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相片里的内容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苦笑道:“你的任务是看好咱们的店,这边的事就不要操心了,我可以应付的来。再者说事态还没有严重到那一步,等到真正开战的那一天,我会通知你的。”

    “乐哥啊乐哥,你真不把我当成兄弟是不?”杨森有些生气地说道:“我昨天打电话给黑皮哥了,大兴都死了,你竟然还在骗我?难道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中用吗?你这些话实在太让我寒心了。”

    听到这里,我的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

    “乐哥,说实话,你是不是因为心里没底,所以才不让我们去的?”杨森试探性地问道。

    “呵呵,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吗?”我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的意味,随即又迅速隐去,说道:“如果你执意要来,我也不拦着你。不过,我们这里可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你住,到时候睡大街可别怪我不够兄弟!”

    “哈哈!我早跟黑皮联系好了,他有房子给我住,你吓唬不倒我。”杨森很是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学聪明了你,还先斩后奏啊!”

    “乐哥,你可别小看我,俺可是智慧型的坏人哦。”杨森说完后,突然吼了一嗓子:“兄弟们,准备家伙,咱们到吴县帮乐哥去……”

    我挂掉电话后,忍不住苦笑起来。

    杨森并不知道的是,他方才那些话确实说到了我的心病上。

    在这场实力悬殊的对抗中,我根本就没有信心。

    自从大兴死后,已经过去二天了,天合会那边竟然没有一点动静。

    雷国豪好像真成了缩头乌龟,竟然一直躲着不肯出来。

    自己在明、敌人在暗,这对我们来说已经非常不利。

    在胡思乱想中,我信步走到了公司的厂门口,抬头看了看左边的办公楼,里面所有房间都黑漆漆的,外面的停车区也是空档档,连一辆车子都没有。

    看来赵婉君现在并不在厂里,这让我心里多少有一丝的失落。

    接着我推开沉重的大铁门,走进了一楼的更衣室。

    眼前的情景,跟我离厂时几乎没什么两样。地上铺着软绵绵的绿色地毯,上面涂鸦般地分布着凌乱的脚印。一人多高的更衣柜左右排开,上面挂满了小铜锁。

    这么久不来上班,自己的工衣估计已经发霉了吧?

    想到这里,我来到自己的更衣柜前,“吱呀!”一声,拧开了柜子门。

    哪知出乎我的意聊,自己的工衣竟然端端正正地叠放在柜子里,还散发着淡淡的洗衣服的清香。

    毋庸置疑,自己的工衣肯定是王悦婷洗的。

    可是当我把工衣抽出来的时候,却突然间楞住了。

    只见下面压着一个只有寸许宽的红色小纸条,上面还写着两行小字。

    我好奇地拿起纸条仔细看了看,只见最上面写道:李厂长,您的工衣我已经洗过了,您可以放心的穿——

    下面还画了一个圆圆的笑脸图案。

    更搞笑的是,这些字的下面,还有一行字迹迥然不同的小楷:洗就洗了吧,说出来有什么意思,显摆!!!!

    两行字的笔画都十分精致小巧,字迹也很娟秀,一看就是出自女性之手。

    很明显,自己的工衣不是王悦婷洗的。因为以她的年纪,应该不可能做这种幼稚的形为。

    看着这两行富含童趣、却又在互相斗气的留言,我不禁有些好笑起来。

    曾几何时,自己也像这些花季少女们一样,做过许多荒唐而幼稚的行为、也在暗恋的女孩子课桌里,偷偷地放过削好的铅笔或者精心制作的小玩具。

    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和普通人难以想像的残酷经历,已经将我二十岁的心,磨练得如同旷野般荒芜与沧桑。

    而这两行小字,却像两道涓涓细流,缓缓地流进我那口波澜不惊的古井中。

    穿好工衣之后,我又将这个纸条叠好放进了柜子里,可是放好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妥,便将纸条拿出来装进了口袋里。

    做完这一切后,我便向车间里走去……

    …………

    一轮红日在清晨欢快的鸟叫声中,缓缓地升出了地平线,马路上,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鬼鬼祟祟地交谈着。

    “大富哥,东西带来了吗?”马大鹏看着陈家富,十分激动地问道。

    “废话,这么冷的鬼天气,老子跑来陪你吃风啊!”一向是太阳不照屁股不起床的陈家富,满腹怨气地说。

    接着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抽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

    而后拎在手中在左手心拍了拍,扬了扬头,看着马大鹏问:“钱呢?”

    马大鹏爽快地马钱递了过去:“大富哥,你数数,正好是二千块!”

    “哈哈,相片给你了!”陈家富将信封塞到了他的手中。

    交易完成之后,马大鹏马上激动地打开信皮,迅速地抽出几张相片看了看。

    正如陈家富所说,这些照片拍得极为清晰,一想到苏姗姗看到这些照片后气得恼羞成怒的模样,马大鹏的乐得嘴角都歪了。

    “大富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马大鹏兴奋将兴奋塞入口袋,便一路小跑地冲进了校门里。

    “难道老子要时来运转了?嘿嘿!”陈家富也将钞票在手中拍了拍,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马大鹏知道苏姗姗起的特别早,不敢有丝豪耽误,脚下如风般地来到教室办公室

    他见办公室没有其他人,便鬼鬼祟祟的来到苏姗姗的办公桌前,拉开抽屉,将信封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做完这一切后,为了避免被苏姗姗怀疑,他又急忙离开办公室,跑到男生厕所抽了一根烟。

    随着时间的推移,肃静的校园也开始变得吵杂起来。

    抽完烟后,马大鹏默算了一下时间,在操场上又跑了两圈,这才心怀鬼胎地重新走进了办公室。

    老师们基本上都到齐了,正坐在各自的办公桌前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马大鹏边往自己的办公位走,边偷偷地观察着苏姗姗的举动。

    只见她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双眼无神地盯着桌子上的教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难道她已经看过相片了?”马大鹏见她一直发着呆,心里不禁暗想着。

    可是不对啊,如果看过了,怎么可能这么平静呢?

    就在这时,苏姗姗突然放下手中茶杯,将办公桌的抽屉给拉开了。

    这一刻,马大鹏的心都要从胸腔中蹦出来了。

    在他紧张不安的注视中,只见苏姗姗抽出里面的相片,只看了一眼,便如遭雷击,脸瞬间就变了颜色。

    “姗姗,你没事吧?”一个女老师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苏姗姗脸色苍白地笑了笑。

    接下来,她失神一般,低着头,目光痴呆地盯着桌面。

    那双白皙的手指,痉挛般地死死地抓在坚硬的桌面上,精致的指甲与桌面摩擦,发出一阵令人心惊胆颤的“吱吱”声。

    即使离着好几米,马大鹏也能清晰地看到,她的手在颤抖,而且抖的十分厉害。

    看着这张令他痴迷不已的脸蛋上那悲痛欲绝的可怜模样,马大鹏心里既兴奋又难过。

    过了一会,苏姗姗身子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将脸蛋深埋进了枕在桌面的臂弯中,发出一阵阵微弱的抽泣声。

    “唉——”马大鹏很是心疼地叹了口气。

    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安慰一下她的时候,哪知苏姗姗突然站了起来,抓起信封,风一般地冲出了办公室。

    马大鹏呆了一下,也赶紧扔掉手里的书跟着跑了出去。

    就在这一眨眼的时间里,苏姗姗已经冲出了办公楼,急丛丛地朝后面的操场跑去。

    在奔跑的途中,她还撞倒了一名躲避不及的女学生。

    此时上课铃声已经打响了,空荡荡的操场上几乎看不到半个人影。

    从来都是兢兢业业、做事一丝不苟的苏姗姗竟然连课也不上了,这让马大鹏顿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程度。

    找了好久,才在一个花圃的后面找到了苏姗姗。

    此时她正坐在台阶上,双手捂脸,发出一阵阵哭泣声。

    随着她身体的剧烈颤动,放在膝盖上的信封缓缓地滑落下来,撒了一地。

    苏姗姗的哭声越来越响,一声比一声钻心,已经到了不管不顾的地步。

    “姗姗,你怎么了?”马大鹏装模作样地走了过去。

    正哭成一团的苏姗姗听到喊声,马上抬脸看了他一眼。

    见来的是马大鹏,她迅速转过身子,手慌脚乱地捡起了地上相片。

    “姗姗,你怎么了?”

    马大鹏很“吃惊”看了看她脸上的泪水,勃然大怒道:“谁欺负你了,快告诉我,敢欺负我的姗姗,老子跟他拼了。”

    苏姗姗此时已经芳心大乱,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脸色惨白地对他道:“马大鹏,你帮我请一天假,我今天有事。”

    说完,不等他再开口,便捂着脸从他身边跑开了。

    “姗姗,你心情不好,我陪你说会话吧!”马大鹏可是知道眼下是趁虚而入的好机会,赶紧舔着脸追了过去。

    “不需要,别跟着我!”苏姗姗冷冰冰地瞪了他一眼。

    马大鹏做事一向有恒心,对她的警告声充耳不闻,仍然像只狗屁膏药似地紧跟在身后。

    苏姗姗此时已经无所顾及,在校园里边走边哭。

    那凄凉辛酸的哭泣声,引得旁边教室里的学生,纷纷好奇地转过了头。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