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延揽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轰!

    许易脑海豁然炸响,如醍醐灌顶般。

    他的表情,周夫子瞧在眼,心道“孺子实可教”,接道,“甚至可以说,武技不仅是力量和度的完美结合,千万年来,经过无数武道天才,绝世强者们惊采绝艳智慧的开,精妙的武技完全可以实现对力量和度的增强和越。”

    “就如这位同学方才所说,明明锻体巅峰的武者,不过有力比牛之力,怎么就能打出三牛之力的攻击,这正是武技的妙用。可能这样说,还不太直白。我举个例子吧,芙蓉镇靠水,来往货船无数,想必尔等皆见过货船上桅杆上用来调卸货物的滑轮,常人利用这滑轮能搬运数倍与己身力量的重物。可以说,精妙的武技之于力量,就如这滑轮般,有了‘滑轮’的加持,打出三牛之力,真的那么难以理解?言蔽之,力量是基础,武技是手段,强大的基础加上精妙的手段,才是无往不胜的法宝!”

    啪啪啪……

    满场出震耳欲聋的鼓掌声,久久不衰。

    许易心唯有叹服二字,也只有这种曾经沧海之人,才能道尽水的精妙。

    却说,许易赞叹罢,正待再起身提问,却被人捷足先登。

    原来,有了周夫子方才的番表演,众人哪里还不知道眼前立着座真神,这等提问良机若是错过,必将后悔终身。

    如是这般,哪里还有许易的机会,半个时辰后,余下七个问题,尽数问罢。

    周夫子信手拈来,尽数答出,答完最后个问题,抓起葫芦,起身便行,毫不拖泥带水,尽展高人风范。

    许易看着周夫子远去的背影,心有些怅然。

    方才,同座众人提出的问题,对他而言,也并非毫无补益,但他还有个最关键的问题,亟需解答,偏偏就失了机会。

    日影渐高,微风骤起,摇竹沙沙,从窗送入满室清香,好会儿,许易才从怅然苏醒,转眼看去,满室众人已然散了个干净。

    许易正要起身离开,咚咚两声门响,先前在讲武堂前测试众人资质的皂衣汉子敲了敲门,大步行了进来,笑着道,“老弟叫我好找,在外兜了好几圈,却不见老弟踪影,若非问对了人,恐怕还真和老弟失之交臂了。”

    “不知古头找在下何事?”许易有些好奇。

    “老弟莫急,好事,是好事,对了,还不知道老弟姓甚名谁,仙乡何处呢?”皂衣汉子依旧微笑。

    许易心头紧,面不改色道,“到底是何好事,古头不如先说来听听。”

    他的姓名、来历,焉敢随意对外人道出,广安府说大极大,可对周道乾这样的大人物而言,不过方寸之间,若他敢露出蛛丝马迹,说不定惨烈的追杀,便尾随而来。

    由是,皂衣汉子莫名其妙问他姓名、故乡,由不得许易不多想。

    皂衣汉子道,“老弟不用担心,你的情况,我掌握了些,你是三日前,被慕老头从龙须河捞起来的,现在正客居慕家可对?”

    “古头好本事。”

    许易微笑说道,心已然泛冷,做起了最坏打算。

    皂衣汉子摆摆手,“老弟切莫误会,我此来,是来邀请老弟加入芙蓉镇皂衣班的,老弟的真实身份如何,结了什么仇家,我没兴趣知道,也不希望老弟因此对我产生敌意。”

    “皂衣班?抱歉,我实听不懂你的话。”

    许易越来越迷糊了。

    皂衣汉子怔怔看了看许易,募地,才想起来此人不是本地人,或许根本就未入过大城,当下分说道,“皂衣班,是芙蓉镇的警备力量,这么说吧,大越王廷除了维护国本的军队力量外,还有控制地方的警备力量,分五色衣,为金紫黑白青,金衣班拱卫帝都,紫衣班护卫封国,黑衣班庇护州郡,白衣班以下充列各府。”

    “芙蓉镇归属广安府白马县,镇上的警备力量,不入流品,因此身着皂衣。在下忝为芙蓉镇皂衣班班头,今日偶遇老弟试劲讲武堂,深觉老弟身手不凡,实乃可造之材,便觍颜相请,不知老弟意下如何。”

    这下许易听明白了,这位芙蓉镇“派出所所长”看了自己,要拉自己入伙。

    且听他的意思,只要同意入伙,什么身份、来历,完全可以不用操心了。

    这点,恰恰是许易最看的,皂衣班再是低级,只要能解决自己的黑户问题,加入又何妨?

    若是干得不爽利,离开便是,不信谁能绑住他许某人的双手双脚。

    念头已定,许易抱拳道,“恭敬不如从命!”

    皂衣汉子哈哈大笑,用力拍打着许易的肩膀,“老弟,我敢保证你不会为自己的这个决定而后悔!重新认识下,在下古剑鸣!”

    古剑鸣是真心欢喜,芙蓉镇皂衣班武备稀疏,亟需补充硬手。

    原本,他也没将许易这个外来户放在心上,岂料讲武课方散不久,便听人传“外乡人”如何了得,稍稍打听,便弄清楚外乡人在课堂上提了什么问题。

    细细思量,古剑鸣便知晓,能提出如此问题的,岂能是平庸之辈?

    此人即便目前的武道境界低微,却也足见是才高之士,未来大有展。

    如此俊才,不趁其在低微之际,收入麾下,更待何时。

    动了招揽的心思,古剑鸣开始打听许易的来历。芙蓉镇不大,身为本地地头蛇,要打听个外乡人的来历,自然再简单不过。

    弄清了许易是怎样进入慕家的,对许易的身份,古剑鸣已然有了自己的判断。

    可他不愿深究,这年月,江湖仇杀,如吃饭喝水般频繁。隐姓埋名者,更如过江之鲫,除非他古某人闲得慌,才有兴趣都去查个二三四。

    话说回来,古剑鸣虽无揭露许易的意思,却算准了许易希图隐瞒身份的心思,遂出口招揽之际,就道出了无须担心身份、来历的条件。

    果不其然,下就打了许易的心思,将许易入彀。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