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灭门惨案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只见身后三四米的地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女孩子,正一脸惊喜地望着我。

    这个女孩子长着一张椭圆形的鹅蛋脸,咖啡色的皮肤、眼线狭长,披肩的长发中间还挑染了几缕红色,给人一种异国风情的味道。

    她对我咯咯一笑:“宋雪妮,不认识了吗?老同学!”

    我顿时恍然大悟,这才想起来,她是我的小学同学。

    “抱歉抱歉,原来是你呀。几年不见,你变化真大,我都不敢认了!”

    “我看是你是贵人多忘事吧?”宋雪妮背着一个双肩包,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

    二人面对面之后,我从她的五观上,依稀还能看出小时候的影子。

    没想到小时候瘦瘦弱弱的宋雪妮,几年不见,变化这么大,直接从小土鸡变成了金凤凰。

    她只穿运动鞋,个头竟然和我差不多,就这副好身板,拿去当模特都绰绰有余。

    “你倒是没怎么变化,还是以前的样子!”宋雪妮看了看我的摩托车,狡黠一笑:“老同学,搭个顺风车怎么样?”

    “没说的,上!”我爽快地一挥手。

    “你比小时候可爽快多了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哦!”宋雪妮打趣地笑道,然后卸掉背包,抬腿上了踏板。

    我屁股往前挪了一挪,扭动油门后,回头问了一句:“你这是刚从哪儿回来呢?”

    “过年了,这不是学校放假了嘛!”宋雪妮嘻嘻一笑,露出一口白皙的牙齿,左边还长了颗小虎牙,挺可爱的。

    “你还在上学?”我默算了一下她的年纪,貌似和自己差不多啊。

    “怎么?不可以吗!我在读医学研究生,过了年就可以实习了!对了,你在这里干嘛呢?是不是约会……”宋雪妮比小时候更健谈了,一张樱桃小嘴,霹雳啪啦,就跟放鞭炮似的。

    “我啊!”我郁闷地撇撇嘴:“相亲呗!算了,不说了。坐稳了!”

    小踏板架子不大,动力够猛,我一扭油门,车子轰的一下就出去了。

    “你慢点开呀,差点把我摔下来……”宋雪妮一下子抱住我的腰叫道。

    “抱歉!抱歉!”我尴尬的脸都热了:“不常开,有点生疏!”

    我可不是在趁机吃人家豆腐,主要是这踏板油路没调好,稍一扭油门,直接就窜了出去。

    按说坐稳之后,宋雪妮应该把手松开了吧。谁知一路上,她一直抱着我的腰,软乎乎的胸口贴着我的后背,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从背后传来的巨大份量来看,这丫头至少是c罩杯的,很有料!

    “你也会相亲啊?真是看不出来哦!哪家的姑娘啊,看我认识不……”

    在迎风奔驰中,宋雪妮将小脸蛋挂在我的肩膀上,很大声地问道。

    “为什么我就不能相亲?”我纳闷道。

    “你小时候那么腼腆,跟女孩子一说话脸都红,你也会相亲?咯咯!”

    宋雪妮笑够了,才郑色地问:“哎,我没记错的话,你高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这么多年,就没在外面找个?”

    “没人要呗!”我自嘲地笑了笑:“你呢,长这么漂亮,在学校没少追求者吧。”

    宋雪妮十分自负地说:“那当然,本姑娘还愁找不到婆家吗?”

    快开到村头的时候,她终于把胳膊从我腰间松开了。

    我刚要停车,就看到在李三参住的胡同里,黑压压地围着好多村民。

    路边还停着三四辆警车,而在李三参的家门口,则停着一辆120急救车,几个穿白大卦的医护人员,正忙碌地进进出出。

    “前面在干嘛呢?噫,那不是春妮姐吗?”宋雪妮一下子来了精神,很兴奋地让我把车快开过去。

    我顺着宋雪妮的手势,在人群中找到了李春妮。

    只见她神情痴呆地站在自家门口,村民们一波一波地从她身边走过,她却一动也不动,眼神呆滞,好像掉了魂似的。

    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此人穿着考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保养得当的脸上,写满了悲痛和愤怒。

    这个男人,就是李三参的父亲,也是本村的支书大人。

    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不顾宋雪妮要去看热闹的大呼小叫,将模特车远远地靠路边停了。

    “我去看看是干嘛呢,是不是打架呀!”宋雪妮抓起自己的背包,蹦蹦跳跳地跑了过去。

    我的视力远非普通人所及,几十米的距离,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具具被白布蒙起来的担架,被医护人员,从李三参的家里抬出来,全都送上了开来的120车箱里。

    白布下面凸显出来的人形轮廓,让人联想到了冰冷和死亡。

    每一张担架抬出来,围在四周的村民,都会发出一片惊呼声。

    在这个死条狗都是新闻的平静山村,一下死了二十几个人,对村民们造成的心理震撼可想而知。

    围观的村民,边探着脑袋朝李三参的院子里张望,边你一句我一句地交流着。

    纯厚善良村民们,这个时候竟然没有一个同情可怜李三参的,大多都是在咒骂他死得其所。

    从中不难看出,李三参在村里已经让人痛恨到什么程度了。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一听说李三参死了,竟然拄着拐棍,一路小跑地回家报喜去了。逢人就说:“这个大恶霸终于死了,俺家儿子的仇终于有人报了,老天有眼啊……”

    “李三参死了?这,这怎么可能?”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正在这时,一个抱着孩子喂奶的妇人,从人群中挤出来,在向大家汇报刚打听来的消息:“一家三口全死了,连李三参媳妇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放过,这群人太丧心病狂了……。”

    我的心顿时一惊,一把抓住妇人的胳膊:“你说什么!什么孩子?”

    “喂!喂!你干嘛!”妇人用力地挥着胳膊。

    我回过神来,赶紧松开了手,妇人向左右扫了一眼,见自己男人不在身边,便朝我妩媚一笑,挑!逗似地说道:“荣乐兄弟,你不会是想吃嫂子豆腐吧?”

    “哈哈!”身边的几个单身汉都哄堂大笑起来。

    我这时才认出,被我抓住是本家的一个小嫂子。

    这女人生性比较开放,男人常年在外地打工,寂寞空虚之下,就喜欢跟村里的年青小伙子们开开玩笑。

    “嫂子,对不起!”我道完歉,急急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李三参的老婆和孩子全死了?”

    “可不是,也不知道啥人干的。那场面别提有多吓人了……”

    我的脑子嗡了一声,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连连后退了三四步,失声叫道:“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村民们奇怪地瞅着我,妇人以为我不信,不乐意地说道:“嫂子还会骗你不成,不信你自己进屋看去,不过,现在警察在那里把岗呢,谁都不让进了!”

    我痴呆地望了她一会,转身朝人群中冲去。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出现:难道自己昨晚气急败坏,迷迷糊糊中潜到李三参家,将他们全都杀了?

    不!这不可能!

    我失魂落魄的表情,吸引了周围村民们的注意力。

    两名站在远处正维持秩序的民警,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推开人群,朝我走了过来。

    “据我们初步查验,你儿子是被凶手用绳索嘞住脖子,窒息而死的。在那之前,还受过非人的虐待……”一名穿白大卦的法医,从院子里出来,对支书李国伟说。

    李国伟痛苦地闭了一下眼睛,声音颤抖地问道:“我的外孙,真的……没有活下来的希望吗?”

    “对不起!”法医惭愧地垂下了头:“凶手太残忍了,令外孙三个小时前,就已经气绝……”

    “不要说了!”李伟国厉吼一声,身体突然摇晃了起来,身边的村民赶紧扶住他的身体:“支书,保重身体啊!”

    李国伟力地咬着牙,脸上的肌肉狰狞地跳动着。

    李三参罪大恶极,伤害的人太多,迟早会有这样的报应。

    可是他的两个外孙有什么错?他们一个才七岁,一个还没出生,就这样被折磨死了。

    身为一村之长,连家人都保护不住,在他这一代,让李家绝了后。自己还有什么面目,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啊!

    正在这时,县里的警局支队长从犯罪现场走出来,他退掉手上沾血的手套,对李国伟说道:“根据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他们是两帮人互相斗殴,同归于尽的,不过……不过其中疑点破多,我推测,肯定还有存活的凶手逍遥法外!”

    “警察同志,希望你们一定将凶手绳之以法!”李国伟握紧拳头,眼中迸射出怒火。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组织精干警力,将凶手尽快缉拿归案!”支队长斩钉截铁地保证道。

    我挤出人群,刚要掀开警戒线进院子,就被两名高大的警员一左一右拦住了:“干什么的?”

    “我要进去看看!”我粗鲁地推开警员,就要往里硬闯。

    两名警员见我神色异常,职业的警觉性,令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而后同时出手,扣住了我的肩膀。

    “滚开!”我双臂一摔。

    巨大的推搡力,将这两名身材高大的警员震脱了手,踉跄的后退两步,一下撞在周围的群众身上。

    “有情况,快拿下!”警员大吼一声,就要喊人过来控制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