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青梅竹马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他一进屋,便用手指头戳着父亲的胸口,喷着酒气说道:“二叔,你到底啥意思?明明知道我的工地需要人,还跑别的地方去干,看不起我是吧!”

    父亲被他戳得后退了步,忙赔着笑脸道:“大侄子,你误会了,这不是快过年了嘛,我……”

    “糊弄谁呢?”李三参像训斥小孩子一样,推搡着父亲的胸膛,脸红脖子粗地说道:“少来这套,明天去我工地干活,还能少你钱咋的?”

    听到这里,一直没出声的李春妮,马上走到他面前说道:“哥,你太过份了!二叔是咱们长辈,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对他讲话?”

    “噫?”

    李三参看着她,眨了眨眼笑道:“哟呵!原来是我妹子,你怎么也来了呢?啥时候来的?”

    “别在这里发酒疯了,快跟我回家!”李春妮拽着他的胳膊,气乎乎地往外面走去。

    “回啥家,我是来谈工作的!”

    李三参将她的手摔开,醉醺醺地说道:“妹啊,不是哥我说你,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大半夜的往这边跑啥?我说!你是不是看上李荣乐那穷小子了?”

    听到这里,李春妮的俏脸一下红到了脖后根,又气又羞地说:“你胡说什么呢,荣乐是我堂弟,咱们是一家人。”

    李三参撇撇嘴,一脸嫌弃地说道:“什么一家人,又不是亲的……这年头,有钱就是爷,没钱全他麻的孙子……”

    李春妮见他说越越不像话,马上急道:“哥,你就少说几句吧,也不嫌丢人。”

    本来想给他们兄妹端茶的母亲,脸当场就阴了下去。重重地将茶壶砸在桌上,又扭身进屋了。

    “二叔,二婶,我哥喝多了,他的话,你们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呀!”李春妮见二老生气了,急忙道歉道。

    “没事,没事!喝醉酒的人都这这样,嘴没把门的,没事的!”父亲大度地笑着说。

    “哥,我求你了!”李春妮拽住李三参的胳膊,恳求道:“你快走吧,别在这里发酒疯了行吗?”

    “行了,行了!”李三参也不是真醉,见妹妹这样,便摆手道:“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你先回去吧,我跟二叔谈点事!”

    “你能谈什么事?明天谈不行吗!”李春妮怕他再说什么不着调的话,仍然拽着他道。

    “你哥我很忙的,明天没时间,就今天谈了!”李三参掏出一包中华,大大咧咧地说:“二叔,还是那句话,明天给我干活去,钱一分不少你的!“

    “大侄子,这不是钱不钱的事,你看都快过年了,我的身体也不太好,……”父亲为难地搓着手,不善言词的他,只是干着急,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绝。

    “什么这呀那呀的!过年咋的。过年就不吃饭啦?让你挣钱你就偷着乐吧!”

    李三参说到这里,又对站在门口的母亲嘿嘿一笑,没皮没脸地说:“二婶儿,我说的是吧?你也别楞着啦,赶紧把家里藏的好酒拿出来,我跟二叔再好好喝两盅!”

    看他指使这个,吩咐那个的霸道样,简直比进了自己的家都随便。

    母亲阴沉着脸,本不想搭理他,可是父亲却无奈地说道:“你去拿吧,大侄子好不容易来咱家一趟!”

    农村妇女,不管在自家什么样,但在外人面前,都会给自己丈夫留足面子。听到丈夫这么一说,她只好不情愿地进屋了。

    “要好酒啊,几十块钱糊弄人的玩意可不行!”李三参哈哈大笑道。

    “你看你都醉成啥样了,还喝啊!”李春妮这时气得,都想找盆凉水浇到他头上。

    “这点酒量算啥,男人出来混,看的就是酒量,酒量不行,那还是爷们不?”李三参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父亲道:“二叔,你家荣乐呢?让他出来,陪我喝两杯。怎么还跟以前似的,整天躲房间里,把自已当大姑娘养呐?”

    “他在外地打工还没回来呢!”父亲说道。

    “打工打了四五年了,怎么还在打呢?”李三参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嘴脸道:“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尽快回来。以后你们爷俩就在我工地干,有我李三参吃的,就少不了你们汤喝!打工就啥出息,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个钱,还累得跟狗似的。看在我妹妹的面上,我让他当个小工头。”

    “等他回来再说吧,这孩子脾气倔,不一定会听我的!”父亲敷衍道。

    “二叔,你呀,就是性格太软弱,教育儿子也不行!”李三参咳嗽一声,将一口浓痰吐在了地板上,接着说道:“换做是我,敢不听话,吊起来就抽他,抽到他听话为止!俗话怎么说来者,棍棒底下出孝子嘛,哈哈!”

    父亲的好脾气,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一辈子没有跟人吵过架、红过脸。可是听了李三参刚才的话,沧桑的脸上顿时一阵动容。

    “大侄子,天已经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明天咱再喝!”父亲脸上已经没有笑意,这是在下逐客令了。

    “才几点,早着呢!”李三参根本不在乎父亲脸上的愠色,双腿往茶几上一放,大刺咧咧地说:“那啥,把荣乐的电话号码报给我,我跟他聊两句!”

    李三参可不管什么长辈不长辈的,在他眼里,我们这一家人,就是筐软柿子,还不是他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况且在中州镇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有敢跟他犟嘴的人。

    “哥,咱们回家行不行?”李春妮被他气得都快说不出话了。

    “回,一会就回,等我打完这个电话。”李三参眯着一双醉眼,不急不慢地说。

    李春妮叹了口气,虽然心中气极,却拿他没有丝豪办法。

    对于自己哥哥的秉性,她比谁都清楚。李三参想要做什么事,就一定要做到,而且不择手段,那怕为之杀人放火。

    在她十五六岁的时候,李三参刚开始承包工程,那时邻村有个小老板和他竞争一块地皮的开发权。二人互相较劲,后来李三参带着一帮泼皮,开着挖土机,晚上直接把人家的房子给铲了。

    像这种无法无天的的事,李三参做了很多。而且他为人小心眼,爱记仇。在村里,不管是老小妇孺,谁要是见了他不主动打招呼,绝对会想办法整治你。

    如果谁如意中得罪了他,那这辈子就别想有好日过了。

    “大侄子,不是我不给你电话,是荣乐他没留号码啊!”父亲依然赔着笑脸说道。

    李三参白眼一翻,脸当场就寒了下去:“二叔,你啥意思?他是你儿子,连个电话也不给家里留?你诳谁呢!这个电话,我还真就得打了。别罗嗦了,号码快报出来!”

    “哥,你干嘛非得找荣乐号码,他又怎么招惹你了!”李春妮拽着他的胳膊道,急得都快哭了:“回去吧,好不好?大过年的,你就不能消停点吗!”

    母亲看了看墙上挂的吊钟,见已经深夜十点了,再让李三参胡搅蛮缠下去,还不知道要闹到几点钟呢。于是只好说道:“你打吧,我给你说号码!”

    “早报出来不就完了吗,墨墨迹迹的!”等母亲报完手机号之后,李三参当场就拨打了过去。

    在滴滴的等待声中,三个人都各怀心事地不说话。

    肃静的房间里,只听到钟表的滴答声,和李三参响亮的打酒嗝声。

    “喂,哪位?”身在吴县的我,一脸纳闷地问道。

    “还特么的哪位?你哥!”李三参十分霸道地说道:“你这个臭小子,过年咋还不回家?我现在就在你家里,正跟你爹喝小酒呢!赶紧买车票滚回来,哥在家等着你呢!”

    “……”

    “靠,怎么没声儿了?”

    李三参歪着脖子瞅了瞅手机屏,见还在通话中,顿时不乐意了:“操,你小子倒是说话呀,哑巴啦!”

    “李三参?”我咬了咬牙龈,冷笑道。

    “你这个傻b,不是你哥还有谁!”李三参虽然喝了不少马尿,但理智还是清醒的,听到我语气不善,口吻也变得骄横起来。

    虽然李三参和我是本家的堂兄弟,但两家之间根本没什么感情。

    五年前我父亲检查出肺癌,准备动手术的时候,因为缺钱,还向他家里开了口。

    但李三参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堂伯父,找了一大堆理由,最后连半分钱都没借出来,让父母感觉特别心寒。

    李三参比我大五岁,这货从小就是个惹事坯子,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在村里的名声非常不好。

    不过由于他爸是村里的支书,村民们都对他的行为敢怒不怒言。

    没想到最近几年,李三参靠着包工程竟然发了财,生意也是越做越大,竟然成了中州镇的首富。

    他们本来就看不起我们家,现在李三参有钱了,眼睛里就更加没人了,从他和我说话的口吻就可见一斑。

    不过提起李三参,我却想到了他的妹妹李春妮。

    虽然是一母所生,可这对兄妹的脾气秉性却天差地别,李春妮从小就性格开朗,能说会道,很受家族长辈们的喜欢。因为两家离的很近,小时候,她和我们家的关系特别好。她比我大一岁,我一直喊她春妮姐,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上山掏鸟窝,下河捉泥鳅……用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来形容,也一点不为过。

    算起来,我和李春妮,已经有五六年没有见过面了,老实说,心里还挺想她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