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铜锤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女娃,自是秋娃无疑。

    原来,每逢慕伯出船,秋娃都会在下晚学时,来码头等候慕伯,而慕伯总会豪爽地掏出几个铜板,塞给馋嘴的秋娃,那时,风总会摇响悦耳的铃声。这大概也是祖孙俩,日之最欢乐的时光。

    而此刻,这最纯粹的欢乐,却被残忍和暴力,导演成了幕人间惨剧。

    “哟呵,来了个小崽子,真巧了!”

    黑服青年捏着秋娃后颈,轻松将之拎至半空,狞笑地看着慕伯,“死老头子,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到底多硬。”说话之际,大手轻扬,秋娃被他抛上半空。

    “秋娃,千万别乱动,爷爷没事,爷爷有你呢!”

    慕伯嘶声呼喊。

    秋娃用力点头,紧闭了嘴唇,劲风卷得她短飞扬。

    眼见着秋娃便要落地,黑服青年大手轻抓,秋娃又稳稳被抓入掌,“老家伙,再不给本公子磕头,下回老子保不齐就接不住了。”

    慕伯梗直的脖颈,终于弯曲了下来,挣着爬起身来。

    秋娃大叫,“爷爷不要,不要,爷爷,我恨他们,我,我要……”

    “秋娃闭嘴,爷爷没事!”慕伯愤怒地盯着秋娃。

    “还他妈的磨蹭什么!”

    黑服青年大怒,抬手又将秋娃抛上了半空,噗通下,摇摇晃晃的慕伯双膝重重砸落在青石板上。

    黑服青年仰天大笑,淫威滔天,笑声未落,空闪,还未上升到最高处的秋娃,半空里被道黑影摘了过去。

    待那黑影落定,黑服青年这才看清是个胡子拉碴的瘦削年轻人。

    那年轻人正落在慕伯身侧,手抱着俊脸通红的女娃,手扶起满面血渍的老头,从兜里掏出张手绢,小心地替老人将脸上的血渍擦净,终于说出话来,“慕伯,我来晚了!”

    慕伯方要开口,却出连串剧烈的咳嗽,年轻人赶忙扶他坐了下来,不住轻拍着老人的背脊,替他顺气。

    他怀的小女娃,死死抱着他的脖子,瘪了小嘴抽噎道,“胡子叔,你快带阿爷离开这儿!”

    毫无疑问,来人正是许易。

    原来,感知力惊人的他,方行上码头,便瞧见此处的热闹,又行几步,秋娃的凄厉的哭喊,便传入耳来,才凝目,便瞧见秋娃被抛上了半空,这惊,险些魂飞魄散。

    他猛地脚,踏碎数块青石板,身如惊鸿,瞬息掠过十余丈,于间不容之际,抢下秋娃。

    落地刹那,再见慕伯惨状,他心如刀割。

    慕伯于他,有救命之恩,许易从未言谢,乃是知晓如此恩情,实不是区区言语,便能报答。

    这几日,他虽客居慕家,可彼此之间恰恰融融的相处,早让他生出了家的感觉。

    慕伯,秋娃,自然便是家人。

    乍见慕伯、秋娃被人如此折腾,许易面色如常,心的狠戾已然滔天。

    却说,秋娃句话罢,两人同时接腔。

    “傻丫头,胡子叔来了,不用害怕!”

    “急什么,小娃娃,本公子还没玩够呢!”

    许易终于转过头来,冷峻地看着嘴角浅笑的黑服青年,亮出枚黑黝黝的铁牌,正是他方领的那枚捕快腰牌,肃然道,“在下乃本镇新上任的捕快,尔等在此间聚集,所为何事?”

    “捕快?有你球事,赶紧滚,轮得着你在这儿充大头蒜!”

    黑服青年没应,周渔牙跳了出来。

    初始,他还以为许易是何方高人,待听说是本镇捕快,周渔牙的凶焰陡然被点燃。

    芙蓉镇有巡捕科不假,可尽是些混吃等死的货,他周某人好歹是芙蓉镇响当当的人物,区区捕快,算个屁!

    许易看也不看周渔牙,盯着黑服青年,说道,“还是由你来告诉我,刚才生了什么吧,我想你应该不会敢做不敢当!”

    黑服青年仰天打了个哈哈,笑道,“好久没遇到你这么有趣的人了,罢了,我就来告诉你方才这里生了什么……”

    黑服青年存心看许易的笑话,嚣张而简略地复述了方才生的切,接道,“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我作恶多端,罪大恶极,你不是捕快么,来抓我啊!”说着,还将双手并拢朝许易伸来。

    “啊哈哈哈……”

    众青衣随从轰然笑出声来。

    周渔牙也笑得合不拢嘴,伸手朝许易肩头拍拍,“小子,哪儿凉快滚去哪儿,别来烦……”

    “烦”字方出口,周渔牙现自己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的脖子被许易铁钳般的右手捏住,整个人被提到了半空,转瞬,胀得眼眶乌。

    惊变骤起,所有人都惊呆了。

    谁也没想到小小捕快,竟然敢对本镇大人物周渔牙动手。

    伴随着阵阵惊天动地的喝骂,七个赤膊大汉咆哮着对许易冲来。

    他们皆是周渔牙长期豢养的打手,多是方跨入锻体期的浪荡子。

    其修为最高的便是那冲在最前,举着对块头惊人铜锤的光头汉子,乃是锻体期的强者,周渔牙在芙蓉镇大半威风,便是由他撑起。

    此刻,小小的捕快竟敢在他面前,抓拿主家,分明没将他放在眼里,光头汉子鼻子都气歪了,对铜锤舞得呼呼生风,周遭三丈内,几乎站不住人。

    个跨步,踏断块石板,光头汉子高高跃起,对铜锤狂风暴雨般扫来。

    许易微微侧步,以身替秋娃挡住劲风,另只手猛地扬起,周渔牙被他高举了,如柳絮轻抚,迎着铜锤挥来。

    光头汉子唬了跳,变招已然来不及,只得强行撤力,身子直直从半空摔下,沉重的铜锤轰然在地板上,溅起满地碎石。

    就在这时,许易动了,大手挥,周渔牙像破麻袋般,被他砸进猛冲而来的队伍,脚踢柄铜锤副,铜锤如触电般,猛地弹起,被他抄进手,迎面就朝方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的光头汉子砸落。

    巨锤沉重,拎在许易手,如提灯草,挥如惊雷,光头汉子方站起身来,铜锤便印在了胸膛,但听咔嚓声响,光头汉子狂飞而去,半空,血如雨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