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为民除害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荣乐!荣乐……”胡蓉大声呼喊我的名字。

    “在,我在!”

    我嘴唇轻轻地蠕动着,却听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

    接下来我眼前一黑,突然什么也看不到了。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胡蓉不断呼喊着我的名字,好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大腿突然传来一丝刺痛感。

    睁开眼,我仿佛看到胡蓉蹲在我的脚边,埋下头,正在不断吸允我的大腿。

    “荣乐,你千万不要,我一定会救活你的,坚持住……”她边为我吸毒,边大声哭泣着什么。

    我张了张嘴,想告诉她不要吸,这种蛇毒的毒性非常强,只要口腔里有细微的伤口,就会顺着血液流遍全身。

    她这么一吸,很可能也会被毒死。

    但我根本无力阻止她,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胡蓉不停的吸,不停的吐,还大声鼓励我:“荣乐,我不会让你死的,你一定要活下去,我不会你死……”她嘴里嘟嘟囔囊地说着什么,声音沙哑而陌生。

    毒液似乎损害了她的声带,并顺着痰液迅速地侵入了她的五脏六腑。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胡蓉抱了起来,在田里疯狂地奔跑着。

    柔和的月光撒下,笼罩在她白皙俏丽的脸蛋上,美得就像传说中的天使。

    “彭!”

    只跑出去几百米,她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了。

    我也落在了地上,并远远地滚了出去。

    我望着在田地中不断挣扎呼喊的胡蓉,迷茫的视线里,仿佛出现了一栋被光芒笼罩的宏伟建筑物。

    “喂!120吗,快来救人啊……”

    “爸,我们要死了,快来救我们啊……”

    胡蓉跪在我身边不断地拨打着电话,绝望的呼喊声在旷野中回荡不息。

    …………

    “呜哇,呜哇!”

    刺耳的警报声划破了深夜的肃静,一辆开着红蓝暴闪的120急救车,在街道上疾驰而过,卷起一路飘飞的落叶。

    “叱咤!”

    车子停在了吴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诊治大楼前,后车门打开,我和胡蓉,被众护士急丛丛地推进了急诊室。

    “这个女孩子真勇敢,竟敢用嘴巴给男朋友吸毒,真是好样的……”一名女护士十分敬佩地说道。

    “赶紧用吸毒器对他们进行排毒处理,令外立即注射解毒剂,对受伤部位进行火灼治疗。这个男人失血过多,马上为他输血……”主治医生马上下达了一连窜的命令。

    五名护士迅速而熟练地行动起来,有的拿针管器械,有的准备纱布消毒剂,另外两名则分别给我和胡蓉脱起了衣服。

    “张医生,为什么不注射蛇毒血清呢?”一名刚从卫校毕业的女护士满脸求知欲地问道。

    主治医生边对我的身体清理伤口,边头也不抬地回道:“从他此时的症状来看,肯定是被非常毒的毒蛇咬伤,我们医院很少接收这种病症的病人,本身就没有准备血清,遇到这种情况,需要用常规的方法处理,必须先清除他们的余毒,然后……”

    主治医生说了一大堆地专业术语,小护士边点头暗记,边不停地向他递着各种医疗器械。

    “救他,先救他……不要管我……”晕迷中的胡蓉还在不断地说着胡话。

    …………

    两个小时之后,主治医生摘下被汗水浸透的口罩,长长地出了口气。

    一名护士赶紧走上前,为他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个小伙子的命真大,中了黑曼巴蛇的毒,幸好有一部分的毒素都被这个姑娘给吸了出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哪!”主治医生看着我身上的伤口唏嘘道。

    “张医生。那她呢?为什么还没有醒啊!”一名小护士指着脸色发青的胡蓉,奇怪地说道。

    “唉,她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竟敢用嘴巴直接吸蛇毒,而且奔跑了那么长时间,更加重了毒液在体内的运行,将来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张医生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

    如果我现在有知觉的话,一定会被那群小护士看得无地自容。

    因为我和胡蓉一样,全都被脱得一干二净,身上甚至连块遮羞布都没有。

    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展示过的分身,在毒素的刺激下,竟然高傲地耸起,向众姑娘展示着男人的雄风。

    只是这些姑娘看多了男人的身体,已经对它产生了抗体,早就见怪不怪了。

    倒是胡蓉的身体让众女护士赞叹不已,看过的身体无数,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可是从见没有见过这么完美,这么性感的身材。

    “好了,给他们穿上衣服,推到观查室里面吧!”主治医生摆手阻止了众护士的议论,然后说道:“还有,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联系方式,尽快通知他们的家属,到医院来交钱领人……”

    “好的!”

    众护士在我和胡蓉身上盖上白色床单,陆续推了出去。

    ………

    火红的太阳从东方升起,第一道曙光通过落地窗投射进了病房。

    沉寂了一夜的医院又开始吵闹起来,但这间高级病房却无比安静,有些从此处路过的病人家属,一看到门口那两位膀大腰圆、煞气腾腾的黑衣保镖,都下意识地躲开了。

    心里都在暗自猜测,里面不知道住了哪位大人物?

    胡震国背着手在病房里不断地走来走去,脸色阴沉的仿佛要下雨。

    因一夜未睡,那张保养得当的脸略有些苍白和憔悴。而他的夫人王素芝,则静静地坐在病床前握着胡蓉的手,哭红的眼睛一直在凝视着她的脸,鼻翼中不断发出轻轻地啜泣声。

    胡蓉还没有醒来,但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

    两边的脸颊透着病态的殷红,嘴角微微翘起,神情安详而恬静,似乎在做着一个美梦。

    “咚咚咚!”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一夜未睡的胡震国回过神来。

    “进来!”

    怕吵醒沉睡中的胡蓉,他声音低沉地说道。

    门被轻轻推开,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衣保镖走了进来。

    “老板……”

    对方只说了一句,便被胡震国摆手阻止,他看了一眼还晕迷未醒的胡蓉,带着保镖走了出去。

    “查到了什么情况?”一走出房间,胡震国的语气顿时变得严厉起来。

    “从现场的打斗痕迹来看,袭击大小姐的匪徒共有五人,其中一个体型不高,明显是个练家子。”保镖说到这里,将手掌心摊开,说道:“而且,我还发现了这个!”

    在他手心中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黑色肉块,有拇指盖那么大,颜色暗沉,表皮萎缩,形状有点像女人被割掉的乃头。

    只是它要干瘪的多,颜色也不对。

    在胡震国寻问的眼神下,保镖马上解释道:“这是一只女人的乃头。我猜测是从一名匪徒的身上掉出来的……据我所知,道上喜欢做这种变态事的人只有一个,他叫王天兵。外号食尸鬼,是一名变态杀人狂。”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了看胡震国的反应。

    “继续说!”

    “王天兵在十年前就被警方通缉。他性情残暴,手段极度残忍,四年前的沙家村灭门案,潮州的幼童女干杀案都是他搞出来的……在四年零五个月的时候里,他作案高达十三起,受害者超过三十七人,大部分都是女性,而且全是先健后杀……”

    保镖见胡震国脸色越来越难看,声音不由得放低沉了许多,继续道:“据说他是被女人甩了之后,受了刺激,才会性情大变。为了泄愤,他喜欢割掉受害女性的乃头做为收藏品。后来他流窜到石家台,被当地的警方追捕。但最后还是侥幸逃脱了。而代价则是失去了一只眼珠子。从那天之后,他就神秘失踪了,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这名保镖的脸上连半点表情都没有,棱角分明的五观就像一块刚硬冰冷的花岗岩石。

    他的手掌极为宽大,掌心中磨出了厚厚的老茧,一看就是长年握枪练出来的。

    “这种人应该喜欢独来独往,为什么会同时出现五个人?”胡震国听完后,什么也没问,直接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这个……”

    雷军还真没想到这一层,一时间,也不知无何回答。

    但他知道,胡震国并不想问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于是继续说道:“李荣乐身上的子弹我已经查看过,那是从一种九毫米的手枪中射出来的,穿透力极强,在当地的黑道中并不多见。但在倭国山本组的黑帮成员中,用的人非常多。”

    “倭国人?”

    胡震国的眼睛陡然一睁,一道凌厉的寒光闪现,锐利的目光令人不敢直视。

    “尽快找到王天兵,我要见到他,哪怕是尸体!”

    “是!”

    ……

    另一个病房中,我已经悠悠醒了过来。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见面前站着一位风韵犹存的美丽妇人,还以为自己已经上天堂了,迷迷糊糊地问道:“你是谁,我,我已经死了吗?”

    “傻孩子,你没死!”

    王素芝将手掌贴在我的额头上,发现我的烧已经退了,长出了口气说道:“你忘了吗,我是蓉蓉的母亲啊。”

    我怔怔地望着她,许久之后才认出她来,接着又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那天的画面,像倒退的镜头的一样,不断在我的脑海中浮现。

    想到胡蓉为我吸毒的事,我马上担心地问道:“蓉蓉怎么样了,她,她有没有事?”

    王素芝没有回答,表情显得有些忧虑,许久之后才说:“孩子,答应阿姨,以后要好好对待蓉蓉,她是真的很爱你,好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