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成了村民眼中的大仙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你个大坏蛋!”宋雪妮脸色顿时涨得通红,抬着手腕,冲过来捶打我的胸口。

    我跳了几下,闪躲开了。宋雪妮打不到我,又去拼命擦试着脖颈下的口水印。

    “还敢骂不,再骂还亲你!”我又凑过来,瞪着她吓唬道。

    “你!你气死我了!”宋雪妮抬起手作势打我,我往前一伸嘴,把她吓得马上后退了一步。

    我哈哈大笑一声,摆出一副无赖的模样来。

    宋雪妮瞪大眼睛怒视着我,哪知过了片刻之后,突然“噗嗤”一声,自己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她扭着曼妙的身姿,快速地朝前面走去。

    “喂,生气了?”我追上来,小心翼翼地用手指碰了碰她的手腕:“如果你觉得亏了,要不,你回亲我两下?你放心,我肯定不躲!”

    宋雪妮转过俏脸,鄙夷道:“你不是闷搔男,你是大色!狼!”

    说完,她便快速地跑掉了。

    我站在后面盯着她摇曳生姿的背影,忍不住笑了一下。

    和宋雪妮分手后,我朝自己家走去,哪知来到门口,突然发现那里停着一辆警车。

    难道自己杀不死玄鸦的事,被警方知道了?我边往屋里走,边忐忑不安地揣测着。

    可是想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当地的民警就是一群只拿俸禄不办事的窝囊废,每天的工作就是喝喝小酒、打打麻将,偶尔心血来潮才会去各村抓抓赌、看看治安啥的。

    这种小地方的警察哪里会破什么案,逮一个小偷都能逮三四年,更别提这种杀人大案了。

    不过今天警察竟然找上门来,也我有些揣测不安了。今天是我跟李春妮约定的最后期限,难道是她把自己供了出来?

    “给你儿子打电话吧,让他尽快过来……”我走到门口,就听到屋里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说话声。

    我稳了稳情绪,然后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荣乐,你可回来了,这两个警察同志找你呢!”母亲放下手中的茶壶,赶紧迎过来说道。

    沙发坐着一老一小两名警察,官职不大,架子倒不小。坐在沙发上,脸黑得跟锅底似的。

    父亲站在他们对面,正忙着让烟倒水。

    “你就是李荣乐?”这两个警察都挺着一张怀孕六月似的大肚子,看到我进来,坐在左边的那个警察盯着我问道。

    “我就是,有什么事吗?”我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声,然后接过父亲手里的烟盒笑道:“爸,我来吧!”

    “别忙了,我们工作时间不抽烟!”那个年纪稍大的红脸警察摆摆手,摆出一副刚正不阿的模样:“前天村里发生了一起严重的凶杀案,想必你们也听说了。我们这次来,就是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在他说话间,另一个年轻的警察将文件夹摆在茶几上,拿着笔盯着我准备记录。

    我抽出一根烟,点着火,冷笑道:“我又不是杀人凶手,找我有什么好聊的!”

    听我这么一说,两名警察的脸当场就阴了下来。

    “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当然,当然!”我很配合地说道:“我一直在江南工作,这不刚回家没几天,对李三参家发生的惨案也略有耳闻,但不知两位警察同志,为什么会找我?”

    “据我们调查所知,你的父亲是李三参工地的工人对吧?”年长的警察看了一眼父亲,说道。

    父亲赶紧点头应是,警察又转脸看着我说:“你那天从外回来,似乎还跟其中一名死者,也就是李三参的合伙人发生过拳脚冲突,当天晚上,李三参的工地便出了事,三层楼全部坍塌……”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顿时变得犀利起来,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你跟李三参有仇对吧?”

    做警察的都学过审讯和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在与犯罪嫌疑人对话时,用词用句和次序都是很有讲究的。而且还要充分地捕捉到对方的情绪变化和微小动作。

    如果是一个侦讯高手,我可能就要露馅。但他只学了一点皮毛,而我也是混社会的人精,哪能落入他的语言陷阱里去。

    “李三参建的楼倒了?怎么可能呢?”我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转过头,看了看父亲。

    父亲也一脸难以置信地说:“不可能啊,那楼都已经快完工了,质量上绝对没有问题的!”

    “那栋楼不是自然坍塌,是被人恶意用炸药炸毁的!”年老警察继续施展自己拙劣的逼讯手法,盯着我眼睛质问道:“请你回答我,那栋楼是你找人干的对吧!”

    “天啊,我想起来了!”

    我一拍大腿,像在邀功一样,很兴奋地说:“警察同志,我知道是谁干的,如果我举报,会不会有什么奖励?比如好市民奖啥的?”

    “嗯,视情况而定,你先说是谁干的!”年老警察神色凝重地问道。

    在我们谈话时,那个年轻的民警一语不发,专心地记录着。

    “那天晚上,我确实打了那个叫……叫什么来着?”我皱了皱眉头,父亲在后面小声地提醒道:“达哥!”

    “哦,对!达哥!”

    我接上自己刚才的思路,继续讲道:“那天晚上我打了那个叫达哥的,和李三参可没有半点关系……主要是那位达哥太气人了,天都黑了,还让我爸和几位叔伯干活……碰到那时场面,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其实当时的经过,你只问任何一个当事人,他们都可以讲得很清楚……”

    我不慌不忙地说到:“至于达哥手底下的那些泼皮,还有那栋倒塌的大楼,应该都是那两个人干的!”

    “哪两个人?”年老警察脱口而出问道。

    正在专心记录的年轻警察也好奇地抬起头,那模样就像听到了精彩的故事,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我也没看清楚,那两个人一上来,就把达哥手底下的人全打爬下了,身手非常了得啊。感觉就像……就像美国大片里的特种兵,太酷了!”

    “特种兵?”二人面面相觑,越听越迷糊了。

    不等他们再发问,父亲也忍不住插嘴道:“是的,我当时也在场,那两个人个头很高,都有一米九多,胳膊伸出来比擀面杖都粗,三拳两脚就把那几个泼皮收拾了!我也觉得他们像当兵的,身上有股当兵的味道!”

    我暗暗一笑,那两个家伙是阿峰花重金训练出来的敢死队员,身手能不好吗?

    “那两个人具体什么长相,你还记得吗?”年老警察明显相信了我的话。

    我自然积极配合,将二人的长相,一五一十地描绘出来。

    我口才本来就不错,再加上一连窜的形容词,直把那两个家伙说得像终结者里的机器杀手似的,反正怎么牛逼怎么吹呗!

    “那两个人很可疑啊!”二位警察交流了一下眼神,仿佛找到了什么线索一样,都很兴奋。

    “那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李三参的工地是被他们炸的?”年老警察又期待地问道。

    “我猜的!”我嘿嘿一笑。

    “猜的?”年老警察嘴巴都气歪了,还以为我有什么高见呢,竟然是瞎猜的。

    过了一会,他又继续问道:“你跟李三参之间绝对有仇,不然的话,他为什么带人砸了你的车?”

    我苦笑着摇摇头,有点看不起他的智商一样:“人与人之间,哪有那么多的深仇大恨?有些流氓两句不合,便能打得头皮血流。李三参砸我的车,纯粹是嫉妒心在作祟!他见不得别人比他挣钱多,仅此而已!”

    年老警察下意识点了点头,人类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遇到生死危难之际,反而能平和的应对。但在面对生活中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时,却怎么也看不开。有很多人,死就是死在所谓的脸面和虚荣心上。

    其实这两个警察这次来找我谈话,并没有抓到我的任何把柄。只是在调查案件事,无意中听到我跟李三参之间有过节,这才用撒网排查式的方式过来套套话。

    “你说的很轻松啊,我就不信他砸了你的车,你一点都不恨他!”另一个年轻警察说。

    “我恨当然恨他,但总不会买把枪,去干掉他吧?”我“噗嗤”一声笑了:“我就算想杀他,也没那个本事啊!”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村民喊道:“荣乐在家吗?”

    “在,在呢!”母亲慌忙掀开帘子出去了。

    过了一会,领着一大帮的村民走进了房间里。

    父亲见进来的全是街坊邻居,不禁奇怪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有事吗?”

    “俺们来找荣乐有事,不知道他有没有空!”一个本家大叔正要给父亲让烟,突然瞅见屋内的警察,不禁呆了一下,有些紧张地问道:“家里有事?”

    “这个……”父亲嗫嚅了一下。

    “我们本来是想找荣乐看风水的,既然家里有事,咱们改天再来吧!”一名嫂子见屋内气氛不对,看了看众人说道。

    “什么!看风水?”父亲和两名警察不禁一楞,全都瞅向我。

    “要不,该天吧?家里确实……有点事!”这里只有母亲知道他们来的目地,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还是别让村们知道的好。

    “那行吧,俺们走了!”众人陆续地走了出去。

    那小嫂子最后一个出门,可能是家里的事比较急,临走前又对我说:“荣乐啊,你要抽出时间,先帮俺看看吧,你旺哥离家出走了,好几天没回来了,你给烧烧香,看看他在哪,行不?”

    我苦笑了一下,自己哪里会烧什么香啊,这不赶鸭子上架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