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搞定丈母娘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今天是赶集的日子,镇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看到这种熟悉的场景,一种思相的情绪在心中蔓延。

    找路边拉客的三轮摩托车问了王庄村的路线,便驱车而去。

    王庄村距离镇子十里路,开车很快就到。

    村里子里仍然是土路,两边种着高大的杨树,路两边则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麦田,绿油油的,在风中微微摇晃,令人赏心悦目。

    车子缓缓地开进了村子,各种颜色的狗成群结队的跑着;背着小孩的农妇坐在大门口;穿着洗的发白旧军装的老汉坐在太阳地里,都用好奇的眼神望着我们这辆风尘仆仆的白色捷达轿车。

    我了下车,叫住一个路过的拾粪老头,递过去一支烟,问道:“大叔,请问周冰燕的家住在哪里?”

    老头一听,无精打采的目光,顿时变得警觉起来:“你们找她干啥?”

    “哦,我们是她厂里的同事,这不快过节放假了,过来看看她。”我说着指了指身后的车子。

    唐雨琪的脑袋适时地从车窗里探了出来,冲着老头甜甜一笑。

    拾粪老头放心了,把烟卷架在耳朵上,伸手指着远处:“南头,大槐树底下那户就是。”

    我道一声谢,正要上车,路边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跑过来,自告奋勇道:“你们是去周小军的家,我带你们去。”

    我一听正好,让小孩上车,引导着赵铁豆开向村子南头。

    不多时,一颗茂盛的大槐树映入眼帘。

    大树的遮蔽下有个土墙垒成的小院子,小孩一指土墙院子说:“这就是周小军的家。”然后打开车门,跑去敲门:“小军哥,你家来客人了。”

    院门打开,走出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衣着朴素,神情有些憔悴,正是周冰燕的母亲。

    上次在梅园大酒店,我和她曾经打过一次交道,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了很恶劣的印象,最后还闹得不欢而散。

    我知道这是一位势利眼,狗眼看人低的妇人,这辈子和谁都不亲,就对钱亲。

    不喜欢归不喜欢,但她毕竟是周冰燕的母亲,未来还有可能成为我的丈母娘,所以我只能笑脸相陪。

    “婶儿,您好。我们是冰燕的同事。这几天厂里放假,过来看看她。”唐雨琪为了避免我尴尬,率先马上走过去,向周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哦,是燕子的同事啊,快进来,快进来。”周母十分高兴地说。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拿扫把将我扫地出门,竟然还热情地将我们迎进了院中,自始至终,都没有摆冷脸给我看。

    真是稀罕,难道这位见钱见开的准丈母娘,知道我发达了,所以才另眼相看?

    我们四个人进了院子,才发现周冰燕家有多穷。

    低矮的房子怕是有几十年历史了,一半是土块一半是砖头,院子里还有个猪圈,不过里面没有猪,只有几只鸡在刨食。

    周父听见动静从堂屋里走出来,看到我后,十分惊讶地说:“呀,这不是荣乐吗?你怎么过来了?”

    我正要开口说话,周母突然咳嗽一声,瞪了他一眼,故意岔开了话题,指着唐雨琪等人说道:“这几个都是冰燕的同事,从城里来的。”

    说话间,她的目光却在我身上徘徊着,表情显得有些奇怪,但我可以感觉到,她看我的眼神,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厌恶和充满敌意了。

    这让我感觉很开心,心想,难道这位准丈母娘已经接受我了?

    “大叔你好,我们燕子的同事,这次特地过来探望一下,带了点小礼物,是个心意,大叔千万别客气。”唐雨琪说着,示意杨森和赵铁豆将礼物放下了。

    礼物都是在来的路上买的,两桶金龙鱼调合油、两大盒维维豆奶粉,听说周冰燕的老爸爱抽烟,我还特意从吴县捎了两条中华过来。

    礼物虽然不贵,但农村人送礼,都比较流行这个。

    “你们这些孩子也真是的,来就来,还拿东西。”周父热情的招呼着,邀请我们在院中坐下。

    我发现老人家的眼圈红红的,似乎刚哭过似的,奇怪地问道:“大叔,是不是家里有事?”

    我的话音一落,院子里顿时变得沉默下来,周母还偷偷地抹了下眼泪。

    “荣乐,我儿子小军他……被人打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呢。”大叔叹了口气说道。

    我知道周冰燕有个弟弟,好像还在上中学,怎么会被人打了?

    从他们夫妻表情可以看出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我赶紧问道:“大叔,到底出了什么事?是谁打的?”

    “唉,真是造孽啊。”周父深深地叹了口气,蹲在地上,吧嗒吧嗒地抽起了烟。

    最后还是周母回道:“俺家小军是在学校被人打的,说是同学之间闹别扭,但是俺知道,这件事肯定是赵世杰家在背后搞的鬼,冰燕不嫁给他,他就想办法整俺们。小军是个老实孩子,从小到大没惹过事,他怎么可能跟同学打架?”

    周父磕了磕烟袋锅子,发出沉重的一声叹息。

    我明白了,怪不得周冰燕这次会在老家呆这么久,原来,又是赵世杰在里面捣鬼。

    本来我想的也简单,周冰燕和他又没领结婚证,定婚的钱退了不就就完事了吗,哪里会想到这姓赵的太不是东西,周冰燕不嫁给他,他就使用这种阴损的招数。这种人都不配叫男人,早知如此,在吴县我就该踢死他。

    别说周冰燕是自己未来的媳妇,就是换做普通朋友,我也不能坐视不理。

    这次见面,周母对我的态度,明显改观了许多,也不知是周冰燕做的思想工作起了作用,还是一家人都透了赵世杰不学无术的本质。

    “这赵家欺男霸女,是我们镇上有名的地头蛇。那个赵世杰就更不是个东西了,自从燕子和他退婚之后,那混小子就隔三差五来俺家捣乱,上次还带着几个流氓,把我家燕子和小军给打了。最后还踢死了我家一只鹅呢……”周母喋喋不休地痛诉着赵世杰的罪行,看来这小半里,周家和赵家发生了很多事。

    唐雨琪一听,马上惊叫道:“他还是不是人啊,怎么连女孩子也打?”

    “什么,他把冰燕给打了?”正准备点烟的我,马上睁大了眼珠子,急问道:“打哪儿了?人没事吧!”

    “人没事,就是脸肿了几天!”周母看着我,眼神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

    “切有此理!”我将烟头揉成了粉末,拳头暗暗捏紧,恨不得立即上门把赵世杰暴揍一顿,为自己的女人出气。

    “姓赵的一家也太坏了,当地的公安局都不管吗?”唐雨琪义愤填膺地说。

    院子里再度沉默起来,半晌,周母抹一把眼泪站起来:“该吃晌午饭了,都别走,我杀鸡给你们吃。”

    我们赶紧站起来,说道:“大婶,千万别忙和,随便对付一点就行。”

    周母竟然朝我笑了笑,脸上露出久违的慈祥表情,说:“荣乐啊,上次的事,是大婶的错,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大婶就是这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要说,还是你跟俺家燕子般配,大婶这次再也不阻拦你们了……要不,今天过年,你们就把喜事办了吧……”

    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我直接傻在了那里,今年就结婚?这,会不会太快了点?

    很快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周母杀了一只小公鸡,炒了几个鸡蛋,又从地窖里刨出来一颗大白菜,凑出了一桌子菜。

    按照农村的规矩,家里来客人,妇女是不能上桌的,就周父陪着我他们四个吃喝。

    席间双方推杯换盏,我再度了解了周冰燕的家庭情况。

    周冰燕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闲暇时周父还会去镇上开的砖厂打点零工,加上家里那五亩良田,日子还算过得去。

    但赵世杰家里就不同了,在当地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殷实大户。

    赵世杰的母亲在政府部门工作,还是工商局的一位科长,吃皇粮的,腰板挺得就硬气。

    他父亲兄弟四个,几乎个个都不是好东西,从小就是镇上的二流子,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

    这一家人在整个镇子,绝对是如雷贯耳的存在。从小学生到八十岁的老头,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一家的。

    靠着欺行霸市的手段,他们家垄断了当地的采石场,手底下养活着几十号打手,在镇子里横行无忌,无人敢惹。

    据说前一界镇长,刚到这里上任的时候,听闻了赵家的恶霸行径,十分的愤怒。

    新官上任三把火,有天镇长大人多喝了几杯,豪气上涨,扬言要办办这赵家的威风。

    哪知当时赵家老三,也就是赵世杰的三叔也在旁边坐着。

    听了镇长的厥词,赵老三二话不说,在路边直接就把镇长大人给揍了。

    这件事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在镇上传得绘声绘色,几乎老少皆知,是村民们茶余饭后最劲爆的谈资。

    而那名那想当清官的镇长,连一界没干满就被调走了。现在这任镇长,吸取了前辈血淋淋的教训,跟赵家人打得火热。

    也该着周冰燕倒霉,有次过年去庙会上玩,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给赵世杰这位纨绔二代给瞄上了。

    北方女孩子个头大部分都不低,五观也还过的去,就是皮肤有点糙,但这周冰燕却是个另类,不仅有着北方女孩高挑的身段,脸蛋长得也俊俏,皮肤更像剥了壳的鸡蛋般娇嫩。小小年纪便成了远近闻名的一枝花。

    赵世杰只瞧了一眼,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第二天就找媒人来说媒了。

    当时周冰燕正准备外出打工,老两口一合计,这赵家虽然名声不好,但家大业大,女儿嫁过去肯定不会吃亏,于是也没和周冰燕商量,就把这门亲事给定下了。

    以后的事,我从周冰燕口中,也大概也知道一些。

    当然,我以前是不知道赵家的背景,还以为赵世杰只是家里有点闲钱的纨绔子弟,否则也不会让周冰燕一个人回家处理这种事了。

    “小军是跟谁的打的架,同学还是什么人?”听完了事情的经过,我问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