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河斗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姓周的,给老子滚下去,你爷爷扒累了,要骑马。”

    许易紧攀着马腹,霍然出声,言语嚣张,宛若叱猪驱狗。

    翩翩白衣的周公子鼻子都气歪了,正待飙,又听许易恫吓,“我数三个数,若还不滚下去,别怪老子在这畜生肚子上掏个大洞!”

    “你敢动飞雪根毫毛,我叫你粉身碎骨!”

    周世荣嘴上疾言厉色,身子却如避蛇蝎,蹭地下,飚出丈外。

    许易猜得不错,这匹飞雪,对周世荣而言,珍贵非常。

    原来,这飞雪乃是天山派雪冷峰尊主玉清仙子赐予他的,而这飞雪的原主人正是天山派第三代最声名出众的紫寒仙子。

    紫寒仙子武道绝伦,艳名远播,为广安府当下第等仙子,仰慕者众,周世荣正是其之。

    玉清仙子将飞雪赐予他时,便被自带主角光环的周世荣自觉添加了某种香艳的涵义。

    许易虽可恶,终究不过蝼蚁,在周世荣心,连这飞雪的毫毛都抵不上。

    若是让此贼伤了飞雪,叫他周某人今后如何有脸再见紫寒仙子?

    却说周世荣方退开,许易翻上马背,打马便奔,口气逃出数里,方才回眸而望,却哪里还有周世荣的影子。

    许易心透亮,周世荣视此马为珍宝,哪里会轻易舍弃,此刻必定隐在暗处,希图动突然击。

    念头到此,许易拨马向南,避开深林野道,转上大路,径直向南奔驰五十余里,驻马之际,已到孽龙江边。

    孽龙江,源头不知起于何处,横穿广安府,东归入海,水势浩大,汤汤茫茫,宛若汪洋。

    许易清楚,这条孽龙江,就是他唯活命的机会。

    道理很简单,他不可能直奔行下去,也不可能直守着这匹飞雪吃喝拉撒,而他知晓周世荣定跟行在后,只待他和飞雪分离。

    如此,便形成了个悖论!

    只要他许易不能彻底摆脱周世荣,他这条命就暂时挂在阎王爷的生死薄上。

    而要想逃离周世荣的追踪,唯的希望,便在这水势浩大的孽龙江,正因想到此节,早在和周世荣马上争持之际,许易便有意识地调整着奔马的方向。

    许易猜的不错,明面上,周世荣已然无有踪迹,实则始终跟行在左近,须臾不离。

    许易方在孽龙江边驻马,周世荣便已伏身江边的几株巨大的云杉后,扫见那浩浩江水,心掉,立时便猜到许易打的什么主意。

    今次他被许易折腾得够呛,这辈子从未像今日这般灰头土脸,轻易杀了许易,周公子都不解恨,焉能坐视许易奔逃。

    许易方要有动作,周世荣便凌空起身,快如闪电,身如游龙,刹那之间,便已跨越十数丈,欺身赶到五丈以内。

    许易没料到周世荣竟来得这般突然,这般迅疾,也顾不得身姿,以最简洁却最迅地方式,滚下马来,屈身钻进马腹。

    见许易又故技重施,周世荣直欲气得吐血,半空里强行御气收掌,正要顿住身子,却见许易从马腹处射了出来,直直朝江面飚去。

    好个周世荣,双掌猛地挥出,地面轰然炸响。

    借着这股反冲的力道,周世荣下坠的身子顿时翻转,飓风般朝许易扑去。

    眼见着就要扑到岸边,噗通声,许易头扎进了水,噗通又声,驻足江边的飞雪轰然倒塌。

    这惊,周世荣魂飞魄散,回头看去,飞雪左前肢正横倒在地,鲜血横流。

    原来,许易先前钻入马腹,是怕周世荣又使出“劈空掌”,凌空相击,那恐怖的力道,许易不认为自己能抵挡;二则是打的这飞雪的主意。

    周世荣对着飞雪珍视非常,许易动不了周世荣,已然深恨,若不想个法子,让周大公子痛彻心扉,焉能对得起这半日辛苦。

    钻入马腹后,许易双足蹬地,身子弹射入湖刹那,挥掌砍断了马腿。

    “啊!!!狗崽子,我要你万劫不复!”

    周世荣扬天长啸,血气冲得满面青筋直绽,身子拧,直冲入湖。

    恐怖的幕的生了,周世荣双脚入湖,湖水竟只没过脚踝,好似水精怪,天生具有御水神通般。

    实则不然!

    原来周世荣两只脚已然踏破鞋底,十指弯曲扭动,如蹼般,拨动着水流,仔细瞧去,便能看见,他脚下有个又个的气旋产生。

    周世荣踏浪而行,双俊目冰冷地注视着水流,忽的左前方三丈,水波微生,周世荣大喝声,浑身爆鸣,双拳击出,空气炸响。

    轰!

    书面上好似炸响了颗小型导弹,水浪翻天,无数鱼虾腾起、跌落,化作死尸漂浮在水面上。

    冰冷的目光死死锁定水面,直到道几不可闻的闷哼声传入耳来,周世荣冰封的嘴角,才挑起抹几乎难以觉察的弯弧。

    的确,许易招了,周世荣恐怖的掌力,竟穿透丈余深的湖水,精准地击了他。

    也亏得这浩浩湖水的阻隔,他才没立时毙命,饶是如此,他也受伤非轻。

    肩胛骨塌陷块,五脏六腑都快被那强大的拳劲震得移了位,死咬了牙关,口老血才没喷出来。

    思及周世荣的生猛,许易愤恨非常,心头又骂起了贼老天不公。

    正不平已极,忽地,眼前阵阵黑,胸口更是烦闷,却又不敢动弹,死死咬住牙关,再不敢动弹,任由河道的潜流,卷着身子前行。

    就这般强撑了半柱香的功夫,许易只觉肺部片红烧,牙根已然咬出血来

    而周世荣冷峻的浮在湖面,双目微阖,已经适应了洋流的他,已经不需要眼睛来观察,双脚处传来的触感,就等精准地感知洋流的变化。

    他心阴冷,已经开始盘算,擒住许易后,该用哪些手段,让其后悔爬出娘肠子。

    坚持,坚持,

    许易能做的也只有坚持,哪怕憋死,也得沉在水底,绝不能落进姓周的手。

    耳轰鸣,眼球开始外凸,双眼花,意识正要消沉,忽地,眼前多了片影影绰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