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久别胜新婚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看完春节晚会后,父母都回屋去休息了。

    我和二女在房间里天南海北地聊着天,凌晨两点钟的时候,三人都有点儿累了,就那么和衣躺到了床上,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嗡嗡嗡……”

    突然,手机的震动声将我从梦中惊醒。

    今天一天,我光接电话就接了二十多个,除了小弟们给我拜年的电话,还有赵婉君、王悦婷等女打来的。

    我怕吵醒唐雨琪她们,便拿着手机来到了大厅里。一看号码,不禁有些心虚。

    “猜猜我是谁,嘻嘻!”话筒里传来胡蓉轻快地笑声。

    “你是我可爱,最美丽的蓉蓉!”我走到了院子里,肉麻兮兮地说。

    “那你想不想你可爱美丽的蓉蓉呢?”胡蓉似乎很精神的样子。

    “额!说实话……”我卖了一下关子,继而又很郑重、很严肃地说:“想,好想!”

    “……”

    胡蓉沉默了一会,声音突然变得温柔下来:“荣乐,我也想你,好想好想。早知道我就……”

    “我就是说说而已!”我听得她这么认真,不禁乐道:“你又不在我身边,想吃也吃不到啊!”

    “谁说的!我就在你家大门外呢!”胡蓉咯咯笑道:“你出来看看嘛!”

    “啊?”

    我心里“旷荡”一声,手机差点掉在地上:“你,你是说……真的?”

    就在这时,大门外突然传来汽车的喇叭声。明显有辆车停在了我们家的大门口。

    “是不是很惊喜啊?是不是很意外……哈哈,我就知道你在想我,所以……”胡蓉再说什么,我已经听不进去了。

    我的脑子乱成了一团,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丫头竟然自己摸过来了?

    天啊!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如果被她知道唐雨琪等女的存在,今天绝对是我的世界末日啊。

    “荣乐,你在听吗?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咕嘟一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直觉得浑身发冷,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好惊喜,好兴奋,哈哈……哈哈,你……你等着,我马上就去开门!”

    “快点哦,人家站在外面好冷呢!”胡蓉嗲声嗲气地说道。

    不知道是胡蓉的声音太肉麻了,还是天气太冷了,我的身体一个劲地打哆嗦。

    可事以至此,怕也没有用了。

    我苦着脸,找出大门的钥匙,忐忑不安地来到了大门口。

    通过大门缝隙,我确实看到一辆轿车停在门外。

    雪亮的车头灯,将胡同里照射的通明一片。

    “吱呀!”我一狠心,将大门拉开了。

    如同接受末日审判的囚徒,我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下来。

    我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更不敢去想接下会发生怎样可怕的画面。

    “荣乐!”一个清脆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头一看,整个人顿时傻在了那里。

    只见一个俏丽的身影,依靠在车门上,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君姐?”我脱口而出道,做梦也没想到会是她。

    “谁?什么君姐?”电话对面的胡蓉马上问了一声。

    我望着对面瑟瑟发抖,却满脸喜色的赵婉君,心里不禁泛起一股暖流,对着电话说道:“咳咳,我是说……外面的雪景很漂亮!”

    “傻瓜,你不会真的去外面看了吧?我……我是逗你玩的呀。”胡荣顿了顿,十分抱歉地说道:“荣乐,你真的这么想我吗?对不起,我本来是打算过年去找你的,可是所里临时有任务,我走不开。你不生我的气吧……为了补偿你,等你回来,我……我就满足你,好不好?”

    “好!”

    我没有经过大脑,直接回道。

    此时,我正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赵婉君,不知不觉地朝她走了过去。

    “我现在有事,先挂了,等回去再说!”我挂掉电话,一下子将赵婉君抱在了怀里。

    她的头发,和肩膀上,落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很明显,赵婉君是开了一夜的车赶过来的。

    我抱的很紧,也很用力,恨不得要将她娇柔的身体,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傻瓜,你来之前,为什么不通知我,你还开夜车?路这么难走,你……你怎么这么大胆啊!”

    “我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谁知道路那么远……”赵婉君有些委屈地说道。

    我抚着她微烫过的卷发,上面湿漉漉的,是冰霜化开后形成的露水。

    此时夜色已深,启明星遥挂在清冷的天际。在寒冷的空气中,穿着单薄的赵婉君,身子明显有些发抖。

    “唐雨琪她们,是不是早就到了?”

    “你怎么知道她也来了?”我松开了赵婉君,随即又想明白了什么,心中有种强烈的愧疚感:“君姐姐,对不起,让你受苦了!”说完,我一把拉住她手,说道:“跟我回家吧!”

    “不,不要了。”赵婉君马上后退一步,苦涩地笑了笑:“荣乐,从和你在一起的那天起,我就做好了这辈子跟定你的打算,其实名份对我来说,真的没有任何意义……”

    看着她脸上牵强的笑容,我的心里不禁有些酸涩。

    身为一个女人,谁愿意做别人的地下情人,连个名份也没有?赵婉君不是不想和我结婚,而是有她的苦衷。

    我伸出手,抚着她冰凉的小脸,柔声道:“君姐,都怪我,是我太自私了。”

    “不,不要这么说!”赵婉君马上用手指堵住我的嘴,温柔地笑道:“我们几个姐妹,都是心甘情愿的,你没有对不起我们。”

    她将脸颊依偎在我的胸膛上,十分满足地道:“人生短暂,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真爱。我只是知道,和你在一起,我很幸福,也很开心。只要你以后疼我,爱我,姐就真的很满足了!”

    “姐,我当然会一直爱你,疼你!”我保证道。

    “爱,可不是光用嘴说说的哦!”赵婉君眼中闪地一丝狡黠,和豪不掩饰的渴望:“我要看你的行动!”

    “行动?”我楞了楞。

    “这几天,你要一直陪着我,哪里也不许去!”

    “好,我答应你!”

    我开着车,载着她来到县城,找了一家过年还在营业的大酒店,在里面租了一间套房。

    此时离天亮还有三个多小时,**一刻值千金,我迅速将赵婉君扒成了美人鱼,在她身上开始了那伟大神圣的征程……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按照农村的规矩,这一天要给村里的长辈去拜年,而后全家人再一起吃团圆饭。

    我见赵婉君睡得香甜,于是便没有叫醒她,自己偷偷地起身,打了辆出租车,回到了老家。

    这个时候,天刚朦朦亮,大街上已经有很多村民开始走家窜户的去拜年了。

    我在一个拜年的队伍中,看到了唐雨琪的身影。

    看来这丫头收获不小,几个口袋里,装的全是糖、核桃之类的玩意。而且边走边往嘴里塞,跟身边的几个小媳妇聊得甚是欢畅。

    我看得偷笑不止,也没去叫她,在街上逛了一圈,便偷偷地回家睡觉去了。

    这一觉也没睡多长时间,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我轻轻的揉了一下太阳穴,整个人感觉有那么一点虚脱的感觉。

    赵婉君是滋润了,却把我累得全身发软。

    我长吁了口气,然后把被子叠好,正想下床,可是一抬头,却看到门口俏立着一个美如天仙般的女孩子。

    她蔚然一笑,满室生香,我整个人都要给融化了。

    “懒虫,快起床了。还等着你贴春联呢。”我痴呆地望着唐雨琪,直觉得此时的她是那样的美丽动人。

    在她身后还站着洪菲菲,全都穿得漂漂亮亮的。

    “小妹,昨天睡的好吗?”在往外走的时候,我看着洪菲菲随口问道。

    洪菲菲听我这么一句,顿时把小嘴嚼的老高。

    我破为纳闷,忙问她怎么了。

    “哥,你可真坏。那天走的时候竟然不给我盖被子,害得我半夜都冻醒了,现在还流鼻涕呢。”洪菲菲满脸怨气地说。

    我听得有些尴尬,偷偷地看了眼唐雨琪。

    她却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看都不看我一眼。

    刚出大门,就听母亲在厨房喊:“小乐起床了没有?都九点了,再不起来,你直接吃午饭算了。”

    我赶忙回答:“好了,好了。”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时,我又想了孤身一人住在酒店的赵婉君,感觉很有点对不起她。

    心想,过了这个年,一定要好好陪陪她才行。

    在我遐想间,又听母亲说道:“小乐,一会我要包饺子,你给我贴对联去。”

    唐雨琪这时插嘴道:“妈,我可以帮你。”

    母亲笑着说:“养女儿就是比养男儿要来得好。”

    我笑了笑说:“老妈,你太惨忍了。”然后看了一眼洪菲菲道:“小妹,一会跟哥贴去。”

    洪菲菲刚要答应,唐雨琪就嚷嚷道:“菲菲,别理他,让他一个人干去,起这么晚就得多干点活。”

    母亲也在旁边帮腔:“对对,让他自己贴,外面这么冷,你怎么忍心让菲菲做这种事,人家小姑娘家哪受得了这个。”

    “妈呀,我到底是不是您儿子?”我赌气地将一个饺子塞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

    母亲和唐雨琪看着我直笑,洪菲菲这次也不替我说话了,看样子,似乎还在生我昨晚没替她盖被子的气呢。

    吃过饭,我就一个人干起了活。

    抬头看着天空,我心里那个酸,显些没落下几滴伤心泪,忍不住哼起了哀伤的小调:北风那个吹呀,雪花那个漂……

    唉!本以为今年家里多了两个美女,这个年过的一定很开心,哪知道是请回两位老租宗呀。

    …………

    与此同时,昆市的市郊外。

    一辆雷克萨斯缓缓地开到一座院落前,不等车子开到门口,两名身材高大,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赶紧跑过来将大门打开了。

    这座宅院极为宽广,所有建筑都是古式风格,随处可见亭台楼阁,假山石林,环境十分清幽。

    但在园林中,隔几米远,便能看到一些穿黑西服,戴耳麦的男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