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夺妻之恨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马大鹏很害怕,这几天这货简直就像一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整天躲在自己的房间连楼都不敢下。

    那天在酒吧里,从旁边酒客的闲聊中,马大鹏听到一个很恐怖的消息。

    他请来的三哥等人,竟然被酒吧看场的给打了个半死,除了三哥之外,其他四人还被砍断了一根手指。

    得知事实真相后,马大鹏马上就吓破了胆。

    他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被人砍成肉泥,甚至连菜都不敢出门买。

    为了预防外面的混混到学校报复,马大鹏向学校请了三天假,直接在自己的房间躲藏了三天。

    今天是他请假到期的第四天,这货没办法,只好收拾了一下被吓坏的心情,准备去上下午的那堂体育课。

    来到小区外,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他的心情突然变好了起来,简直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当他满怀着对未来生活的希望,走到学校大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吩咐的声音。

    “马大鹏,你这个鬼孙子终于敢出来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马大鹏条件反射就是一哆嗦。不敢回头,脚下生风,便想马上跑进学校里去。

    可是吓慌了神的他并没意识到,背后的那人离他很近。刚走到伸缩门外,后领子便被人给拽住了。

    “哎!”

    马大鹏刚想反手挣脱,那两个高大男子,便一左一右,抓住了他的两只胳膊。

    “你他娘的跑什么跑,老子又不打你!”那人直接他拉进了学校对面的一家饭店里。

    由于这些饭店做的都是学生的生意,现在正是上课期间,饭店没什么客人。

    惊魂未定的马大鹏,这才看清楚,来找他晦气的不是别人,正是“三哥”和那四个打手兄弟。

    “三哥,原来是您啊,吓我一跳!”马大鹏一脸讨好地说道。

    “少说废话!”三哥脾气很大,“彭”的一声,将一只空酒瓶砸在了桌面上,指着他大骂道:“站好别动,老子今天问你,你准备拿多少钱来摆平这件事!”

    “钱?什么钱?”马大鹏吓得脑子有点断路。

    “操!装傻是吧!”其中一个长得破帅的小青年,就像看见了杀父仇人似的,拎着他的衣领子,眼睛赤红地骂道:“王八蛋,为了帮你出头,老子和三个兄弟都被砍断了手指头。你他娘的倒好,竟然像个没事儿人的似的,今天不拿钱出来,老子也砍断你的一根手指头!”

    马大鹏吓得魂飞魄散,没想到酒吧那些人这么狠,竟然砍断了他们的手指头。

    “拿……拿多少啊?”马大鹏哭丧着脸,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他,很是傻地说了一句:“四千够不?我手里就这么多钱了。”

    “四千?打发要饭的呐!”陈家富一个耳瓜子便抽了过去。

    “啪!”

    大耳瓜抽得脆响,马大鹏的嘴唇里,立马冒出一股血水。

    “别打,别打,我说错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一米八多的马大鹏被比他矮半个脑袋的陈家富推来搡去,哭哭啼啼的样子,看着十分滑稽。

    三哥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陈粗富余怒未消地放开他,喘着粗气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马大鹏,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三哥从椅子上起来,走到马大鹏的面前,扬着头盯着他,脸色阴沉地问道。

    “三哥,我不知道啊!”马大鹏诚惶诚恐地回道。

    他的双腿弯曲,似乎想尽量把身体缩低。但不论怎么缩,还是比这位三哥高出一个脑袋。

    这让他潜意识中有点担心,怕自己的高个子引起三哥的嫉恨,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我他娘的想一刀捅了你!”

    三哥凶狠的语气直把马大鹏吓得双腿一哆嗦,屎尿差点绷出来。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讲道义。”三哥看着马大鹏哆哆嗦嗦的模样,十分来气地骂道:“老子帮你出头,兄弟受了伤,你反而像缩头乌龟躲起来,连个医疗费都不出。老子怎么会认识你这号人,真是瞎了眼!”

    说完,“啐”的一声,在马大鹏脸上吐了一口。

    马大鹏也不敢擦脸上的口水,像头鸵鸟似的,把脑袋深埋了进裤子里。

    “你放心,我也不会打你!”杨老三转变了口吻,指了指那四名脸色阴沉的朋友,对马大鹏说道:“帮你出头的钱就不要了,但是我的哥们手指断了,这笔损失费还是得从你的手里出。一个人五万块,总共二十万,你拿得出来也得拿,拿不出来也得拿,没得商量!”

    “行行,我拿,我一定拿!”马大鹏虽然心痛如刀搅,但为了自己的小命,也只好花钱免灾了。

    因为他知道这位三哥是一位狠人,说得出,做得到,如果不拿钱,他们还真敢切自己的手指头。

    “早这么痛快,还用挨那一把掌吗?”三哥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很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你拿了钱,我保证兄弟们不会再找你麻烦,但是你还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什么忙?”马大鹏舌头打结地问道。

    “我想请李荣乐出来吃顿饭,向他陪个不是,你跟他关系不是很熟悉吗?你给他打个电话,把他约出来。”

    “啊?”

    马大鹏一听就傻眼了。

    他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也不是真的傻。哪里看不出来三哥他们绝对是在摆鸿门宴,弄不好还是冲报仇雪恨去的。

    “三哥,我跟他一点都不熟的,就算想约也约不出来啊。”马大鹏很是为难地说道。

    “哦,你是不打算帮这个忙了?”杨老三顿时撒掉了伪善的面具,眼中带着一股狠意,阴森森地冷笑起来。

    马大鹏好汉不吃眼前亏,马上信誓旦旦地说道:“三哥,你们是不是想找李荣乐的麻烦啊?我跟他也有仇,不然也不会请你们来帮我出头了。”

    听到这里,杨老三冷笑道:“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们就是准备找李荣乐晦气的。那个王八蛋竟敢对我的朋友下这么重的手,要不是我跑的快,下场会跟他们一样。这个场子老子一定要找回来,不然,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说到这里,他又点了点马大鹏的胸口,十分鄙夷地说道:“还有你,听说他抢了你的马子?妈的,一个大老爷们,连老婆都保不住,你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你放心,这次我们已经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略,一定让他翻不了身。就算他想报复你也报复不了!”

    马大鹏艰难咽了口唾沫,装着胆子问道:“三哥,什么万全之策略,能不能给我说说?”

    杨老三踌躇地看了他一会,而后从口袋里掏了同一个小纸包,很神秘地塞到了他的手里,压低声音说:“你只管把这包药放进他的酒里,其它的事都有我们来搞定!”

    不等马大鹏开口寻问,便用力地拍着他的肩头,笑着说道:“你放心,这不是毒药,死不了人的。”

    “三哥,你们是想……”马大鹏感觉就像握了个烫手山芋,手抖动的很厉害。

    “告他非礼,额点钱花花!”杨老三没有隐瞒,很直接地说道。

    马大鹏双手一颤,吓得脸色灰白,苦着脸说:“三哥,如果他知道……知道是我干的,会不会杀了我啊?”

    “你傻啊,这东西无色无味,你要咬定不承认,他怎么会知道?”杨老三信心十足地笑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会找个酒店小姐,她会把责任全推到自己身上,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而且这件事对你也是大有好处的。到时候你把我跟小姐的相片拿给你马子看,你认为她还会跟李荣乐在一起吗?事成之后,我兄弟的赔偿费也不用你还了!不过是举手之劳,就可以省下你二十万,这种好事哪里找去?”

    马大鹏听得动了心,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纸包,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句:“真的不用我还钱?”

    “三哥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答应你的事绝对会做到!”杨老三拉着他的手,很是热情地将他按在椅子上,循循善诱道:“大鹏兄弟,你跟我认识也有两三年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是真的把你当成兄弟看啊。不然的话,上次你一个电话,我立马找兄弟过来帮你出头,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吗?”

    马大鹏琢磨了一下,也觉得三哥为人挺仗义,最主要是二十万块钱不用再出了。

    想了一会,他终于咬牙说道:“好,三哥,我答应你了。不过,万一出了事,你得帮我出头才行!”

    “哈哈!放心,别以为那小子混的很牛逼,你三哥就怕了他。”杨老三阴狠地笑道:“老子上次是大意失荆州,不就是一个帮派的老大吗,老子认识的兄弟不比他少,他要是敢找你麻烦,老子就带人弄死他。”

    “马大鹏,实话告诉你吧,三哥在吴南市认识很多大哥,随便一个电话都能叫上百人出来,你还怕个屁?”其中一名红脸汉子,牛逼哄哄地说道。

    一想苏姗姗性感**的身材,马大鹏色装怂人胆,一咬牙,一狠心,破釜沉舟道:“好,三哥,这件事就交给我,我一定想办法把他约出来!”

    “哈哈,大鹏,三哥就预祝你心想事成,抱得美人归啦!”杨老三爽朗地大笑起来。

    马大鹏眼中邪光烁烁,咧着嘴,嘿嘿大笑了起来。

    等他离开之后,杨老三脸上的笑意马上凝固起来,然后拿出手机,迅速拨打了一个电话:“喂,马豁子,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一直等他打完了电话,陈家富马上问道:“三哥,你还真打算报仇雪恨?”

    “哼!难道你们的手就这么白砍了?”杨老三脸色铁青地骂道:“咱们都是过命的兄弟,砍你们就等于砍我杨老三,为了帮你们找回这个场子,就是豁出去我这条老命,也要跟他干到底!”

    “三哥,真够朋友!”陈家富没想到三哥这么讲义气,感动的眼圈都红了。

    “古有桃园三结义,今有咱们吴县五兄弟。以后咱们就跟三哥混了!”其他三人纷纷感慨不已地说道。

    杨老三也很会来事地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很是动情地在四人肩膀上分别拍了拍,说道:“哥几个,另外还有件小忙需要麻烦你们!”

    “三哥,请说吧!能做的我们一定做!”四人纷纷应承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