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佳人已逝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只是,为什么她看起来那么像洪菲菲?

    一定是幻觉,看来自己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

    我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那个漂亮姑娘,依然站在我面前。

    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发生了变化,眼中露出惊喜若狂的神色,两道晶莹的泪珠,缓缓从雪腮上滑落,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啪嗒!”一声,她手腕上的花篮掉在了地上,从里面散落出好多刚采摘的新鲜蘑菇。

    她一下子惊叫起来,道:“乐哥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我“啊”了一声,难道她真是洪菲菲?

    “乐哥哥,你是来找我的吗,呜呜,我终于见到你了。”洪菲菲跌跌撞撞地朝我跑来,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身体。

    我大喜道:“菲菲,原来你没死?”

    我用力板住她的肩膀,盯着她清纯漂亮的脸蛋,左看左看,没错,果然是洪菲菲。

    她身上穿着苗族的服饰,个头比以前高挑了许多,原本白皙皎洁的皮肤,此时承现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身上还散发着浓郁的草木香气。

    “菲菲,真的是你,我好想你。”

    我兴奋地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搂着,生怕这是个梦,梦醒了,她又要离我而去了。

    洪菲菲爬在我怀里,呜呜地哭着,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仿佛在讲述着她这一年里的传奇经历。

    可是我根本听不进去,兴奋已经占据了我的全部大脑,此时我们两个紧紧搂着,那对充满少女弹力的饱满峰峦,不断吸引着我的注意力。

    “乐哥哥,你怎么了?”洪菲菲突然惊叫一声,眼睛惊恐地看着我的脸道。

    我伸手摸了下脸,借着月色,发现手掌上满是乌黑的血水。

    洪菲菲焦急万状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白色手帕,朝我的脸上抹来:“乐哥哥,你受伤了,我马上带你去看苗医。”

    说完,她便一下子拉住我的手腕,想要带我离开。

    我站着没动,目光贪婪地打量着她青春健美的身体。

    事隔一年不见,此时的洪菲菲,已经完全是个大姑娘了,那对结实的胸脯,散发着成熟女人强烈的雌性气息,深深地吸引着我。两条修长笔直的的大腿,仿佛要将牛仔裤撑破,细细的蛮腰,滚圆的臀部……

    在我的盯视下,洪菲菲脸上的皮肤,如天边的晚霞,正在迅速染红。

    她羞怯地看了我一眼,突然把脸蛋埋下了去,胸脯起伏的更加厉害:“乐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看着人家?”

    原始的本能,趋势着我,一下子将她搂进了怀里,恨不得将她一口吞进肚子里:“菲菲,我好难受,帮帮我……”

    此时我鼻孔中的血,还在大量地往外涌出,眼睛赤红,如同被野兽附体。

    洪菲菲被我的粗鲁吓坏了,在我怀里剧烈地挣扎扭动着:“乐哥哥,不要这样,你,你抓疼我了。”

    可是她娇滴滴的责备声,听在我耳朵里,却如梵音妙语一样动听悦耳。

    我近乎粗暴地搂紧她的身体,双手控制不住地撒向了她的衣裙,“嗤!”的一声,她胸前的衣襟敞开了,露出满月般雪白诱人的鲍蕾。

    看着月色下那颤悠悠的物体,我更是大受刺激,立即埋头亲了下去。

    “呜呜……”

    洪菲菲的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双手用力抓紧我的肩膀,嘴里发出喵叫一样的呜咽声。

    我嘴里低吼一声,立即将她按倒在草地上……

    圆月在树梢间时隐时现,不时有皎洁的月光落下来,撒在我们两个亢奋蠕动的身体上。

    四周的树丛里,蛐蛐和蛙鸣响成一片,配合着洪菲菲的娇吟喘息声,交织成了一首迷人的天籁夜曲。

    …………

    第二天,清脆的鸟叫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我睁开酸涩的眼睛,发现天已经大亮,头顶密集的树冠上,七八只五彩斑斓的鸟雀,正在叽叽喳喳地叫着。

    远处,洪菲菲正站在一棵巨大的香蕉树下,不断伸手采摘上面的果实。

    我盯着她苗条曼妙的背影,回想起昨晚发生一切,感觉就像做了场美梦。

    但我知道,这不是梦,洪菲菲真的没有死,她此时就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

    而且,就在昨晚,这丫头已经完成了一个女人华丽的人生蜕变。

    “菲菲!”我心情激动地喊了她一声。

    洪菲菲立即转身,小脸酡红地看着我,那情意绵绵的眼神,仿佛新婚燕尔的娇妻,在看自己远出归来的丈夫。

    “乐哥哥,你醒了?”

    她从地上捡起摘好的两盘香蕉,红着小脸,低着头朝我缓缓走来。

    我发现她走动的时候,两腿迈动的幅度很小,似乎生怕碰触到什么,而且秀眉微蹙,显得有些难受的样子。

    回想起昨晚对她的侵犯,我不禁有些怜惜。

    洪菲菲还是个丫头,从来没有经历过男人,自己实在太过粗暴了些。

    “是不是很疼啊?”我将她拉坐到我身边,十分心疼地看着她略有些苍白的小脸问道。

    “恩!”

    洪菲菲扭捏地在我面前蹲下,羞答答地垂着脸蛋,有些不好意思看我。

    我心中升起无限柔情,轻轻地握紧她的手腕,忍不住她的身子抱进了怀中。

    “乐哥哥,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我感觉好幸福。”洪菲菲脸上洋气着浓烈甜蜜感,目光温柔地看着我,而且还不停地痴痴发笑。

    我脸上微微有些尴尬,暗骂自己真不是东西,洪菲菲明明没有死,自己却不过来寻找她,而且在见她的第一面,就用无比粗暴的方式占有了她。

    “乐哥哥,我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呢,这一年里,我好想你。”洪菲菲将脸蛋贴在我胸口上,渲染欲泣地说。

    我温柔地抚着她的漂亮脸蛋,爱不释手地打量着。

    近一年没见,我发现这丫头不仅没有受苦,反而比以前吃胖了许多。

    当然,这种胖,是相对她以前有些孱弱的身材而言。

    此时的她,仿佛吸收了无尽的大自然精华,双眸中灵气逼人,仿佛深谷中的泉水,清澈而明亮,略微有些黝黑的肌肤,更是充满了野性的美感。

    如果说昨晚的洪菲菲,是一朵含苞待放的野玫瑰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一朵完全盛开的郁金香。

    “告诉我,这一年里,你是怎么生活的?”我伸出手指,在她的琼鼻上温柔地刮了一下,笑问道。

    哪知我这么一问,洪菲菲脸上的笑容马上凝固下来,有些伤心地看着我道:“乐哥哥,我和你一样,也是被乌雅姐姐给救了,她还告诉我,你已经和她结婚了……是吗?”

    听着她略有些颤抖的声音,我有些心虚地点点头。

    “乌雅呢,她,还好吗?”

    “乌雅姐姐,已经死了。”洪菲菲眼中突然滚出了泪珠。

    “什么?”我一下子板住她的肩膀,心急如焚地问道:“你说什么,乌雅已经死了?她怎么会死?”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乌雅死了,那我同样也活不成。

    “乌雅姐姐刚刚去世,临死前,她还一直呼唤着你的名子。”洪菲菲眼中泪珠闪动,抽噎着说道:“乌雅姐姐是个好人,要不是因为她,我早就不在人世了……乐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绝情,直到现在才来找她。这一年里,她天天都在想你,念你……直到临死前,她还想着见你最后一面……”

    听着洪菲菲的哭诉,此时我早已经泪流满脸,心中更是一阵阵绞痛难过。

    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没来得及看乌雅最后一面。

    我浑浑噩噩地坐在那里,整个人像没了魂似的,心里更是无比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来找她?

    “乐哥哥,咱们赶紧回去吧,今天是乌雅姐姐出葬的日子,再晚些,你就见不到她了。”洪菲菲站起身,拉住我的胳膊,焦急地催促道。

    “好,马上带我去。”我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

    原来此时我们所站的地方,离苗族部落已经不远,跟在洪菲菲身后,攀过两个低矮的缓坡之后,耳边响起了涓涓水流声。

    下了缓坡之后,眼前的画面,让我的身形微微一滞,心中更是涌起巨大的波澜。

    只见前方不足十米之处,横着一条宽阔的河流,自西向东,缓缓地流淌,河面上空无一人,只静静地停着数艘独木舟。

    虽然隔了一年的时间,但我还是一眼认出,这里便是和我乌雅相识的地方。

    环境依旧,但佳人已逝。

    “乐哥哥,走吧。”洪菲菲拉着我的手,迅速跳上一艘独木舟。

    解开栓在岸边树树木上的缆绳之后,独木舟顺势朝河中间驶去。

    由于是顺流而下,去势很快,不消片刻,便进入了那座狭长深邃的石峰之中。

    驶到半途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鼓声,那鼓声沉重悠长,隔三秒敲两下,仿佛在预示着不详的气氛。

    听到这鼓声,我和洪菲菲都静了下来,整个心神都被那鼓声吸引,身下的独木舟,正飞速地向山洞外驶去。

    鼓声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变得密集,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少女哀恸的歌声,如哭如泣。

    听到这种声音,我的脸上不知不觉,又涌出了泪水,心中一阵发酸,眼前又出现了乌雅那张美丽皎洁的的脸庞。

    “乌雅,我来晚了,对不起。”

    我痛恨地握紧拳头,尖锐的指甲扎在手掌中,传来一阵阵揪心的痛。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