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刁蛮的小姑娘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所长……”胡蓉刚要去争取,却被周世录不客气地打断道:“我说了,这件案子我来处理!你没听懂吗?”

    “是,周所长!”

    胡蓉很是委屈地回了一句,接着又看了陈喜儿一眼,马上拉开门,气乎乎地冲了出去。

    看着胡蓉愤怒离去的背影,周世录无奈地苦笑了一声,然后又对那两名警员道:“还有你们两个,也先出去吧,我要跟她单独聊一会!”

    等两名民警陆续走出办公室之后,周世录拉过一把椅子,和陈喜儿面对面地坐了下来。

    陈喜儿窃生生地看了他一眼,那双迷人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和彷徨。

    对她来说,今天像就一场噩梦,永远都不想醒来的噩梦。

    怎么来的警局她都不知道,而醒来的那一刻,却又被告之自己被人给女干了。

    而身体下面一阵一阵潮涌般的刺痛,也在清晰地提醒着她,这个残酷而羞辱的事实。

    “警察叔叔,那个人会被判刑吗?”陈喜儿咬牙切齿地说道。

    看着她脸上泛起的强烈恨意,周世录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对于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来说,这种事对她今后的生活意味着什么。

    周世录缓缓地伸出手,温柔地抚着她的头顶道:“孩子,不管他最后会不会最判刑,我都希望你不要记恨他,更不要对自己有什么憎恶心理,人活在世上,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这件事不是你的错,当然,也不能全怪他。”

    陈喜儿眨了眨眼睛,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蛋上,满是迷惑不解。

    周世录从桌上抽出一纸餐巾纸,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温和地问道:“如果我告诉你,他伤害你,是因为被人下了药,身不由已,才对你做出了天理不容的事。你还会恨他,还会希望他被判刑吗?”

    陈喜儿用力咬着嘴唇,过了许久,才抬起脸问道:“警察叔叔,那陷害我们的是什么人?你们抓到他们了吗?”

    “你放心吧,这些害人之马,我们一定会将他们抓捕归案的,但需要你跟我们积极配合。你晕迷前是跟谁在一起的?怎么吃的药,你还记得吗?”

    陈喜儿闭着眼睛想了一会,有些迷茫地说道:“我不知道是怎么晕迷的,只记得当时正给爸爸做晚饭,然后我哥哥突然回了家……”

    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怎么了?”周世录捕捉到了她脸上的表情,马上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陈喜儿摇摇头道:“不,不是,我只是想起我哥哥当时的态度有点反常!以前他对我很不好,经常骂我、打我,还抢过我的钱,可是那天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停地对我说好话,还说等以后挣了钱,会供我读大学呢。”

    “你哥哥叫什么名字?”职业的敏感让周世录有种抓住线索的感觉,脱口而出问道。

    “他叫陈家富!”周喜儿回道。

    周世录搜索了一下记忆库,这个名字很陌生,应该不是有案底的人。

    可是从陈喜儿的诉述中,他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件事一定跟陈家富有关系。

    “你还记不得自己曾经喝过什么东西?比较说饮料什么的!”

    “嗯……”陈喜儿皱紧眉头,又仔细地回忆了一下,突然睁大了眼睛:“我记得我喝过一杯温开水。”

    周世录精神顿时一震,急问道:“那这杯水是你自己倒的,还是别人给你的?”

    “是我……”

    还没等陈喜儿把那个哥字说出来,身后大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只见刚出去的一名民警,探进脑袋禀告道:“周所长,受害者的家属来了。”

    这名民警刚说到这里,门外便响起一阵乱哄哄的说话声。

    紧接着,四个男人十分嚣张地推搡着一名试图阻拦他们的民警,气势汹汹地冲进了办公室里。

    “哥!”

    陈喜儿一看到前面的陈家富,顿时惊喜地叫了起来。

    虽然跟陈家富关系很不好,但在这种情况下,见到自己的亲人,还是让她有种找到靠山般的安全感。

    “他就是你哥?”

    周世录在陈家富身上扫了几眼,只见此人眼神猥琐、举指浮夸,小拇指还少了一截,从平整的断口来看,明显是被利器给切下来的。

    而他身后跟进来的那三个男人,也是眼歪嘴斜,站无站相,一身的流氓痞子气息。

    “妹妹,我可怜的妹妹哎——”

    陈家富冲过来,抱住受惊过度的陈喜儿,破口大骂道:“哪个王八蛋?竟然敢祸害我的妹妹,人呢?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大呼小叫什么!谁通知你来的?”周世录呵斥道。

    这句话把陈家富给问噎住了,有些心虚地道:“我妹妹被人欺负了,我为什么不能过来?你们警察什么意思,为什么不通知家属?是不是看我妹妹年纪小,企图哄骗她跟罪犯私下里解决?没门,老子第一个不同意!”

    说到这里,他又拍着陈喜儿的肩膀说道:“妹妹,别担心,哥哥替你做主,咱们这次就告死他!竟然欺负我妹妹,简直活腻歪了。”

    跟着陈家富过来的那三个家伙,也七嘴八舌地对陈喜儿安抚着。

    见他们的态度如此强硬,摆明了不想私下里解决,这让周世录一时间也没了好办法。

    身为警察,他自然也不能多干涉什么。

    “那个王八蛋人呢?老子要替我妹妹好好教训他!”陈家富装腔作势地叫嚷道。

    “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家,犯罪嫌疑人应受到什么样的惩罚,那是国家法律说了算,哪能由你们胡来!”一名警察看不惯他们嚣张的气焰,很生气地呵斥道。

    见这些警察动了真怒,陈家富也不敢再造次了,嘴里不清不楚地骂了几句,便闭上了嘴巴。

    “根据我们的初步验证,非礼你妹妹的犯罪嫌疑人是被下药,在精神失控之下,才对你妹妹做出的伤害行为,我建议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告他,当然,选择权在你们手中。我只是给你们提一个建议,最好能在私下里解决,让他对你妹妹做出相应的赔偿,如果真要打关司,最后对你们也不一定有什么好处!”周世录在旁边说道。

    “什么?”陈家富顿时傻眼了,脱口而出道:“草,这么说就算了,还有没有天理了?”

    “请注意你的用词!”周成录脸色阴沉地呵斥道。

    “我不管那么多,反正我要告那小子!不把他弄进大牢,老子就绝不罢休!”陈家富在杨老三的巧言哄骗下钻了牛角尖,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么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那随便你们吧!”

    周世录像背课文一样,用豪无感**彩的声音道:“我们会把犯罪嫌疑人暂时拘押在拘留所,如果你们一定要告他,在37天内,我们会把这个案子移交给检查机关,等开厅审理的那一天,法院会通知你们到场的。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

    陈家富对法律知识一片空白,哪里知道抓一个人还有这么多道道儿?还以为犯人只要一进局子,马上就能判刑呢。

    “还楞着干嘛,赶紧走啊!”见他们还站在这里,一名民警不耐烦地吼道。

    “走就走,凶什么凶?”陈家富虽然没犯过什么大案子,但偷鸡摸狗的勾当可干了不少,在警察面前,还是十分心虚的,马上拉着陈喜儿的手,灰溜溜地出了警员办公室。

    …………

    这个时候,我正拿着电话,准备给家里的宋青青打电话。

    哪知号码还没有拨出去,耳边突然传来“咚”的一声爆响。

    我惊得一哆嗦,回头看去,就见一名长得很漂亮的短发女警,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仔细一看,竟然有些眼熟。

    虽然这女警长着一张张萝莉脸,但满身的火药味,好像要去毁灭地球似的。

    直觉告诉我,今天晚上自己要倒霉了——

    “臭流氓,你果然是变态狂,这次落到姑奶奶手里,不死也得让你脱层皮!”胡蓉反手将门关上,并且很“细心”地插上了插销。

    “喂,姑娘,你想干什么?上次的事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住嘴!”

    胡蓉打断我的话,右手撑在桌面上,居高临下地盯着我冷笑道:“臭流氓,仔细看看姑奶奶的脸,那天晚上把我锁在桥头上吹冷风,感觉很爽是吧?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我心中叫苦不迭,竟然会招惹上这种男人婆。

    很难像想,被这样一个泼辣刁蛮、不可理喻的小女警惦记着,以后我在吴县还有好日子过吗?

    “女警同志,我可是被冤枉的。你上方圆百里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老实巴交的一个普通老百姓啊。”

    “少和姑奶奶油腔滑调。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胡蓉俏脸儿寒煞,冷笑不止道:“你招是不招?再不老实交代你犯了什么事,我就惩罚你了。”

    “惩罚?都什么内容?”我马上有种不好的欲感。

    只见胡蓉冷笑一声,然后风风火火地冲出审讯室,很快便抱了一团粗大的麻绳回来。

    然后她顿下身子,十分专业地在我的脚脖子上匝了五六圈,又打了一个飘亮的蝴蝶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