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禽兽不如的哥哥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马上挣扎起来:“喂喂,你到底想干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叫人啦!”

    “叫,随便你叫,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搭理你,现在他们都在二楼。”胡蓉一脸有恃无恐地说道。

    听到这里,我反而放心下来。

    如果这妞只是想打我一顿出出气,那倒是没什么好担忧的。反正自己皮早肉厚,顶多受点皮外伤。

    我在房间里查看了一下,这里唯一比较有杀伤力的冷兵器,就是桌上放的那柄不锈钢甩棍了。

    “王八蛋,上次欺负我欺负得很过瘾是吧?等会看我怎么折磨你,哼!”胡蓉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到桌前,果然将那柄甩棍拿了起来。

    在我哭笑不得的注视中,这妞将甩棍在手中拍得“啪啪”作响,一脸残忍地走了过来。

    “喂,先说好,打人不打脸啊!”

    “少废话,今天落到姑奶奶手时,容不得你讲条件!”胡蓉伸手揪住了我的衣襟,粗暴地往后提了提:“你不是很喜欢欺负女人吗?姑奶奶今天就替被你哄骗过的女性讨回一个公道!”

    就在这时,只能后面传来“啪嗒”一声轻响,房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

    “救命啊,警察打人了……”

    我还没看清走进来的是谁,便大呼小叫了起来。

    胡蓉马上将甩棍收起来,还装腔作势地对我大吼道:“臭小子,在警察局还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是要把你拷起来,你叫也没用……”

    “噗!”我眼前一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靠,这样也行?

    本以为洪菲菲已经够会演戏了,这妞比她高了可不止一个档次了。

    “李荣乐,怎么会是你?”进来的女孩子,突然惊讶地看着我说道。

    我打量了对方几眼,发现是个学生妹,长得还挺漂亮的,十分奇怪地问道:“小妹妹,你认识我?”

    听到这里,陈家富脱口而出叫道:“妹妹,你怎么认识这小子?”

    此时小姑娘正直勾勾地盯着我,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不敢相信地问道:“李荣乐,欺负我的人……真的,真的是你吗?”

    我楞了楞,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道:“你说什么?我欺负你?”

    陈喜儿咬了咬嘴唇,眼神幽怨地看着我道:“我叫陈喜儿,是洪菲菲的同学,经常听到她提起你……李荣乐,你还没有回答我,欺负我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妹妹,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认识这个王八蛋的。快说呀你!”陈家富粗暴地按住她的柔肩,像甩木偶一样,疯狂地摇晃起来。

    我愤怒地说道:“放开她!”

    说完,又对胡蓉大骂道:“三八,还不把老子的手铐解开?”

    “我就是不打开,有本事来咬我啊?”胡蓉一脸挑衅般地盯着我冷笑道。

    “你!你给我等着!”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对陈喜儿说道:“小姑娘,你听我解释,我并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是你。我是被人陷害的,我知道你恨我,可是……”

    “李荣乐,看在菲菲姐的面子上,如果你真被人陷害的,我……我就不告你了。”陈喜儿用力咬了咬牙龈,十分难过地说道。

    胡蓉一听,马上焦急地说道:“小妹妹,你要想清楚了,这个坏蛋那么伤害你,你难道就不恨他吗?”

    “我不恨他,因为他也是被人陷害的。”陈喜儿十分通情达理地说。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再告他了?”胡蓉仍然不死心地问道。

    “嗯!”陈喜儿重重地点了点头。

    听到这里,陈家富可气坏了,指着她凶狠地说道:“臭丫头,等回到家再收拾你。”

    说完之后,便带着那几个泼皮转身走了。

    过了一会,几名民警走进了审讯室。

    “快,快把我松开,你们再晚来一步,我就要被这个女人给折磨死了。”我像看到救星一样,对这几名民警喊道。

    听到这里,几个民警都十分古怪地向胡蓉望去。

    “看什么看?”胡蓉眼珠子一瞪,对这位民警吼道:“他的话你们也信!我是会打犯人的人吗!嗯?”

    几位民警们马上陪起了笑脸道:“不会,不会,你这么温柔怎么会打犯人呢?”

    我气得眼前一黑,这是什么世道啊?

    正在这时,周世录也走了进来,一看到屋里的情景,马上勃然大怒道:“胡蓉,你在干什么!”

    胡蓉换上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楚楚可怜地指着我道:“周叔,你们刚才不在的时候,他……他试图非礼我。你要给我做主啊!”

    我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出来,马上辩解道:“周所长,你别听她的,这个女人就是神经病,我已经被她吊在这里殴打了半个小时了。”

    “都没别说了!”

    周世录摆了摆手,然后对门口的几名民警说道:“你们还楞着干嘛,还不把他松开!”

    “是是。”几名民警纷纷跑过来,把我身上的手铐解开了。

    周世录又看着陈喜儿说:“小姑娘,欺负你的男人就是这个人,你还要告他吗?”

    陈喜儿垂下头,轻轻地咬了咬嘴唇,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知道,我认识他,警察叔叔,我不告他了。”

    “哦,原来你们认识?”周世录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瞪了胡蓉一眼道:“马上回去写一份检讨,明天交给我。”

    “知道了!”

    胡蓉十分乖巧地答应一声,低着头,作不默声地向门外走去。

    我转头一看,发现陈喜儿已经消悄地走掉了。

    我正想过去追的时候,一名警员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袖,表情暧昧地问道:“哥们,你怎么把胡蓉给得罪了?”

    见他话里有话,我奇怪地问道:“怎么了?”

    “嘿嘿,你知道她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却没有男人敢追求她吗?”小民警一脸八卦地嘻笑道。

    我马上好奇地问道:“怎么回事,说说看。”

    小民警朝四周看了看,神秘兮兮地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胡蓉刚进局里那一天,几乎有一半的男同事都把她成了追求的对象,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嘿嘿。可是你不知道啊,还没有过三天呢,所有人就都打了退堂鼓,现在我们看见她,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都是饶道走。”

    “夸张了点吧,我看她长得挺可爱的,真有你说的这么恐怖吗?”

    “可爱?”

    民警表情古怪地看了我一眼,说道:“等你再跟她多接触一阵子,就不会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她了。被她抓进警局的男性罪犯,几乎全都被她殴打过,你这还是轻的,上次有个家伙还差点被打成脑震荡,这个女人简直就是魔鬼啊。”

    我皱了下眉头,旋即又苦笑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女人脑子有问题?”

    “说不清楚,别招惹她就对了。”

    民警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打了个哈哈道:“不跟你说了,反正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以后碰到这个女人,最好躲着点。”

    说完,他便转身走出廊道,消失在了夜幕中。

    我盯着幽深的廊道发了会呆,总觉得这个警局的人都是神经兮兮的。

    因为年久失修,走廊深处的某些吊灯有些接触不良,在忽明忽暗中,更衬托得这里阴森恐怖。

    我不敢多呆,裹紧大衣,急丛丛地出了警察大院。

    …………

    陈家富和同伴们分开后,马上给杨老三打了个电话。

    当他把事情的经过简略地诉述一遍后,对面的杨老三气得差点把电话给扔了:“你妹妹怎么会认识他的?老子这次要彻底被你害死了。”

    听得杨老三说的这么严重,陈家富也吓坏了,冷汗直流道:“三哥,您先别发火了,赶紧想想折吧,这件事怎么弄啊?”

    杨老三毕竟是老江湖,稳了稳情绪,对他道:“看来我们这次得跑路了,你马上准备些钱,明天咱们就坐长途车,尽快离开吴县!”

    “三哥,不是吧!”

    陈家富的脸顿时哭丧下来,垂死挣扎道:“李荣乐现在并不知道是我们搞的鬼,就算知道了,您不是认识很多道上的朋友吗?让他们帮咱们一把不就行了吗,用得着躲起来吗?”

    其实陈家富没好意思说,杨老三给他的几千块钱都扔到老虎机里去了,现在他手里就几十块钱,就这点屁钱,还能跑到哪里去呀?

    “你他妈的真是个傻瓜!”

    杨老三听完。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你以为李荣乐像你这么没脑子吗,只要他找到马大鹏,稍一逼问,便会顺藤摸瓜找到咱们。要是让他知道,这件事是咱们在暗地里搞的鬼,那就不是砍掉手指那么简单了。老子就是认识的人再多,也不可能替咱们拼命吧。别说废话了,你要是还想留张嘴吃饭,就赶紧去准备钱吧。操!”

    这个时候,陈家富也顾不上面子问题了,马上对杨老三透了底:“三哥,不是我不想跑啊,是实在没钱啊。你能再借我点不?”

    杨老三一听到钱字,马上就反脸不认人了:“老子是你爹还是你妈啊,一没钱就找我要。老子是银行啊?”

    “三哥,您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陈家富急得都快给他跪下了。

    电话对面的杨老三沉吟了一会,估计是突然良心发现,又语气缓和道:“老富,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手气这么差,还天天跑赌场里跑。我劝你还是把赌瘾戒掉吧,否则迟早一天会死在赌桌上。”

    “三哥,你说的我都懂啊。可是就算戒赌,也得把这道坎过去再说啊。”陈家富虽然表面上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可是心里却根本没听过去半个字。

    赌钱就是他的第二生命,人生没有了赌博的乐趣,那活着还有个屁意思?

    “老富,你丫的能不能用用你的脑子?”

    杨老三恨铁不成钢似地骂道:“这世上挣钱的途径大把多,只要你肯动脑子,满大街都能捡到钞票。今天三哥就给你指条明路,这要看你自己舍不舍得了。”

    “三哥,您快说,什么办法?”陈家富马上问道。

    杨老三冷笑道:“你不是有个妹妹吗?反正你们关系也不好,不如找个买主,把她卖了得了。她的条件我看了,至少值十五万。”

    “啊?”陈家富顿时就呆住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