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谢罪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却说黑服青年动,便是最好的号令,众青衣汉子再无畏惧,各自腾起兵刃,鼓噪着直冲许易杀来。

    主前奴后,两面夹击。

    许易动了,他根本不管身后的黑服青年,大步踏,人就到了丈开外,身子再晃,铜锤摆,便杀入众青衣汉子之。

    刀来,锤去!

    枪来,锤去!

    箭来,还是锤去!

    不招不架,就是下!

    飘若鬼魅的铜锤,没有人挡得住下,也没有人能避开。

    又是阵血雨飘零,漫天人影乱飞。

    黑服青年还未碰着许易的毫毛,场间已再瞧不见青衣汉子的身影。

    却说许易方将青衣人屠尽,黑服青年已凌空杀到背后,左掌三尺长短的绿色锋刃,直取许易后脑。

    许易身形不动,刚砸飞名青衣人的铜锤霍然变向,后先至,阻住了绿色锋刃的攻击线路。

    铛的声脆响,铜锤锋刃交叠。

    诡异的幕生了,质地坚硬的铜锤,竟被绿色锋刃割两半,如切豆腐。

    锋刃割开铜锤,去势不减,眼见着已然碰到许易的黑,黑服青年面现狂喜,就在这时,许易的头颅竟然硬生生挪开三寸,避开这致命击。

    击落空,黑服青年心大急,急变招。

    可这急,在许易眼,却慢如蜗牛。

    个小境界的差距,犹如天堑般,横阻在二人之间。

    黑服青年可以仗着兵器的犀利,打许易个措手不及,可旦许易有了防备,这最后的优势也被抹杀。

    改刺为割的锋刃,还未挪移半寸,许易飘如轻烟的身子,已鬼魅般地出现在黑服青年身后,大手擒出,黑服青年还未回过神来,后颈大椎便已被死死拿住,凌空提了起来。

    擒住黑服青年,许易无惊无喜,冷峻道,“现在该来数数你的罪……”

    孰料句话未罢,惊变陡生,黑服青年右掌间的白色铁胆,骤然化形,,根细长的尖端,如电而生,毫无声息地朝着许易胸口刺来。

    却说擒拿住黑服青年的大椎穴,许易颗心已然放回肚里,因为他很清楚,旦大椎穴被拿,无论是谁,都该失去反抗能力,以至于他警惕性完全放了下来。

    他哪里想到黑服青年掌擒着如此异宝,铁胆化形,毫无征兆地刺来,眼见着白剑已然刺破衣衫,换作旁人,哪怕是气海境的高手,恐怕也决无可能避开。

    偏生许易具备惊人的感知力,白剑方割破衣服,脑海未有指令出,神经先御使着身子动了。

    使尽全力,肩膀往左轻轻歪斜,电光之间,挪移不过半寸。

    而正是是这不到半寸的挪动,救了许易命。

    刺啦声,白剑刺破许易牛毡般厚实的皮肤,擦着心脏,轻易地将他身体刺了个对穿。

    黑服青年绝没想到,如此悄无声息的击,也被许易避开,忧惧之余,掌力催,正要搅动刺入许易身体的白剑,忽的,股强烈到几要让他眩晕的疼痛传来,断了切。

    原来,许易被白剑刺入,强大的危机感传来,他不顾切地先出手了,大掌催出,把捏住黑服青年擒拿铁胆的右手手腕,巨力之下,把将其手腕捏成粉碎。

    原本许易有更简洁地解决方式,只需捏住黑服青年大椎穴的大手力,将之捏昏即可。

    可白胆化形,太过诡异,他生怕即便是捏昏了黑服青年,白胆依旧能贴掌力,索性直接从根源解决问题。

    果然,黑服青年右手手腕方被捏碎,白剑骤然压缩,退出许易身体,在黑服青年掌又化作铁胆。

    而许易胸前胸后各现出窄窄道剑创,创口虽深,却被许易控制着肌肉,压实创口,滴血未流。

    许易大手抄,摘过铁胆,将之塞进从风长老处夺得的虎皮腰囊。

    又拿过那把绿色锋刃,狠狠将黑服青年掼在地上,不待其翻身,大脚便踏了上去,又朗声念起了大越王廷法令,“聚众袭官,按例当斩,现在你有何话说!”

    黑服青年强忍着剧痛,厉声道,“王蛋,知不知道你惹大祸了?快将铁胆还我,否则,你必死无葬身之地!”

    铁胆神异,闻所未闻,许易早猜到不是简单玩意,此刻,黑服青年命在旦夕,却还念念不忘,足见这铁胆必是宝贝。

    既然是宝贝,依许易的脾气,又怎肯退回,他连周道乾的东西,都敢黑,还有什么不敢吞的。

    黑服青年叫喊方落,绿光闪,左掌拇指被许易削落。

    “方才你叫我慕伯给你磕三个响头,现在你去给我慕伯磕三十个响头。我开始数数,三个数后,你还没开始,每多个数,我斩掉你根指头,算上脚趾,你还有十四根指头,砍完指头,就是鼻子,耳朵,我倒是希望你硬气些,能多撑几个数,最好让我把你削成根人棍!”

    对待黑服青年这种货色,许易心冷如铁。

    他大脚松开,开始数数。

    黑服青年站起身来,强忍着颤抖,开始咆哮,“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黑龙堂三千弟兄,绝……”

    “绝”字未落,“四”字已出许易之口,绿芒闪动,食指飞起。

    “啊!”

    黑服青年痛苦嘶嚎,指着许易怒骂道,“我父必将你千刀万剐!”

    “五、六、七!”

    绿芒再闪,黑服青年左掌已然光秃。

    黑服青年痛得伏倒在地,许易却不管他,绿芒挥处,黑服青年双脚鞋袜俱裂。

    “慢!”

    许易第个数方要吐出,黑服青年终于忍不住出口叫停。

    娇生惯养的他,虽修行武道,却根本没有练成坚强的意志,指头根根被许易削断,那种痛楚和恐惧,将他最后的骄傲击得粉碎。

    噗通,尊贵的少堂主,终于在慕伯身前跪了下来。

    砰,砰,砰……

    他的头颅暴风骤雨般狂击着青石板,不知是生怕磕碰得轻了,被许易打转,还是借此泄着胸无穷尽地羞愤和狂怒。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