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谁是杀手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住手,他是来找我的!”李春妮走过来,扯着我的手腕,面如表情地将我拉出了人群外。

    我刚才一直有些浑浑噩噩的,现在看到李春妮,精神才开始清醒过来。

    跟着她来到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墙头,我悲痛地问道:“春妮姐,李三参和嫂子她……”

    “你这个刽子手,不要叫我的名子!”李春妮尖叫一声,将我重重地推靠在墙头上,盯着我的眼睛,怒叱道:“你说,我哥,还有我嫂子,是不是你杀的?你说!是不是你!!!!”

    “什么?”我抓着李春妮的手腕,焦急地说道:“你哥和嫂子他们不是我杀的,不是我……”

    话没说完,我突然楞住了。

    难道昨天晚上,自己真的发了狂,干出了这种令人发指的事?

    我心里一冷,想要辩解的念头顿时土崩瓦解。

    身体顺着墙头,缓缓地滑落在地上。

    李春妮见我无言以对,一把揪住我衣襟,咆哮道:“李荣乐,你这个变态的杀人狂,你……你竟然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你……你……”

    她骂了几句,巨大的悲痛令她眼前一黑。在天眩地转中,也瘫坐在了地上。

    …………

    与此同时,在我们身后不远处,一群十一二岁的小男生,正在一条僻静的胡同里玩弹珠。

    在胡同后面,是一个废弃的大土坑。

    “啪!”

    一个小男生手中的弹珠撞在墙上后,朝大坑的方向,远远的滚了过去。

    小男生正要跑过去,就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大坑里缓缓地走了过来。

    穿着大头皮鞋的脚,正好踩在了弹珠的上面。

    “大叔,别踩我的玻璃球!”小男生紧跑了过去。

    小孩子心思单纯,也顾不得看这人的长相,就去推他的大腿。

    可是这条腿就像生了根一样,怎么也推不动。

    小男生气坏了,抬起头,突然发现,这个大叔穿的衣服好奇怪。

    那件破烂的外套黑不琉球的,就好像一片片皮条绑在一起的。粗壮的腰上还缠着一条铁链子,上面挂满了闪闪发光的弯形匕首。

    “大叔,快让开,你踩到我的玻璃球了!”小男生气乎乎地扬起了小脑袋。

    当他看清这个大叔的长相后,突然“哇”的大叫一声,折转方向就跑了:“鬼呀,鬼呀,快跑!”

    “妖怪呀!”一群男生连玻璃球也来不及捡,一窝蜂似的逃开了。

    “咯咯!”

    这个男人发出古怪的冷笑声。

    他脸上蒙着一块面具,上面是只乌鸦图案,所有地方都是浓墨的黑色,但在利嘴中,却伸出一条猩红色的舌头。

    他硕大的头颅光秃秃的,上面寸毛不生。后脑勺上还镶着一块不锈钢铁皮,在阳光下散发着金属的冰冷光泽。

    但它不是盖在上面,而是深陷进头皮肌肉中,已经与皮肉长在了一起。

    随着他的冷笑,线条诡异的面具,在没有肉的脸颊上一起一伏。

    感觉,就像一只骷髅在吹阴气。

    “我不是妖怪,只是你们接受不了我的造型,蠢货!”这个男人走到胡同的出口处,环抱着胸口,就像在看一场精彩的好戏般,远远地打量着对面的村民。

    此时我正不停地用拳头捶打着脑袋,发出一阵“砰砰”声:“她们真是我杀的吗?不是这样,不是……”我被自己的心魔折磨的几乎失去了理智。

    “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李春妮盯着我,愤怒地说道:“是!我哥曾经羞辱过你,你怎么样对他,我……我都可以理解。可是你……你竟然连我的嫂子和她的孩子都不放过。可怜我的小侄子还没有成年啊……呜呜!!!”

    说着,她握紧拳头,在我身上拼命地捶打起来:“你这个变态,杀人狂,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摊开双手,被泪水迷住的双眼,仿佛看到了满手的鲜血。

    那真是嫂子和她孩子的血吗?

    “不!不是这样的,她们不是我杀的!”

    “李荣乐,我终于认清了你的真面目!”李春妮从草地上站起身,不带一丝感情的目光,冷冷地盯着我。

    那厌恶的表情,就像在看一头疯狗:“我为自己感到悲哀,竟然会将你这种变态的禽兽当成亲弟弟看待,还为你买了新年礼物,你不配!”

    “不是我,春妮姐,真的不是我。”我还在徒劳地辩解着,但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到。

    “李荣乐,我会把你亲手送进监狱,这是你应得的下场!”似乎在证明自己的决心,李春妮几乎是撕扯着喉咙尖叫道。

    “不!她们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我突然从噩梦中惊醒,一下抓扣住她的手腕。

    “不是你,还能有谁?”李春妮冷笑道:“我知道,想让我哥死的人很多,但偏偏在你回来之后,他就被人杀死了,就算不是你,也是你找的杀手,李荣乐,你还想狡辩?”

    “我没有杀你哥……”我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难道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回忆着昨晚发生一切,自己晚上根本没有外出,怎么可能杀得了李三参?

    是,我确实很讨厌李三参,甚至有过除掉他的想法。

    但想和做是两码事,他毕竟是我的堂哥,即使不是亲的,但血容于水的关系,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

    就在我回忆昨晚的场景时,一种被人窥视的危机感,令我陡然转过身。

    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在胡同里闪过,立即又消失不见了。

    “你一来老家,我哥和嫂子就被人杀了,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吗?”李春妮继续说道。

    “他就算再坏,也是我的堂哥,我还没有禽兽到这种地步。”我十分坚定地说道。

    李春妮将信将疑地看着我:“真的不是你?可是谁会跟他有这么大的仇怨,杀我哥就是了,连我嫂子也不放过?”

    “我会查出幕后黑手,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丢下她,独自朝那个僻静的胡同里走去:“给我三天时间,如果没有结果,我就会自己去自首!”

    “我会等着!”李春妮在后面冷冷地说。

    我走进胡同里,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地上未融化的积雪上,踩满了大大小小的脚印。

    那些小脚印,一看就是孩子留下下来。

    而那只大脚印,却引起了我注意。我顿下身子,用手量了量脚印的长度和宽度。

    一系类数据在我脑中浮现出来。

    这个男人,身高在一米八上下,身材粗壮,积雪被他踩得很深。

    让我十分感兴趣的是,这个人穿着一双陆军制式作战靴,空气中还残留着一种令我很不安的味道。

    就像有些野兽,会靠空气中残留的气味追踪猎物。

    普通人的这种能力已经丧失,但我却可以感觉得到这种味道的存在。

    那是一种令我血液加速流动,刺激肾上腺快速分泌的危险味道。

    “好一招借刀杀人!他会是谁呢?”我站在大坑的边缘,追踪着脚印,目光一直向前延伸。

    最后我发现,脚印消失在了一座庙宇的后面。

    我警觉地看了看左边,那里十几米远外,便是我家的房屋后墙。

    但那个男人的脚印,并没有在我家的附近出现。

    眼前这片大坑,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村里的雨水,最后都会排到这里。

    在大坑的中心地带,便是那座供奉三圣母的村庙。再往后,则是一排新建的院子。

    由于过年村民们都会烧香许愿,庙宇从早到晚,都不会断人。

    但今天,由于村中发生了灭门惨案,村民们大部分都跑去看热闹去了。

    大坑和庙宇里,都显得极为僻静。

    如果这个男人,真是外来的杀手。那他!绝不可能会躲藏在人来人往的庙宇里。

    想到这里,我将视线,锁定在了庙宇后面那一排新建的院落中。

    这些院落大多都是村民为快要结婚的孩子备用的,基本上都还没有住人。只是象征性的圈着一道围墙,有些连大门都没装。

    我咬了咬牙龈:“晚上再来找你!”

    想到这里,我转身出了胡同。

    …………

    李三参他们的尸体被120拉走了,围观的村民们也陆续散去。

    我将摩托车送还给邻居,便回了自己的家。

    母亲听说我相亲失败,也没多说什么。安慰了我几句后,便被邻居大婶给叫去打牌了。

    村子里,到处都在响起窃窃私语声。大家都在小声地议论李三参家的血腥参案。

    受这件事的影响,过年的欢快气氛,也被一种恐惧的氛围所代替。

    没有人再敢出门逛街,小孩子们都被大人锁在了家里、严厉禁止外出。老人们则守在菩萨相前,默默地祈祷着……

    天还没有黑,各家各户已经锁上了大门,街道上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子了。

    鞭炮声已经绝迹,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也听不到了。连整日狂叫不止的流浪狗,似乎都嗅到了村中来了“危险的东西”,一个个躲在阴暗的角度里,惊恐地望着圆月低吠着。

    清冷的大街上,只有积雪反射着月光,显得更为凄凉。

    “小乐,这两天村里不太平,晚上可别再出去逛了!”晚饭过后,母亲对我嘱咐道。

    这已经是她今天说的第五遍了,嘱咐完后,她便锁上大门,进屋看电视去了。

    我站在院子里,一直等到整个村都安静下来,才越过围墙,朝后面的大坑走去。

    在过年的这几天里,庙上的鞭炮从天一擦黑开始响,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十二点。

    但今天却安静的出奇,整座村庙里,根本看不到半个活物。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