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搜刮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打从风长老腰囊,收获十余枚赤金钱币,世俗的财货,再难入他法眼。

    由是,周家的许多仓库,他不去搜罗,单单进入了周家太爷的书房。

    许易坚信,最珍贵的东西,老头子绝对不放心交付别人看管。

    周老太爷的书房很宽阔,纵横七丈,宽阔的几能跑马,装饰得古色古香,金丝楠木的书桌上,雕金鎏银的七宝香炉内,正细细燃烧着檀香,整间书房淡雅宜人。

    不过,许易却没玩赏的兴趣,番翻箱倒柜后,搜罗出堆价值不菲的房、字画,凭他的眼力,自是知晓,随便拿出幅,换成钱财,就够寻常百姓之家吃上半辈子。

    如今的许易却志不在此,四周扫描片刻,心念动,豁然出拳。

    轰轰轰……

    数十拳后,书房四面墙壁,无处完好,尽皆破成尺余深的大洞。

    环视圈,许易果然在左侧墙壁现了个尺见方的赤色木盒,木盒周遭的暗格机括,尽数废裂。

    拆开木盒,片红光放出,许易双目都瞪直了,盒子里装的竟是两块烧饼大小却极厚实的的赤金钱饼。

    掏出块掂了掂,每块赤金钱饼足有百两之重。

    许易强忍着心激荡,将两块钱饼,塞入眼囊,忽地,盒底,现出个火漆密封的信封。

    许易拆开信封,抽出信纸,目十行,转瞬便阅罢。

    原来,这封信是周家老太爷寄给周道乾的私信,信无甚了不得的内容,除了问好,便是希望周道乾能代为向凌霄阁进言,增加周家在某条矿脉的分成。

    信皆是琐碎,许易却从信得到了有用的信息。

    这两块赤金钱饼非比寻常,竟是周家每三年进贡给凌霄阁次的献金。

    “周家三年积,才有这两块赤金钱饼,自是珍贵不凡,道乾老贼,管你什么凌霄阁不凌霄阁,这笔横财,小爷要定了!”

    许易心豪情万丈,想到老贼收获消息,狂怒欲绝,他心便快感如潮。

    随手将信纸在桌上的烛火上引燃,许易转出门去,将之丢弃在已淋满桐油的窗棱上,霎时,火光大作。

    狂风呼啸,烈焰腾空,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广厦千万间的周家大宅,便化作片火海。

    就在许易疯狂纵火的同时,支骑队,逶迤西来,已到了周家庄十数里开外。

    领头的是位白衣公子,白肤俊容,面貌和周公子有五分相似,腰间宝剑缀满五彩宝石,胯下白色宝驹身高体长,相较同行骑队,高了半头不止,通体毛无根杂色。

    天高云白,滔滔孽龙江水,白鱼逐波,浩浩汤汤,会阴山苍苍郁郁,天风下林,群翠摇摆,阵阵清气荡来,白衣公子骤诗性,吟唱道,“朝朝翠山下,夜夜苍江曲.复此遥相思,清尊湛芳绿。”

    “好诗好诗,绝妙好诗!”

    落后白衣公子半个马头的吴知县击节赞好,“周世兄不仅仪表堂堂,而且才情过人,更难得的是,年纪轻轻,武道修为已至锻体巅峰,不愧道乾尊者传人!”

    “世叔过奖,我曾听父亲说起,昔年他在广安求学时,与众广安俊杰结社为友,世叔诗书双绝,为社屈指的英才。如今,不过廿载时光,世叔已贵为县之尊,实在是天纵之才。”

    白衣青年朗声答道,言语得体,听得吴知县捻须微笑,连连谦声。

    话至此处,这白衣青年身份已然明了,正是周道乾二公子周世荣。

    此次,他出凌霄阁,回归广安,是代表周道乾归乡省亲;二则是因为,三年之期已到,周家从几条矿脉处的获利,该当上交凌霄阁。

    从周家老宅到凌霄阁路途遥远,两枚金饼,价值不菲,周道乾不敢弄险,遂派下周世荣亲自押运。

    而这这吴知县,正是昔年,周道乾武道初成,还未拜入凌霄阁门下,游历广安之时,结识的朋友。

    当今之世,武道大昌,不仅有门派林立,世家万千,大越王廷数千年累积的王权,同样让人不敢冒犯。

    昔时,周道乾武道初成,未得名门大派青眼,所想所念,不过是考取功名,为王道护法。

    是以,与干所谓同道人,整日聚宴冶游,天长日久,遂皆社,唤作“明王社”,取广大王法之意。

    吴知县正在那时加入明王社,不过,虽同处社,周道乾武双全,武道绝伦,在社内,光芒万丈,反观吴知县,名胜过武艺多多,而在这个唯武称雄的世界,相比周道乾,吴知县难免暗淡无光。

    但有此番因果,此次周世荣下广安,自然要招呼吴知县声。

    须知凌霄阁在广安境内,虽是分属三大名门之,威权已著。

    而吴知县虽然官不过七品,武不过锻体巅峰,但到底身在公门,代表王权。

    周世荣深知,真正下到地方,吴知县的招牌,比凌霄阁内门弟子的自己,要好用多多。

    果然,周世荣前往拜会吴知县,吴知县十分欢喜,亲自随队前往周家老宅。

    有吴知县托底,路行来,自是顺风顺水,畅通至极。

    却说,周世荣和吴知县,正相互吹捧,谈笑风生,西北方向道浓烟腾起,周世荣慌忙打住话头,伸手在马背上轻轻拍,身子腾空而起,足有三丈来高,半空眺目远望,刷的下,满面铁青。

    周世荣腾空刹那,吴知县早望见那处烟柱,心猛地掉,知道祸事了。

    周家是本地望族,又因着周道乾的关系,他向来礼遇,来往周宅次数极多,但见数里开外,烈火如海,黑烟遮天,哪里还不知道起火的是周家。

    换句话说,旁人家起火,也烧不出这般阵势。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