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变起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慢来慢来,老周,这条大青鲤,老子先瞧见的,老子买下了,可不领你的情!”

    说着,黑服青年便将手的大青鲤丢给了帮青衣随从,嘱咐他们小心裹了。

    周渔牙觍颜笑道,“瞧您这话说的,多见外啊,便是入了渔行又如何,自当我孝敬的!”

    “行,算你小子会说话!”

    黑服青年得意地在周渔牙肩上拍了拍,顺手在周渔牙荷包里掏,摸出把铜钱并银角子,往地上洒,“诺,老头儿,给你的鱼钱!”

    慕伯当场愣住了,地上零零散散的铜钱、银角子不少,可合在起,绝不过二两。

    这条大青鲤卖进渔行,少说也得有百两之数。

    “这不成吧,这条大青鲤,二两银子可不怎么够!”

    个生着张大长脸的渔夫看不过眼了,帮腔道。

    声出,百声应,都是同吃碗饭的,谁都知晓其的辛苦,见慕伯艰难所得的大青鲤,要被巧取豪夺,众位渔民感同身受,尽皆鼓噪起来。

    “哟呵,要造反是吧,谁他娘的再逼逼,今天的鱼,老子不收了!”

    见黑服青年冷了脸,周渔牙心下惊,立刻冲着众人呵斥起来。

    他管领渔行经年,收拾渔夫,那是得心应手,此言出,众渔夫立时噤声。

    周渔牙方制住众渔夫,但听轰得声响,最先替慕伯声援的长脸汉子,被黑服青年掌抽得飞起来,轰然落在青石板上,砸出摊黑血,触目惊心。

    “我再问遍,二两银子买这条大青鲤,够么?”

    黑服青年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滔天煞气,如山崩摧,压得场间无人敢与之对视。

    森冷的视线,好似寒风割林,百木尽伏,独孤竹傲立。

    慕伯苍苍头颅挺得笔直,冷冷瞪着黑服青年,沙哑声道,“要大青鲤,别说二两银子,就是不给钱,拿去都行,凭什么打人!”

    “凭什么打人,老不死的,敢这么跟公子说话,好他妈猖狂,哪有那么多凭什么,打的就是你!”

    话音落定,啪的声脆响,周渔牙狠狠耳光抽在慕伯脸上。

    慕伯坚硬的脸庞,宛若冷岩,动也不动,猛地拔出腰间短叉,从周渔牙腋下掷了过去。

    周渔牙恰好站在慕伯身前,袖袍宽大,慕伯这叉突然至极,黑光闪,钢叉划空而过,刺啦下,精准地刺穿大青鲤的鱼头,稳稳钉在青石板上。

    异变陡,所有人呆愣当场。

    大青鲤味美价高不假,但烹饪极有讲究,须得现杀现做。

    如今倒好,鱼头刺穿,大青鲤死得不能再死,哪里还能留给黑服青年待客。

    “慕老头,作死啊!”

    周渔牙嘶声怒号,气得头都炸起来了。

    “那是我老头子捕的鱼,老头子不高兴,自己杀了吃肉,没碍着您吧。”

    慕伯须张开,凛然生威。

    啪!啪!啪!

    黑服青年冷峻地拍着巴掌,依旧微笑,“果然是市井出英雄!就是不知道你这英雄成色如何,老熊,你带几位兄弟上去验验。”

    立时,七名青衣汉子散开阵型,冲慕伯合围而来。

    如此小心谨慎,不过是因为方才慕伯的记利落的飞叉,众打手担心点子扎手。

    事实上,这点担心是多余的,飞叉不过是慕伯经年捕鱼,练成的绝技,若与武者的标准衡量,慕伯显然是连锻体期都未跨入,只是个稍微健硕的穷困老渔夫。

    众打手拥而上,慕伯毫无反抗之力,被轻松打倒在地,顿令人牙酸的暴虐就此开始。

    “行了,别给老子打死了,老子还没听见句软话。”

    黑服青年挥手叫停。

    此时,慕伯委顿于地,浑身血污,胸膛微微起伏,苍苍染血的头颅依旧停的笔直。

    瞧出来的慕伯的犟劲,黑服青年脸上的微笑又浓了几分,温声道,“老家伙,给老子磕仨响头,老子就放过你,要不然你这把老骨头就准备去填龙须河吧!“

    慕伯却不答话,蜷缩在地,梗直了脖子,像根衰朽的枯枝,虽残败,亦僵硬。

    “老家伙,够硬!来人,给老子绑上石头,沉到河里去!”

    黑服青年烦了,不愿再为眼前的衰朽老头浪费时间。

    “公子,大庭广众,怕是不好吧!”

    周渔牙轻声劝道。

    芙蓉镇虽小,到底是大越王廷境内,光天化日,伤人性命,大越王廷的法令不是吃素的。

    豪强欺凌平民,那也是用阴招、暗手,不曾这般**。

    黑服公子哈哈大笑,“大庭广众?大庭广众又怎么了,别说这小小芙蓉镇,便是广安城,本公子看不爽利的,也是动辄抹杀,谁能怎的?”

    说罢俊目朝众青衣随员斜转,冷哼道,“还他娘的愣着作甚,给老子沉河!”

    黑服公子话音方落,场间众渔夫终于变色,狰狞、愤怒在所有人的脸上显现。

    “都他妈的干什么,要造反啊,知不知道这位公子是谁?黑龙堂总听过吧,这位公子爷正是白马分堂的少堂主,要炸刺,先他妈上秤,秤秤自己几斤几两。”

    周渔牙本不关心这帮渔夫的死活,可若是闹开了,这帮渔夫全被黑服公子弄个骨断筋折,上不得工,渔行没了进项,也影响他的利益。

    “黑龙堂”三字出,满场陡然刮过阵寒彻骨髓的阴风,所有的愤怒、不满,都被这阵阴风带走。

    “跟这帮泥腿子说这些作甚,黑龙堂的名号,岂是他们听得的?”

    黑服公子矜持地扫了周渔牙眼,眉眼之间,竟是倨傲。

    就在这时,个素衣女娃冲进场来,才及腿长的个子,顶着张肉嘟嘟的小脸,挎着小小的书包,飞泪夺目,哇哇哭着朝慕伯奔来。

    “阿爷,阿爷,你怎么了,怎么了,呜呜……”

    女娃扑在慕伯身边,边摇晃着慕伯,边声嘶力竭地哭号。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