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是人是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好!”我想都没想便回绝了。

    上次被她暖了一次被卧,冻得我一夜没睡。也不知道她是来暖被窝的,还是来抢被子的。

    “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冻死你算了。”李幼鱼嘟嘟囔囔地也走了。

    “走吧,都走吧!”我郁闷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冷冷清清的大厅,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那么花心n情啊,谁说三妻四妾是男人的梦想?再这么搞下去,自己迟早要变成短命鬼,即使不被这几头母老虎活活吸死,也要被她们给烦死了。

    “唉,还是一个人好,耳根子清静,实在不行,我也进山当道士算了。”

    “铛!铛!铛!”

    正在这时,一阵空洞悠扬的铃声飘进了房间里。

    这声音似远似近,好像在耳边响起,但又仿佛远在千里之外,如诉如泣,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我翻身而起,凝神细听。这铃声忽高忽低,亦真亦幻,好像是从大街上传过来的。

    我奇怪地走向阳台,刚推开玻璃门,一股狂风夹杂着落叶和尘土扑面而来。

    我赶紧护住鼻孔,发现耳边的铃声,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铛!铛!铛!”

    我探身往街上看去,表情一下子痴呆下来。

    不知何时,街上的路灯已经全部熄灭,漆黑幽深的街头,四个人,正抬着一顶红色轿子,向这边缓缓走来。

    那四个人,从头到脚都包裹在猩红色的袍子中,行走速度竟然奇快无比。

    只有几秒钟的时间里,便从街头来到了我的对面。

    街面上的落叶,在他们脚下凌乱地飞舞着。看上去,就像四条从地狱深处走来的幽灵。

    在那顶红色轿子前,悬挂着一串铃铛,方才的铃声,就是从上面发出来的。

    更加诡异的是,在轿子的四角处,竟然还飘荡着四团暗绿色的火焰。

    不管风有多大,这四团火焰总是不离轿子的左右。隐隐约约,从轿子里,还传出如似哭似笑的女人呜咽声,实在让人心头发毛,充满了邪气。

    “靠,难道我撞鬼了?”我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拼命地眨了下眼。

    正在这时,轿子左边的布幔突然被风掀开了一角,显示出里面一个青衣人形的轮廓。

    只一眨眼的时间,那四人一轿,便迅速地消失在了街尾处。街上的狂风随着他们的离去,很快消失不见。四散飞舞的枯叶,也静静地落了下来。

    我站在那里,像石化般,久久也没有动一下。

    街上的路灯,突然又全部亮了起来。

    “靠,那几个家伙到底是人是鬼?”我回过神来,感觉很不可思议,难道自己真的眼花了不成?

    正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原来是黑皮打来的。

    最近一段时间,黑皮一直呆在吴南,一方面是管理那边的地盘和生意,另一方面是为了清除马豁子残留的势力。

    这么晚了,他突然给我打电话,直觉告诉我,吴南那边一定出了什么事。

    “乐哥,吴南这边的地盘和生意,基本上已经稳定下来,只是,有一个不太妙的消息。”电话一接通,黑皮便忧虑重重地对我说。

    “出了什么事?”我马上问道。

    “据我手下打听来的消息,马豁子是青龙会的一位堂主,咱们把他给杀了,想必消息已经传到了青龙会。乐哥,咱们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马豁子是青龙会的人?听到这里,我的心顿时往下一沉。

    北洪门,南青龙。

    青龙会,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帮派,树大根深,势力遍布整个东南亚,是国内第一大帮派。

    没想到,马豁子竟然是青龙会的人,这下可真是踩到硬钉子了。

    “不仅是马豁子,就连吴南的东青帮,也属于青龙会的分支,据说东青帮的老大潭老四,已经接到上头的命令,准备在年后,就要向咱们吴盟战堂下手了。”黑皮继续说道:“乐哥,咱们怎么办?退出吴南吗……”

    我沉默着,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可以说,整个江南区所有形成规模的社团和小帮派,实际上都在青龙会的掌控制之下。并且每个帮派,每年都需要向他们交纳所谓的孝敬费。

    马豁子死了,吴盟战堂横空出世。

    此时江南区所有道上的人马,都在翘首期待一件事,青龙会会怎么对付我们?

    是将我们收回已用,同意吴盟战堂替代马豁子的位置和地盘?还是杀鸡儆猴,将吴盟战堂彻底从江南区除名?

    “蓬!”

    一束璀璨的烟花,在远处的天空中炸开。

    紧接着,无数条火线,带着尖锐的呼哨声,冲上高空轰然炸响。仿佛无数流星划过,将半个天空映得红通通一片。

    或许为了营造春节即将来临的气氛,在璀璨的烟花中,雪花也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我仰望着彤云密布的天空,任由雪花落在脸上,融化成一片片小水珠,凉凉的。

    “快过年了!先给兄弟们放几天假吧,其它事以后再说。”沉默许久之后,我对黑皮说道。

    “是,乐哥。”黑皮回道。

    挂掉电话之后,我突然感觉肩膀上的担子重了许多。

    路边,一家还在营业的音响店里,正在播放着一首老歌: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

    于此同时,朱雀堂大本营中,雷思思正环抱着胸口,站在阳台上,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遥望远处出神。

    在她身后的大厅内,雷瑶儿正焦虑地踱着步子,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

    “堂主!”

    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雪人”,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

    听到喊叫声,两姐妹心头都是一震,不约而同地转过了头。

    只见黄生跌跌撞撞地跑进大厅,随着他的奔跑,身上覆盖的厚厚雪花不停地往下掉,膝盖上也沾满了泥巴。气喘吁吁的模样,看起来极为狼狈。

    “怎么样?人呢?”雷瑶儿一个健步,冲过去,抓着黄生的肩膀质问道。

    黄生垂着脑袋,结结巴巴地说:“二十名刀手,全……全军覆没了。”

    “放屁!这怎么可能!”雷瑶儿的眼珠子一下子瞪的溜圆,一把推在黄生的胸口上。将他推得倒退了三四步,脚底一滑,“噗通”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真的死了,全死了,我亲眼见到的……”黄生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脸色煞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之极的东西似的:“那家伙简直不是人,是魔鬼,是真正的魔鬼……”

    “你这个废物!”雷瑶儿怒不可揭,举起把掌,但要抽他的脸。

    “住手,让他说!”一直没开口的雷思思拦阻住了妹妹,脸色凝重地盯着精神明显有些错乱的黄生,沉声问道:“你是说,他们全是被李道玄一个人杀死的?”

    “是,全是被他徒手杀死的,没有留下一个活口……”黄生略一和雷思思对视,便羞愧地垂下了脑袋。

    做为领队人,自己的手下全死了,而他却活了下来。就算雷思思不追究自己失败的责任,也会因此起疑心吧?

    黄生不想死,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板里面了。

    “放屁,他一个人能干掉我们二十几个好手?那他那么厉害,你又是怎么逃出来的?”雷瑶儿怒问道。

    不等黄生开口解释,一直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雷思思,突然长叹一声,道:“算了,既然任务已经失败,还是想想怎么回复老爷子吧。”

    “姐,难道你真的相信是李道玄一个人杀了我们这么多人?”雷瑶儿用力地摇着头,道:“这怎么可能呢?他们可是……可是我们帮会中最厉害的兄弟了。”

    “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确实称得上厉害。可是面对身怀异术的修士,他们的身手又算得了什么呢?”雷思思叹了口气,神情萎靡地跌坐在沙发上。

    在二人噤若寒蝉地注视下,她沉默良久,又开口道:“关于血玉凤凰,有一个很诡秘的传说,你们想听一听吗?”

    “什么传说?”雷瑶儿问道。

    “据史书记载,在三千多前年,血玉凤凰便在一个叫蟾域的地方出现过。这段史料,来源于著名的夏书。当时蟾域曾发生过一次强烈的大地震,地震使得当地的一座山峰从中间断裂开来。一名山民,进山采药时,无意中在裂开的山谷深处,发现了一个死去多时的“怪人”。

    “夏书对那怪人有详细的记载,说他的身高接近现在的三米,身上穿着厚重的盔甲,周身还缠绕着粗大的青铜铁链。虽然他死去不知多少时日,但面部肌肤却豪无腐烂的迹象。在山民发现他时,在他的尸身旁,便摆放着一只状似“雪莲花”的物件。

    “陕北及甘南的昆仑山系,一直是古代传说中、仙人们的居住地。古人将这个深埋大山上千年,却不腐烂的“怪尸”当成了古仙的法身加以膜拜,那只“雪莲花”也被视作能使人长生不老的仙物保留了下来。”

    说到这里,雷思思按灭烟蒂,继续说道:“血玉凤凰第二次现世,是在明崇祯年间。当时闯王已经攻陷了北凉城,一位皇族在逃亡到江南区的途中,将血玉凤凰典卖到了当铺里。而当铺的老板,便姓陈。”

    “怪不得老爷子命我们千里迢迢的来寻找血玉凤凰,原来,他也是听到了这个传说,想要长生不老啊。”雷瑶儿恍然大悟道。

    “一开始,我对这个传说的真实性也抱有怀疑态度。更对老爷子仅仅因为一个虚无飘渺的传说,便兴师动众地寻找它的做法不敢苟同。可是眼下看来,这个血玉凤凰,或许真的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力量。”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