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凉意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半个时辰,他在门前的檀溪边定住了脚,俯下身子,将头埋进溪里,痛饮通后,削棍为叉,连续十余下扬手,便拽出十几条肥活鲜蹦的檀溪特产红鲤。

    剥掉鱼鳞,挖去内脏,在溪浣洗三两下,许易便大口生吞起来。

    修习至锻体巅峰,许易体力大增,力牛,食比虎,十几条巨大红鲤,不下五十斤,被他连皮带骨吞了个干净!

    吃罢饭,许易也不挪动身体,盘膝溪边,潜运气劲,恢复着体力。

    此刻,他胸怀激雷,却面如平湖,静静等待着天崩地裂的那刻。

    日影西斜,山风吹来,西边的山坳,渐渐传来环佩叮当声,许易虽未睁眼,却听出来这是马鞍和战靴的金属扣片相击打声。

    果然,没多会儿,便有马嘶声和骑士的呼喝声传来,光听动静儿,不下十骑。

    霍地,许易站起身来,双足急点,很快,便跃上了西边的山道。

    山风猎猎,旌旗招展,周公子打猎的队伍再次从会阴山脉满载而归,每匹健马背上都托着沉甸甸的野畜。

    满载而归地喜悦,精准地反映在每个人的脸上,便是素来矜持的周公子也忍不住吹起了口哨。

    浅薄的络腮胡子甚至欢愉地唱起了荒腔走板地山野小调,内容下流,却引得满座骑士轰然叫好。

    络腮胡子正唱得得意,紧挨着周公子左位置的鹰鼻年猛道,“有杀气!”

    鹰鼻年是周公子家搜罗的第客卿,神功无敌,地位非同小可,他言既出,满场顿时肃然,哗啦啦,刀出鞘,弓上弦,环视方。

    “不用找了,杀气在正前方!”

    鹰鼻客冷声道。

    “嘿嘿,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如此大胆,方圆百里,还有敢对我周家龇牙的!”

    周公子扬马鞭,身下的枣红健马猛地个加,向前急冲。

    行骑士自是策马扬鞭,奋力追赶。

    驰上道小坡,许易横在路的坚硬身影,便已完全显露眼前。

    瞧见是许易,络腮胡心豪气陡升,他亦是周家客卿,但因武道境界始终停留在锻体后期,地位远不如鹰鼻年。

    但此人最喜争功。

    清晨时,猎队经过许易家时,未见许易如昨日所言在路边迎候,周公子不过稍稍皱眉,便是此人长啸纵马,把火点了许易的矮屋,又擒住奔逃的老黄狗,剥皮钉桩。

    此刻,见散杀气的是许易,在他眼,真如蝼蚁拦道,螳臂当车,大好头颅,为他功劳薄增笔添墨尔。

    既有心抢功,络腮胡猛挥马鞭,胯下黑马吃痛,猛地奋力,竟然过了奔驰在前的周公子,跃到了最前,冷笑狂喝道,“贱民敢戏公子,看老子剥了你的皮!”

    呼喝声未落,络腮胡勒缰绳,健马双蹄腾空,碗口大小的马蹄,直直朝许易头上踩踏而来。

    眼见着马蹄便要踏在许易身上,始终伫立的许易动了。

    他身如电光,于千钧之际,从马蹄处闪避开来,弓缩到极限的身子,出现在马脖侧,压实的身子如最有力的弹簧,朝演练过千百遍的“怒撞天门”使出,坚如铁毡的背脊猛地击在健马颈部,那奔腾的骏马,脖子处猛地断裂,巨大的马身朝斜向急飞,砸入人群。

    马上的络腮胡子还没回过味儿来,惊变已生!

    周家的众狗腿子,便数这络腮胡辱许易最多最深。

    而方才络腮胡“剥皮”二字出,许易心血狂涨,满腔杀意皆奔着络腮胡去了。

    撞飞了奔马,络腮胡子尚未回过神来,许易大手如龙擒到,轻喝声,拿住络腮胡劲椎,将之硬生生从马上扯了下来。

    就在这时,鹰鼻年苍鹰般的身影扑到,隔空就是拳,直击许易背脊,强大的拳劲扯出隐隐音爆。

    三丈多的距离,瞬息即到,眼见着这毫无征兆的拳就要打实,许易背后却像生了眼睛,扯住络腮胡,脚点塌个骑士的背脊,横空硬挪开三分,险而又险地避过这拳,而他前面的骑士却没这般好运,被这惊天拳砸在背脊上,嗡的声怪响,身体陡然炸裂,腾起好大蓬血雾。

    击不,鹰鼻年足尖在地上点,折身再扑。

    许易虽有络腮胡拖累,但在人马群,屏障多多,仗着身形快捷,每每在间隙刹那,避开鹰鼻年的杀招。

    却说鹰鼻年不愧是锻体巅峰期的高手,身神力惊世骇俗,伴随着周公子的狂呼,不得不下重手,可这重手易放难收,许易避得开,这群骑士却避不开,转瞬便让鹰鼻年毙掉七名。

    轰!

    许易足尖点在最后名骑士的咽喉间,咔嚓声脆响,那骑士脖子歪,摔倒马下。

    至此,周公子带出的名骑士尽数毙命!

    这刻,周公子才意识到眼前的山村少年,不再是自己可以随意辱骂殴打取乐的蝼蚁了,望着他那森冷的眼眸,周公子居然会觉得皮肤有丝凉意在游走。

    冷意方去,募地,周公子心的耻辱感如潮涌来。

    他堂堂贵胄子弟,家世出众,不说叱咤广安的叔父周道乾,便是他自家也豢养门客数十,高手如云,自身更已达到锻体后期,距离锻体巅峰不过半步之遥,许易这蝼蚁般的家伙,竟然让自己生出了畏惧,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念至此,周公子愤如江海,赤红了眼道,“许易,你不是憋着劲要报仇么,本公子就在这里,我二叔说的不错,你们许家祖上就是贼头子出身,永远就会干这些鬼蜮伎俩,缩卵的家伙,敢不敢跟你爷爷正面放对!”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