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活宝出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姗姗,你别跑啊,等等我!”马大鹏在后面死皮赖脸地大叫道。

    “滚——”

    苏姗姗突然转过身尖叫了一声,然后转身向小路上跑去。

    马大鹏不敢再追下去,正当他准备转身回学校的时候,一辆面包车突然“叱”的一声,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马大鹏?”一个大光头从窗口探了出来。

    “你们是谁?找我干什么?”马大鹏想也没想便回了一句。

    “就是他,带走!”大光头话音一落,就听“怦怦”两声,从里面跳出来四名体格健壮的棒小伙儿。

    “干嘛,干嘛?”马大鹏刚一挣扎,腰间上便顶住了一个冰凉的利器。

    与此同时,一个戴鸭舌帽的青年,杀气腾腾地向他威胁道:“别叫,跟我们走。”

    马大鹏低头一看,原来顶住自己后腰的,是一把开了刃的西瓜刀,差点吓尿了裤子。

    “进去!”一名男子在他屁股上狠踹了一脚。

    马大鹏身体一个踉跄,马上摔爬在了车子里。

    不等车门关好,面包车便在学校门口调了个头,横冲直撞朝前面开去。

    “大哥,你们这是要干嘛呀,是不是认错人了呀?”马大鹏吓得惨色煞白,声音里已经带出了哭腔。

    从小到大,他就是个不会惹事的乖乖孩子,长大后也只会靠着大块头出去吓唬人,其实胆子比针尖还小。

    打架就更是提了,看见杀鸡他都害怕。

    “小子,你胆子不小嘛?”

    前面的彪子,扭过脖子,向他一竖大拇指道:“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牛逼。竟然敢陷害我们的乐哥,这在吴县,你也算是头一号了!”

    “大哥,我错了,求你们绕了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绕了我吧……”

    看着马大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怂包样,几个小青年都很失望地骂道:“还以为是条汉子呢,长这么大高,却是个软脚虾,操!”

    马大鹏扑通一声就在车里跪下了,眼泪横流地道:“大哥,我是被人利用的啊,我什么都不知情啊,你们放过我吧。”

    这货杀猪般的鼓噪声,听得彪子不胜其烦,回头大骂道:“麻的,再说话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马大鹏吓得一缩舌头,闭上嘴再也不敢出声了。

    此时他的脑子像发动机一样飞快地运转着,试图想出一个逃命的办法。

    可是平时脑子就不灵光,再被这么一吓,一时间哪能想出好主意?

    在豪无良策之计,马大鹏认真地衡量着自己和对方的实力。

    他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车内坐的这六个人,一个比一个凶悍,即使能打得过他们,马大鹏也不敢动手。

    此时车子已经开出繁华街区,风驰电掣地向偏僻的郊外驶去。

    土生土长的马大鹏对这里再熟悉不过,桥头那边根本就没有人家,全是齐腰深的荒草和野生的杂树林。

    人迹罕致,绝对是杀人灭口的好去处。

    难道他们真的要杀了自己?这个念头一生,马大鹏再也坐不住了。

    求生的本能令他不管不顾地大声祈求道:“大哥,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啊,绕了我吧,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正在这时,面包车突然停了下来。

    彪子推开车门跳了下来,朝里面大吼道:“给我下来!”

    马大鹏脑子整个都乱套了,正在痴呆发傻的时候,后背上冷不丁被人狠踹了一脚。

    他惨叫了一声,在车外打了一个滚,还没等爬起来,两条胳膊便又被人给架住了。

    那些人将他摆了一个喷气式飞机的造型,双腿跪地,胳膊拉直。

    马大鹏已经快被吓崩溃了,鼻涕眼泪顺着长满胡茬的下巴,惨不忍睹地往下趟着。

    面前便是那条汹涌澎湃的太浦河,一条载满泥沙的平底船在“突突”声中,缓缓地向东开去……

    “给我打,打他十分钟再问!”

    彪子的命令一下达,几名小弟便如狼似虎地冲过来。

    四个人对着马大鹏健硕的身体,一阵拳打脚踢。

    “救命啊——”马大鹏凄厉的惨叫声,顺着河风飘出去好远。

    “说吧,怎么陷害的乐哥?”彪子下身子,很友好地弹掉了他肩膀上的灰尘:“一五一十的交代好了,我会考虑放你一条狗命!”

    这句话对马大鹏来说,无疑于天籁之音:“是是,我全交代,我全交代……”

    马大鹏的口才不好,再加上吓得有些思难混乱,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但由于事情的经过极为简单明了,彪子虽然理解吃力,但也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一听说这件事是杨老三在里面搞的鬼,彪子粗重的眉头不禁拧了起来。

    对于杨老三这个人,他还是很熟悉的。

    因为那家伙是黑皮赌场的常客,虽然不是混社会的,但也认识许多道上的朋友,在吴县也算一号人物。

    “你要敢骗我,老子一枪绷了你!”彪子十分凶狠地威胁道。

    “老大,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啊,真是三哥教我这么做的啊。”马大鹏哭丧着脸说:“我也是被他利用的受伤者,这件事跟我没关系的。”

    “去你妈的受害者!”彪子一脚将他踢了个仰面八叉。

    这一脚踢得极重,四十三码带钢板的鞋底,与马大鹏脏兮兮的脸做了一次亲密接触,只听“啪嗒”一声脆响,这货的鼻梁骨当场就折断了。

    彪子没事人似的,踢完后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乐哥,问出来了。这事儿是杨老三干的,另外还有一个帮凶叫陈家富。”

    “杨老三?”我对这个名字有点陌生。

    “我认识他,这件事交给我去办吧,一定找到那小子。”彪子大包大揽地说道。

    “这件事我要亲自处理,你带上兄弟等我通知。”

    “知道了。”

    彪子挂掉电话,对五名兄弟招了招手,然后陆续钻进了没有熄火的面包车里。

    空旷的河岸边又恢复了往昔的僻静,只剩下还在拼命惨叫的马大鹏……

    …………

    于此同时,我正陪着王悦婷,在吴县第一人民医院做身体检查。

    在我和彪子对话的时候,王悦婷刚好从B超室里走出来,见我正在接电话,便静静地站在一边等着。

    “老公,是个女儿哦!怎么办啊?”我刚挂掉电话,她便一脸失落地说道。

    但在说这些话时,目光中却透出一丝狡黠的味道。

    “你怎么知道?”我有些奇怪地指了指B超室门外墙体上贴的公告。

    上面写的内容,大意是不许做胎儿的性别鉴定云云。

    王悦婷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了一边,附耳悄悄地说道:“我的大学同学刚好在里面,我求她告诉我的。”

    我笑着安慰道:“女儿就女儿吧,男女都一样,你不是一直喜欢女儿吗?呵呵,这下可遂了你的愿了。”

    “说得这么牵强,什么叫我喜欢,难道你不喜欢?不管是男是女都是你的孩子。”王悦婷似乎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嘟着嘴说道。

    “谁说我不喜欢?是你想的太多了。”我笑着揽住了她的柔肩。

    老实说,虽然我心中有一丝的遗憾,但不管怎么说,总是自己的孩子,那种即将做父亲的心情,还是让我觉得十分激动。

    “傻瓜!骗你的啦!”王悦婷突然笑嘻嘻地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邀功似地说:“是个男孩子哦,这下你开心了吧,你说,我为你李家做了这么大贡献,有什么奖励没有?”

    “真的?”我喜出望外地问。

    “当然是真的!你要不信,咱再去其它医院查查!”王悦婷认真道。

    听到这里,我顿时眉飞色舞起来,当着路人的面,抱着她狠狠地亲了两口。

    王悦婷撒娇般地说道:“我不管,反正要有礼物,不然我就不生!”

    我宠溺地将她抱在怀里,哈哈大笑道:“有礼物有礼物,只要你能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真的?”王悦婷满脸喜色道。

    “恩恩,真的!”我满口答应下来。

    王悦婷心里一喜,依偎在我怀里说道:“荣乐,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给我一个名分。咱们结婚吧,好不好?”

    我脸上的笑意略为一滞,马上点头道:“恩,结婚,今年咱们就结婚。”

    “老公,我爱你!”王悦婷踮起脚尖,给了我一个深情的吻。

    我紧紧地搂着她,心里却有些苦涩。一个男人,连深爱自己的女人想要结婚的心愿都做不到,那对她不是太残忍了吗?

    但是我同样知道,周冰燕、苏姗姗和柳青青三个女人对我的爱,一点也不比王悦婷来的少。

    但结婚的对象只有一个,我必须做出选择。

    “可是我这个样子结婚,你家里人会不会笑话我啊?”王悦婷指着自己鼓起的小肚子,有些腼腆地说道。

    “谁敢说我就打得他满地找牙!”我凶神恶煞地说道。

    “哈哈!找一个能干的老公就是不错!”王悦婷“咯咯”娇笑道。

    …………

    新南村,这是一座被划入拆迁范围的城中村,位于开发区的西北角。

    随着近几年吴县经济的大开发和大量农民工的涌入,当地居民在生活逐渐富裕的同时,生活环境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为了增加额外的收入,几乎每家门前的自留地上,都建造着几间到十几间不等的出租房。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