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幽灵般的刀手

    “我草,你们几个小b养的长眼了么,这是开发区的扛把子乐哥,连他都不认识,活该挨揍!”殷天宝神气活现的嚷道,在我这个老大面前尽情的表现着。

    操场上有几个跟殷天宝混的学生围了过来,看到老大在k人,纷纷叫道:“宝哥,怎么了!”

    我弯腰捡起地上的烟头,看了看:“呵,还是玉溪呢,老殷啊,给我出去买两条玉溪过来。”

    殷天宝马上掏出钱来打发小弟出去买烟,学生飞一般的直冲向学校围墙,三两下就翻了过去,没有两分钟呢,就又翻了回来,拿着两条玉溪兴冲冲的跑过来请功:“宝哥,老师,烟来了。”

    “拆开,给他们发下去,不抽完不许上课,老殷,你给我盯着点。”我说。

    三个学生一人六盒烟,一边哭一边抽。

    周围站着一圈人,横眉冷目的盯着他们,每支烟都得抽到过滤嘴,还得抽进肺里从鼻孔呼出来,不然马上就是一个大耳瓜子抽上去。

    校园暴力在子弟中学很常见,但都是在厕所里或者后山上,很少有这种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

    整个教学楼的阳台上全是人,都在趴着看热闹。

    “校长,您就这样纵容他体罚学生么?”一名老师对身边的梁校长说。

    梁校长点了一支烟,说:“对这些沾惹不良社会风气的学生,宋主任你有什么办法么?”

    宋主任语塞了,事实确实如此,子弟中学的风气已经到了不能不纠正的地步了,学生都敢当众抽烟、辱骂老师,老师和家长都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沾染了不良社会风气的学生,就让社会来教育他们吧,这就是我聘请小李的初衷。”梁校长说。

    上课铃响了,学生们都恋恋不舍的回教室上课去了,只留下操场上的几个可怜学生,一边哭一边抽烟。

    地上才只有五六个烟蒂,要抽完这两条烟,不知何年何月啊。

    我第一天客串老师,得瑟的很,背着手在学校里晃荡了一圈,又上五楼校长室和梁校长吹了一会牛,抽了半盒烟,中午放学的铃声终于响了。

    放学了,近千名学生走出了教室、三五成群的出了校门。

    此时的校门口围着十几个膀大腰圆的青年汉子,他们蹲在路边一边抽烟,一边盯着人流中的漂亮女生,不时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哄笑。

    孙志伟和潘阳就在他们当中。

    我推着自行车也从学校里出来了,胸前别着红色的校徽,车篮子里放着几本书,鼻梁上还挂着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一副为人师表的模样。

    孙志伟对身边的潘阳说道:“大哥,就是他。”

    潘阳抬头一看,骂了句:“操,怎么是他?真是冤家路窄。”

    “老大,你认识他?”孙志伟问道。

    “昨晚在我们面前装逼的就是他。”潘阳阴狠地冷笑一声,对身边的混混们道:“几位大哥,给我狠狠揍他。”

    旁边却没有声音,潘阳有些奇怪,回头一看。发现他请来的这几位道上大哥脸色都变了,两条腿抖得跟筛糠一般,个个都把脑袋缩在裤子里,如同鸵鸟一般。

    潘阳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们咋了?”

    其中一个大哥冲他猛摆手,脸上的表情酷似便秘。

    孙志伟张着嘴不明所以,那边的我已经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手扶着车把,说:“这不是孙志伟么,我让你念的台词儿还没念完就跑了,咋的,看不起老师?”

    孙志伟嗫嚅着不敢说话,潘阳更是一脸迷糊。

    他请来的那几位社会上的大哥,也都艰难的吞着唾沫,不敢说话。

    “啧啧,潘帅也来了?还喊了这么多人,杂?想揍老师么!”我看着潘阳继续笑道。

    那几个大哥的脸都变成惨白色了,全都拼命的摇手:“不是不是,乐哥您误会了!我们只是……只是来打酱油滴!”

    我和善的笑笑说:“那就都散了吧,以后不要在我们子弟中学门口蹲着,会吓坏小朋友。”

    这些大哥们如蒙大赦,站起来仓皇跑了,只剩下不知所措的孙志伟和潘阳。

    “潘阳,还有你,陪着孙志伟一起念,念到下午上学为止,要是停一停,哼哼。”我不怀好意的笑笑,骑上自行车走了。

    空无一人的学校大门口,孙志伟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我叫孙志伟,我就说话了,怎么着。我叫孙志伟,我就说话了,怎么着……”旁边还站着如木雕一样傻傻地看着他的潘阳。

    我骑着自行车,刚来到苏姗姗住的小区门口,就看到在烧烤摊旁站着两个老朋友。

    “老板,给我来两串臭豆腐,多加孜然粉!”洪菲菲不顾周围异样的眼光,声音很大地对那个老头说道。

    “洪菲菲,你不是不喜欢吃臭豆腐吗?”史静雅手里拿着一根鸡柳,奇怪地看着洪菲菲。

    “臭豆腐有助于发育,当然要多吃!”洪菲菲一付知识很渊博的模样,对目瞪口呆的周围群众得意一笑。

    我赶紧踩住刹车,左右一瞅,准备找个角落先躲一躲。

    可是刚把车子调了个头,洪菲菲就看到了我:“李荣乐,你给我站住。”

    “额!”

    我心里叫了声倒霉,回过头,一副很吃惊的模样:“噫,这不是菲菲和静雅吗?真巧啊。”

    洪菲菲气乎乎地走了过来,一把抓揪我的衣领子:“李荣乐,干嘛躲我们?”

    “松手!大厅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我马上掰开她的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再说我根本没看到你们两个,何来躲避一说?”

    “你少来这套!”洪菲菲刚欲发飙,在我身上打量一眼之后,突然楞住了:“你……你这是?”

    说着,又一脸难以置信地指着我胸口憋的校徽:“你从哪里偷来的?”

    “什么叫偷?”我从车篓里拿出大红的聘书,在二女眼前晃了晃,骄傲地显摆道:“看到没,这可是你们梁校长亲自给我颁发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学校的辅导老师了。”

    说着,伸出手在二女的小鼻头上点了点:“你,还有你,以后对本老师尊敬一点,尊师重教懂不懂?”

    洪菲菲和史静雅一脸的难以置信。可是那红底烫金的聘书上写的清清楚楚,连学校的钢印都有。

    二女狐疑地对视一眼,洪菲菲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像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乐得弯都直不起来了,指着我的脸,咯咯乱颤道:“不是吧。妈呀,怪不得现在老师的素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连流氓都开始当老师了,我们这些学生可真可怜哦!”

    “臭丫头!说什么?”我伸手在她头上弹了个脑瓜绷,吹胡子瞪眼道:“想挨揍是吧!没大没小!有这么跟老师说话的吗?”

    洪菲菲捂着脑门,扁着嘴,楚楚可怜地望着我:“乐哥哥,你再打我,我就去校长那里告你的状,说你体罚学生。”

    “乐哥哥,你真的在我们学校当老师了吗?”史静雅仍然不相信地问了一声。

    “这还有假?证书都在这里呢!”我小心翼翼地将证书合好,放进车篓里,得意道:“今天我还上了一堂课呢,效果非常理想,你们都没见同学们多么欢迎我,都下课了,大家还舍不得放我走,非要让我再多讲一会。啧啧,真是太热情了!”

    “乐哥哥,你教的什么课啊?说说嘛!”洪菲菲忍着笑问道。

    “思想品德!”我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天啊!”洪菲菲双手捂嘴,仿佛看到世界末日一样,满脸惊恐:“流氓都开始教品德课了,还有没有天理啊!”

    “你——”我气得眼镜都掉了,赶紧扶住,破口大骂道:“臭丫头,再这样说,我就——”

    “乐哥哥,这是事实啊!”洪菲菲楚楚可怜,一本正经地看着我道:“你看你,人又懒,脾气又坏,还那么好色。你这种人,不去当流氓都是屈了才了,还能当老师?还能教品德?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我被她说的心里拔凉拔凉的。暗暗审视自己一翻,貌似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懒得理你们!我要回去备课了。”我推着车子,转身便要离开。

    二女一右一右,拉着我的车架子,死活不让我走。

    我的脸顿时拉了下来,正准备骂人,洪菲菲突然惊叫一声:“噫?这不是苏老师的车子吗?怎么会在你手里。”说完,她一脸幽怨地盯着我,质问道:“李荣乐,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清楚。”

    “我跟你说的着吗!多管闲事!”我不耐烦地说。

    二女在后面死拉着我的车架就是不松手,三人拔河似的,在小区门口僵持了下来。

    我力气大,二女累得面红耳赤,鞋底直在地上打滑。

    “我说你们两个臭丫头……”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路口的尽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二女顺着我的视线看去,表情也立马呆滞在那里。

    只见巷口幽灵般冒出七八辆摩托车,它们一字排开,将路口堵得严严实实。

    带着头盔的八名车手,如死神般充满了杀气。

    每人手里都拎着砍刀和一米五长的钢管。车手不断拧动着油门,发动机的怒吼声震天动地……

    八辆蓄势待发的摩托车,就像离弦之箭般,朝我们三人横冲而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