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法令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来来,都过来,我给大家介绍位新来的兄弟!”

    古剑鸣拍了拍手,喊嗓子,将正在场间锻炼的几人聚齐,指着许易道,“这位易虚兄弟,是新加入咱们芙蓉镇巡捕科的,将来都是个马勺搅食吃的弟兄,兄弟们要相互关照!”

    说着,古剑鸣又替许易挨个儿介绍起几人的名姓。

    这时,许易才知道,算上他自己,此间站着的六人,便是芙蓉镇的全部官方警备力量。

    许易礼貌地同每位同僚拱手问好,副规规矩矩的模样,倒是博得了几人的好感。

    简单的见面会后,古剑鸣挥散众人,领着许易转步向正厅行去。

    后边的事情,便是连套的流水了,填报备,领服装,取腰牌……

    最后,交代完每月的福利和五十两纹银的薪酬后,砰的声响,古剑鸣将本厚厚地《大越王廷法令》砸在许易面前的楠木桌上,说道,“找个时间翻翻,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芙蓉镇的捕快了。”句话罢,转头行出门去。

    许易没想到,如此简单的程序,他便摇身变,成了打越王廷的公务员了。

    许易对这个变化很满意,因为他不仅获得了新的光明身份,更由此成了体制内的人物。

    哪怕是最低等的捕快,许易相信多少也能分润到大越王廷的公权力。

    切的奥秘,恐怕还得从这本厚厚的《大越王廷法令》寻找。

    魂穿过后,许易不仅有着前世的冷静和大局观,更有着今生的细密和耐得住寂寞。

    寻了个向阳的窗口坐了,推窗放入满眼葱郁,翻开书,静静地看了起来。

    他灵魂力过人,精神力可以保持高度集,这本厚实的《大越王廷法令》翻阅下来,不过两个时辰。

    其内凡十万千六百五十四条法令法规,他不敢说记得字不差,却也有十之**。

    天外的骄阳已有了颓色,苍苍暮暮地粘在会阴山顶。

    天色不早了,想着午的美食,秋娃吃着了,慕伯还落着空,许易赶忙起身,提溜了装着衣服、腰牌的背囊,疾步行出门去。

    半柱香后,许易手多了两个午般无二的食盒。

    如今,他是真正的有钱人,午那般的伙食虽奢,所费不过纹银二两多。

    按官价,枚赤金钱币,便能折银百两,且因赤金钱币乃是上等世界的交易货币,流入民间极少,这市价也不过是官府为用纹银兑换民间金币,而强行摊派的价格。

    实际上,黑市里,枚赤金钱币足能兑上百五十两纹银,便是如此,还有价无市。

    如今,许易的家私,不说那两枚各价值千枚金币的金饼,便是从风长老处搜刮而来的十余枚金币,用来充作伙食之费,便是天天这般奢靡,也能吃上十余年。

    如此身家,许易怎会在吃喝上节省。

    落日西斜,晚风徐徐,清澈的龙须河上,波光粼粼,许易漫步在小镇心,送目远眺,远处的湖光山色,点点归帆,尽数纳入耳来。

    将近饭口,忙碌天的人们,各自寻找着自己的闲适,芙蓉小镇开启了天之最喧嚣热闹的时刻。

    酒馆、茶肆,客盈于门,各式摊贩如蚂蝗般,不知从何处涌来,散落在小镇的每处空地。

    耳也满,眼也满,许易只觉感官有些不够用了!

    这刻,市井鲜活了,他的人生似乎也鲜活了。

    穿过幽香四溢的桃酥巷,远远便望见码头了,算算时间不早不晚,或许慕伯刚驻帆上岸,许易便想着去那处接接老爷子。

    方行几步,漂亮的剑眉,蹴然断!

    ………………

    “啊呀,老慕,你今儿个到底是拜的哪路神仙,竟着大青鲤了!”

    “啧啧,都过来瞧啊,老慕今天是抄上啦,这条大青鲤怕不得有两百来斤吧!”

    “哇呀呀,这条大青鲤,怕不得抵咱们干上半年吧!”

    “老慕的运道来了,要不咋不见别的杂鱼,好死不死,就让这条大青鲤入了嘞!”

    “蔡老幺,你娃子脑袋锈到了,有这条大青鲤,什么都足了,还要劳什子杂鱼作甚?”

    慕老伯方艰难的拖着渔攀上岸头,棕色的汗珠还未在青青的石板路上烫出烟气,渔里那长足丈余的大青鲤,便被现了。

    晚归的渔民们,迅被这惊人的渔获归拢过来,瞧见大青鲤的身量,便出这连连叹声。

    大青鲤,乃是孽龙江的特产,肉脂鲜嫩,脆骨含香,用之烹饪鱼汤,乃是绝顶食材,素为广安城贵人所喜。

    偏偏佳材难得,这大青鲤多活动于水下三丈以下,极难捕获,便是经年老渔夫,偶尔所得,也是运气使然。

    以至于大青鲤的售价居高不下,如眼前条,保守估算也得上百两纹银,于寻常渔民而言,的确是了不得的收获。

    却说,众人正围观得热闹,人潮被迅分开。

    “都他妈散开,听说捕上了大青鲤,还不赶紧让本少爷开开眼!”

    个黑服青年被七个青衣壮汉簇拥着,蛮横地分开人浪,吆喝声未落,便挤到近前。

    刺啦声,黑服青年双手如最锋利的钢钎,如穿豆腐般,轻松将坚韧的渔扯断,单手掐住鱼头,轻轻松松地将大青鲤扯了出来。

    “啧啧,好鱼好鱼,好条大青鲤,老子正愁没好料招待贵客呢,这不是天赐么?”

    黑服青年拎着大青鲤,左看右瞧,旁若无人地表着高论,好似这条大青鲤天然就该属于他。

    “公子所言极是,这就是缘分啊!”

    个蓝绸金带的年人,挤到近前,奉承句,昂道,“慕老儿,还不快快将这尾大青鲤入仓。”

    “诶诶,周渔牙,您稍等,稍等。”

    慕伯叠声应承,招呼几位相熟的渔夫,便要来捉大青鲤。

    原来金带年正是渔行的掌舵渔牙子,慕伯等人每日的捕获,皆由他代收,虽价钱低廉,却胜在简便。

    大青鲤珍稀,到集市,定能卖出高价,然慕伯实诚,不愿取巧,周渔牙声吩咐,他无有二话。

    却说,慕伯和两位健硕的渔夫方要来捉大青鲤,黑服青年轻轻晃手,便叫几人捉了个空。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