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风黑风高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通知阿峰,让他马上过来!”我转过身,凌厉的目光,在房内几名兄弟的脸上一一扫过:“另外,再挑选二十名身手好的兄弟,今天晚上,咱们就去造访马豁子的逍遥宫!”

    “好!”黑皮应声而去。

    …………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半夜三点,正是一个人的生物钟最疲惫犯困的时候。

    夜黑如漆,竟无半点星光,台风肆虐,把周围的树木吹的东摇西晃,发出‘哗哗’声响,杂草此起彼伏。

    此时通往大坯峰的蹒跚公路上,空无一人,唯有两边路灯的灯影斑驳迷离。

    这个地方本来就处于郊区,环境极为偏僻,半夜三点,更是看不到半个活物。

    透过浓重到化不开的黑夜,可以看到远处蜿蜒起伏的群山上,那几栋孤零零的豪华别墅的门灯,在葱郁的树林间隐约而见。

    蹒跚公路的尽头,是一片开阔地,周围三十多米都没有房屋。

    在开阔地的中央处,有一座被三米多高青砖围墙围住的豪华别墅。

    而这里,便是马豁子的大本营,被称之为逍遥宫的影视基地。

    墙头上,还缠着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在临街一面,是两人多高的金属大门。

    此时整个别墅都陷入沉睡之中,显得十分静谧,只有门口一侧的门卫室中,亮着柔和的灯光。

    两个被困意击倒的保安,正裹着大衣,在房间里面窃窃私语,打发难熬的漫漫长夜。

    在别墅后院的围墙外,有个斜坡,斜坡下面,是一条用来排泄污物的臭水沟。

    周围的植物长势十分茂盛,由于极少经过踩踏,杂草已经长到一人多高。

    风带着尖锐的呼啸,从天地间吹掠而过,茂密的灌木丛在剧烈的摇曳中,裂开了一线缝隙。

    草丛后的黑暗里,露出几个蹲伏在地上的身影。

    在我身后,依次蹲着阿峰、黑皮、杨森等二十多名经过血与火考验的精兵强将。

    他们一个个都穿着黑风衣,把自己的身子紧紧地裹住,以此来保持着长期潜伏的必要体温,同时,又把卫生纸卷成粉笔粗细,插在鼻孔里,抗拒着从臭水沟传出的令人作呕的气味。

    我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夜光手表:三点一刻。

    是时候了!我抬起手,向前一挥。

    在我身子右侧的一名健壮汗子,就象是听到战斗号角,身体猛得窜出草丛,如一头夜猫般,悄如声息地贴到围墙下。

    他先将耳朵贴到墙壁上,听了听院内的动静。然后把手中的塑料袋解开,从里面拿出七八个热气腾腾,皮薄馅大的肉包子来。

    然后掷手榴弹一般的,嗖嗖,全都抛入了围墙里面。

    我不会打无准备之战,从八点到深夜一点的时间里,我一直带着人在附近踩点,准备突袭工作。

    在勘察中,我听出这别墅里传出狼狗的嚎叫声。

    而这些热气腾腾的肉包子里,便放置了用来药狗的密药——三步倒。

    这名外号马大棒槌的小弟,可是一位标准的狗肉迷,平时闲着没事,就喜欢走街窜户,在吴县的几个城中捕杀野狗。

    这种药狗手段,用起来,可谓轻车熟路。

    包子投出去以后,马大棒槌又从怀中拿出一块硬纸板卷成喇叭筒。

    大的一头贴在围墙的墙壁上,把耳朵凑到小的一头处,仔细的听着。

    他听了有十分钟之久,然后把手握成拳头,高高扬起,在空中用力挥动了一下。

    得到信号之后,我立即冲了出去,嘴里咬着一把寒光闪烁的军刺,手上还提着卷成一团的棉被。

    只用了几步助跑,我便冲上斜坡。

    来到围墙下面,我脚尖在墙壁上一点,身子腾空而起,棉被在半空中舒卷伸展,正好压在墙头的铁丝网上。

    我的手顺势一按,仿佛一缕流云,整个人,已然越墙而过。

    身在半空,我已经看清楚了下面院落中的情况。

    这是别墅的后院,颇为荒凉,只有一盏老式的路灯,垂挂在拐角处,昏黄黯淡,暗影憧憧的草地上,趴着三四条巨大狼狗。

    但在肉包子的药效下,全都抽搐着,发出痛苦的哀鸣。

    但那哀鸣声跟台风把树叶吹的‘哗哗’声响相比,实在是太轻微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其中有一条个头最大,仿佛牛犊一般的狼狗。也不知是因为吃包子吃的晚,药效没有完全发作,还是因为抵抗力强,没有丧失行动能力。

    它看见我从半空中疾落而下,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嗷’一声,皮毛乍立,弹身而起,对着我便猛扑了过来。

    虽然夜色如墨,但狗嘴里露出的森然獠牙,仍然灿灿生光。

    我身在半空中,抽出咬在口中的军刺,疾如电光石火般的用力插下,当那只狼狗的獠牙离我的脚踝还有一线距离时,便被冰冷尖利的军刺穿过了鼻子,上下嘴巴连在一起,深深钉在了草地上。

    狼狗健硕的身子上下跳动,做着垂死前的剧烈挣扎。

    我按握在军刺上的手掌稳如泰山,过了好一会,狼狗的挣动渐渐变的没有了力量。

    我单膝跪地,把军刺从狼狗的脑袋上拔了下来,又甩了甩三棱锋刃上沾染着的狗血,环顾四周,听了听动静。

    整个院子,安静的象是一座死城。

    我从地上拾起一块鸽蛋大小的石头,扔出围墙外面。

    没过多一会,阿峰、黑皮领着二十来名兄弟,悄然无声的翻进后园,来到我的身边。

    杨森和另外两名兄弟留在外面没有进来,做意外情况下的接应。

    阿峰和黑皮,每人除了一柄军刺之外,还都拿着一把从黑市购买的喷子。

    其他的兄弟,则是一人一把砍刀。为了防止兵器上的反光被人发现,锋利的刃口处,都涂抹着一层黑泥。

    众人聚拢在我身边后,从怀中各拿出一条白色毛巾,缠在左胳膊上,用来做黑暗中敌我的识别。

    “按照制定好的计划行动,把所有的人全部除掉,但记住了,尽量不要开枪。”

    我吩咐完之后,扫视了众人一眼,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吸气挺胸,点头应允。

    “阿峰,你领着七个人,从左边包抄。”

    “小黑,你领剩下的兄弟去右边。”

    任务一分配完,二十多条人影,便如幽灵般,迅速分散,消失在了浓重的夜色中。

    我找到马豁子居住的那栋主建筑,这间楼房,有十五米多高,房顶呈三角形,有专门用来放置杂物的阁楼,后墙体上开着十几扇窗户,其中在三楼的最左边的房间里仍然亮着灯光,而最底层的大厅也是灯火通明。

    我将军刺重新咬在嘴中,靠着墙外的下水管道和窗台,很快便攀爬到了房顶。

    阁楼上的窗户是挂着挂勾敞开着的,在风中微微抖动,里面传来一片鼾声。

    我闪身而入,穿过狭窄的长廊,尽头处出现了一个栏杆,我顺着栏杆往下张望。

    楼下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大厅正中没有亮灯,在我视线的对角,亮着一盏壁灯,有四五个人正围着一张小桌子在玩扑克,并低声说笑。

    二楼应该是客房,在主客房的位置,有一个可以直接下楼的螺旋楼梯。

    楼梯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打手,双手抱着肩膀,正接二连三的打着哈欠,看上去痛苦非常。

    我这才发现,自己是站在三楼。不,应该说,是二楼上面储物间的门口。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走到不引人注意的拐角最黑暗处,顺着一根柱子,无声无息的滑落到了二楼的卫生间。

    那名打手还在睡意朦胧中,便被我从后面击晕了过去。

    我像拥抱恋人一样,用手臂紧紧挟着他,将其拖到卫生间处藏好,然后向主卧的门口走去。

    有两个主卧,我先走到右边卧室的门口,用手试着推拉了一下,门是锁着的,里面传出一对母子的对话声。

    “妈妈,外面风好大,我怕。”

    “怕什么?不都跟你说过了么,白天的时候,气象台预报说,晚上就会有台风。”

    “可是,妈妈你听,外面那声音好吓人,会不会真的有鬼啊?我,我……我想去爸爸那里……”

    “你说什么?你想去那个臭女人的房间?不行!赶快睡觉,再说我打死你!”

    接着,是小男孩抗议的哼哼声,随后,那哼哼声消失,屋中又归为平静。

    我皱了皱眉头,离开了这间卧室的门口,然后走向左边。

    左边那间卧室的门没有锁,我用手轻轻一压房门上的把手,便无声的推开了一道缝隙,从屋子里面传出怪异的“唔唔”声。

    我侧耳听了听,马上闪身而入,首先入目的,是一个光着身体的男人,正在床上进行俯卧撑的亢奋背影。

    而身下的女人,似乎正处于极大的享受中,脑袋乱摇,两条雪白的大腿,不断蹬踩着床单。

    我像幽灵般一步步朝他靠近,手中的绳索,如毒蛇出洞,迅速勒紧了男人的脖子,同时用膝盖牢牢顶住他的后背,绳索发出“咯咯”声,在缓缓收紧。

    马豁子大惊之下,双手舞动,就象是溺水者一样四处抓挠。

    但没有用处,绳索以一种决不是他所能抗拒的强大力量,继续收束着。

    没有多一会功夫,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舌头被勒的缓缓伸出,眼球因为充!血瞪的很大,几乎要爆烈炸开。

    “啊!”身下的女人终于反应过来,漂亮的脸蛋,恐惧地看着我,嘴巴张得极大。

    “不想死就闭上嘴。”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在确定马豁子彻底失去反抗力量的时候,迅速抽回了绳索。

    那名女人很聪明,立即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惊恐不安地看着我,仿佛一头吓坏的小兽。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