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邪地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他一笑不要紧,宋雪妮马上“啊”的一声惨叫,吓得蹲坐在了地上。

    这个男长得太恐怖了,鼻子以下的部位,全部都被割除了。只剩下两排白牙,生长在果露出的紫红色牙龈中。

    如果换成普通女孩子,在深更半夜看到这种诡异画面,绝对会吓晕过去。

    但宋雪妮见多了死尸,抵抗力稍微强一些。但也被吓得花容失色,三魂六魄跑了一半。

    “你……你……”宋雪妮手指着门外的男人,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我留意你很久了,长腿美人……”男人弯下腰,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朝她的胸口伸了过去。

    “啊……”

    宋雪妮的喊叫嘎然而止,被击晕的她,软软地倒在了男人的怀抱里。

    “好香的美人!”

    男人将宋雪妮的手指抓在自己的鼻子下,一脸享受地说道:“自已睡多寂寞,还是让我“不死乌鸦”来服务你好了!”

    说着,将她的身子抗在肩膀上,兴奋地朝卧室中走去……

    …………

    “李荣乐!”

    第二天一大早,刚吃过早饭,院外突然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跑出去一看,只见门外站着个矮胖的家伙,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笑得有几份猥琐。

    他叫孙瑞风,是我小时候的死党,自从我外出打工,就再也没有和他见过面,算起来已经有五六年了。

    “老李,几年不见,还记得我不!嘿嘿!”孙瑞风扶了扶脸上的眼镜,嘿嘿笑道。

    “哈哈,你化成灰我都认识!”我马上走过去,在他的肩膀上捶了一拳。

    “老李,听说你这次去江南打工,还拐了个貌美如花的小媳妇回来?快,让哥们瞅瞅,比我的暗恋情人怎么样……”

    发小就是这样,虽然五六年没见面,但还是感觉那么亲切,说话开玩笑都十分随便。

    “狗屁媳妇,有媳妇我还用去相亲吗?”我撒了一个谎。

    孙瑞风嘴里的暗恋情人,是我们村里的村花,也就是宋雪妮。

    这货暗恋人家几年了,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可又天天把人家的名字挂嘴边上,每天都“雪妮、雪妮”地叫着,让我鄙视了好几年。

    和我对糗了几句后,李瑞风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神秘起来:“老李,吃完饭没有,吃完了赶紧走。”

    我一楞神,忙问干嘛去。

    “靠,你还不知道?咱村里出大事了。”孙瑞风很夸张地叫道。

    我心里一跳,以为他说的是李三参家的屠杀案。

    哪知这货紧接着说道:“我刚从村庙过来,见那里围了很多人,过去一打听,原来是发出了一件很诡异的事……”

    我楞了楞,随即问道:“你说话别大喘气啊,到底发生了啥事?”

    “神的化身,你见过没?”

    “神的化身。”我更加一头雾水了,世上有神吗?

    刚开始我还以为孙瑞风在开玩笑,当我们赶到村庙之后,发现那里确实聚着好多人。

    村庙是建在一个大土坑的斜坡上,这个大坑也不知是啥年月形成的,因为承标准的三角形,村里人都喜欢称它为三角坑。

    早些时候,这土坑附近是一大片古坟地,荒草齐腰,墓碑林立,大白天从这里路过都觉得阴森森的。

    后来村里人觉得村里有这么多老坟竖在那里看着不吉利,于是就由村干部出面,把大片大片的坟头全平了。

    那些年代久远的墓碑也全挖坑埋进了三角坑里。

    因为这些坟头都很古老,也说不清楚是哪家祖先的,所以当时也没有村民阻拦。

    坟地平了之后,原来的地方就开垦成了农田,只是村里人大多迷信,没人敢在这里种地,最后便由村里的二癞子大包大揽承包下来。

    哪知地种了没几年,二赖子就出事了。

    这二癞子本身是一个泼皮无赖,年轻时候就不学好,打架斗殴,拦路抢劫,偷鸡摸狗,啥坏事都干。

    这家伙身上总是藏着一把锋利的刀子,两句话不合就能跟人动刀子。

    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神挡杀神,佛挡灭佛的家伙,前些年的时候差点被吓疯了,到现在都没好利索。

    原来那年正值秋收过后,刚种下麦子的季节,正好轮到他家里浇地。

    当时天已经擦黑了,二癞子在这里熬了大半天,又累又饿就想着弄点东西吃。

    因为那时已经入冬,地里种的粮食蔬菜早就收家入库。

    这家伙在别家的地头寻摸了半天,就看到在三角坑的对面还长着几棵茄子。

    虽然已经被霜打过,茄子早已经皮皱味苦,可是别人家的东西总是香的,不要钱的东西哪管什么味。

    于是二癞子趁着周围没人,就决定偷摘几个。

    这三角坑当时的面积可没现在大,顶多像现在的大半个足球场大小。二癞子胆子大,脑子里根本没有害怕的概念,就决定从三角坑里翻过去。

    眼看地才浇了一半,他就对他媳妇说:“你先在这里顶会,我去找点东西吃,马上回来。”

    这家伙说完就翻身跳进了三角坑,他媳妇跟他一个被窝里睡久了,受他传染,胆子也不小,于是也没阻拦。

    当时天上连半个星星都没有,一大块黑云将月亮罩了个严实,二癞子刚跑到三角坑的中间,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阵砍木头的声音。

    二癞子心里一奇,回头就看,就见身子左侧不远处,那棵巨大的柳树前站着一个黑影。

    那影子的块头极大,黑乎乎的杵在那里,大半夜的看起来还真有点渗人。奇怪的是,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手里正拎着一把大斧头,正卖力的砍那棵柳树。

    这棵柳树年头也够久了,二个成年人都抱不过来,也不知道是谁家种的,反正是没主的物件。

    看到这里,二癞子“哎呦”一声,心说这谁呀,大半夜砍什么树?

    这家伙胆子大,好奇心就重,很快就忘了自己的目地,就想着过去瞅瞅。

    如果是本村人就聊几句,蹭根烟抽,要是外来的,靠,先打一顿,再讹点钱花花。

    这样想着,二癞子就走到了那黑影的身后。

    “喂,干嘛的?”

    二癞子朝那黑影叫喊了两声。可是那黑影根本不理他,连头也不回,手里的斧头还是一下一下地砍在那树上,发出很沉重的咚咚声。

    二癞子又向前走了两步,离那黑影有五六米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那黑影实在太高大了,自己本身个头就不低,可是那黑影目测下来,竟然比他还高两个脑袋。

    而且肩膀宽大的出奇,如果变成麻袋都能把自己装进去。

    更要命的是,这家伙手里的工具。

    靠!那哪是斧头啊。简直像只巨大的车轮子,斧柄都有两米长,斧头黝黑,比普通的要大上两号有余,就像是刚从土里刨出来似的。

    一看到这种情形,二癞子脑袋就有点发晕,腿也开始打颤了。

    虽然当时没有月光,但眼前也不是漆黑一片,借着朦胧的夜色,他终于看到了令他恐怖无比的一幕。

    只见那黑影的肩膀上空空无野,竟然没有脑袋,身上还穿着沉重的盔甲……

    更要命的是,这个时候,那黑影竟然回过了身,左手上竟然还抱着一只骷髅头。

    看到这里,二癞子直接吓晕了过去……

    从那以后,二癞子就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的,一到晚上就怕黑,再也不敢种那块地了。

    偶尔村里的人聊起那件事,都说这家伙坏事做绝,遭报应了。

    这件事越传越邪乎,本来就让人忌讳的三角坑,在村民心中更增添了恐怖色采,从那以后,一到天黑,村人很少进坑,就算路过也是心里发毛,一路小跑地走。

    可是接下几年,发生在三角坑的怪事却越来越多。

    有人说在坑里总看到一个黄衣黄帽的小孩子,驾着一辆小马车到处跑,一看到有人,就招手让他们过去。还有人见过那柳树上底下爬着一只奇大的黄鼠狼..

    这些怪事是真是假,外人不得而知。反正说见过的人,跟别人说起的时候,都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

    不过从这里走了无数次,我是一次也没见过那些精怪什么的。

    但是每次从这里路过,心里总是不太舒服。好像被什么东西在窥视,感觉浑身都毛毛的。

    后来时间隔的久了,那块地还是被人承包下来,那人是我本家的大伯。

    有一次也是浇地,大伯就发现水总流不到头。后来一查看,才发现地的中间被冲出一个大洞,那水全流进洞里去了。

    大伯听过这里发生的怪事,当时就没敢去看,第二天一大早,带了好多人去看那洞。

    原来那洞是一个墓穴,而且还是个古墓。

    当时我也在场,就看到众人从里面挖出好多东西。不过由于时间太久,里面的东西全破烂的不成样子了,大多是一些盆盆罐罐之类的窑器,估计也不值什么钱。

    不过,里面那具惨败不全的骷髅很令人奇怪,残存的小腿骨竟然有一米多长,如果换成全尸,那人岂不是有三四米高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代人都长得这么高大?村干部们把看到的情况上报给了县里,当天下午,县里就来了两辆小轿车,他们把那些瓶瓶罐罐全拿走了,连那根腿骨也没留下。

    这件事让村民们很有怨言,都在背后骂村干部缺心眼。

    大前年村里出资,在原来的大坑中间起了一座庙,里面供奉的是三娘娘。就是封神演义里面的三圣母。

    我迷信不假,但是对这三座神像,却没有一点好感。

    在它们身上感觉不到神气,反而有些鬼气。

    我和孙瑞风拔着前面拥挤的脑袋,挤进了庙里。

    只见神像前的神案上都摆着摆着香炉,每个香炉里都插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香。

    当我仔细地在香上看了之后,终于明白村民们为什么奇怪了。

    原来就在这三根香上面,全都趴着一只“蝴蝶”。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