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不平静的夜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三哥,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我有些低三下四地说。

    “一百万确实多了点。看在二叔的面子上,我也不为难你了!”李三参最喜欢别人拿他当大爷捧着,见我态度还算恭敬,于是说道:“这样吧,你就拿十万块钱意思一下吧。达子是啥人你也清楚,那小子可不像你三哥我这么宽宏大量,昨天还准备找人过来砍你胳膊呢,要不是你三哥拦着,今天你就得见血。我也是向他说了好话,打了保票,他才让同意你们拿钱消灾的。十万块,可不能再少了!”

    “这个……”我皱着眉头,终于一咬牙道:“成,那就十万吧。不过,三哥,我现在可没那么多钱,得找朋友去借,您看,能不能宽限我几天?”

    “靠!”

    一听到我连十万都拿不出,李三参更加认准我是没钱在装逼了,不由得耻笑一声:“给你一周的时间,到时候拿不出来,达子找人来打你,哥就不好再说什么啦!”

    “谢谢三哥!”我感激地说道。

    “算你识相!我们走!”李三参向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指着我威胁道:“还有,别怪哥没提醒你,以后不许跟我妹妹在一块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得有那个资本,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的德行!”

    我脸上一寒,却忍着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李三参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来,很大嗓门地“喂”了一声。

    “三哥,昨晚那几个小子找到了……”

    “把他们全给我绑回来!”

    李三参像吃了火药一样,怒目狰狞地吼叫道:“敢打我,看老子不拔了他们的皮……”

    听到这里,父亲脸上更加紧张了。

    等李三参他们走远之后,他才苦口婆心地对我说:“小乐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后该长个心眼了。遇到事该忍就得忍,李三参不是咱们能惹的起的!好汉架不住人多啊,他的狐朋狗友一大堆,说打你就打你了。就算你能打过他,人家老爹是村支书,一句话就能把你关局子里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如果你钱不够,我跟你妈手里还有点积蓄,就当花钱消灾吧,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千万别再冲动了!”

    “爸!我记住了。”我恭顺地说道。

    “对了,以后离李春妮远点,前晚她还来咱家找你玩了!”不等我回话,父亲便劝道:“我知道你们两个从小关系好,但人家是千金小姐,咱们小门小户根本配不上。你妈已经给媒婆打过招呼了,这两天就有准信了,你就老实在家找个媳妇,别再胡思乱想了……”

    “……”我沉默了一会,最终点头答应下来:“爸,我听你的!”

    “这个年过的真窝心啊!李三参这种坏蛋,咋就没人来收拾他呢?老天爷没眼啊!”父亲背着手,摇头叹息地进院子里了。

    父亲离开后,我盯着李三参远去的方向,阴冷地笑道:“李三参,好好享受这个愉快的新年吧,哼哼!”

    “扑打!”

    一只喜鹊慌张失措地拍打着翅膀飞远了。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上八点钟,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三辆轿车缓缓地停在了一座门楼前,李三参嘴里叼着烟卷从前面的马六里钻出来。

    他踏着积雪,来到后面的面包车前。

    刺目的车头灯,照在他阴狠扭曲的脸上,显得狰狞可怕。

    “全给我拉出来!”李三参拉开车门叫道。

    “彭!”

    一个手腕被尼龙绳绑住的男生,被车里的人一脚踢了出来。

    他重重地摔倒在雪地上,嘴里哼了一声,手脚扭动了几下,却没能爬起来。

    紧接着,两辆面包车里,又接连扔出来六个鼻青脸肿的小青年。

    他们全都被捆着手脚,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衣领、袖口上都有血迹,一看就是被痛打过一顿。

    十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也陆续从车上下来了。

    他们有的空手,有的拎着粗长的棍棒,还有些拿砍刀,个个眼中带着凶悍的戾气。

    “跟我走!”李三参扔掉烟头,率先走进了门楼里。

    十几个男人,像拎小鸡一样,将地上那七个伤痕累累的小青年提起来,踏着厚厚的积雪,跟着他走进了院子里。

    农村的院子都比较大,而李三参的院落更是气派,门楼又高又大,可以直接开进去一辆装甲车。

    迎面墙至少有三米高,上面贴着毛大大挥手致礼的壁画。

    院子里的地面,全用水泥捶打过。

    主房是一栋三层楼的小洋房,屋檐下挂着两盏气死风灯。血红色的灯光,将整个院子映得通红一片。门口种着一棵柿子树,大冬天依然枝繁叶茂。

    此时主房的大厅内灯光明亮,隐隐约约传来播放电视的声音。

    他们一行几十人踩踏积雪的声音,惊动了屋里的人。

    “谁呀?”

    一个头发蓬松,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掀开门帘探了一下头。

    “没你的事,回屋睡觉去!”李三参说了一句,领着身后的人,径直朝地下室走去。

    “大过年的,你又瞎搞什么呀,就不能安份点吗!”这个三十岁来岁、长得破有姿色的少妇嘟哝了几句,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李三参扭开地下室的门,回头朝那几个耷拉着脑袋、半死不活的小青年狞笑了一声,而后顺着楼梯,走进了地下室。

    “啪!”

    他打灯光,这个近三十平米的地下室,顿时亮堂起来。

    “进去,进去!”

    身后那群男人,将几个青年们,一个个提溜了进来。而后一脚一个,全都踹翻在了地上。

    这个地下室不像普通农户家庭那样,用来储存过冬的蔬菜,或者堆放杂物,而是扔满了作案工具。从砍刀,斧头到猎枪应有尽有。

    由于不经常打扫,再加上不透风,空气中充实着令人作呕的湿臭气。

    但李三参他们这伙人明显已经适应了这种味道,自己也闻不出来。

    李三参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大咧咧往上面一座,二郎腿翘着,狞笑地瞅着满地打滚的七个小青年。

    “连我都敢打,你们的胆子真不小!现在知道老子是谁了吧!嗯?”李三参用脚踢着领头那小子的脑袋,阴狠狠地说道。

    “大哥,放过我们吧……”那个黄毛小子,脸蛋贴在地面上,鼻涕眼泪横流地哀求道。

    经过这一路颠簸,这几个被打得半死的小年青也缓过劲来了,他们纷纷扭动着身体,用充满恳求和恐惧的眼神望着李三参。

    “放了你们?”

    李三参站起身,一脚将他踢了个人仰面朝天,踩住他的胸口,居高临下地道:“你说的真简单啊,放了你,老子的脸放哪搁?今天把你们带过来,就是要让你们知道,惹了我李三参是什么后果!”

    “三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放了我们,放了我们吧!”黄毛小子艰难地跪在地上,咚咚地磕起头来。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李三参很受用地挑了一下眉头。

    “是是,您是三哥。是我们这里的扛把子,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错了,以后啥都听您的!”黄毛大拍马屁道。

    “三哥,只要您肯放过我们,以后我们月月给您孝敬!”另一个家伙咧着傻嘴,笑得跟狗奴才似的。

    “是啊,三哥,以后您就是我们的老大!”其他小青年纷纷表示道。

    这些捞偏门的小混混们,最擅长的就是欺软怕硬、见风使舵,这个时候,还不是什么话好听说什么呀。

    李三参将他们带过来,就是要彰显自己在当地不容挑衅的霸主地位。此时见他们都已经服软,再加上接了几顶高帽,本来很喜欢听奉承话的他,心里的气顿时消了三分。

    “以后在外面混,眼睛给我放亮点,连老子都敢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李三参又恐吓了他们几句,然后对身边的弟兄们摆摆手道:“给他们松绑!”

    “谢谢三哥,谢谢三哥!”七个小痞子,一个个笑得都跟朵喇叭花似的。

    哪知就在这时,屋里的灯突然豪无证照地灭掉了。

    “草!怎么没电了?”屋里响起一片疑问声。

    这里本来就是地下室,灯一灭,立马就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大过年的怎么还停电?”

    李三参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边拿手机照明,边吩咐道:“老六,你出去瞅瞅是不是电闸跳掉了!”

    “哦!”一个人答应着,摸索着往楼梯口走去。

    其他人都站在原地没动,李三参刚把手机拿出来,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

    这里本来就静得落叶可闻,加上黑得看不见东西。这声突兀的惨叫,显得格外刺耳瘆人。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集体打了个寒颤。

    与此同时,又听到“彭”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下室里。

    “怎么回事?”

    “老六!是你吗?”大家都紧张的寻问道。

    可是没有回答,地下室很快又恢复那种地狱般的寂静。

    人在黑暗中,本来就容易紧张,再加上处在密不透风的地下室,心情就更加压抑。

    这种感觉,就像呆在棺材里,静得只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所有人都没敢挪动地方。

    “他妈,搞什么东西,老六,你他妈死啦?”李三参受不了这种快要窒息的气氛,破口大骂道。

    他大叫一方面是发泄心中憋气,一方面也是想借此给自己壮胆。

    可是他的胆还没壮起来,就被另一声更加恐怖的惨叫给吓得魂飞魄散。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