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血玉凤凰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陈喜儿第一个念头就是不信,家里已经穷得快揭不开锅了,怎么还会有什么宝贝?

    可是看着父亲严肃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说笑。

    “爸,我来挖吧!”陈喜儿想去接父亲手中上铁锹,却被他摆手阻止住了。

    陈跃进十分专注地盯着地下,铲土的时候非常小心,似乎怕弄坏了什么东西。

    陈喜儿一直紧张地看着他,很怕他因劳累过度,再出现什么突发症状。

    很快,陈跃进便用铁锹挖出一个二十公分左右的小洞。

    “当!”

    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将陈喜儿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快,把它拿出来!”陈跃进十分激动地指着小洞说:“别让人看见了。”

    当陈喜儿转过脸往洞内看了一眼后,很惊奇地发现,里面竟然真的埋着东西。

    看上去好像是一种金属物,松软的泥土下面显露出四方型的棱角,被铁锹磕中的地方棱角处,散发着铜质的黄色光泽。

    陈喜儿怀着惊异交加的心情,顿下身子,用手迅速地扒着周围的泥土。很快,这件东西的整体面貌便展现在二人的视线里。

    这明显是一个铜盒子,上面还挂个只锈迹斑斑的小铁锁。

    也不知道在下面埋了多少岁月,盒身腐蚀的十分厉害,布满了斑驳不平的铜锈。而小铁锁已经完全变成了烟熏般的漆黑色。

    陈喜儿忍着强烈的好奇心,很吃力地将盒子从洞中提了出来。

    “我爸,这里面装的什么呀?”陈喜儿惊奇地问道。

    这个盒子四四方方,有半个手臂那么高,刚才搬动的时候,重量不是很沉,里面应该不是古币银器之类的东西。

    “一会再告诉你,先把这些土填回去,不能让你妈和你哥看到。”陈跃进十分急促地说。还紧张地朝门口看了一眼。

    在陈喜儿干活的时候,她发现父亲从脖子上解下了那条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离过身的红绳子,上面挂着一只小巧精致的钥匙。

    “喜儿,这可是咱陈家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已经有上千年历史了,一会让你开开眼!”陈跃进在掀起盒盖的同时,很骄傲地对陈喜儿笑着说。

    陈喜儿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哇,上千年了啊?”

    陈跃进打开盒子后,小心谨慎地从里面捧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物件。

    还没等陈喜儿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他又急急地催促道:“进屋再看,把那个盒子放你房子去!”

    陈喜儿赶紧捡起地上的空盒子,一路小跑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等她急不可耐地来到父亲的房间后,只见陈跃进已经把盖在上面的红布给揭开了。

    那一刹那间,陈喜儿明显感觉到屋里的温度变得极冷无比,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冻得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只见桌上,放着一只造型如同雪莲花的东西,每只花瓣都晶莹剔透,如同一块块透明玻璃。

    但奇怪的是,这朵奇怪的雪莲花不像传说中的白色,而是血红血红的。

    隐隐约约中,还有条活物在里面若隐若现地快速游动。

    从里面透射出来的的红光,将下面的那张布满油渍的桌面、映射出一片诡异的暗红色,看上去十分的可怖。

    陈跃进炯炯有神的目光,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雪莲花,眼神中散发着奇异的光芒,伸出的双手,也在不自由主地颤抖着。

    陈喜儿失神般地走过去,随着她的逐渐靠近,那股阴冷刺骨的寒气也越来越浓烈。

    如同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横在她的眼前,有一种让她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爸,这,这是什么呀?”不知是冷还是心中恐惧,陈喜儿的声音抖颤的十分厉害。

    “它叫血玉凤凰,是咱们陈家祖先从一座大山里挖出来的,你看,它里面的那条活物像不像是传说中的凤凰呢?”

    陈喜儿忍着恐惧,俯下身子,仔细看了一眼。

    可就在她低头去看的那一瞬间,里面那条游来游去的东西,突然咧开大嘴,朝陈喜儿扑了过来。

    虽然它的体型很小,可是狂暴而威严的气势,却像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鸟迎头扑来,吓得陈喜儿“啊”的一声惨叫,身体本能地向后退去,心脏差点跳出来。

    “别怕,别怕!”陈跃进赶紧扶住了她瑟瑟发抖的身体,笑道:“它出不来,咬不到你的!”

    “爸,这东西好恐怖,快把它扔了吧!”陈喜儿抱着父亲的身体,脸色煞白地说道。

    “傻孩子,这可是咱家的传家宝贝,哪能扔掉?”陈跃进也不生气,拍了拍她发抖的后背,说:“今天我就把这个宝贝送给你,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千万不能扔掉,或者被小偷给偷了,记住没有!”

    “我,我不要,我不要!”陈喜儿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这件东西这么吓人,只看一眼就能做几天噩梦,要是天天放在自己房间,那还不把她吓死?

    “你不听话,爸爸要生气了!”陈跃进柔和的目光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爸,你还是把它留给我哥哥吧!传家宝不是都应该留给儿子的吗?”陈喜儿还在做着最后的反抗。

    一提到陈家富,陈跃进就气得眼睛里直喷火,咬牙切齿地说道:“不行,那个败家儿子,要是留给他,肯定给我卖了,我就是扔了也不会给他。”

    看着父亲怒气冲冲的模样,陈喜儿吓得不敢哼声了。

    陈跃进平定了一下情绪,搂着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喜儿,你跟这只血玉凤凰,都是爸爸的命,你一定要替爸爸好好看护它,千万不能让你哥哥知道,也不能把它给遗失了,不然,爸爸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爸,这件东西很值钱吗?”陈喜儿又偷偷地撇了那雪莲花一样,很好奇地问道。

    “那当然,可以说是无价之宝,给多少钱都换不来。那些古董算什么,值再多钱也是死物,咱们的可是活宝,全世界也别想再找出第二件。这是神物,有灵性的,你没看到里面还有条凤凰吗?”

    “世界上真有凤凰吗?可是它为什么会躲在这只雪莲花里呢?”陈喜儿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天地之大,无奇不有,这些爸爸可是解释不出来。”陈跃进抚着她的脑袋,呵呵笑道。

    “爸爸,咱们家现在正急着用钱,不如把它卖了治你的病——”

    “想都不要想!”

    陈跃进突然严厉地叱喝一声,盯着她的眼睛,警告道:“喜儿,这句话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听到,如果你再有这种念头,爸爸就没你这个女儿。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原谅你,你记住没有!”

    由于心中气极,他一口气说完,就捂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一次陈跃进咳的很厉害,几乎连腰都弯不起来了。整张脸像要渗出血来一样,红得十分可怕。

    “爸,你怎么了?”陈喜儿吓坏了,手足无措地去拍他的后背。

    过了一会,她突然惊叫一声,只见父亲的手心里,竟然摊着好大一块血块,就像把内脏吐出来似的,看着十分的瘆人。

    陈喜儿吓蒙了,目瞪口呆地的盯着那块血,恐惧的说不出话来。

    “爸!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吧……”陈喜儿回过神来,哭着抱住了陈跃进的身体。

    “没事,爸没事!”把血咳出来后,陈跃进很轻松地嘘出一口长气,脸上的血色也渐渐消退下来,将手上的血在衣服上擦了擦,又对她说道:“喜儿,爸爸就这么一个遗愿,你一定要看好咱们的血玉,千万不能把它给卖了,不然的话,爸爸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嗯,爸爸,我记住了。我一定好好保存它!”陈喜儿重重地点着头。

    这对父女并没有察觉到,就在他们豪无防备地说话的同时,屋外的窗台后面,却站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好你个陈跃进,传家宝竟然留给外姓人也不留给我!真是气死我了!”陈家富愤恨地握紧拳头,他很想冲进去把血玉凤凰抢到手,可是脚下一动,却又立马停了下来。

    不行!这老不死的脾气那么掘,要是一气之下把宝贝摔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陈家富眼珠子一转,马上就有了计谋。

    正在这时,房间里的谈话声突然消失了。

    陈家富意识到他们可能要出来了,于是赶紧矮身,躲在了身后的墙角处。

    只过了一会,陈喜儿便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在她手里还小心谨慎地抱着一个东西,上面盖着红布,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就是传家宝了。

    陈家富一直等她走进自己的房间,才冷笑着从墙根后面转了出来。

    “老不死的,过后再找你算账!”陈家富朝父亲的房间啐了一口,而后轻手轻脚地来到妹妹的房门外,透过门缝往里面偷窥起来。

    只见陈喜儿捧着血玉凤凰,在屋里转来转去。一会掀开床单,一会又开打衣柜,似乎拿不定主意该把宝贝放在哪里比较妥当。

    陈家富不敢硬抢,以免这丫头一个不留神,再把血玉凤凰给摔了。

    正在他等得不耐烦之际,陈喜儿终于下定决心,将血玉凤凰放进了一台沙发的后面。

    看到这里,陈家富嘿嘿贼笑了两声,而后又轻手轻脚地退开,跑到厕所里面抽了根烟,稳了稳激动不已的心情。然后又钻进放杂物的房间里,从垃圾堆中翻找出一只大麻袋、一条结实的尼龙绳,还有一条碎布。

    做完之一切后,他又鬼鬼祟祟地来走到陈喜儿的房门外,将尼龙绳和麻袋放在门外。却把那条碎布偷偷藏在了背后……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