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暗间内的少女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汉子的身体仍然向前冲刺了两米远,伴随着几个女人的尖叫声,突然扑到在地。

    我扔掉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唰”的一声,将三棱军刺拔了出来。

    “你们这群蠢猪,快把老子的绳子解开!”马豁子急得不断跳脚大骂。

    站在他身后的那两名黑皮肤的男人,被我的残忍杀戮吓蒙了神,听到马豁子的叫骂声后,很傻逼地扔掉了手中的橡胶棍,争先恐后地去马豁子的绳索。

    “你,去干掉他!”马豁子对其中一名黑男怒吼道。

    这名黑男身高将近两米,黝黑的肌肤像擦了一层油,在灯光下闪烁着充满力量感的光泽。

    他强壮的体格和健硕的肌肉块,跟米国大片里那些男主角似的。

    黑男甩了甩焦炭似的黑长胳膊,嘴里骂骂咧咧地朝我走了过去。

    在他们那个常年遭受战乱的贫穷大陆,每个男人都是出色的战士。十一二岁的小男生就敢拎着ak47,对着敌人疯狂扫射。

    在这家伙还没成年的时候,就敢跟着族人去草原上狩猎狮子了。

    “打他,打死他!”

    “巴伯,狠狠的揍他,你行的!”

    身后那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们,发出幸灾乐祸,又无比兴奋的叫嚷声。

    空气中的血腥味,和那些女人们的鼓励,令他体内的凶性被彻底激发出来。

    在没有来马豁子的影视公司之前,这货是一名业务拳击手,搏击经验极为丰富,在拳击台上,他也曾凶猛地打落过无数对手的大板牙。

    我们两个都在相距对方十米的地方,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巴伯双手紧握成拳,身体微微前倾,两臂交替伸出,摆出一付拳击手的标准攻击动作。

    “来吧,黄皮猴子。”他朝我伸了伸中指,一脸的轻松和蔑视。

    那模样似乎不是要进行死亡格斗,而是一场友好的自由搏击对抗赛。

    我判断了一下四周的形势,连同这位摆造型的黑男在内,地下室总共还有二十三名男人,其中有七名是打手,剩下的显然都是马豁子请来的“演员”。这些人虽然肌肉发达,高大威猛,堪比健美先生。但眼中并无煞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打手们中紧握的武器都是统一的棍棒,看来,马豁子并没有向这些负责守护地下室的打手们发放枪枝。

    对我来说,这些原始的,用来震慑女人们的工具,就像鸡毛毯子一样,没有一点杀伤力。

    此时马豁子正站在廊道尽头,疯狂地叫嚣着:“傻b,上啊,扭断他的脖子,老子给你一百万!”

    看着马豁子张牙舞爪的模样,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这家伙不抓紧时间想办法逃命,竟然还有闲心在这里大呼小叫?难道这家伙手里还有王牌,所以才肆无忌惮?

    怪了,黑皮那些人怎么还没有进来?外面不是有控制按钮吗?

    我并不知道,马豁子在跳进来的时候,已经把从里面开启石板的电路板给搞坏了。

    黑皮他们,此时正拿着大铁锤,在外面轮流砸门呢。

    “黄皮猴子,来来,让爷爷拗断你细长的脖子……”那个名字叫巴伯的黑男,张开手臂缓缓向我逼近。

    他的双眼,闪烁着嗜血的咄咄凶光,就象一头饿极的食人兽。

    不等他靠近,我便主动发动了攻击,如同一条黑色闪电,朝他横冲而来。

    毕意是受过搏击训练的高手,巴伯稍一楞神中,便急忙做出反应。

    可是他的双臂还没有来得及合拢,我已经脚踏中门,一招虎扑拳,击打在了他的胃部,发出沉闷之极地响声。

    这一击,完美的展现了我形意拳的爆发力,别说是人,就算是块生铁板都能戳个窟窿。

    巴伯强有力的双手已经按在了我的臂膀上,但痛苦的感觉,却像浪潮般袭卷而来。

    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嗥,手指抽搐,从我的肩膀上弹落了下来。

    我又挥出一拳,仍然击在了胃部,仍然击在刚才击中的部位。

    巴伯口中吐着血沫,身子猛然向后躬起,倒退着,象是一只被煮熟的大虾。

    形意拳讲究的是寸劲,爆发力,所以在外人眼里,只看见我们两人忽然撞在了一起,然后巴伯趔趄后退。

    我紧随跟上,一个垫步,顺势跃起,膝盖点撞向巴伯的心口。

    这是我最得意的绝杀,前面两击,因为注重攻击速度,攻敌不备,所以在力量方面有所减缺,才需要最后这记点撞,来最终解决巴伯的性命。

    就在这时,看上去已完全丧失反击能力的巴伯,忽然不退反进,猛得抱住了我的腰。

    我的抬膝点撞,撞在了巴伯的手臂上。

    “咔嚓!”巴伯的一只手臂,以违背人体骨骼学的形状弯曲断折。

    而巴伯却利用这一线缓冲机会,把他的那颗鸭蛋形的黑亮光头,对准我的面门全力撞了过来。

    我心中冷笑一下,马上用手掌挡了一下。

    巴伯的脖子向后一仰,再次把光头对准我面门,孤注一掷的撞来。

    他眼中闪动着疯狂的光芒,面容狰狞之极。

    此刻我的双手都被封在外,腰也被他搂住,唯一的办法,只能用脑袋和他来个对撞。

    低头对撞时,我却玩了个花招,避开了巴伯坚硬的头顶骨,改用额角去撞向他的太阳穴。

    “咚!”

    随着一声巨响,就像是火星撞地球,我们两人各自向后倒分开。

    巴伯高大的身躯,突然轰然倒地,趴在地上痉挛地颤抖着,最后再也没能爬起来。

    身后的那几名打手,全都有些畏惧地看着我,而那群鼓噪不休的女人们,此时也变得雅雀无声。

    “全都给我上,把他给我除掉!”马豁子的震耳欲聋的怒吼声,打破了地下室诡异的静谧气氛。

    可是没人动,所有小弟都在犹豫。

    能够被马豁子挑选看守这座地下室的人,都是他手下的心腹,不仅要求体格健硕,心狠手辣,心理素质也要无比的强大。

    可是我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已经吓破了他们的胆。

    他们无疑对马豁子很衷心,但并代表要为他去送命。

    虽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有钱也得有命花才行啊?

    “李荣乐,老子要把你打成马蜂窝!”只见赤着上身的马豁子,不知什么时候,怀里竟然抱了一把散弹枪。

    在他宽厚的肩膀上,还挂着一条长布袋,里面鼓鼓囊囊的,装的应该是子弹。

    虽然我不喜欢用枪,但对这玩意也有一定的了解。

    这种枪是最好的近战武器,能将一梭子散弹全打出来,躲都没地方躲。

    我来不及奔跑,在马豁子扣动扳机的同时,一头撞进了旁边的房间里。

    “轰!”

    震天动地的枪声过后,地下室响起了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

    “王八蛋,给我滚出来!”马豁子已经陷入了疯狂之中,凶神恶煞地冲过来,对着我躲藏的房间又是一枪。

    七颗子弹将门板打成碎片,如果我躲在里面的话,一定会成为名副其实的马蜂窝。

    所幸这些房间的天花板都是相通的,马豁子端着沉重的散弹枪,行动迟缓,在他冲进之前,我早就掀开上面的天花板,逃到了另一个房间去了。

    马豁子将门踹开,房间里根本没有我的影子。

    而那七颗子弹,全都打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里面柔软的鹅毛,被炸到了半空中,在马豁子眼前轻惹无物地飞舞,飘荡着,又悠然落下……

    “出来,王八蛋,你给我出来!给我出来!”马豁子将紧临的房门,一个个粗暴地踹开。他找不到我,就把愤怒的火焰,撒到了那群倒霉女人的身上。

    看到有人从眼前跑过,不管是谁,直接就轰过去一枪。

    杀!杀!杀

    马豁子的赤红的双眼,如同地狱业火,燃烧着近乎疯狂的杀意。

    与此同时,我则如巨蟒般,在天花板上悄无声息地移动着。

    每找到一个房间,我都掀开天花板,并朝里面低问一声:“青青,你在里面吗?”

    “乐哥,是你吗?快下来救我!”当我的脑袋探进一间阴暗潮湿的房间时,一名少女的声音,突然向我发出了惊喜若狂的喊叫。

    房间内没有开灯,我模模糊糊地看到,在墙角处蜷缩着一个娇小玲珑的黑影。

    “青青,是你吗?”我马上惊喜地跳进了房间里。

    一股刺鼻的恶臭扑面而来,那是一种混合屎尿和汗臭的味道,呛得我禁不住屏住了呼吸。

    我警觉到向四周观察了几眼,这是一个极为狭小的房子,不足十个平方。

    在对面的墙角处,顿着一名长发披肩的少女,浓烈的恶臭从四面八方袭来,加上闷热不透风的空气,简直就像置身于下水道中。

    “乐哥,我是喜儿,陈喜儿啊,你终于来救我了……呜呜!”陈喜儿喜极而泣,身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手上的铁链发出金属撞击的“哗啦”声。

    我吃了一惊,赶紧迎上去,摸黑扶住了她伤痕累累的身体。

    陈喜儿呜咽着扑进了我的怀中,但奇怪的是,她的身上并没有难闻的臭味。

    “乐哥,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是我哥告诉你的吗?”陈喜儿扬起白皙的小脸,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我。

    “先别问,等我们出去再说。”虽然我也是满脑子问号,可眼下不是和她聊天的时候。

    马豁子还在不停地踹着房门,狂暴的脚步声,时远时近。

    我摸到了陈喜儿手上的铁链,低声骂道:“这个畜生,竟然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接着又问道:“你有没有受伤?伤的重不重?”此时我无暇去问其他的事,最关心的是陈喜儿的身体有没有遭到伤害。如果她伤势过重,想要从这里逃出去,就会困难重重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