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孤身赴会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大哥,关于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琢磨呢。”宋文强的眉头皱成了一条线,十分伤脑筋地说:“帮派之间抢地盘、砸场子,一般都不会轻易杀人,打伤打残就可以了,出现失手,那是意外,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吴盟战堂的行事作风,完全不讲道上规矩,不仅抢钱,而且还杀人,难道他们准备和咱们拼个鱼死网破……费解,真是太费解了。”

    东青帮是吴南市最大的帮派,外围小弟加起来超过三四千人,而且后台还有华夏第一大帮青龙会在撑腰,能把东青帮斩尽杀绝,无疑是痴人说梦。

    谭四爷面沉似水,静静地听着听宋文强分析。

    其实这些情况,他心里早有了数,此刻听宋文强再讲一遍,是希望能有新的发现。

    东青帮在江南区的所有黑道帮派中,实力一直稳居前五,这几日屡遭打击,声望已经大跌。

    再加上警方的不断施压,此时的东青帮,还真是内忧外患啊!

    宋文强继续分析道:“如果说,吴盟战堂不是为了抢地盘,而是想把咱们东青帮打垮,然后取而代之,那么,就更不应该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了,因为要想把咱们打垮,最佳方法是采取暗杀行动,把高层人物全都解决,再利用混乱,出面收拢人心。他们在对付马豁子时,用的就是这种手段!”

    “但现在这个架式,却摆明了要和咱们东青帮开战,可又让人看不清楚,对方的最终目的……我怎么都无法相信,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吴盟战堂,真的有能力,和咱们东青帮硬碰硬对撼?”

    “不,其实他们就是在抢地盘!”

    谭四爷摆摆手,语气十分笃定地说道:“这从他们将马豁子赶尽杀绝后,收拢他的地盘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吴盟战堂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了青龙会要对付他们的消息,所以才狗急跳墙,率先向我们发难,采用了这种近乎极端的手段……”

    谭四爷不愧是黑道枭雄,他的目光比宋文强看的更长远:“这个皇甫云实在太可恶了,利用我们去对付这群疯狗,现在我们被吴盟战堂咬得遍体鳞伤,他却置身事外。可以肯定,等我们和吴盟战堂两败俱伤后,皇甫云一定会有所动作。”

    “这个,大哥,难道我们要做青龙会的炮灰吗?”宋文强问。

    谭四爷停下脚步,咬牙切齿,一脸想拉屎却找不到茅房的憋闷。

    “大哥,我觉得吧,你也不要太着急了,事情应该很快就有眉目。”宋文强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安慰道:“大哥,你想啊,这个叫吴盟战堂的帮派,前一阵子,就知道砸场子、抢钱,这一次,却把沙天霸给掳走了,他们掳走老沙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要么,是想要绑票换赎金,要么,是想和咱们谈判……无论那一种,吴盟战堂都要派人和咱们联系,到时……”

    就在这时,一个名守在门外的小弟跑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信封,禀报道:“大哥,刚才来了个小姑娘,说有人给她十块钱,让她送这封信。”

    谭四爷和宋文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找到了发现猎物的兴奋。

    谭四爷伸手取出信笺,抖开纸,只见上面几个简体大字赫然入目:“明早八点,鸿燕楼!”

    署名处写着:吴盟战堂李荣乐。

    ……

    第二天早晨,初阳未升,薄雾弥漫。

    此时的空气中,已经隐隐可以嗅到春天脚步的气息。所有景物都笼罩在烟雨朦胧中,街道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不是上班族就是学生。

    鸿燕楼在吴南非常有名,这是一个有着百年字号的茶楼,位处吴南市最热闹的地段……滨河大道。

    虽然此时才七点钟,但鸿燕楼一到三层,已经全部客满,到处都是摇动的脑袋,和吵杂的说话声。

    而在鸿燕楼的三楼,则零零散散的坐着十多个人。中间位置是谭四爷,身上穿着很有年代感的白色丝绸唐装,脚穿千层底的手工布鞋。此时的他,正用筷子挟着一个蟹黄汤包,眯着眼睛在那里细嚼慢咽,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美食家。

    坐在谭四爷周围的人,个个身高马大,腰间也鼓鼓囊囊,明显带着家伙,浑身都散发着凶猛和野蛮的气息。

    宋文强坐在靠窗户的位置,眉头微锁,不时抬眼看看对面细雨交织的街道。

    “老宋,你说,对方会不会是在耍我们?”黄玉郎忍不住问道。

    “耍我们?应该不会吧?”

    “那怎么还不来?难道是怕了?还是知道咱们在茶楼的四周,都布下了埋伏,而临阵退缩?”黄玉郎喃喃自语道。

    宋文强点了点头,一筹莫展地说道:“是啊,也该来了,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半,难道是出了意外?还是对方忽然改变了注意?”

    他再次把视线投向窗外,目光突然凝滞了下来,兴奋地说道:“他来了!”

    “来了?”黄玉郎马上长身而起,凑到窗户边:“那呢?”

    看过之后,他的脸色微微有些动容,抽了抽嘴角道:“竟然是一个人?真是艺高人胆大啊,看来,人家根本没把咱们东青帮放在眼里……”

    他的声音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恶毒,又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佩服。

    相比而言,谭四爷是所有人中,最沉的住气的人。

    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连去窗户边瞅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只是冷哼了一声。

    宋文强开始向那些打手们再次交代:“都打起精神来,机灵点,一会看大哥的脸色行事,大哥摔杯子,你们就动手,怎么打都行,但要有分寸,不要给搞死了,沙天霸还在他们手里呢。”

    江南就是多雨,冬天刚过,天气就一直没放晴过。

    空气中,渗杂着草木和泥土的气息。

    来江南区五年多了,我渐渐适应了这里潮湿的气候。

    身周的行人如潮,而我自己,也只是潮水中的一缕。

    撑着一柄伞,在雨巷中漫步,会令人的心情不自禁柔弱,变得多愁善感,而去怀念往事。

    才从街角走出,我精神一振,刚才在心头泛起的淡淡感伤情绪,如潮水般退去。

    我发现此时的自己,已经被无数双眼睛盯上了。

    这次我前来谈判,遭到了黑皮、杨森和阿峰等人的一致反对,都说太冒险了,虽然把东青帮的沙天霸抓住为人质,但也不能保证对方就不会下黑手。

    但最后我还是力排众议,决定孤身赴会。

    因为这一次的谈判,实在是太关健了。

    前几天吴盟战堂所做的一切,诸如抢钱、杀人,砸场子,其实都是为了展示实力。说白了,就是立威。

    而这一次谈判,才是我的最终目地。

    因为以眼下吴盟战堂的实力,想和东青帮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根本没有什么胜算。

    更何况,他们背后还有青龙会在撑腰。

    所以我们只能智取,而不能一味的蛮干。

    如果说以前的我,喜欢天马行空般的独来独往,那么,当我成为吴盟战堂的大哥,就必须把自己放在一个战略位置的高度。

    上位者要有上位者的眼光,要对所有跟随他的兄弟们负责,不能让他们白白牺牲。

    鸿燕楼的每一层大厅,都有一百多平米,墙上挂着几幅水墨字画,布置的古香古色。

    我走进大厅之后,明显感觉到,那些装模作样吃早餐的人,其实都在偷偷地窥视我。这些人看似随意散漫,其实坐的方位,已经隐隐形成合围之势。

    “呵呵,还真是一场鸿门宴呢!”

    我心里笑了笑,然后将雨伞合拢,对走过来的一名服务员问道:“谭四爷在什么地方?”

    “请跟我来!”服务员深深地看了我两眼,然后作了个请的手势,引领我上了三楼。

    来到三楼上,我发现楼梯口站着两名体制健壮如牛的大汉。

    这两个家伙上身全都穿着黑背心,有着非常夸张的肌肉,堪比健美先生。

    “站住!”

    其中一个家伙伸出粗壮的胳膊,拦住了我的去路。而另一个家伙,则不怀好意地看着我,故意将拳头捏的“嘎嘣”脆响。

    “滚!”

    我面表如表地吐出一个字,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两个壮汉都是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我,其中一个说道:“我们四爷吩咐,进来的人都要搜身检查,你也不能例外。”

    “如果我不配合呢。”我冷笑道。

    双方谈判就如同两军对垒,气势非常重要,如果今天被他们搜了身,我第一关就落了下风,等会谈判时,便会丧失主动权。

    于此同时,楼上的十几双目光,也都在注视着这边的动静。

    只有谭四爷坐在那里,慢条丝理地在吃着蟹黄包子,似乎对这边的动静视而不见。

    站在他身后的宋文强,则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仿佛在看一场好戏。

    只有熊大成激动地跳起来,大叫道:“小子,你也狂的没边了吧,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扁他!”

    得到指示,两名壮汉的神色立马变得狰狞,回头便要动手。

    可惜他们两个慢了一步,右边那名壮汉还没来得及动手,我硕大的拳头,便带着拳风,和他的鞋拔子大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由于我出手过重,这家伙被惯性所带,身体后仰,直接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另一名壮汉楞了下神,等他反应过来准备出手的时候,我已经抓住了他的头皮,狠狠撞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卡巴!”

    对方的鼻梁骨发出一声断裂的脆响。

    剧痛令他下意识地双手捂住脸,在我面前蹲下了身子。

    这么好的球位,我当然不会客气,直接一脚踹出。这货马上像个大号皮球一样,“咚咚”带响地从滚落到了楼梯下面。

    整个鸿燕楼,似乎都在颤动。

    三楼上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整个楼屋顿时变得寂静无声,似乎连时间都定格了下来。

    “草,真猛!”熊大成不禁发出一声赞叹。

    “三大内家拳之一的形意拳,果然不同反响……”黄玉郎喃喃自语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