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鸟枪换炮

关灯
护眼
    “李老师,你今天回去考虑一下。如果有这个意思的话,明天就去学校找我吧,我会为你颁发证书的!”梁校长查颜观色,直接就称我为老师来。

    喝!还有证书,搞得挺正规嘛!

    我犹豫了一会,然后笑道:“好,我先回去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

    “那我就等候李老师的大架了,呵呵。”梁校长眼中露出一丝狡猾商人的市侩。

    二人寒暄了几句,这老头便钻进自己的轿车中开走了。

    “荣乐,你真的要答应梁校长做学校老师?”苏姗姗十分期待地看着我问道。

    “呵呵,我们李家上查五代都没出过老师呢。”我摩挲着下吧,心里也在认真考虑。

    …………

    由于当天晚上喝了些酒,夜里我便睡在了苏姗姗家里。

    第二天,一直睡到中午十点左右,沉睡中的我突然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电话是子弟中学的梁校长打来的,问我昨问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满口答应下来,放下电话,然后对苏珊珊说道:“你继续睡吧,我去学校看看。”

    “荣乐,你等下!”苏姗姗按住我,自己却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身子跑到衣柜前乱翻起来。

    接着找出一套西服,在我身上比试了一下,说道:“这是我前天逛街为你买的,你试一下合身吗!”

    我对着镜子穿上,感觉还缺少点东西。

    突然看见梳妆台上的圆珠笔,便拿起来插在了口袋上,又用梳子沾了水理了个偏分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呲牙一笑。为人师表啊。

    “好了,我要去学校了!”我整理了下衣服,便神采飞扬地出了房间。

    来到楼下,我骑上苏姗姗的自行车赶到学校,和看门老头打声招呼,便上了五楼校长室。

    梁校长和教导处宋主任都在,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教师在场。

    和大家握手寒暄之后,梁校长说:“小李啊,经过学校党委会一致通过,从今天起,你就是咱们子弟中学的辅导员和代课老师了,这是你的聘书。”

    我接过红底烫金的聘书,竟然有些小激动。

    那位女老师干咳一声说:“小李啊,现在的学生和你那时候可大不一样了,教导处准备让你今天代一堂品德教育课。这个班是咱们学校刺头集中的一个班,早恋、沉迷网络等问题都很突出,你要有个思想准备啊。”

    梁校长介绍说:“这位是刘老师,也是和姗姗搭班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多请教她。”

    我向刘老师点头致意,梁校长看看时间不早了,便说:“刘老师,你带小李下去吧。”

    刘老师带着我下到四楼,指着走廊末尾的教室说:“那就是初二、五班,咱们学校的老大难班级,你听听,这还是上课时间,里面乱的像鸡窝一样?这帮小孩,难缠啊。”

    “刘老师你就放心了,少则三天,多则一周,我就把他们治的服服帖帖的。”

    刘老师很不相信的打量着我,也没说什么。

    正好此时下课铃响了,刘老师赶紧带着我来到班级里,对正在上课的教师打个招呼,走上讲台说:“同学们注意了,这位是咱们新来的李老师,下一节课由他给咱们上。”

    一班学生在下面玩的玩、说话的说话,竟然没有一个人听她讲话,更没人去看站在门口的我。

    刘老师无奈的摇摇头,似乎早就猜到这个结果,说了声下课,便带着我来到办公室,把学生花名册交给我,说:“这是名单,学生的特长、成绩都在上面,你拿着用吧。”

    办公室里还有几个老师,听说我是新来的辅导员和代课老师,都好奇的望过来。

    我跟他们也没什么好聊的,独自坐在办公桌前翻看起了名册。

    课间十分钟,一晃就过去了,上课铃响起来之后,我便夹着花名册离开办公室。

    当上课铃最后一个音节结束的时候,前脚正好踏进初二五班的大门。

    已经脱离学校生活三四年的我,这次走进教室,心情竟然格外激动。

    但是进去一看,心却凉了半截。

    教室里只有一半座位上有人,还都是些女学生,后排大部分位置都是空着的。

    就是坐在教室里的这些人,也都是低头聊天,根本没人在乎我这个新来的老师。

    学生没到齐,我就拉了张凳子坐在讲台后面,也不说话。

    过了大约五分钟,十几个男学生才说说笑笑上来,根本看也不看我,就直接往座位上走。

    “站住。”我喝住了他们。

    学生们停下脚步,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有个黄头发的男生扣扣鼻子,挺嚣张地说:“你新来的?”

    “上课迟到,你们知道错了么?”我沉着脸说。

    听到这里,学生们一阵轻笑,谁也不当回事。

    “今天就算了,咱们互相还不熟悉,但我不希望有下次,好吧,你们回座位吧。”

    十几个男学生各自回到座位上坐好,但有几张椅子依然是空着的,我说道:“同学们好,我是新来的辅导员兼代课老师,你们可以喊我李老师,或者直接喊我名字,我叫李荣乐。”

    学生们依旧乱哄哄的,没人认真听我说话。

    我拿起花名册,问道:“谁是班长?”

    一个瘦瘦的女生,怯生生的站了起来。

    “花名册上初二五班有四十个人,怎么教室里只有三十二个人?”我皱着眉头问道。

    “他们出去砍人了!”一个男学生忽然冒出来一句。

    “哈哈!”教室里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声。

    我皱着眉头说:“你是谁?我让你说话了么?”

    那个男学生“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头发剪的好像鸡冠子一样,歪着头盯着我,一脸挑衅的样子:“我叫孙志伟,我就说话了,怎么着?”

    我走下讲台,和孙志伟面对面站着,足足有二十秒没有说话。

    孙志伟刚开始还挺横,时间一长,目光就开始躲闪起来,最后不敢再和我直视了。

    “出去,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百遍。”我十分平静的说。

    整个教室顿时安静下来,所有学生都呆呆地看着我……

    孙志伟咽了口唾沫,然后听话地走到教室外面,开始念叨:“我叫孙志伟,我就说话了,怎么着……”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如同念经一般。

    “班长,你说,那些缺勤的学生去哪里了?”我继续问道。

    “他们没请假,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家里有事吧。”那个女孩子怯生生的说,看样子也是个没威信的班长。

    我点点头,然后开始点名,在场的学生清点一遍之后,没打钩的就是旷课没到的学生了。

    在同学们的窃窃私语中,我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老殷,是我,我报名字你记录,要是四十分钟之内见不到这些人,你也别跟我混了,扔掉砍刀回家带孩子去吧。”

    挂了电话,下面的学生全都呆住了。

    “人不来齐,不上课。”说完之后,我便坐在讲台后面闭目养神。

    外面正在念经的孙志伟回过头,见我正闭目养神呢,便悄悄走到楼梯口,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潘阳,是我,孙志伟,咱们班来了一个很嚣张的老师,你中午带几个人过来堵他吧?”

    见我不讲课,只是坐在讲台后面玩手机,下面学生们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有人窃窃私语地说话,有人摸出手机来玩游戏,有人在下面看网络小说,我也不管他们。

    二十分钟以后,教室的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我过去打开门,只见七八个学生垂头丧气的站在门口,殷天宝叼着烟在后面站着,一脸得瑟地说:“老大,人都给你提来了。”

    我瞪了他一眼:“把烟掐了,这里是学校。”

    殷天宝赶紧把烟在鞋底上按灭,刚要扔到阳台外面呢,想了想还是揣在自己兜里,对我讪笑了一下。

    在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个社会上的痞子,都是跟殷天宝玩的不错的朋友。当时他们正在溜冰场泡马子呢,一听说我有任务,二说不话就全都跟来了。

    我将这八个学生叫进教室,让他们一字排开蹲在墙角。

    此时教室里鸦雀无声,这几个混混学生是初二五班混的最好的,和社会上的大哥都认识,随时一个电话都能招来几十号人堵在学校门口。就连那些老师都怕他们。

    我打量着八个学生,没有一个是穿校服的,鸡毛一般的头发,身上不是亮闪闪的小夹克就是低领T恤。还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生混在里面,穿着齐b牛仔短裤,蹲下以后低腰裤更低了。

    我草!这哪是学生啊,分明是一帮古惑仔。

    过了一会,下课铃突然敲响了。不过这些学生们没有像往常那样一溜烟冲出教室,而是坐在座位上,眼巴巴地看着我。

    “下课!”我摆了摆手。

    走出教室,我先打发了殷天宝带来的几个兄弟,然后带着他去了学校后面的操场。

    “子弟中学的这条街,以后归你罩,你看怎么样?”我看着他说道。

    殷天宝夹烟的手一抖,差点把上嘴唇给烫了,激动若狂地说:“谢谢乐哥,谢谢乐哥,我一定会不辜负乐哥的期望!”

    “嗯,走,前面看看去。”

    子弟中学这条街虽然不长,但麻雀虽小、五脏惧全。靠着做学生的生意。舞厅,网吧,游戏厅应有尽有。

    饭店大排挡少说也有二三十家。而且生意都十分火爆,每年光收些孝敬钱都是笔不小的数目。

    路过体育器材区域的时候,我看见三个男生正蹲在双杠上抽烟,马上发飙道:“你们几个,把烟给我扔掉。”

    几个学生扭头一看,发现我不是本校的老师,便嚣张的冲我一伸中指:“擦!你管我?”

    “马勒格壁的,怎么和乐哥说话的?”殷天宝冲上去,直接将这几个小子拽下来一顿暴揍。

    论打架,这几棵发育不良的小豆芽哪里是他的对手。三拳两脚之下,全都爬在地上起不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