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雷家姐妹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哥们,借个火!”其中一戴鸭舌帽的男子,对他说道。

    陈家富在他脸上看了一眼,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拍在了他的手中:“不用给我了!”

    他急着跑路,把打火机给对方之后,便直接朝对面停下来的出租车走去

    哪知就在这时,另一个男子突然动手,闪电般地抓住了他手中的袋子。

    “哎!”陈家富大吃了一惊。

    于此同时,那个鸭舌帽突然搂住他的脖子,一个膝顶,重重地撞在了他的小腹上。

    陈家富大惊,下意识地抱紧了手中的袋子。只听到“叱”的一声,那只质量本就不太好的袋子,在二人的大力拉扯下,马上就从中间断裂开来。

    要说陈家富也是社会上混了好几年的痞子,经常打架斗殴,身手也是十分矫健。

    虽然心中惊恐之极,但他没有失去方寸,第一反应便是急忙将袋子抱在怀中,嘴里并大吼一声,用肩膀凶狠地撞在了那名鸭舌帽的肚子上。

    在对方吃痛后退之际,他立即抱着袋子,连滚带爬地朝前面窜去。

    “快追!”鸭舌帽从地上爬起来,朝同伴大叫了一声。

    “呵呵,他跑不了!”同伴笑了笑,竟然不急不缓地朝前面走去。

    鸭舌帽奇怪地回头一看,脸上马上浮现出一个冷笑的表情。

    原来在十米之外的路口,此时正停着三辆黑色轿车。车子没有熄火,一字排开,将陈家富逃跑的路给完全堵住了。

    陈家富略一愣神之后,拔腿便跑,试图从前面的车缝中冲过去。

    “碰碰!”

    三辆车的车门陆续打开,从里面迅速冲出来十几名穿着黑西服的彪形大汉

    这个时候,陈家富已然明白,这些人肯定是冲自己来的。

    “把血玉凤凰交出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冷冷地盯着他说道。

    陈家富咬了咬牙,下意识中将血玉凤凰抱得更紧了。

    他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右边是一家规模很小的加工厂,伸缩门紧闭,根本跑不进去。

    而左边是围墙,墙头倒是不高,只是上面装着一米高的防护栏,想跳上去谈何容易。

    此时前有堵截、后面追兵,陈家富完全成了瓮中鳖。

    这个时候他必须做出一个选择,要不乖乖地交出血玉凤凰,要么拼死一搏。

    “别过来!”

    陈家富忽然将血玉凤凰从袋子里抽出来,并高高举过头顶,呲目怒吼道:“再上前一步,我就把血玉凤凰摔了,你们谁也得不到!”

    这句威胁十分有效,那些黑衣男人全都停了下来,但那个带队的头目,却朝他一步步走了过来:“血玉凤凰交出来,可以绕你一条狗命!”

    于此同时,对方的右手,还按在了腰间一块突起物上。

    陈家富在他腰间看了一眼,发现是手枪,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血玉凤凰差点没握稳,从手里滑落下来。

    “别过来,别过来,我砸了,我真砸了!”陈家富不自主地后退,色厉内荏地说道。

    但已经心神不宁的他,并没有察觉到,身后那两名黑衣男子,正在悄无声息地向他靠前。

    就在这时,一阵凌乱而刺耳的刹车声,惊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只见一辆黑色奔驰和两辆面包车,成品字型停在了街的另一边。

    在刹车声的余音袅袅中,二十多名健硕汉子,动作迅速地从两辆面包车里跳了下来,并以前面的大奔驰为中心,煞气腾腾地聚集了起来。

    现场的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对面的十名黑衣人下意识地按住腰间的手枪,目光警惕地盯着对面的这伙人。

    几乎快吓瘫掉的陈家富顿时睁大了眼睛,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都是本地的混混。

    难道是杨老三叫过来的帮手?

    正在这时,那辆黑色大奔的驾驶窗玻璃,突然缓缓地落了下来。

    “黑皮!”

    对面的天合会打手们,此时全都紧绷着肌肉,双手自然下垂,已经做好了拼杀的准备。

    两队人马正在逐渐接近,但谁都没有率先动手。

    “乐哥,怎么回事,好像是天合会的人!”黑皮将目光从车外收回,看着我说道。

    “动手抢人!”我直接下达了命令。

    可是就在这时,小路的尽头,突然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

    只见一辆大马力的哈雷摩托,风驰电掣般地横冲而来,“嗖”的一声从两辆轿车中间穿过,带起一刺破耳膜的音爆。

    “啊!”陈家富惨叫一声,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我暗叫不好,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陈家富手中的血玉凤凰已经被车手夺了过去。摩托车去势不停。甚至很多人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这辆摩托车便冲出人群,消失在了百米之外。而留在众人视线里的,只有一个闪亮的头盔,和车背上那个矫健的身姿。

    “让开!”我迅速拉开车门钻进了大奔里。

    大奔倒退了七八米之后,在路中间调转车头,朝那辆摩托车远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黑皮楞了一下神,然后对身边的小弟吩咐道:“把陈家富带走。”

    喊完之后,他也跳上一辆面包车,紧追而去。

    天合会的打手见雷瑶儿已经得手,便不再恋战,纷纷跳上自己开来的轿车,缓缓地开走了。

    …………

    虽然奔驰动力强劲,无奈沉重的车身限制了速度,如果只是追的一辆普通车子,那自然不在话下,可是跟哈雷跑车相比,还是不占一点优势。

    原本我还在担心,估计追不了多久,便会失去摩托车手的踪迹。

    哪知这条马路上的岔路极多,摩托车的车速也提不上去。

    在快追在这条路的尽头时,一直不见踪迹的摩托车,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

    我心中大喜,将油门一脚踩到底,这头钢铁怪兽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宽阔平坦的马路上几乎要飞了起来。

    奔驰和摩托车一直隔着近两里地的距离,由于路上人流稀少,而这条大路上更是一路畅通,连个拐弯处都没有,两辆车的动力全都发挥到了极致。

    我的目光像追逐猎物般,一直死死地盯着前面不断摇晃的摩托车手。

    而前方五百米之外,是一个红绿灯交叉路口,左右两边是连接海州与苏城的国道路,再往前则一条横跨太浦河的长桥。

    下了大桥之后,对面是被一条羊肠小道,分隔出来的大片大片的稻田。

    初春的季节中,绿油油的稻田充满了生机,在风中不断晃动,如同连绵起伏的波浪。

    摩托车一冲进田间地头,便展现了它极强的机动性。

    车子在小路上左闪右移,就像一条游入大海的小鱼,显得十分灵活。

    而狭窄的道路却使我追赶起来十分吃力,因为要时刻留意车轮会陷进泥地中。再加上路两边绿树成荫,拐弯处极多,开出去没多久,我便又失去了摩托车的踪迹。

    我气得猛拍方向盘,又开去出去近两公里,前面突然成了死路。

    一条小河很突兀地出现在我的正前方,我大惊失色,猛的踩住刹车,在刺耳的摩擦声中,不受控制地往前滑行了三四米之后,车身一荡,终于停了下来。

    我推开车门,迅速跳了下来。

    来到车前查看了一下,发现车前轮已经陷入河道之中。如果自己刚才反应再稍微迟钝一点,那后果绝对是车毁人亡。

    我呼了一口长气,来不及后怕,开始查看四周的环境。

    这条小河并不深,可是河道却很宽,由于春季雨水不多,河底的淤泥都翻滚了出来,左右两边都是视野开阔的田野,却看不到那辆摩托车的踪影。

    我竖耳倾听了一下,四周显得极为僻静,除了哗啦的流水声,根本听不到任何声响。

    这条小路虽然有不少岔道,但刚才自己追的那么急,如果对方拐弯自己一定会有所察觉,所以我坚信那名车手绝会还停留在附近。可是人呢?

    我站在原地四顾罔视,突然发现。在自己的左侧、紧挨河道的地方,竟然有一条把掌宽的羊肠土路。

    小路蜿蜒崎岖,通向一片密集的核桃林,大概有三亩地的方圆,在绿油油稻田环绕中显得十分醒目。

    我压低身子,边警惕地往那片核桃林的方向走,边仔细地查看着地上的车轮印。

    很快,我便发现了蛛丝马迹。

    在一些土壤比较松软的地方,有明显的车轮碾过的痕迹。

    看样子,那名车手就躲藏在前面二百米外的核桃林中。

    我的心脏激动地狂跳了几下,随着我的逐步走近,空气中残留的摩托车尾气味越来越浓烈。

    距离核桃林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离的远时,这片核桃看上去十分密集,其实树与树之间的间隙很大,中间有一条人踩出来的小路,几乎可以一眼望到底。

    此时太阳高垂在头顶,正是一天中光线最明亮的时候,但我聚目在林中观察了许久,却没有看到那辆摩托车。

    我绕着核桃林的边缘,缓缓向前走去。

    这个季节的稻子还没有结穗,田中没有灌水,土壤却极为松软,一脚踩下去,半个鞋面都没掉了。

    嫩绿的稻摩擦着我的裤腿,在寒风中发出“沙沙”的响声。

    在快要到核桃林一半长度的时候,林中突然光芒一闪,顿时引起了我的警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