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先把她关在我的房间,晚上老子再来收拾她!”马豁子站起身对身后的小弟吩咐道。

    一个小弟迅速走上前去,将已经不再反抗的陈喜儿从地上抱起来,转身走进了身后的大楼里。

    马豁子哈哈一笑,然后在陈家富肩膀上拍了拍,道:“听说那姑娘是你的亲妹妹?不错不错,连自己的妹妹都能卖,你小子也称得上狼心狗肺了。”

    “豁子哥抬举了,嘿嘿!”陈家富谦逊般地挠挠头,心里却反骂了一句:他妈娘的才是狼心狗肺,敢骂老子,操!

    马豁子转过身,朝其中一名小弟使了下眼色。

    小弟会意,转身跑进大楼的办公室,从里面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十五万块钱来。

    “把钱给三哥吧!”马豁子对这名跑出来的小弟说道。

    小弟紧走两步,双手捧着钱递给了杨老三。

    陈家富站在一边,看着这一沓厚厚的大钞,乐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老三,数数吧!”马豁子说道。

    杨老三当然不会真的数,这马豁子虽然名声不太好,倒也不是一个善于耍心机的人。再者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数钱,也太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

    杨老三只是快速在钞票上溜了一眼,见里面没有暗藏白纸之后,便笑道:“豁子哥的为人我还信不过吗,十几万块钱而已,还用得着数吗?”

    说完,他便钞票,随手抛给了眉开眼笑的陈家富。

    接着又走到马豁子的身边,压低声音问道:“豁子哥,人抓来没有?”

    马豁子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脸上露出郁闷的表情,说道:“老三,你的消息准不准确?我派去办事的兄弟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有点不正常啊。”

    杨老三一听,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心中暗道,难道豁子派出去的人,没有顺利完成任务?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的处景就非常糟糕了。

    原本他还打算在吴南呆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之后,再找机会报仇雪恨的。

    可现在看来,吴南市已经不是久留之地。

    “豁子哥,兄弟还有事,先走一步,咱们后会有期!”杨老三急着离开了。

    “老三,等一下!”马豁子却叫住了他,皱眉问道:“老三,你确定你的消息来源准确吗?还有,你曾经向我大包大揽说可以搞定李荣乐,那小子到底被搞定没有?”

    杨老三心里“突”的一跳,马豁子的话的,更加验证了他心中的猜测。

    看来豁子派出去的人已经遇到了麻烦。

    “豁子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信不过我老三吗?如果连一个女人住的地址我都弄错,且不是在道上白混了。李荣乐当天晚上已经被我们想办法弄进了警察局,这件事我兄弟也参与了,你不信可以问问他!”杨老三故意摆出一副很生气的模样说道。

    不等马豁子发问,陈家富便抢着说道:“是是,我们确实把那小子搞局子里去了。”

    “怎么样,豁子哥,我没骗你吧!”杨老三怕陈家富说漏嘴,马上又插嘴说道。

    “那就奇怪了!”马豁子自言自语了一句,眉头拧得更紧了。

    因为他派去吴县绑架柳青青的老鬼,不仅没有按时完成任务,竟然连电话也打不通了。

    这在他以往的办事经历中,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对老鬼的身手和办事能力,马豁子是很有信心的。相信他既使完不成任务,也能全身而退,不可能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杨老三不敢在这里多呆,马上对马豁子说道:“我想你派去的人很快有会有消息的!我就不在这里多呆了,告辞了!”

    “恕不远送!”马豁子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杨老三迅速将车开出了马豁子的庄园,来到门外之后,对正在眉开眼笑数钱的陈家富说道:“你的身份证带了吧,我们不回吴县了,直接去燕岭市。还有,这段时间不要跟家里人联系。”

    “什么?三哥,为什么不回去?”

    “草,现在回去找死啊?”杨老三十分烦躁地冲他骂道:“你要是不想死,就得听我的!老子在吴县混了一辈子,临老被人逼着跑路,草!”

    说完,还愤怒地在方向盘上拍了一下。

    陈家富被他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噤若寒蝉,过了好一会,才唯唯诺诺地说道:“三哥,不行啊,我今天出门没带身份证,怎么办啊!我想我还是回家去拿吧!”

    杨老三邪火一下子窜上了脑门,正欲破口大骂,可是突然间,他又想到一件事来。

    陈家富这小子从来就没走过好运,简直就是一个倒霉透顶的扫把星。如果让他跟在自己身边,不知道会不会把这种霉运传给自己呢?

    想到这里,杨老三冷冷地说道:“下车!”

    “三哥,你——”

    “下车!!”

    这犹如山蹦地裂般的怒吼声,把陈家富吓得屁滚尿流,连一秒钟都没敢耽误,便立即拉开车门逃了出去。

    “轰!”

    还没等陈家富站稳身体,宝马车便在咆哮声中,载着满腔怒火的杨老三绝尘而去。

    “老东西,撞死你才好!”陈家富愤怒地跳脚大骂起来。

    神经大条的人一般都不容易记仇,这货骂了两句出了心中火气,想到即将到手的血玉凤凰,立马又开心起来。

    不得不说,陈加富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在盘山公路上走了没多久,竟然看到一辆迎头而来的出租车。

    半个小时后,他便顺利地来到了吴县。

    将血玉凤凰从抽屉里拿出来,陈家富正准备离开,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家富,你在妹妹房间里干嘛?”

    陈家富吓了一跳,赶紧将血玉凤凰放进了抽屉里。回头一看是母亲,不禁埋怨道:“妈,想吓死人呐!”

    “你在干嘛呢,抽屉里是什么东西?”母亲走过来,狐疑地往抽屉里看了一眼。

    陈家富也没有隐瞒她,索性把血玉凤凰拿出来,贼笑道:“妈,传家宝到手了,以后咱们娘儿俩就不愁吃穿了,嘿嘿!”

    “啊!真的?”母亲拿着血玉凤凰仔细端详了两眼,马上喜不自禁道:“不错不错,就是咱家的传家宝,我就说嘛,你爸再不开窍也不会把传家宝留给女儿的,这不最后还是给了你嘛!”

    陈家富撇了撇嘴,对自己的父亲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了。到时候就算把血玉凤凰给卖了,也一毛钱不会给他。

    母亲在院子里环顾一圈,奇怪地问道:“你妹妹呢?”

    陈家富也不隐瞒她,大大咧咧地说:“我把她给卖了!”

    “什么,你说什么?”母亲大为吃惊地看着他:“你把她给卖了?你把她卖哪儿啦?”

    “妈,你小点声!”陈家富赶紧捂住了她的嘴,紧张地说道:“让我爸听到怎么办,卖就卖了吧,又不是你亲生的,你那么在意干嘛!”

    母亲气愤地推开他,说道:“你这个天杀的,喜儿就算不是我亲生的,也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怎么能说卖就卖呢,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陈家富也没料到一向对妹妹横眉竖眼的母亲反应会这么大,又循循善诱道:“妈,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啊,女儿长大了,总归要嫁到别家去,那跟卖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就想不通这个道理呢!”

    听着儿子胡搅蛮缠的歪理学说,母亲气得伸手要去打他,却被陈家富一把抓住了手腕,舔着脸笑道:“妈,别打别打,反正已经卖了,你就算把我打死,她也回不来了呀!”

    说到这里,赶紧把口袋里的十五万块钱拿了出来,恭恭敬敬地奉了上去:“妈,这是妹妹卖身的钱,咱们娘儿俩对半分,儿子对你孝顺吧,嘿嘿!”

    母亲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许多,伸到半空中的手,也缓缓地落了下来。

    心中一琢磨,儿子说的也有道理,等陈喜儿长大了,迟早是要嫁人的,到时候收的财礼钱,估计还没卖的多。

    这样一开导,母亲心中的气顿时消了大半,虽然仍有些心酸,但既然已经卖,再骂儿子还有什么用?

    “这里是多少钱?”母亲贪婪地盯着陈家富手中的钞票问。

    “十五万!”陈家富突然转变了念头,很大方地将钱全都交到了母亲的手里:“妈,这些全给你,老头子那边,你得想个说辞才行。”

    其实这才是他耐着性子跟母亲说了这么多话的原因,可想而知,如果不找个理由哄住自己的父亲,等他发现妹妹突然失踪了,肯定会报警寻人。到时候顺藤摸瓜再查到自己身上,那可是贩卖人口的大罪。他可不想顶着通缉犯的帽子过下半辈子。

    一听说这么多钱全是自己的,正没钱搓麻将的母亲立马乐得合不拢嘴了:“好好,没白疼你一场。你爸那边我来想办法,他病糊涂了,随便找个借口就能糊弄过去。大不了就说你妹妹在外地找到个工作暂时回不来,他就算怀疑也没办法去查的。”

    “对,还是我妈聪明,哈哈!”

    陈家富急着将血玉凤凰出手,便不想在这里耽误下去。母亲具体怎么编瞎话也懒得管,反正别惊动警察就行。

    打发了母亲之后,陈家富找到一个不透明的衣服袋子,将血玉凤凰装进去之后,便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家。

    从吴南市来的路上,他已经全部计划好了。

    这血玉凤凰是全天下独一份的活宝,碰到识货的人,至少能卖个上千万。

    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陈家富认识的狐朋狗友也不少,其中就有一个是倒腾古物的文物贩子。通过这个朋友的关系,想将血玉凤凰顺利脱手并不困难。

    但陈家富也多了个心眼,现在这个社会人心隔肚皮,他也不能保证那个朋友不会见财起意,给他来个黑吃黑。

    所以他决定先到吴南找几个收藏商问问价,如果价钱不是太低就马上出手。以免夜长梦多,真被谁给惦记上。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成为千万富翁,陈家富心里那个乐啊。

    他脚下生风,迅速来到了大马路上,准备拦一辆出租车。

    几分钟之后,一辆出租车正好经过,陈家富刚要伸手叫车,两个黑衣男子,突然走过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