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中招了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李老大,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无意中冲撞了您。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马大鹏拿起那瓶开了盖的茅台酒,十分诚恳地说道:“李老大,这杯酒是我向您赔礼道歉的。从今往后,我马大鹏再敢打嫂子的主意,我就不得好死。您也就别再记恨我了。来,李老大,我敬您一杯!”

    在这家伙说敬酒词的时候,我一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做为一名混社会的老油条,我看人的眼光也算是极准了。

    一个人再怎么会装,掩饰的技巧再怎么高明,但眼睛总是能透漏他们心底的秘密。

    可怪就怪在这马大鹏虽然脑筋迟钝,但骗起来人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我观察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他有半点心虚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举起酒杯,对他摆摆手道:“坐下吧。”

    等马大鹏坐下之后,我又笑着说:“我这个人其他事都好商量,但就是见不得别人打我老婆的主意。你也别介意,我这人就是心眼小,就爱吃这口醋。”

    “不介意,不介意,嘿嘿。”马大鹏一脸恭顺地说,接着重新举起酒杯,催促起来:“李老大,咱们干了吧!”

    “嗯,来,干了!”我跟他碰了一下,一扬脖,便爽快地喝了个底朝天。

    马大鹏见我真的喝下去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来,李老大,我再敬您一杯!”

    可是这次我却没有再喝,摆手道:“算了,马大鹏,今天就点到为止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说着,我便站了起来,准备转身离开了。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把马大鹏当成一个蒜,今天能卖他一个面子,也是不想让苏姗姗感到为难罢了。

    “李老大,您就这么走了?菜还没吃呢!”马大鹏见我说走就走,十分着急地说挽留道。

    看着他着急上火的模样,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下意识地看了看那满桌子的菜,脸一下就沉了下来:“马大鹏,你今天叫我来,不光是向我赔礼道歉吧?”

    “我,我不就是向赔礼道歉吗?怎么了李老大?”马大鹏心虚地支吾道:“行,您走吧,大不了,我……我自己把菜吃光!”

    看着这货吞吞吐吐的模样,我突然心里一紧,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不过此人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本性却十分胆小懦弱,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就不可能再做自掘坟墓的事。

    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有这个胆,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啊。

    难不成他还敢在酒水里下毒,毒死自己不成?

    看着马大鹏惶恐不安的模样,我不禁冷笑一声,道:“马大鹏,如果你还想继续当你的老师,舒舒服服地过下半辈子,就给我安份一点,如果让我知道你还是对姗姗心不死,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马大鹏垂着脑袋,诚惶诚恐地说道。

    我不再理他,推开了房门,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哪知刚出门口,被冷风一吹,我的脑袋突然“嗡”的一声,开始有些眩晕起来。

    浑身像起了火似的,一股热浪,从丹田下面滋生出来,一会的功夫,身上就出了一层热汗。

    “难道我中招了?”身体的奇怪反应,让我迅速提高了警惕。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的思维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不过奇怪的是,我的身体却极为亢奋,某个部位正剧烈地发生着变化。

    “先生,您怎么了,先生……”一个服务员搀扶着我的身体,担心地问道。

    我摇摇头,正准备回答,就在这时,马大鹏突然冲过去,将服务员推到一边,说:“他是我朋友,这里没你的事儿,去忙吧!”

    马大鹏!肯定是这个王八蛋搞的鬼。我虽然思维混乱,但理智并没有失去,略一思索,便明白自己是中了马大鹏的招儿,刚才喝的酒里绝对有猫腻。

    想到这里,我气得大骂一声,狠狠一脚踹在了马大鹏的肚子上。

    这一脚豪无征兆,而且力量奇大无比。

    马大鹏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惨叫了一声,十分狼狈地撞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妈的,你敢陷害我……”我指着马大鹏骂道。

    这个时候,我感觉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像在燃烧,就好像要炸开一般。

    在药力的刺激下,连鼻血都大量地涌了出来。

    “让开,让开……”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一矮两个男人,像赶着救火的消防员一样,风一般地冲了过来。

    我的意识已经模糊,虽然极力睁大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他们的脸。

    “快,把他弄到包房里去。”

    杨老三对陈家富说完,又对那群吓呆住的服务员威胁道:“这人是我朋友,喝多了,谁敢报警,老子就弄死他!”

    说完之后,和陈加富一人拽着我的一只胳膊,试图将我托到楼上的客房里去。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维能力,整个身体就像一只急速转动的发动机,耳膜里嗡嗡作响,所有穴位都在狂躁地的跳动着。

    在他们的死拉硬拽中,我浑浑噩噩地被托进了三楼的包房里。

    “三哥,怎么办,这家伙会不会死啊?”陈家富关好门,盯着我还在往外喷血的口鼻,胆颤心惊地问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这家伙要是真死了,咱们就得准备好跑路了!”杨老三说着,便松开了我的胳膊。

    这个时候,我正直勾勾地盯着床上晕迷不醒的陈喜儿,嘴里发出野兽般低沉的吼叫声。

    “快,拿相机!”

    杨老三话音刚落,我便冲到床前,饿虎扑食般扑压在陈喜儿的身上……

    半个小时之后,陈喜儿含糊不清地惨叫了一声,在药效的作用下,又晕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陈家富看了她一会,然后不放心地对杨老三说:“三哥,我妹妹的药劲快过去了吧?”

    “她醒了更好!”杨老三夺过他手里的相机,快速地翻看了几张,嘿嘿一笑道:“够了,就这几张就足以让李荣乐蹲老监了,我们快点离开!”

    说完,他十分贪婪地在没穿衣服的陈喜儿身上扫了一眼,暗骂了一句,道:“草,这么好的妞,便宜这小子了。”

    随后“彭”的一声,将房门给紧紧地关上了。

    二人急丛丛地走出酒店,一来到门口,便给警察打了个电话:“喂,110吗,梅园大酒店有人猥亵少女,你们快来过来吧……”

    警察局就在梅园大酒店附近,五分钟之后,一辆警车便缓缓地开了过来。

    车子刚在酒店门口停好,杨老三便像一位见义勇为的好市民般,马上迎了上去,对从车内走出的两名年轻警官说道:“警察同志,刚才是我报的警,有个家伙喝醉了酒,正在酒店里猥亵一名女学生!”

    一听说是学生,两名警察马上就重视起来,问道:“他们还在里面吗?走,带我们去看看。”

    在四人去酒店的路上,另外一名警察多了个心眼,微微打量了一眼杨老三和陈家富。

    杨老三倒是没什么表情,全陈家富却是满脸喜色,一脸不怀好意的窃笑。

    看到这里,这名警察突然停了下来,严厉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那个女孩子是学生?而不是情侣关系呢?报假案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虽然警察用词很含蓄,但杨老三已经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马上信誓旦旦地说道:“警察同志,绝对错不了,我们亲眼看到小姑娘是被那名醉汉强行拉进了包间的,我们是听到里面的哭声,才过来报的警。如果是酒店小姐,怎么还会哭呢?你们说呢?”

    这杨老三也是老奸巨猾,已经揣摩出了警察的担忧,所以在一开始,便打消了二人的顾虑。

    听到这里,二名警察用眼神交流了一看法,都点了点头。

    在杨老三和陈家富的代领下,四人急丛丛地上了三楼。

    “警官同志,就是这个房间!”杨老三指着自己定的包间说道。

    两名警察贴在门缝上听了听,里面根本没有一点动静,其中一名警察犹豫了下,对路过的一名服务员道:“麻烦人把这个包房打开,我们要办案!”

    “钥匙在大堂经理手里,要不,我下去喊他吧?”服务员说道。

    杨老三怕再耽误下去坏了自己的事,马上惊喜地说道:“警察同志,里面没锁!”

    “让开!”

    其中一名警察推开他,突然拧开门柄,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其他几人也紧随而入。

    “警察同志,快看,这是小姑娘的校服!”杨老三很“眼尖”地指着地上那条校服说道。

    两名警察走过去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在胸口处找到了一枚子弟中学的校徽,而校服也被撒扯得凌乱不堪,很明显地营造出一种“小姑娘据死不从,被我武力征服”的假象。

    “喂,起来!”那名脾气火爆的民警,二话不说,就把我从陈喜儿身上揪了起来。

    我发泄过后,整个人像在地狱里转了一圈,身心疲惫不堪,被警察推醒之后,神情恍惚地睁开了眼。

    迷迷瞪瞪地看着屋里的四人,痴呆地半天,才问道:“你们是谁,干嘛?”

    “你说干嘛?先起来再说!”

    那名年轻的警察抓住我的胳膊,反手一个擒拿,拿出手铐“卡”的一声,就给我锁上了。

    金属的冰凉令我精神一震,下意识地挥手怒道:“滚开!”

    “哟呵,这小子还挺嚣张啊!”这名警察揪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提了起来,瞪着牛眼,气焰冲天地道:“猥亵少女,你小子真是色胆包天啊?进了警局,老子让你尝尝老虎凳的滋味。”

    “什么?”我心里一跳,浑浑噩噩的神经顿时清醒了不少。

    将来龙去脉在脑中快速过了一般,心里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没想到自己处事一向谨慎,今天竟然载倒了马大鹏这个傻大个的手里。

    “妈的,等老子出去,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也没有反抗,在两名警察的叱喝声中,老老实实地穿上衣服。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