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美女与疯子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他们只是打了我一顿,很疼。不过没关系,乐哥哥,咱们快出去吧!这里好恐怖!”陈喜儿抱紧我的身体说道。

    我点了点头,锁着她的链子不是特别粗,就跟平常的的狗链子差不多,我双手握紧链子的两端,使出吃奶的力气,只听“咔崩”一声,铁链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乐哥,我的脚上也……”

    陈喜儿本来想说她的脚踝也被锁住了,可是话没说话,便被我突然捂住了嘴巴。

    我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手心堵在她的嘴巴上,示意她不要出声。

    刚才还乱轰轰的地下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凌乱奔跑的脚步声没有了,女人惊恐的喊叫声也消失了。

    整个地下室安静的像一座坟墓,只能听到陈喜儿急促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觉得没有危险之后,这才松开了她的嘴巴。

    “乐哥,那里还锁着一位姐姐呢,你快去看看吧!”陈喜儿指着我背后的墙角,小声地说道。

    我转脸看去,原来在另一个墙角处,还锁着一个女人。

    只是那个女人,一直没有发出半点动静,是以我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我走过去,在女人跟前蹲下身子。一群大头苍蝇“嗡”的一声,劈头盖脸的飞撞了过来。

    原来整个房间里的臭味,就是从这个女人散发出来的。也不知道她在这里锁了多久,身上沾满了臭烘烘的大小便。

    我皱了眉头,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而后站起来说:“她已经死了!”

    “啊!”陈喜儿发出一声惊叫,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表情恐惧地说:“她,她怎么会……刚才还在跟我说话呢。她……”

    听到这里,我不禁叹息了一声。

    原本我还想让陈喜儿暂时留在这里,等解决掉马豁子后,再过来接她的,可是这里躺着一具女尸,再把她留在这里,恐怕会把她吓疯过去。

    “蓬!”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爆响,只见马豁子端着散弹枪,出现在门外。

    “李荣乐,你就知道你躲在这里,看你这次往哪里逃,哈哈。”马豁子凶神恶煞地狂笑起来,枪口立即对准了我的胸膛。

    我本能地将陈喜儿拉在身后,只听“彭”的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

    陈喜儿吓得大叫一声,我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过了一会,自己身上却没有中弹的感觉。

    我奇怪地睁开眼,发现马豁子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阿峰则拎着枪出现在了门口,问我道:“乐哥,没事吧?”

    “枪法不错!”我朝他苦涩一笑,身上的虚汗把衣服都湿透了。

    阿峰这一枪再晚开半秒钟,自己绝对会被打成筛子。

    我拉着已经吓蒙的陈喜儿走了出去,廊道里站满了自己的兄弟,黑皮手里还拎着一把超大号的铁锤,好几个人都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就像刚干完苦力活似的。

    “娘的,那道门真结实,砸得老子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黑皮见我没事,咧着嘴大笑起来。

    阿峰朝地上的马豁子啐了一口:“畜生,早他妈该死了!”

    “乐哥,咱们快走吧,我怕!”陈喜儿闭着眼睛,不敢看地下的死尸。

    “乐哥,你们先走,这里我来搞定!”黑皮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受惊过度的陈喜儿离开了地下室。

    …………

    马豁子的死,像瘟疫一样,迅速吹遍了吴南市的大街小巷,成了社会上的痞子们茶余饭后的最劲爆谈资。

    “听说了没有?马豁子死了,听说就死在他的大本营里!”

    “有这种事?不会是吴县的人马干的吧?”

    “黑面佛肯定不会放过他们。这下有好戏看了!”

    混混们口中的“黑面佛”是马豁子的拜把子兄弟,也是他们组织的二号当家人。

    他比马豁子更狠,更凶残。听到马豁子的死讯后,“黑面佛”暴跳如雷,扬言要将我的人斩尽杀绝,为马豁子报仇雪恨。

    “老子要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拿他们老大李荣乐的脑袋当夜壶用!”黑面佛在自己的兄弟们面前如是说……

    可是他这句豪言壮语,在当天晚上,便随着一起突如其来的车祸,成了他永久性的遗言。

    “黑面佛”是在回家的路上,与一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相撞,人当场就翘了辫子。

    警方在勘察了出事地点之后,给出的结论是:这货多喝了两斤马尿,神经错乱之下才……

    但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黑面佛”是被吴县的好汉给弄死的。

    因为据黑面佛的手下回忆,当天晚上他滴酒未沾,而且回家的那条路一马平川,没拐没角的,车速就是再快,也不可能把车撞成麻花型吧?

    车祸发生后,肇事司机还很“好心”地将一枝烟头扔在了泄漏出来的汽油中。

    连火葬场都不用进了,黑面佛直接成了块焦炭。这种心理素质和狠劲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吗?

    黑面佛死后的两天里,吴南市接连发生了几起流血斗殴事件。

    那两天的晚上,每到深夜十一二点,都能听到从郊外的空旷地带传来的震天砍杀声。

    两场大战之后,马豁子残存的势力终于一蹶不振。

    他名下的七八家酒吧、ktv、商务会,和南城的地盘都顺理成章地,归入了我们的势力范围……

    可是柳青青却失去了音讯,我派人找遍了马豁子的大本营,却一直没有找到她。

    我很奇怪,马豁子的手下,明明把她掳走了,为什么没有送到吴南来呢?

    是把她藏起来了,还是已经杀害了?

    “青青,你到底在哪儿呢?”我呆呆地盯着天花板,默默地为她祈祷着。

    …………

    无边无际的黑暗,如同一张无法挣脱的大网,将柳青青牢牢的困在中间。

    她想睁开眼,可是眼皮上像压了一座千斤重的大山,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化学药剂味,感觉像呆在一间手术室。

    “这是什么地方?我已经死了吗?”柳青青心想。

    当她的感观渐渐恢复的那一刹那,又听到一种很奇怪的,“吸溜、吸溜”的声音。

    好像,有人在吞咽着口水?

    “谁?”柳青青惊恐地睁开眼。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连做梦都梦不到的环境。

    正对着她视线的,是十几个排成一排,稀奇古怪的玻璃药罐子。

    混浊的液体中,似乎还浸泡着什么东西。

    在那张黑乎乎,似木头,又像是铁板做的长形桌子上,还放着一盏古老的油灯。

    豆点大的火苗,在她眼前摇摆晃动着,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柳青青咽了咽口水,视线微微向后收拢。

    “啊!”

    当她把视线移向自己的大腿时,不由得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声。

    只见一个黑影,正蜷曲在她的腿边。

    “你醒啦?”这个黑影从她双腿间抬起头,嘴边还残留着几滴晶莹的口水。

    “滚开,别碰我,快滚开!”柳青青身体不停地往后挪,直到撞在了一面土坯墙上。接着,她随手抓起身边的一件长长的东西,护在了胸前:“你是谁,你……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老鬼跪在地上,表情慌乱地说道:“好好,我不过去,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不许过来!”柳青青又恐惧地大叫了一声。

    虽然屋内光线晕暗,但此时,她已经认出来,这个男人,就是那天晚上潜入她的房间,把她打晕的疯子。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要干什么?快放我出去……”

    “出去?呵呵!”

    老鬼笑了笑,眼中闪烁着一种近乎疯狂的光芒:“这里将会是我们的家,你永远也别想出去了!”

    说着,他转过身,指着房间里的摆设,很开心地说道:“你看,这里像不像我们在农村的家?我是按照咱们结婚那天的样子布置的。”

    这个人不管是说话,还是眼神,都带着一种神经质的疯狂,明显是智力有些问题。

    柳青青没想到自己会落在了一个疯子的手里,求他是没用了,只能自己想办法逃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柳青青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边哭着问道。

    这个房间不大,造型却十分奇特,四面还有房顶都是圆形,就像一个水泥做的蒙古包。

    墙壁上还挂着一些锄头,镰刀等农业生产用具,看上面的铁锈,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过了。

    在靠墙角的地方,还摆着一张竹床,床上放着大红缎的被褥,上面绣着一对对交颈嬉戏的鸳鸯。

    墙面上还贴着过时许久的明星画,画质已经褪色变黄,上面还挂着蜘蛛网。

    整个房子的摆设,就像八零年代农村里的场景。

    柳青青来自小山村,在她的记忆中,很小的时候,父母的房间就是这个样子。

    “菊儿,你不记得我,我不生气。”老鬼有些苦闷地挠着乱糟糟的头发:“因为我知道,你在地狱里喝过孟婆汤,把前生的事都忘了。不过,我相信,过段时间,你就会记得我的。”

    他认真的模样,把柳青青气得差点晕过去,大叫道:“我根本不是什么菊儿,你认错人了,你这个疯子。”

    “我不是疯子,你真的是菊儿!我有证据。”老鬼十分肯定地说道。

    “你是个疯子,魔鬼——”柳青青捂着脸,痛骂不止。

    “不要怕,不要怕,她就是你的前生,你们其实是同一个人。”老鬼小心地解释着。

    说着,脱掉身上脏兮兮的衣服,披在了柳青青的身上。

    柳青青根本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身体不断向后挪动着,脑子里则思考着逃跑的计划。

    老鬼见她不再挣扎喊叫,很高兴地问道:“菊儿,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柳青青下意识的便要拒绝,可是就在这时,她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脱身之计。

    只要这个男人离开,她就有逃生的机会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