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胡蓉的显赫家世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女儿啊,你出来行不行?你已经在里面呆了三天了,再熬下去,身体会垮的,出来吃点饭吧,好不好!”母亲边轻轻地拍着房门,边声音哽咽地恳求道。

    说话间,她眼中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可是恳求许久,里面仍然没有再发出任何动静。

    母亲擦了擦眼角泪水,对身边的丈夫说:“老公,你快想想办法啊,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唉!”

    中年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拍了拍妻子的肩膀,然后对着房门说:“丫头,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别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是得想想你妈呀。她都三天没睡好觉了,为了你,我们这几天连公司都没去,好几个业务都给耽搁了,你知道那是多大一笔损失吗?再不出来,我可要撞门啦!”

    “别撞,别撞!我再劝劝她!”母亲赶紧拉住丈夫的手。

    “你让开,这丫头从小被你娇惯成性,一点都不会为别人考虑问题。不能再由着她了!”丈夫这次是铁了心,不管妇人如何恳求,他深吸了一口气,便欲破门而入。

    “你敢撞门,我就死给你们看!”房间里的女孩子突然尖叫起来。

    “丫头,你真想气死我们是不是!”父亲也动怒了。

    “你别吼啊,你吼什么呀?”母亲吓得赶紧将丈夫推开了:“你走吧,去忙你的生意吧,这里不需要你了。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呢!”

    “都是被你惯坏的!”父亲脸色阴沉地坐回了沙发上,本来已经准备出去谈生意的他,又气乎乎地将昂贵的西服和领带扯下来,扔在了沙发上。

    “女儿啊,你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么困难了?”母亲还在继续对里面劝说着:“要实在不行,咱就别干了,妈妈给你在公司安排份好工作,你看……”

    正在这时,外面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保姆,赶紧从厨房里跑出来,过去把门打开了。

    “请问这里是胡蓉的家吗?”门外站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胳膊下夹着公事包。

    “是的,这里是胡蓉的家!”中年男人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过去客气地笑道:“我是她的父亲,请问您是?”

    “哦,在下周世录,是胡蓉的同事!”

    “哎呀,原来是周所长,久仰,久仰。”中年男人伸出手,热情洋溢地和周世录握在了一起:“没想到周所长能大架光临,来来,快请进!快请进。”

    二人边往屋里走,中个男人边对自己妻子喊道:“玉兰,你看谁来了,是蓉蓉的领导周所长!”

    中年妇人赶紧擦掉脸上的泪痕,热情地过来打招呼道:“周所长真是稀客啊,您的公事那么繁忙,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亲自过来呢!”

    “应该的,胡蓉是一位好同志,三天没来上班,我也是担心她呀!”

    三人说着客套话,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兰,去沏壶茶。”中年男人对小保姆吩咐道。

    “是,先生!”小保姆应了一声,便去忙活了。

    在他们说话的空档里,周世录转过头,微微打量了一下胡蓉的家。

    即便以他的见识和阅历,看过之后,眼中也闪过一丝惊奇之色。

    先不论这套复合式的高档住宅别墅楼,本身就价值三千多万。光屋内的装修和摆设,没上千万根本就拿不下来。

    就像脚下踩的这张从波斯进口的纯羊毛地毯,一米见方这么一小块,就相当于他一年的工资收入了。

    周世录也算见过大世面的人,可是坐在这间豪华的好像宫殿一般的房间里,还是让他浑身都不自在。

    而且从这对夫妇极为考究的穿着,还有身上散发出来的涵养和气度来看,都是那种富豪阶层才有的派头。

    看到这里,周世录纳闷了。

    胡蓉家这么有钱,怎么会甘愿做一个小民警呢?

    “周所长这次大架光临,是因为蓉蓉的事吧?”中年妇人擦了擦酸涩的眼睛,忍着哭意问道:“周所长,您实话告诉我,是不是蓉蓉在工作上出了什么差错?长这么大,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过,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妇人说到这里,哽咽地闭上了嘴,赶紧拿手帕擦了擦眼睛。

    “难道你们也不知道?”周世录更加稀奇了:“我这次造访贵府,就是想看看,胡蓉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三天没到所里上班,我在电话里问她怎么了,她又不肯说,我还以为是……”

    说到这里,三个人都楞住了。而后,不约而同地将古怪的目光,移向了胡蓉的卧室。

    “难道是因为男女关系?”沉默了许久,周世录以职业的敏感触觉,率先做出结论道。

    “啊?”

    王素芝眼睛一亮,又担心又是喜悦地喃喃道:“不会吧,真的是这样吗?”

    “不可能,这丫头跟母老虎似的,谁肯要她!”胡震国有些怨言似地瞪了妻子一眼。

    那意思仿佛在说:看你教育出来的好女儿。

    做为一名生意人,胡震国无疑是很成功的。只用了十年的时间,便在妻子的帮助下,从一个一贫如洗的穷小子,发展到现在拥有五百家连锁金铺,资产过十亿的大富豪。

    可是在女儿的教育问题上,他又是十分失败的。

    因为只有这一个独生女,他对胡蓉自然是十分宠爱。从小到大,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都可以说是国内最好的。

    但物质上的奢华满足,却造就了胡蓉骄傲任性的大小姐脾气。

    在他们整个家族里,胡蓉就是活祖宗。谁的话也不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下跑的,还是泥地里钻的,只要她想要,家里人都会想尽办法去实现。

    其实在很小的时候,胡蓉还是十分听话乖巧的,可是由于父母过度溺爱,泼辣,蛮不讲理的性格也就慢慢的显露出来。

    从小学开始欺负同学、中学开始欺负老师,长大了开始欺负周围的小混混,一直到她暴虐成性,又从同样溺爱她的外公那里,学了一套霸道之极的八卦掌,整个人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毁灭者,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灾难。

    长久下去,问题就出来了。

    女儿太霸道了,根本没有男人敢要她。

    为了不使自己的女儿成为活寡妇,也不使自己庞大的家业没人继承,夫妻两个一商量,便开始给女儿介绍相亲对象。

    唉!

    一提起相亲这件事,这两个在商界里呼风唤雨的强势人物,却满肚子的伤心泪。

    你说别的小姑娘,第一次相亲,先不说对男方满不满意,见面时肯定都是矜持、收敛,有点小害羞的。

    她倒好,不管对方是啥样人,答应的都十分爽快。

    那来者不拒的气概,就像两个志同道合的男人,一见如故,马上就能结拜做兄弟似的。

    可是交往之后,胡蓉的态度,马上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逆转。轻则对人家打骂呵斥,重则就要伤筋断骨。

    交往了两个,就有两个倒霉的家伙躺进了医院。

    从这件事之后,夫妻两人经过慎密观察,得出一个很要命的结论:他们的女儿,搞不好是性冷淡。

    也就是说,胡蓉根本就没有和男人谈情说爱的本能,更别提结婚生孩子了。

    这样一来,可就要了这对夫妻的命了。

    他们就这一个宝贝疙瘩,还指着她能找一个能干的好女婿,来继承自己庞大的家业呢。

    如果她死活要当一辈子老姑娘,先不说自己抱不上外孙子,就是在朋友面前,他们也抬不起头啊。

    “胡老弟,此言差亦!”听了胡震国的话,周世录笑了笑:“胡蓉性格虽然有点……有点与众不同,但女孩子嘛,谁还能没点小脾气?以她的条件,找到如意郎君,也是早晚的事嘛!据我所知,前段时间,他跟我们吴县的一个小伙子,走的就特别近!”

    听到这里,就连胡震国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而王素芝,则激动地抓住了自己丈夫的手,眼中沁满了喜悦的泪花。

    胡震国拍了拍夫人的手背,示意她不要太激动,以免失态。

    “老哥,此话当真?”

    看到这对夫妻反应那么大,周世成反而后悔自己多舌头了。

    可是话已出口,不接下去也不行了:“是,是真的。不过,具体是不是在谈男女朋友,我也说不清楚啊。”

    “那孩子怎么样?是你们那边的本地人吗?年龄多大了?做什么工作的……”王素芝实在忍不住,一连问了好几个关键性的问题。

    这次胡震国也没有阻拦,金丝眼镜后面的精干目光,也十分焦急地瞅着周世录。

    “这个……”周世录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总不能实话实说,你们女儿喜欢的男人,是吴县的扛把子,每天干的都是掉脑袋的勾当,最近正跟另一个帮派抢地盘呢,搞不好哪天就被人给干掉了。

    这些话,自然是不便对人家的父母说的。

    见周世录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模样,胡震国也猜到他不方便直说,于是笑着转移话题道:“周所这次来的正好,蓉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三天了。我们夫妻二人正不知道怎么办呢。您是她的领导,希望您能开导开导她。男女朋友要谈,但也不能置工作于不顾啊!”

    “是的,这也是我不请自来的目地!”周世录说完,扭头看了看胡蓉的卧室:“那是蓉蓉的房间吧,我过去跟她谈谈。”

    王素芝还想问问女儿男朋友的事,却被胡震国用眼神制止住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