师喜欢玩姐弟恋啊?”

    “哈哈!”几个喝得醉醺醺的家伙,全都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这个时候,苏姗姗气得整个娇躯都颤抖了起来,可最后她还是忍住了,反而安慰我道:“这些都是我班上的学生,荣乐,算了吧!”

    “什么?你的学生?”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奶奶个腿的,现在的学生也太嚣张了吧,竟然连老师都敢挑戏?

    要知道,在我上中学那会,见了老师可是跟老鼠见到了猫差不多。

    而且这几个家伙怎么看也不像学生啊,一个个都流里流气的,和社会上的混混基本上没啥两样。

    另外那两个打扮的像妖姬一样的女孩子,我还以为她们是出来卖的小姐呢。

    “我调班了,现在在他们班当班主任——”苏姗姗摇摇头叹息道:“算了,走吧。”

    我却掰开她的手,不顾她的阻拦,径直朝那群流氓学生走了过去。

    这群男孩子看到我走过来,纷纷站直了腰板。

    为首的那个耳钉男,嘴里吊着烟,一脸狂妄地盯着我:“怎么滴,还想打架啊?”

    他的话音一落,身边的那些男生们,纷纷将桌上的空酒瓶攥在了手里。

    “如果你还想留一张嘴吃饭,就马上向苏老师道歉!”我指着耳钉男的脸,十分愤怒地说道。

    刚才还骄横跋扈的耳钉男突然后退了一步,目光似乎不敢与我接触,微微垂下了脑袋。

    “草,你他妈算老几?凭什么指挥我们。”他旁边几个男孩子纷纷叫嚣起来。

    “我不想说第三遍!”我的目光仍然锁定在耳钉男的身上,一字一句地说。

    耳钉男咬了咬牙,竟然乖乖地走到苏姗姗的身边,弯下腰道:“苏老师,对不起。我们错了。”

    苏姗姗没想到这个流氓学生头子会这么乖顺,呆了两秒才回过神来:“哦,没……没关系。潘阳,以后不要再喝酒了,你们还是学生。”

    “你叫潘阳是吧,再有下次,你也不用回学校了。”我丢下一句,然后揽着苏姗姗的细腰,转身离去,哪适就在这时,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喊道:“苏老师,请等一下。”

    我们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男人,笑呵呵地朝我们走了过来。

    “梁校长?”苏姗姗赶紧迎了过去。

    “姗姗,这位是?”梁校长很感兴趣地看着我,显然是希望苏姗姗能帮忙介绍一下。

    “哦,他,他是我男朋友。”苏姗姗有点羞涩地说道。

    我楞了楞,只好硬着头皮头过去,自我介绍道:“梁校长,你好,我叫李荣乐。

    “小伙子不错,姗姗,你很有眼光啊。呵呵。”梁校长客套了两句,然后看着我,很认真地问道:“李先生,在哪里高就啊?”

    苏姗姗刚欲开口回答,我马上说道:“哦,也没什么正经工作,就是一无业游民。”

    “原来是这样?”梁校长沉吟了片刻,然后看着苏姗姗说道:“姗姗啊,咱们学校现在正好缺一个校外辅导员,如果李先生暂时没有好去处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来咱们学校工作嘛!你觉得呢?”

    最后一句话,是看着我问的,表情显得十分诚恳。

    “这个——”

    苏姗姗哪里敢做我的主,听到这里,马上用寻问的眼光看了看我。

    一听说可以当老师,我马上就晕头了。

    其实这个时候,我也多少猜出了苏姗姗突然之间想回家的原因。肯定是工作不顺心,被那些流氓学生给欺负的。

    “我从来没有做过老师,这个辅导员恐怕我无法胜任啊!”我有些为难道。

    “呵呵,这个李先生就不必担心了!”梁校长见我有些动心,马上解释道:“校外辅导员是我们教导处最近才考虑设立的一个职位。为了帮助孩子们确定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不要误入歧途。不需要准备讲义、也没什么教材可以参考,可以随性发挥。

    “当然,因为是校外辅导员,工资不是很高,但也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只需每天到学校报个道就行。如果方便的话,我们也会定时抽出一堂自习课的时间,让你教教孩子们思想品德方面的东西。”

    我听得有点迷糊,不用上课,没有教材,这算什么老师?

    梁校长似乎察觉到我的困惑,索性敞开了说道:“现在的孩子心智发育还不成熟,又处于叛逆期,很容易染上社会的不良风习。小小年纪便拉帮结派,和校外的地痞流氓称兄道弟,甚至做出一些危害他人生命安全的行为。校外辅导员的责任,一方面要尽量将孩子引上正途,防止他们做一些违法犯罪的事,还有一点也是希望能整顿学校纪律,防止校外的流氓混混们在校园滋事生非等等……”

    听到这里,我终于恍然大悟,同时心里也有些好笑。

    果然是搞教育的,绕了半天,说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其实是想让我在学校看场子的。

    其实梁校长的算盘也是打得贼精,现在办学校,特别是民办学校,跟以前已经完全不同了。

    以前做老师多牛逼啊,让你站着你就不能坐着、让你顿着你不能站着。可是现在倒好,学生都敢提着砍刀追着老师四处跑了。再加上外面的小混混经常跟校内的学生勾结、隔三岔五的跑到男生寝室抢劫勒索。美其名曰:收保护费。

    这种事不是一回两回了,梁校长也是急在心里,却豪无应对的办法。

    学校的保安只能起到震撼好学生的作用,在流氓学生和小混混们的眼里,纯粹就是摆设。

    不是他们不敢管,而是没那个实力啊。

    上次有群地痞混混要去操场打球,门口的保安不让进,于是便发生冲突。

    那两名年轻的保安被打得满头是血,最后躲进女生厕所才捡回一条命。

    从那以后,附近的小混混们更加猖狂了,大白天都敢提着铁棍到教室里找学生晦气。

    有时候老师还在前面讲课呢,后面已经哭爹喊娘地打起来了。

    梁校长痛定思痛,最后想出一个主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