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可怕的老头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傻妞,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而且乐哥很快就会去找你,不许哭鼻子哦。”我伸出手,笑着在忧月精致的琼鼻上刮了刮。

    哪知我不说还说,一说这句话,忧月的眼睛马上就湿润了,泪水涟涟地看着我颤声道:“乐哥哥,我会想你的,你一定要来找我啊。”

    我看得心中一阵怜惜,伸开双臂,将她的小脑袋拥抱在了自己胸前。

    这个亲昵的动作,让忧月的小脸庞顿时红了起来。

    她微微眯起双眸,脸颊贴在我胸前轻轻磨蹭着,如同一只被主人宠溺的小猫咪。

    “小妹,你说,咱们两个前世是不是一家人啊?”嗅闻着忧月身上的处子幽香,看着她眼中对自己的依恋之色,我此时也不禁有些动情起来。

    “乐哥哥,为什么这么说?”忧月脸色绯红地看着我问道。

    “你看,咱们两个才认识不到几天而已,却已经难舍难分,如果前世不是一家人,怎么会这么投缘呢?”我笑道。

    听到这里,忧月的小脸顿时如晚霞般红润起来,又高兴,又有些羞涩地说道:“恩,乐哥哥说是,那便是了。”

    我盯着她清纯甜美的小脸,然后低下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口。

    忧月身体轻抖了几下,睁大了美眸,似乎有些受到惊吓般看着我。

    “嘎嘎!”

    就在这时,突然几只黑乌鸦,从旁边的密路林中飞出,发出难听的鼓噪声,惊慌失措地飞向了远方。

    我心中一动,立即转脸朝外望去。

    那些乌鸦飞走之后,密林中突然又传出“砰砰”两声枪响。

    “帮主,可能是皇甫云的人,你们先走,我进去看看。”海东升冲到忧月车门外,脸色紧张地看着她请示道。

    “东升叔叔小心。”忧月朝他点了点头。说完之后,她又想到了什么,对海东升道:“东升叔叔,以后,你就做苏城分堂的堂主吧。”

    海东升微微一楞,接着立即单膝跪倒在地,惊喜若狂地说道:“多谢帮主,海东升一定竭尽所能,不负帮主所托望。”

    “恩,我相信东升叔叔的能力。”忧月笑着点了点头。

    等海东升站起身时,已经将腰间的手枪拔了出来,眼中杀意弥漫,回头对那十名手下道:“留下五人,护送帮主回帝都,其他五人,跟我进树林。”

    “海老大,我跟你一起去。”我说着,便抬腿下了车。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素腕伸出来,抓住了我的手:“乐哥哥,让东升叔叔去就好了,你不要去。”

    看着她眼中的担忧之色,我笑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我便掰开忧月的手指,迅速冲进了路边的密林中。

    忧月心里不放心,马上回头朝后面的越野车看了一眼。

    那名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背着长剑,不急不缓地下了车。

    我前脚刚踏进树林,里面突然又传来一阵凌乱的枪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凄厉惨叫。

    听到这里,我立即提高了警觉,小心地往前走了大概七八米,空气中突然飘荡过来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等我推开眼前的一片密集树丛之后,发现在一棵弯脖子柳树下,侧躺着一名穿着牛仔裤的青年男子。

    这个人十分面生,应该不是海东升的手下。

    在他手里还握着一把枪,手指耷在扳机的地方,也不知道刚才的枪声,是不是他打出来的。

    此人的死状十分古怪,瞳孔暴凸,脸孔朝天,嘴巴张的极大,脸上露出一种很惊恐的模样,似乎死前,看到了什么令他很害怕的事。

    我朝四周警觉地观察了几眼,然后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奇怪的是,这名持枪青年全身上下,竟然没有半点伤痕。

    而他皮肤下的的骨骼,却已经碎了大半,几乎连一根完整的肋骨都没有了,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台压路机,在他身上狂压了一遍。

    “好厉害的高手,竟然可以直接将人活活震死,这是什么境界?”我满头冷汗,别说我现在的功夫,恐怕再练十年,也做不到这一点。

    很明显,这片树林中,隐藏着一名绝顶高手。

    而对方的修为,几乎强大到超出了我对传统武学的认知。

    “啪嗒!”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一声脆响。

    我立即警觉地转过身,同时,藏在腰间的匕首,也被我拔了出来。

    只见那中背剑中年男人,静静地站在不远处,刚才的声音,是他无意中踩断一根树枝发出的。

    中年男人冷漠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走过来,在死去的持枪青年身边蹲下了身子。

    当他看到死者胸前那起伏不平的肌骨轮廓之后,脸上的表情也不禁有些动容。接着他伸出布满青筋的枯瘦手掌,用力按在了持枪青年的胸口上。

    “好深的内功,果然是他!”中年男人嘴里喃喃道。

    “他是谁?”我疑惑地问道。

    中年男人朝前面的森林看了一眼,突然站起身,像头大狸猫一样,动作迅速地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我犹豫了片刻,也紧跟着钻了进去。

    可是跑出去没多远,我便又停了下来。只前面前的树林中,海东升和那五名手下,正表情怪异地站在那里。

    我抬头一看,眼前的画面,让我浑身有种说不出的寒意。

    此时在前面的一棵粗大的杨树上,两具尸体,正直挺挺地吊在那里。

    其中一人是名六十多岁的老者,身上穿着面料考究的黑色劲装,口袋里还垂下来一块老式怀表,全身上下,几乎都被血染红了,也不知道伤口来自哪里。

    我发现,这老者的手掌比普通人大出一号有余,指节十分粗大,前面留着长长的乌青指甲,如同一双鹰爪。

    在他左边的另外一根弯曲的树杈上,还吊着一名三十多岁的青衣汉子,也已经死去多时。

    在他脚下的泥土中,一把巨大的沙漠之鹰,正静静地扔在那里。

    这一老一少,脖颈上都缠着长长的绳子,明显是被人吊死在树上的。

    虽然在场的人,都是刀口舔血的狠人,但看到二人如此凄惨的死状,还是觉得浑身有些发寒。

    “他们两个都是我们青龙会的人。”海东升对我解释道。

    我见那棵树干上的树皮脱落了很多,走近一看,发现上面有数道深深的抓痕,深可见木。

    海东升指着那名劲装老者说道:“他叫铁丹青,是青龙会赤林分堂的堂主,擅长鹰爪功,这个白衣青年,是他的左膀右臂,据说此人枪法如神,百米外连只苍蝇都打得下来,没想到他们两个会死在这里……”

    听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一名神枪手,竟然被人无声无息地杀掉了,那对方的实力,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海东升从地上捡起那把左枪手枪,看了两眼,十分惊讶地说道:“奇怪,枪里的子弹竟然一发不少,难道他一直没有开枪?”

    “是他没机会开枪,因为对方的实力,比他高太多。”我刚说到这里,密林深处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嘶吼声。

    “是皇甫云的声音!”海东升立即说道。

    “过去看看。”我一马当先,朝密林中冲了过去。

    这片密林面积不大,几个助跑,便冲到了树林的边缘。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哈哈”的大笑声。

    与其说是笑声,不如说是哭,这声音听着格外凄厉悲壮,充满了穷途末路的味道。

    “不要过去!”

    我刚要冲出树林,就这时,从旁边的藤蔓中突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闪电般拽住了我的手腕。

    我吓了一跳,差点将手中的匕首刺过去。

    转头一看,只见那名背剑中年男人,此时正蹲在树丛后面,正不转睛地看着前方。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在前面的空地上,正站着身材高大的皇甫云。

    刚才的笑声,就是皇甫云发出来的。

    哪知还没等我看清怎么回事,皇甫云的身体突然摇晃两下,接着像截断掉的烂木一样,“扑通”一声,狠狠地扑爬在了地上。

    过了很久,他都没能再动一下。

    “他就这么死了?”我十分惊讶地问道。

    令人闻风丧胆的皇甫云,苏城的霸主,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掉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难以令我相信。

    而在皇甫云的尸体面前,那个背着酒葫芦的老头,正迎风而立,瘦小的身躯,此时却散发着强大的危险气息。

    他扒开酒葫芦,咕嘟咕嘟灌了两口,然后抹了抹嘴,重新塞上塞子,说道:“你们几个小鬼,过来把尸体处理掉。”

    说完,他便一摇三晃,像个老醉鬼一样,步履蹒跚地走掉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只觉得背后一阵阵发凉,这个老头儿,实在太可怕了。

    正在我盯着皇甫云的尸体胡思乱想间,那名背剑的中年男人,也无声无息地钻进树林里,不见了踪影。

    我暗暗擦了下额头的冷汗,没想到青龙会有这么多高手,看来自己真是井底之蛙啊。

    幸好自己不是忧月的敌人,不然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了。

    我走到皇甫云的尸体面前,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人心不足蛇吞象,如果他不是妄想篡位夺权,也不会死在这里,唉!

    “李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海东升带着五名小弟从树林冲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